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穿刺,皮,钟,还有呼吸(组诗)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2-01-29 16:55:20 人气:
编辑按:
    
     ——红与黑,是自白诗的颜色
    
    
     【达盖尔旗帜】
    
    
     我曾恐惧,老死的亲人,会在嘎吱作响的门缝里
     偷窥着你的一切,饱暖,做爱,危言
     记录在案,娱乐至死
     ——成为一个受人关注的流氓,隐隐于市
    
    
    
     【剥皮僵尸】
    
     人近中年,热血在腔子里干涸,堵塞
     面对他人感到恐惧,孤独
     枪炮打响了星星的贫瘠,要是鱼刺卡住喉管
     在那些盲目自大的命运面前,谦卑,顺从的像一只
     像一只什么呢
    
    
    
     【我看见你长大了】
    
     老鹰嬉戏,老鹰腥气
     ——死的老鹰,撞向大厦毙命
     在神经的峡谷里,曾掠夺劳动资料的
     看着我睾丸里的孩子,在莺歌燕舞的高空
     ——最失意的君王
    
    
    
     【一月十三】
    
     再翻一页就该扔了,挂本新的
     画个圈圈诅咒你,什么时候讨债,什么时候耍流氓
     ——伤口化脓
     一月十三,该吃药了
    
    
    
     【浪子】
    
     蝗虫,冻死了不会有人哭泣
     嘘,想去杀掉一些人,也会成为被宰掉的某个目标
     自从你成年以后,没有饿死的人都想干掉你
     或是,一生中最恨的人
    
    
    
     【老朋友】
    
     还是和去年一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爱了这蛇,这厮,这酒
     在人间吞下谜语,浅吟低唱
    
    
    
    
     PS:《穿刺,皮,钟,还有呼吸》一组,在病房里打点滴时创作,因此命名
    
     红与黑,琉璃姬的诗
    
    
    
    
     2012.1.13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