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湖水微蓝(十三首)

作者: 浪子无双  发表时间 2017-02-23 16:07:02 人气:
编辑按:
    黑匣子
    
    雪地上的血,一树树山丁子冰晶的红实
    灰喜鹊死亡的姿势抓紧神的俯视
    这诸多玄铁更钢针的刺激,让心跳颤抖如枝
    
    忧,总是在思绪里排满钓钩的爪子
    其实那鸟并未真死,当她像鱼一样翻过身体
    我展翅的困意就有了呼吸
    此前他曾是瘦弱的病猫,坐等和尚割肉喂食
    
    雪地上的血,红过落日时,狼嚎破壁
    你,或更远的梦境中藏匿了的碎片的回忆
    唇蝴蝶静止,搜狗的风,搜不到了,黑匣子
    
    
    念不舍
    
    雪,灼痛后就要铺展成月光下的蓝色
    黑木炭的松林偶尔传来熟悉的短歌
    那行走的马灯摇晃的干咳
    
    棉絮很厚,随便躺在哪里都是我的被窝
    砂糖上暖和的篝火照着记忆的牛车
    
    青春的梦与成长的故事属于北国
    冰河上的陀螺和抬木头的号子属于北国
    
    宽阔的胸膛同挺直的腰杆让寒风瑟缩
    喝过尖刀,啃过寂寞,心拥曙色
    念不舍,相信冷酷就要被春喙啄破
    
    
    风声漫
    
    风声漫,在必经的路边看绿零乱
    秋黄斑斓,飞鸟站,偶尔用几声寒暄
    把冬天敷衍
    
    我来时阳光停电,这百草的乐园
    鸡蛋花、三角梅唯余的惨淡,恰最后留恋
    正午的灰暗,旋惑中不知是否可以好转
    
    不死虫轻翔于空的窥探,还很乐观
    云卷云舒,有多少隐痛飘散
    铠甲威,凸显着一棵美丽的异木棉,听
    我心的呐喊,就藏在她快要裂开的果实里面
    
    
    债,高高叠起
    
    天冷时,给我买过棉衣的哥哥不是我的亲哥
    缺钱时,给我钱用的妹妹,不是我的亲妹
    没酒时,给我打酒的儿子,已被我视为亲子
    
    人分两地,心,总会在一起
    妹妹说,她是我的傻子我从未把她当做傻子
    
    每一份爱,都是一首情诗,成行于义
    每一次感动都倍觉亲密,虽然无语
    
    我需要你们时,你们顶天立地
    你们需要我时,我在哪里
    债,高高叠起
    
    
    醒来知惜
    
    独伫于月光中的影子,他黑夜的长发
    常长成无序的树枝,路,不曾存在地消失
    大地,突然高出了丈许
    
    吼,一只无助的猛虎落入井底
    山在梦里,水在梦里,暴浊的尘埃难掩抽泣
    
    偶尔,我们急需退后,才能看清血染残局
    把屠刀收起,岸与苦海本是孪生兄弟
    
    话在酒中,酒在天池,思绪时云飞浪起
    醒来知惜,饥饿的猎人自我剥皮
    风,从未折断鹰翅,风,在被劈伤中逃逸
    
    
    心痛是思念的种子
    
    云朵的歌,很下旋的乒乓球擦力
    那么多灶糖,跃上山崖的墙壁又迅速弹起时
    你在哪里,梦、跌倒过三次
    高烧,就堆满飘摇的棉絮,欲飞中
    心痛是思念的种子,祈望在破碎后开花
    
    渴裂之石,痴痴等待缠绵的泪雨,为他淋浴
    就像是风,寄存的金币,可以发芽
    这缘分尚未理清,为何要有牵挂纠结在一起
    爱或幸福都在赶路,比乌龟更慢的快递
    它来时,不是躯壳引燃的肉体
    
