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北望沔阳(组诗)

作者: 长天雁鸣  发表时间 2016-04-16 13:47:29 人气:
编辑按:
    
    一 天荡山
    
    在光阴里打坐
    对来来往往的车马不拒不迎
    偶尔 唤一片薄雾
    以天地为屏
    在县城之上演绎分分合合的纷争
    
    曾经起浮的云朵
    都已化为轻飘飘的虚无
    目睹过了太多太多的重生
    唯有厚重 才能在时空里入定
    而一切终将归于昨夜旧梦
    
    魏蜀的旌旗和马鸣
    只不过是牧童午后打的一个盹
    将军和草民都只会让一抔黄土蒙羞
    荒草早已在寒暑里清醒
    只要有风雨 就要葱葱茏茏
    
    轻风 止步于千年前的厮杀声
    而野花 在战火烧过的角落里繁盛
    不为天下 只为内心的充实
    在历史之外 冬季正越来越近
    
    路陡坡斜 云影掷地有声
    每一双从冷暖深处走来的脚步
    都在打听青松挺立的初衷
    露珠 顺着叶脉在最高处俯视着众生
    走出三国演义 山峰安详又端庄
    心静 人定 这天又怎会动荡
    这尘世 何处不是仙境
    
    
    二 陈仓古道入口
    
    阴谋 终将暴露
    无论怎样暗度
    总会有一丝丝气息
    把这隐秘的路口供出
    而大风歌已传唱了千年
    美人 都看清了自己的归宿
    时光是最好的审讯专家
    朝阳里到处都是夜色的叛徒
    
    总得给卑微一点点出路
    总得给命运一个前进的入口
    总得有一个地方留给让历史去超渡
    而风声熏黑的蒿草是哪一方
    射出的箭簇 把僵死的古道团团围住
    
    野草丰茂 还不肯退出深秋的舞台
    大地让万物生长 不过是想掩盖些什么
    而秋叶天真 暴露了早已归隐的血腥
    命运无情 轻易就风干了英雄泪
    春风有爱 卑微的植物一次次重生
    以一朵花一首曲为知己
    是不是远胜于独拥江山的负累
    
    那些火把早已化为天灯
    夜夜替大汉文明的原罪忏悔
    唯有传说化为一方石碑
    站在风中为光阴指路
    所有的战事都已从容赴死
    不过是后人的谈笑和眼前的风景
    古战场土质很肥沃
    梨花在秦岭南麓的这道皱褶里
    白了一季又一季
    每一朵都栖息着一个亡灵
    
    六个血色大字 字字威武
    喝叱着十天高速公路的擅自闯入
    游人嘻嘻哈哈地在这惊叹号前拍照留念
    以此证明自己征服了一段历史
    花朵埋葬了兵戈 休闲挤走了征战
    再伟大的英雄也谋杀不了时间
    新楼和酒家 改写着时代的韵脚
    不变的是山坡上荒草的倔强 隐忍
    沿途的每一朵野菊 都是命运的伤心驿站
    千百年来从来没有放弃绝美的轮回
    又有多少事情能够保存到永久
    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想分出个输赢
    
    古道上走着的都是新人
    新人不懂得岁月的痛
    总是想去揭开疮疤 唤醒沉睡的神经
    很多入口尽一生也未必能走通
    他们不知道 他们依靠逝去的死者而活着
    那些古道上的生灵就是他们的前生
    
    三 鹰嘴崖
    
    不会再有鹰起飞
    那只鹰 曾是天堂的一滴泪
    早已滴落进湛蓝之中
    疼痛溅起的涟漪 凝固成了这山峦
    
    怎会再有鹰盘旋
    就在我们没有到达之前
    鹰选择了隐身 隐没在山岩
    而这崖 却一直修行未满
    
    必须与现实保持足够距离
    才能俯瞰只属于自己的万里江山
    置身云外 何处不是晴天
    生与死 早已逃出了悲欢的边境
    鹰嘴崖上 这只再也无法起飞的鹰
    带着我们听清地球转动 看到万物变轻
    
    浪迹过所有的天涯
    才能占据信仰与风度的领空
    群山战栗 时间藏匿
    鹰 打开一条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秘径
    万物枯荣 日落月升
    都不过在双眼的疆域里波澜不惊
    
    没有鹰来擦洗
    阳光已经不再纯净
    总有云雾修饰山峦沉重的阴影
    一切似乎都满是温情
    谁能分清 啃草的老牛看到的世界
    与鹰眼里的天下有什么不同
    
    在鹰嘴崖的深秋喘息里伫足
    定然会遇上每一个飞翔的游魂
    引渡我们与另外的世界通灵
    除了这里 我们怎么可能
    和一只鹰如此亲近
    云中击缶的高度 有的人一生也难以企及
    
    四 黄家沟
    
    如果 你愿意回乡
    就一定会和这样的地名相遇
    以姓氏起头 以地势收口
    宣示对一方水土的占有
    这是中国人的根须
    这是中国农民的胎记
    
    黄家沟却没有姓黄的乡亲
    黄家沟不是一家的天下
    不是一姓的领地
    黄家沟的黄是黄泥巴的黄
    是黄土地的黄 是炎黄子孙的黄
    住满了来自八方只求温饱的庄稼人
    
