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爱情是否可以创造?(二)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5-13 18:18:09
人气:

    (三)不堪重负的日子 默默地走过

    

    带着一千个不愿意,怀着一万个不开心,她去新的单位报到了。

    一个月过去,没有给她安排工作,在公司组织部,她每天必须去按时报到。无所事事地呆坐在那里看报纸,听来来去去的一些人在组织部长面前拍马屁,她感觉很恶心,她当时并不知道在一个数千人的大公司,组织部长是让许多想升官发财的人过得颤颤惊惊的一个职位。

    组织部的一个女职员办板报,不会排版,不会画插图,组织部长问你可以帮她吗?她说可以,但那女职员说什么也不让她帮,好好的内容办得一塌糊涂,评比的时候挨了批评。每周组织部都要装订分发很多文件,那女职员一张张拿着去叠,速度慢得出奇,她说我帮你吧,女职员不好当面再拒绝,更何况那么多的文件没人帮忙,可能到晚上也装订不完,不得已从茶几上腾出一点位置给她。她让女职员在旁边看着,她做示范,她将相同的文件每次拿大约二十多张,对折,置于桌上将折叠处来回一次压紧,然后打开,用右手拿着折叠的文件轻轻抖抖,让纸张自然散开一点,接着用左右手分别轻轻地拿着纸的两下端成V字形向内,将纸张的上端对住自己的嘴唇,轻轻地吹几下,二十多张的文件纸就散开来,很快就可以将一张张叠好的文件纸抽出来,如此分类完毕,最后集中装订。组织部的其他人很好奇,也跟着学,一下子让死气沉沉的办公室气氛异常活跃,她心里总算从失落中找回了一点点工作的喜悦。她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为这一点点喜悦她将要经受五年的打击!

    在他们装订文件快结束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年长的人,从里面走了一圈就出去了,那年长者进来时大家谁也没说话,他出去以后,组织部长对她开玩笑说:“叶子,老总进来看你长得漂不漂亮!”她脸色突变“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办公室一下子死一般沉寂。后来当她两年内没拿到工资,拿不到奖金,五年没让评职称,调往其他部门又以本部门工作离不开为由不放行而经受一次次的打击时,她曾反省过自己,自己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但是以人与人之间的熟悉度和上下级的关系而言,那样的玩笑是身为领导的人应该开的吗?所以她并不后悔她说了那句话。

    又一个月过去,她的工作依然无着落,她每天依旧去报到。每当她询问工作怎么办,组织部长就会说,只有总经理才能决定。有好心人对她说:“送礼送礼”。她说“不送不送!哪怕我不要工作也决不送!”更何况即使想送也没钱送。

    一天,下办公楼的时候,她看见有三个人点头哈腰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人说得起劲,她猜想这个人有可能是公司的总经理之一吧,她听说公司有八个总经理。她鼓足勇气上前询问,对方回答是。她作自我介绍,介绍到最后她突然心情很差然后很生气地说:“如果公司没有合适我的工作,就让我调回去!”那领导终于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很生气地说:“组织部还没有安排吗?”,她回答“部长说只有总经理才能安排”,那领导又生气地说了一句“你先回去,我去找他”。第二天,一纸公文,她调到了公司宣传部!

    她把宣传部称之为“狼窝”,因为在那里,除了她全是男人,更重要的是男人不做清洁。所有的清洁事务全要她做,三个男大学生帮忙做的时候,宣传部长让他们做别的事情,说什么“女同志做清洁干净,打的水好喝”,最初她并没有意识到是有人刻意地整她。深入基层作宣传报导,宣传部长把最不好采访的单位交给去她采访,并不考虑作为一个对公司根本不了解的人如何着手;编辑报纸,让她一个人排两版还要加上中缝;去报社校对,说“什么女同志细心一个人去就够了”也不考虑有多少版面时间是多么紧张而她对路途又根本不熟悉。那三个小伙子诚挚的友谊和默默地帮助让她在宣传部度过了负重的两年。他们三人形成默契总有一个人在她外出的时候陪她一同前往,然后相互在领导面前撒谎。

    当主管质量的经理想要调她去质量部,组织部说她不懂质量;当主管股票上市的经理要调她去证券办,组织部说她没学过;当工会主席说她可以到工会工作吧。组织部说团委需要人,调她去团委吧。工会主席来自武汉市,两年的工作中很了解“叶子”的处境,她想以这种方式帮她摆脱那个没有公理的圈子,虽没能如愿但是终于帮她落实了工资,补齐了两年的全部收入。

