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太阳文明(琉璃姬太阳诗选集)

——太阳,应带着尊严被射杀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7-05-03 23:51:39 人气:
编辑按:
    题记:说不清楚人类曾深情的爱过太阳,还是深深的被太阳迫害着,远古的英雄射杀太阳而救赎众生,远古的神魔追赶太阳逃亡至身死,远古的太阳曾驱散了宇宙的黑,迎来了黎明,生殖,存在,普照大地。至十年前、八年前、六年前、四年前、两年前………
      我写下了太多关于太阳的诗歌,有爱情,有理想,有文明,有人性,有社会观察,有爱恨和欲望,也有理性的悲悯……我选了部分关于太阳的旧诗歌,整理出这篇【太阳文明】,献给古老而不可直视的太阳
      
      【太阳爆炸】
      
      维京人歌颂:我将要谋杀太阳
      我已经看过这个世界的太阳
      ——残暴,永无止尽占有着温暖
      
    
      【太阳晒不到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
      在幽暗的陆地上
      逃离我们衰亡的桥
      ——崩塌了,没有人生来勇敢
      
      有时候,我想用沙哑的嗓
      ——告诉你爱上猫的危险
      只需要一首忧伤的歌
      就能抵达我们心底发霉的森林
      
      你看不见抛弃我们的人,碎成粉末
      那是一种苔藓,不治之症,被道德所禁止
      我们走到迷宫的尽头,无法抗拒的迷途
      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如果我曾爱过你,我会离你而去
    
    
      
      【太阳总是要落下去的】
      
      我的心里,至今还住着温暖的小狗和雪人
      可是岁月的胡茬总是剃不干净,蘸着牛马与案板的油腥
      我爱的人离我远去,或是留在了我的身边
      我恨的人需咒骂着我,日夜打听着我的安危
      
      总有人用力尝试把我拉扯成一个惊叹号
      ——可我却常常把自己扭成了问号
      欲利的凶妄带给我不幸的命运,葡萄紫的心脏足以笼罩黑暗
      在落入生铁与烂肉的漩涡前,我有船桨与毕生不屈服的追求
      
      那是在日落前的忏悔,黑船的帆,黑船的舵,黑船的炮与奴隶
      我便是解放了,我便是倾覆,我便是竭力求生喝下那口血
      过去的恶心将变得可亲,所有的苦难都源于肝脏
      ——我的心,泛起无限的悲伤
    
      
      
      【太阳魂】
      
      
      夺走吧,我的灵魂,我的血肉
      死的鹰,死的马,这块土地安顿了谁
      鸟的情人恋爱了,不再眷恋远方的王位
      你必须忍受煎熬,住在太阳里的寡妇
      
      日出带来生来平等的迷信
      古老的生殖,古老的立法
      盗火的囚徒建起荒凉冷漠的大城
      夺走吧,羊的爱,羊的屈辱
      
      夺走吧,我的灵魂,我的血肉
      死的诗,死的歌,这块土地染上了太阳的血
      愚妄的英雄,还遗传着他的祖先
      ——血脉喷张的慈悲与虚伪
      
      风会吹干蝴蝶的眼泪,在埋葬老虎的山冈上
      ——太阳,应该带着尊严被射杀
      
      
      【太阳花】
      
      ——写给梵高
      
      贫穷的画匠呵,你为何只是画匠
      我看见你毫不吝啬生命的涂料
      大柄抹上扭曲的星辰
      不,那是太阳
      寂寞得快要开花的太阳
      可是你的生命却没有开花
      只有一次,你选择在发了疯的太阳下
      亲手抹掉生命的葵花
      
      
    
      【太阳文明】某年昆明干旱时创作的便条组诗
      
      【昆明,陷落】
      
      日期:3月18日黄昏
      动作:洗一只碗
      启示录:水龙头咆哮
      
      ——错过历史的雨,我从一个口子爬进一个瓶子
      
      【昆明,陷落Ⅱ】
      
      数据:49万,57万,60万,68.85万……
      孤立者持续上升
      
      分歧:我把一桶云南山泉扛进客服部
      
      ——关心营销客户数据,最新动态,全身心跟进新盘
      工作之外,妄想,百年寂寞
      
      【昆明,陷落Ⅲ】
      
      关键词:干旱
      
      机场持续断裂,一只乌龟吐出另一只乌龟残骸
      蝴蝶飞过了沧海,沧海便死了
      ——我们有可乐,淡水,裂开的笑容
      
      【死蝴蝶,死蝴蝶】
      
      老奴隶睡着了,十三点方向有野花的记忆
      ——时间碎了,时间碎了
    
      
      