    黄家沟的黄是史册纸张的泛黄
    这个古战场旁的一个小村庄
    每一寸泥土里每一片树叶每一阵风里
    都是大汉征战魏蜀交兵的呐喊
    而你要让自己成为一名安静的读者
    耐心读懂早已被青草掩埋的历史章节
    读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岁月纹路
    纹路里中国农民流离失所面黄肌瘦的肤色
    而今天 黄家沟以休闲乡村的表情
    在中国农民的胸口别上了一枚展翅的勋章
    
    黄家沟的黄与天空的蔚蓝相拥
    就是比月光还要惊艳的绿
    招展起一面大旗
    风揖别夕阳 点亮万家灯火
    高塔 是发光的手指
    把农家生活点击到最祥和的页面
    黄家沟辉映着中国乡村最美的标签
    黄家沟的黄是中国农民最惬意的脸庞
    你该用怎样的速度回放
    才能看清中国农村的沧桑
    
    黄家沟的黄是成吨的阳光与纯氧
    白云安详 时光止步
    告诉你这个世界什么也没有发生
    青山依旧 溪水常流
    梨花年年如约而来
    还有贴在耳畔呢喃的轻风
    都在把你想要的幸福一一呈现
    这世间 美总是生生不息
    
    乡情常在的地方 总会生长善良
    微风拂过的沟壑 爱在闪着光芒
    起伏的峰峦 应该是乡愁的另一种形态
    黄家沟 这是你心灵的后花园
    你精神的健身房
    
    看山道盘旋 道法自然
    引领诱惑更铺陈高远
    站在高处 要向每一株卑微的植物致敬
    学习小草对大地的深爱与忠诚
    听万物无语 鸟鸣婉转
    唯有人类习惯高声喧哗
    一片落叶 就可以吹散所有的誓言
    只留青山与时间对峙 消解世事变幻
    
    且上观云台去静静地坐一坐
    和每一朵云彩都要深情地相握
    那些云 看过你的前世 知道你的来生
    你要虔诚 虔诚地让自己慢下来
    你看 折腾总是那么短暂
    大地安静 万物悠闲
    白云永远茂盛青草永远茂盛
    让这一方山沟满是湿漉漉的情意
    足以温润世人干渴的一生
    黄家沟平平仄仄的山水
    足以安放你无处安放的足印
    
    在黄家沟的阳光万顷间
    在黄家沟的农家饭菜飘香里
    所有的沉思和诗句
    都显得那么单薄
    世界是如此不值一提
    唯有休闲 放松 把自己消融
    融化进千年不息的松涛中
    你才能听到你的心跳
    
    时光从来没有一去不返
    它在黄家沟的清风里等你
    等你救活你的童年 等你救活你的深情
    等你救活你对生命的念想
    等你重新找到生你养你的村庄
    黄家沟 是你迟早要去地方
    它会带领你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
    开始人生的下一个轮回
    
    
    
    五 天灯寺 天灯宝塔
    
    一方禅院 隐于青山
    是偶遇 也是必然
    寺是山的修行 山是寺的袈裟
    而寺双手合十 就是一座塔
    灵台明净 即为天灯
    焚不焚香 一切随缘
    高塔是万物续上的一炷香火
    
    木鱼声声 哪一句修口哪一句修心
    生灵 只能小心翼翼
    惟有死亡的事物才无所顾忌
    有谁 能在放生池里的鱼群里
    看到自己的肉身
    
    本没有什么祸福
    有的只是对时间的态度
    只要肯绕过自身 眼前就会灯火通明
    幸福如水 只愿存在于低处
    
    山寺 因为痴念而繁盛
    天灯 因为迷茫而高悬
    山间匆匆的人 恍如浮尘
    能活在世间 就是最虔诚的朝拜
    就在现实的意义中低下头
    不要管凛冽的荣辱正迎面而来
    
    放生池里 献媚的鱼儿
    追逐游客恩赐的姿态一点也不从容
    谁都想主宰别人的命运
    殊不知 茫茫万物 芸芸众生
    都是在上天的放生池里懵懂
    为饮食男女而痛苦而匆忙
    顾不上去想一想 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古寺隐于青山 天灯隐于红尘
    走投无路的夕阳隐于黑暗
    沿着每一寸月光回归
    唯有雪花一朵又一朵地点化世间
    看荒草重生 一次次地攻陷每一个朝代
    在帝王的坟头宠幸春天 俯瞰江山
    以山寺为莲台 以慧眼扬起柳枝
    秦戈汉剑 定军山 阳平关
    不过是命运曾经恍惚的一记标点
    
    其实 山是永不关上的佛门
    佛是红尘里的每个人
    每一次上山 都是一次修行
    一树繁花 一地落叶 皆为经文
    
    塔在厚土 云在高天
    在这之间 山寺一动不动
    任天灯从合十的掌上倾泻 指点迷津
    白发终将挟持青丝 人生终将归于禅心
    
    风与山对峙 只能相顾无言
    寺和塔 把前尘来路一一剃度
    会有彻悟 度众生肉身 在天灯下
    悄然圆寂 立地成佛
    而佛曰 不可说 不可说 阿弥陀佛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