    她把团委称之为“虎穴”,还没有过去,她已经知道了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小人。好在已经有了两年的观察,她已经学会了和他们周旋。她在工作上不敢有任何失误,给人以把柄,不论对内对外大事小事,她动脑筋想办法自己解决,不给奖金无所谓,背后耍阴谋诡计无所谓,不让评职称就不评,有什么关系呢?在工作上设置障碍,我多考虑几种办法解决不就行了!她只有一个信念:只要我工作不出差错,你们谁也别想整倒我!每当那来自背后操纵的手又开始玩新一轮的把戏,宣传部的那三个同事就会对她说:当别人想办法整你让你难受的时候,他一定比你更难受!她听后总会笑起来!而且不论在什么场合见到那几个人她总是表现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但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的,当她再一次面对不许评职称,且将她的工作全归功于别人的时候,她压抑了将近五年的愤怒终于爆发,她把正在为一次重要会议作记录的钢笔扔到组织部长的面前,在会议室全体人员惊异的目光中扬长而去、、、、、她递交了辞职书,没有被批准,工会主席找她做说服工作,让她看远一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生活常常富于戏剧性。公司组织部的那个女职员在市政府工作的亲戚调往其他城市后,哭哭啼啼地被调到了另外的部门,想想曾经对“叶子”有过的冷嘲热讽、落井下石,女职员找机会对“叶子”诉说内幕以示忏悔求内心的平衡,其实不用说什么“叶子”都很清楚,她并不怪那个女职员,如果有什么错,错的不是她,而是那样的环境那样的工作扭屈了人的灵魂。

    更有戏剧性的是当“叶子”在团委工作三年后,市政府在公司试点进得民主评议干部,因为要抓点呀,所以特认真,当场投票,当场唱票,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劳资科长以不过半数的信任票被免职!

    这五年中,那个被她称为丈夫的人呢?他在做什么?他负担着全公司的新产品开发和试制任务,白天黑夜在车间忙碌,成了一个两耳不闻身边事的工作机器。家只不过是他的一个餐馆和旅店而已!五年中,他没有为她和孩子买过任何一样东西,没有陪她和孩子去过一次公园。他父母的衣物、弟弟的生活、工作和婚姻全成了她的事情,她感觉很累很累,想要一觉睡去,永远不再醒来。她并不想与他作太多的沟通,只是当她感到精神近乎崩溃,难以承受的时候,想问问他为什么要娶她?她只想弄明白这一个原因。可是疲劳的他早已传来一阵阵的酣声。

    多少个寂静的夜里,她常常睁着眼睛,仰望着寂黑的夜空反反复复地问自己:身边躺着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坚持要娶我的那个男人?

    

    (四)成功的收获并非与喜悦同在

    

    改革、重组、合资的步伐在超忙碌的工作中呈加速度前进,它不仅改变着人们的工作态度,也开始影响到大家的生活方式,并将人际关系进行新的排列组合。曾经依靠关系后台而飞扬跋扈的一批又一批人在竞聘中被淘汰出局,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大学毕业生----这是从田园山林海域吹来的清新的风。他们在公司十多年的拼搏中倍受压制和排挤,当他们通过竞聘走上了领导岗位,无不以前所未有的工作热情来充分展示各自的聪明才智。几年内这种积极性所形成的巨大合力让公司的产品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达65%以上。员工的收入成为全市之最!

    他在连续三次的竞聘中,均担任公司产品最重要职能部门的党政一把手,她通过两次竞聘面对经理层和各部部长们的提问对答如流,以其清晰敏捷的思维和敢于直言公司积弊的勇气让大家颔首,成为公司为数不多且身兼三职的女干部。

    在同事和朋友们的眼里,他们成了最令人羡慕的一对夫妻,可是谁又能知道工作上的成功并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增添同样的喜悦呢?谁又能知道当经济收入成倍增长后,一些看似实在的男人在吃喝玩乐的诱惑面前抵抗力反而会更差呢?

    她一直是反对并讨厌他喝酒的,她讨厌酒气熏天的味道,而且闻到那种味道就感觉反胃。对男人无论印象多么好,只要看到一次醉酒后上班,她就会对那人的好评全部抵消。她知道自己很固执,但是就是讨厌醉酒的那种味道。因为从小到大她父母亲家的人是都不喝酒的。她喜欢看男人抽烟的样子,喜欢看男人弹烟灰的动作,喜欢看男人轻吐烟圈的侧影,喜欢看那袅袅的烟雾慢慢在空中升腾、消散、、、、、、因为她的爷爷、父亲和叔叔都是极擅长抽烟的,她也想抽烟,无人的时候轻轻地点燃一支吸两口感觉很惬意,但是也仅仅两口就掐灭,因为在她的家乡和现在工作的城市,女人们几乎不抽烟,抽烟的女人被认为是不正经的女人,更何况她拿烟的姿势实在是继承了家族传统,给人的感觉很娴熟。所以她只要偷偷地吸了两口一定要刷牙,哈气,确定闻不到烟味再走出去。

