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二)死国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28 19:41:00 人气:
编辑按:
    拿了酒我就往回走,晚了横大闯回来一说老奶又要大叫大嚷的,还没走到春宵楼就看见不少人围在门口看热闹,我跳了半天看不见。忽然从人群里飞出只手来,断肢上还戴着个银镯子,溅得满地是血,我认识这条手臂,是落兰的,“呀”的一声,看热闹的人四处乱跑,只见一黑一白两个道士打扮的人,白的手里拿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上面血迹斑斑,黑道士手里提着条铁链子,捆了八个春宵楼的女人往外拖,陈老奶坐在地上大哭大闹,落兰的尸体赤裸裸的,哥么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两个道士在众目睽睽下把八个女人拖到了海边的一条木船上,上面有一群矮小而凶悍的人,说着听不懂的语言。

    陈老奶坐在春宵楼门口哭嚷道:呀呀呀,老生是老实厚道的生意人,祖上传了这家店,找谁惹谁了啊。

    围观看客指手画脚,也有人吐唾沫,哥么们见道士走远了,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我们在山里葬了落兰。这女娃卖艺不卖身子,活着不容易,死了倒也解脱。

    一个哥么说:那黑道士好厉害啊,被他踩着影子就动不了了。

    我说:他们是坐船从海边来的?

    另一个哥么说:又是外面的人吧。

    回到春宵楼,陈老奶不知从哪里弄来些金银手饰,正在装箱,见到我们就大骂:老娘白养你们了,你们这些狗男人在床上那股狠劲呢……

    陈老奶越骂越伤心,又赖在地上哭喊起来:老生这命苦啊……

    哥么们都习以为常,懒得管陈老奶哭喊,收拾店面,开工做起事来。

    忽然有人一脚踢开店门,哥么们以为道士又来,纷纷躲到里屋,只见横大闯一脸霸道,摇摇晃晃走了进来。

    横大闯掀翻桌子,一脚踩在长凳上。大大咧咧喊道:听说有人来砸场子,爷就往回赶。

    陈老奶说:大闯,你可算回来了,你要给老生做主啊。说着就朝横大闯怀里扑去。

    横大闯听了一会,把陈老奶推倒在地,哥么都知道他的脾气,二十多岁时他家给衙门烧了,三十多岁时他和北面山贼交了兄弟,赶走了衙门,成了黄泉村一霸,如今四十多岁的横大闯在黄泉村便是人见人怕。横大闯跑到自己床铺下取出一把铜斧,听说是他和北山贼从某镖局劫来的辟邪宝物,一脚把我揣翻在地,大叫了一声“让开”就往海边去了。

    一个哥么说:不得了,闯哥这是去送死,快去北山把他兄弟叫来,多带些人。

    另一个哥么应声去了,我提了根打穷嫖客的铁棍子跟着哥么们朝海边赶。

    跑到海边,只见横大闯和一个黑大汉有说有笑。

    横大闯说:狗日的,你十多年前杀人跑路害爹娘被官兵烧死了。

    黑大汉说:这些年难为兄弟了,那年我朝海边跑了,后来遇见了一条海盗船,一混十多年。”

    横大闯说:一回来就一鸣惊人?

    黑大汉说:兄弟这话不对,我不是不知道情况回来找官兵报仇吗,我船上这群水寇几年见不着女人,只好跟陈老奶先借几个用用。

    “哈哈哈哈……”两人都狂笑不止。

    横大闯忽然收住笑脸:你他妈的把那两个道士叫出来。

    黑大汉说:黑印白印,出来见我兄弟。

    只见两个道士手拿节杖从船仓里走了出来。

    横大闯问道:谁是杀人的?

    白印说:在下是。

    横大闯猛一斧头砸过去,正中面门,白道士的头被砸作两半,鲜血喷溅出来。

    黑大汉说:兄弟你这是……

    横大闯说:我兄长一早就被官兵砍了,头都剁飞了,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着又一斧劈来。

    黑大汉躲过斧劈,横大闯和船上的水寇杀做一团,势单力薄。哥么一哄而上,横大闯看了看我,一脚把我踢下船。“老子看着你长大的,你想再死一回啊!”

    只见黑道士领了几个水寇逃进船仓,船朝海里划去了。

    猛瞳带了四十多个山贼赶到海边,大呼一声“不好。”立刻吩咐手下到附近渔民家借船,一个老人出来说:去不得,去不得,这海是通往死国的。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