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一) 野菜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28 19:40:56 人气:
编辑按:
    我在出生那年就已经死了,我妈说我来世上让她又死了一次,死了又生,生了又死,到我为止,浸死了十六个哥哥姐姐,横大闯要把我丢米缸时来了个和尚,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村里人敬重给关二哥添油的和尚,后来我在村北春宵楼长大了,做了长工,长的矮小壮实,脸还算漂亮,和一群身强力壮的精壮猛男做哥么,要么被他们打,要么打别人,陈妈每个月给我十文钱,我妈在我十岁时就病死了,我不知道我爹是谁,村里人管我叫野菜,穷孩子听见我野菜的名字就害怕,哥么嗜赌,我嗜酒嗜女人,春宵楼的年轻的村妓我都尝过,今年我掐指一算年纪,二十有余。

    天还没亮,陈老奶就用水硬把我给泼醒了,今天本是跟陈老奶要钱的日子,看老奶一脸死相,只好先忍忍口。

    陈妈说:小挨砍的,给老娘到村口找破三香买两罐参水蒙憨酒。

    我说:钱!

    陈妈说:小挨贼杀的,你先垫着,回来老娘少不了你。

    我光着脚就去了,慢了老奶又打又骂的。黄泉村小,东面临海,西面是山,听老人说出去以后是另一个世界,北面有条臭水河,有座奈何桥,常有陌生人来那,有时候是来自杀的,小的时候一听见有自杀的客人就去找尸体,找到后把尸体全身搜一遍,值钱的都拿走,南面有个关帝庙,有个老的话都说不清的和尚,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听说老和尚当年是扬名天下的诗人,还做过官。北面有个尼姑庵,里面也有个老的连话也说不清的老尼姑,还有个尼姑姐,人被毁了容,一脸的浓,村里的人都怕她,像个妖怪似的。

    到了村口,破三香还在睡男人,叫了半天,横大闯从裂开的木窗口探出乌龟似的脑袋来。

    横大闯说:小撇子,叫啥。

    我说:我来买东西。

    横大闯说:把钱拿过来。

    我说:你叫破三香先把酒拿出来。

    横大闯咂吧嘴说:小杂种,连我也信不过?

    我摸了摸衣服,走的急,忘了拿钱。

    我说:你等着。

    横大闯说:你说什么?

    我望了望四下,刘福权正在旁边包子店门口摇头晃耳读书。正在念什么“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我说:刘兄。

    刘福权说:俺没钱。

    我说:没钱买包子?

    刘福权说:那是买给俺爹的。

    我说:你给我哭穷,要出去赶考的人还哭穷?

    “吱”的一声,横大闯穿着裤衩酿酿跄跄从酒店里走了出来,卖包子的王二看了看横大闯

    彪肥体壮,摇头晃耳一幅痞子像。

    王二说:福权,把包子拿回去给你爹吃,老哥不要你的钱,你把钱给他们吧。

    横大闯眼睁怪眼,连打几个哈欠,纵起满脸横刀肉,大声喝道:干什么,干什么,爷是条汉子,不抢娃娃的钱。

    破三香裹着块肚兜穿了条红裤衩也跑了出来。一脸意犹未尽的骚相,对横大闯拉拉扯扯急着回房。

    破三香说:大闯,是陈老奶叫野菜来买酒吗,你拿给他就是。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