    而他却嗜酒如命,就是不抽烟,无论她如何求他给他买最好的烟他就是不抽,无论她如何反对他喝酒他就是要喝酒。随着工作的稳定,对外交际的增多,应酬几乎每天都有。他早晚回到家里都是醉意迷蒙的模样,闻到他浑身的酒气,她就想吐,看到他盯着她的目光,她就脊背发凉。在她呕吐着给他清扫了一次醉酒的“狼籍”后,她对他提出了警告-----如果下次醉酒你就不用回来了!他没敢再带着酒意回家,但是不到深夜两点他不会回家,因为这正好给他在外面抹牌以充足的理由。对外他说酒没醒还不能回去,对内他说朋友们要打牌我能走吗?如此年复一年,她由最初担心他是否会在外面出事,慢慢地变成了漠不关心,由最初听他回家的脚步声才可以安然入睡,慢慢地变成了不在乎他是不是回来,而且他每晚几点回家几点起床她已经全不知道了。她也不想知道,只要他睡自己的床不打扰她,他在外面做什么她都无所谓!有时候开门的声音过大,把她惊醒了,她也会假装睡得很沉,甚至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她听到他的脚步声走到床边,她闻到了他酒的气息,她感觉他的手在摸自己的脸,她在心里说:走开,你别碰我!他似乎听到她心里的话,叹叹气轻轻地带上房门走了出去、、、、、、她也不要知道他为什么会叹气,她也懒得去想,只要你不打扰我,我就可以安心地睡着了!

    她本来是并不反对他打牌、唱歌、跳舞、喝茶的,但是玩什么都应该有个自主把握的度吧?在企业形势大好后,他和朋友们一起打牌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娱乐,带的彩越加越大,由十元、至五十元,再到一百元,再到二百元,她不能想象月收入三四千元,供他们输几场,她只知道,她曾经帮一个朋友来五十元一局的,一小时赢了一千三。结婚十多年,在家庭财务上他们一直实行的是AA制,并没有谁提出过什么约定,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这样的模式,她的工资一部分用于日常生活,一部分存着以备急时之需,他每月的工资收入到底是多少,她从未查证过,也不想查证,只要自己能够养活自己和孩子,就当他是不存在的吧?!但是他交给她的钱她是会以孩子的名义保存的。有时候他输多了回家发誓说-----我要戒牌,不戒牌是什么什么,她只觉得很可笑-----赌咒发誓有什么用?能做到就不用发什么誓了!输你自己的钱想输多少你尽管输!过不了二天,他一定又会乐于牌技的切磋!然后为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男人嘛,不和大家一样玩成一片,人家会说你“格外”(意思是心理不合格、大脑少根筋之类的吧)。一次她出差在外,连续三晚十一点儿子打电话说爸爸还没有回家不敢睡觉,第三晚打他的手机关机,那一刻她快气疯了。一边听着儿子哭,一边流着泪对儿子说:“男子汉不能胆小呀,这么胆小长大了怎么照顾妈妈呢”,当她打电话找朋友帮忙去照看儿子时候,儿子说只要妈妈不关机,他是不会怕的、、、、、、回家后,她把三天内和他一起玩牌的干部名单查了个清楚明白,恐吓他们要上报纪委并在公司内部网络上传,儿子放学回家的时候他们连哄带骗地道歉,她突然觉得男人实在是可怜的动物、、、、、、

    日子一天天就那么淡淡地过去,工作虽然劳累,但上下级同事间和睦相处,感觉上班充满了无穷的乐趣,回到家里,心里往往会很凉,看到他随手扔的衣服,随脚踢的鞋子,她常常觉得很悲哀,这样的坏习惯十多年他始终无法改变,实在也是作妻子的悲哀。她不知道家于他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清洁的家庭环境他怎么就视而不见而大煞风景?自己脱的衣服随手挂衣架,自己穿的鞋子随手放鞋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连续动作,不用一分钟就可以完成,十多年训练却始终做不到。她甚至有意试过,不收拾他的东西,等他意识到了自己做,没有一次不让她失望,即使你出差一周回来,他的那些衣物或者本子之类还是放在原位,也许就是自己坐的沙发上。在他的这些习惯面前,她常常感到她作为一个女人真的是很失败很失败!于是,她把那些对他的不满意转化为对自己的不满意,如果你是一个好妻子,他怎么会不改变自己呢?!所以每当想到这一层的时候,她就认为他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象她这样的妻子!这时候她还会想到年青人的试婚,她突然觉得试婚也许是一种进步,只有在婚姻中才能真正地发现与你生活的人是不是值得你与之白头偕老的人!

    娶她是他的错误!嫁他更是她的错误!

    如果他也认为这是一个错误,有必要让这样的错误持续下去吗?

  

责任编辑 星钻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