      [太阳,请允许我陨落]
      
      在我庆幸三十摄氏度的高温下打伞的女人
      她是否在洗影子,洗得和她的皮肤一样光滑而嫩白
      那些在母腹里就死去的星星,窥视着射日的人
      这世界有许多永无所获的徒劳者,或许是一只低飞的蜻蜓
      
      在我庆幸我左边的左手和我左手边的乞丐
      蜷缩得像一枚戒指,也像裤兜里吐出的丝茧
      从梦中破蛹而出,我相信这急促的火苗
      将给蜥蜴带来一排眼睛,从焦黑的夜中爬出来
      
      在我庆幸人们活在沙漠的两岸
      在我庆幸一排安静的树木脱掉了鞋
      在我庆幸黑夜下的眼皮被译成了太阳
      
      
      【炽热的守望】(有关太阳的比赛诗歌)
      
      一
      
      八月,我在楼梯口睡了一整个夏天
      太阳的酒,太阳的鸽子,太阳的婊子
      
      
      二
      
      有的人写诗为了搞女人,我不写诗也是个混蛋
      海子死的时候和我一样年轻,做一个爬梯子的梦
      后来掉下来,喀嚓折了,二十年后我是独孤的战士
      
      
      三
      
      我能守望什么,那是大地的八月
      每个人都有饭吃,每个人都享受权利,每个人都不被侮辱
      我的守望是公民的义务,我的守望是老鹰的高亢
      冲个凉,换件衣服,换个职业,我还写这样的诗
      
      
      四
      
      诗穿越铁,穿越楼,穿越我们的鬼魂
      它不属于汽油,不属于股票,不属于银行,不属于虚荣的姑娘
      麦田里还摆放着老师的尸体,人间比二十年前寂寞了
    
    
      
    
      【生命】
      
      当太阳受孕于宇宙的冷酷,他的儿子
      ——曾被愚妄的英雄射杀
      
      当鹰的身体承载着飞翔,鹿的鲜血染红了大地,牛马神堕落
      一朵红花,可以生长在海拔四千米高的蓝空
      
      可是,饥饿的土地,咀嚼着我们的骨头
      懦弱的牙齿,曾比衰老更贪婪
      
      只有爱和屈辱提醒我们,有多少身体在身体里死去
      一条毛色肮脏的老狗,可以比我们更渴望生殖
      
      涂抹于08年8月1日
    
      
      
      【你的心曾燃烧过】
      
      皮鞋踩进夏天,你像张旧报纸,风吹破你,撕着太阳
      活人吞了鲸鱼,你要和活人在一起,卑鄙的笑着
      商人不贷款,你就会变成火柴,擦着银行脏兮的大理石
      ——或是松开手中冰凉,没有感情的钱袋子,玩味着神通
      
      断头苍蝇萦绕着,那些才华横溢却默默无闻的废物
      你毁灭儿时的偶像,只为成为和他们截然不同的那种人
      你的心曾燃烧过,像诚服着大地的野菊花
      如今你家里有等着下锅的婴儿,三月不知肉味
      
      我看到你嘴里喷吐着火焰,闻到一股腐肉的气味
      究竟吃了多少猛禽,才能让你有这般本领
      你的心曾燃烧过,在雪山的密宗修了种
      如今你要传我改变命运的法门,我怕要离你远去
      
      可你就是你,你统治命运,你不接受平凡的身躯
      你竭力让自己穿上新衣,或是给我温饱,我却在你心里渐渐死去
      你的心曾燃烧过,为了理想和爱情,在没有漆黑的房间里不会孤苦无依
      你的心燃烧后,大部分已化成了灰烬
    
    
    
      【冷却的太阳】
      
      褪去沉寂
      ——色散,活在光晕中的人们
      带着光芒和刀子
      彼此,指尖如冰
      
      黎明,进退维谷
      目睹褐色的蛹
      蜕变成趋之若骛的诗行
      势如破竹
      
      黄昏,穷尽一生的时光
      隐蔽在骨骼的深处
      打上烙印
      吹来入定的错觉
      
      夜晚,星辰坠落
      浓烈的呼吸
      我只需要一块盆地
      偿还盗火者的那一息遒劲
      
      诗是致幻的****
      以尘土,以本能和血管
      以光阴荏苒
      以病入膏肓的太阳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