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三)客栈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28 19:41:01 人气:
编辑按:
    “慢。”

    猛瞳说:什么是死国?

    老渔夫说:人死了通常以为自己还活着,哎!

    猛瞳说:何解?

    老渔夫摇了摇头,进屋去了。

    山贼甲说:老拐好狂妄,见了大哥也不知道恭敬,等我把他揪出来问个究竟。

    猛瞳说:不,这话有道理,我们回去。

    船离开了,一天,两天……一年过去了,哥么和大闯始终没有回来,谁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这里的海一直都是平静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又变得不再平静,人们都怕水寇再来,只有破三香每天到海边等待着船,她是爱横大闯的,破三香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的有几分姿色,谁也说不清她怎么到黄泉村来的。我还住在村北春宵楼,现在的陈老奶性情温和,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春宵楼只剩下我一个男人,矮矮小小的,村里人恨透了陈老奶,常来砸店抢女人,村子里的妓女都被抢去了,只剩下落兰和陈老奶,村民都知道落兰死了,是鬼。而且是我和哥么们亲手埋葬的,而她现在又回来了,这个妓院最漂亮的才女已是沉默寡言,显得更加文静而诡异。北山的猛瞳也不到黄泉村来了,以前他每年都要下山来要女人和粮食。

    我还是在妓院里照常给陈老奶打杂,吃她的粮食。陈老奶现在不敢打人了,哥么们被水寇劫走了,他们是村子里最强壮的男人,有的倒是瘦男人来砸店抢女人,陈老奶就像以前被打走的穷嫖客,那苦苦哀求的下场甚是可怜,最后妓院就改成客栈,落兰回来后闹事的人就不敢来了,常有客人到客栈落脚几个时辰的,生意还算不错。

    客人都说自己是从西山外另一个世界来的,走过曼珠沙华火照之道。便什么都记起来了。我们似乎也是从那个地方过来的,但谁也不愿意想起来,后来他们跟海边的老渔夫借条船飘走了。

    客人们不把我们这叫村,说是条道,通死国的道。今天来了个嗜酒刀客,老奶照列叫我去破三香那买参水蒙憨酒。

    她憔悴了,误把水拿给我,于是我又去找她。

    破三香说:酒和水不一样吗?

    我说:你这叫骗人。

    破三香说:你能骗你自己吗?

    我叫她赔钱,她说以后不开了,我说不管,她说横大闯死了,就连一点酒也不参了。

    出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脸烂的尼姑姐被黑道士带走了,感到好奇,就朝尼姑庵走去。老尼姑远远看见我便装模作样敲起木鱼,念起经来。

    我走过去说:小尼姑被虏去了。

    老尼姑连看也不看我,敲得精精有味,嘴里还念着一堆咒,人说她老的连话也说不清。大概也听不清。

    我凑过头去,老尼姑还在念,我又把耳朵帖过去听。

    老尼姑说:人活着通常以为自己死了。

    我吓得浑身冒汗,跑出了尼姑庵,一惊一诧往客栈逃,这是我有生之年听过最恐怖的一句话。

    陈老奶早一脸焦急等在门口,见我就说:客人要上路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说酒没买着,刀客看了看我。

    刀客说:黑印只给几个时辰歇脚,人说黄泉路上无旅店,我过去了。

    陈老奶说:客人好眼力,这里是没旅店,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妓院。

    刀客说:人死了还能嫖吗?

    我说:怎么都行。

    刀客说:你还死不了。

    我说:你还带着刀?

    刀客说:我喝酒杀人了,这是赃物。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