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有多久不写诗了(2014年春天诗稿)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4-05-02 23:33:49 人气:
编辑按:
      
      ——红与黑,活着并爱恨着
      
      
      
      【有多久不写诗了】
      
      在陌生人中间,我卑微得看不清自己,磨破脚步
      只为挣扎在生活的平庸中,发出充满真诚和屈辱的声音
      那声音生来便声嘶力竭,那声音生来便哽咽着
      那声音存于跪着度日的世界,也存于空洞庄严的灵体
      
      可在熟悉的生活里,我渴望钻进暴发户的内裤,忍辱负重去爱着自己的女人
      或是与生在金牙里的蛀虫结伴,享受着毕生吃不完的残汤剩饭
      如果诗歌也不曾震撼我的灵魂,致我在青春中猝死,致我在岁月里发狂
      便是迷惘痛苦的衰老,假死,也不曾在孤独和无助的时候麻痹和溃烂
      
      有多久不写诗了,我已经不会写诗,双手生了茧,却还要扣出泥污里的死蝴蝶
      尝试着,再尝试着抓一把土,满上这口麻袋,一并扛起一并叫卖,仍要负重面圣
      我便心生不满,我便心存妄想,我便有颗倒霉的心脏
      届时我的心脏不曾肮脏,届时我的心脏不曾冰冷,届时我的心脏不会痛苦的流浪
      
      可橱柜里仍发出吱吱喳喳的耻笑声,是诗歌给我尊严,也给我迷惘
      ——在那些不健康的早晨,诗歌给我营养,生出力量,正我衣冠
      当浮躁的人们把我抛弃,扭打在一起,诗歌要生起温酒的火,照烂我心中的阴暗
      当生活轻狂将我嫌弃,抹去,只有诗歌在乎我的追随,携我出生入死,或是伴我走过知足的昏黄
      
      
      
      
      【悄悄】
      
      一颗樱桃在宇宙跳动
      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扑通”
      
      
      
      
      【我们的爱情苦到了一起】
      
      婚期临近,我甚至买不起一件像样的衣服给你
      面对沉重的彩礼,面对无情的失业
      那些繁琐又昂贵的婚姻过程,还有陪我一起疯过的你
      终于耗光了青春,美貌,仅留下柴米油盐的道德
      
      爱过的皮囊,便是轰然倒塌的大山,也会迎着粉身碎骨的勇敢
      爱过的灵魂,便是滔天巨浪的黑船,也将在绝望中扬帆
      面对父母的反对,面对亲人和他人的质疑
      你听,人们送来了情感和祝福,也送来了挑拨的蛇与诅咒的蝎
      
      你我将要造把锄镐,移山填海,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逆天而行
      ——我心中泛起无限的悲凉,最苦着牵我随我的你
      告诉我们未出世的孩子,我们不想离弃,也不曾离弃
      如果物质的黑洞将我吞噬,我祈祷一念血汗,我们在一起
      
      也许生活的压力曾让你怀疑,怀疑沉默的我是否心已远去
      也许平淡的日子曾让你逃避,逃避已经邋遢的我不再表达着爱意
      也许世俗的攀比曾让你迷惘,迷惘着空洞无望的命运,不想逆转
      也许我曾说过,你太苦,我不忍看着你一个人苦,却又不能拿走你的苦
      
      
      
      
      【猛男+杯子】
      
      力能举杯,碰杯
      
      
      
      
      
      【3.01昆明站】
      
      莫说生者坚强,如果我也要死去,我祈祷不至杀害,我祈祷死在一眼人间的美好
      如你我不信真主,也心存慈悲和宽恕,不使用刀光剑影,血肉模糊的屠戮
      你我皆是仆从,你我皆是洞穴里的圣训,你我皆是可兰,你我因今晚深深憎恶
      砍刀出血,夫妻悲凉,从此阴阳两隔,远赴他乡打工的年迈夫妇,他们住不起今晚的宾馆
      
      看着哭得发抖的女孩,为救女儿被割喉的父亲,火车站载着远方,遥不可及死在了远方
      他们不该有这样的命运,和黑色的骷髅,黑色的兽一起毁灭,鬼哀嚎着失去人性
      在回家的路上,我逃过一劫,却又在往后的日子莫名恐惧着
      恐惧着安息的灵魂,可曾往生于路上,点亮的烛,是否照得温暖
      
      
      
      
      
      【如果我把写作当成了职业】
      
      
      如果我把写作当成了职业,我的心一定染上了幽蓝色的绝望
      那里有不曾采摘的禁果,和不为金钱打动的盲汉
      如果我将为伪劣的产品写一篇深情的文案,或是给无良的高人做一个献媚的专访
      ——我将屈从于生活,结束崇高的流浪
      
      我渴望双膝跪地,却依旧嘹亮,我渴望破烂不堪,却羽翼丰满
      生活诱惑着我,我会撕掉翅膀,生活拷打过我,我又把翅膀用胶布粘上
      时光流逝,我不知道该珍惜什么,拥有什么
      也害怕再失去什么,只剩骨头里的一把野草
      
      如果我把写作当成了职业,我的眼白一定布满了血丝
      我太爱这嘻笑怒骂的世界,忘了昼夜更替,忘了刺客,忘了睡眠
      ——无声的职业,黑白的职业,现实的世界
      
      
      
      
      
      【如是我闻】
      
      
      ……,来自远方的呼唤,出离,爱戴
      
      要我随你,随你
      
        
      
       2014年3月27日晚整理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