    
    在你还能爱时
    
    玻璃胜水
    游过去、看大雪未雪的大王棕榈
    你的目光
    整个四季都被他的得意染绿
    
    穹蓝足以晃鳍,这深海的陆地
    天台比沙滩更易炒作皮肉生意
    富二代的螃蟹
    保养了一个叫做小三的贪吃鱼
    
    路边的野花
    早已被扫黄的警示标注为垃圾
    心香与蜜,不可能总在那里
    风雨欺,我们都是冰霜后即将离去的叶子
    
    在你还能爱时
    你要尽可能多地去爱你的孩子
    魔鬼的设计
    是所有小巫都想为皇帝做件新衣
    
    
    流泪的月光
    
    我花落成泥的铁树,自酿霜雪、在无雪的冬季
    保护它红宝石一样甘苦的果实
    保护你,默默忧虑的寸土和风中的美玉
    保护月光,偷偷在脸上流过的泪滴
    
    从杭州来到深圳,神、苦苦寻找了几多世纪
    最最放不下的棋子,悬在项上、小心翼翼
    
    我做的傻事,真的不敢透露给你
    我寄望中的春天,依远藏在你的怀中
    如何言泣,界河那边的谜,灯火辉煌的香港
    渐渐黑瘦、快死了,好景不长的资本主义
    
    
    花瓣心脏
    
    山在网里,苦工的汗雨洗不清钞票的污渍
    旧大楼要被搬走,半空中的轰鸣不是飞机
    释怀期,被压抑的目光再次抬起
    
    不会碰壁,现在我向你打开我花瓣的心脏
    他卷曲的边角,珍藏着太阳的忧伤
    不易直视
    
    还有一个多月,我就要走了
    像云朵归于天际,有家和苍茫的雪域
    撒掉忧疾与累赘的金币
    我只铭记春绿如诗的芳草,唱歌的小溪
    
    
    露点温度
    
    我们从天空来到大地
    我们在飘摇中相遇
    这一夜我们慢慢降温,这一夜我们一身水汽
    
    露珠,当有人在自我的透明中叫出我们的名字
    那么多醉了草叶的弯曲滑落下去的星语
    不是泪,是匆匆赶路的香汗数滴
    
    多渺小的镜子,都可以重新启动日月的美丽
    请如此照亮我的生命,哪怕只有一次
    家,毁灭后仍有刻骨铭心的牢记
    接下去的团聚,我依然是你晶莹的瑶笛
    
    
    是金钱,绝不是粪土
    
    银子和钞票,不是粪土
    如果货币是种地的粪土,那么、整个世界
    就都是流通的粪土
    
    观空腹之竹,苦攒甘露
    由瘦变粗,只求成柱、支起智者通天的财富
    钱,在你需要的时候,犹如肥与作物
    无力开花的难度,足以明示光照不足
    
    看楼下椰树,舒展绿色的大度、共冬风热舞
    不馁庸俗,这生活的残酷,让我们
    鄙视冷血动物
    而雪中送炭的感触,却常常令人喜极而哭
    
    遇蹒跚老人,勿忘搀扶
    逢弱受害于强,拔刀相助
    没有金钱,对受灾的民众也只能爱莫能助
    路,因为坚毅的开拓而成坦途
    
    不要舍弃,那些亟需呵护的小苗一株
    成材的大树,不会忘记
    每一回过路的雨水,对他的援助
    
    
    冬雪为米
    
    天空中纷扬的白色米字,是一首长诗
    赐童趣予我,赐童趣予你
    真好吃,那一片白砂糖的雪地,吃掉了
    变成回忆,从此有梦或角色成谜
    
    瘦成羽毛的现实里
    我依旧隔空为你编织闪光的金子
    不是谎话,全是善意
    
    天,为何让困窘与尴尬相遇
    魔兽逃离,说是害怕我黑骷髅的样子
    这远方的远方,再回不去
    
    痛惜中无法弥补曾经的碎玉
    唯有你遥寄的鼓励
    涤我成树,站起来,张扬巨臂
    把温馨的感慨与如酒的情义擎举成旗
    
    
    失魂
    
    花,腕香缠臂的粉郁
    从天到地,如北风城门落雪
    一个人的囚池,呆呆的寒鹭自岸边独立
    
    看异域的晚灯,万红千紫
    不如归去,有没有凌波的芳草做我舟曲
    
    楼成山,亲近不到小溪和鱼
    日落升,你在哪里
    不在云中不在耳际,恰摇伤的秋蝶隐无踪迹
    
    角荷自梦里思蓝,心痛因湖光艳丽
    他生在泥中,他死在水里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