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五)落兰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30 22:08:40 人气:
编辑按:
    黄泉村里来了个郎中,村民们想起自己身上都有病,只有病死的和没有病死的,病死的也来了,像落兰一样。

    郎中留了很长时间,不收纸钱。后来就不走了,开了医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需要病人的器官。木桶里泡着落兰的手。

    我说你有病,郎中咧开嘴笑了,我们都没病死,可是都有病。我回客栈睡觉。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记得很小的时候常常做噩梦,醒来后再也没有做过梦。

    心头一阵寒,我很快知道我又被泼醒了,自从春宵楼改为黄泉客栈后陈老奶就不敢再泼我,我知道一定出事了,还不等老奶开口,睁开眼就往楼下跑。

    门口站着一年前杀落兰的白道士,说是来带落兰走的。我马上想起白道士已经被横大闯砍死了,脑袋都给劈坏了。

    我说:你死了。

    白印说:你没死。

    我说:你来干什么?

    白印说:我来带落兰走。

    我说:她死了。

    白印说:她很早就死了,只是不甘心。

    我说:你怎么知道。

    白印说:她体弱多病,不相信自己的绝望。现在病治好了,该上路了。

    我说:你被横大闯劈死了。

    白印说:他也一早就死了,只是还有些眷恋,我让落兰找过死前的回忆。也让他找过他的回忆。

    我无语。落兰被带走了,她是为了等某个人的。

    陈老奶说:大家都死了吗?

    我说:死了。

    陈老奶又问我:你看我死了吗?

    我说:不像。

    陈老奶打了我一把掌“小崽子,干活去。”

    夜里,我跑到海边找破三香。

    她站着,我坐着,她说她跟横大闯来的,我还是不知道我怎么来的,我说我想喝酒,就她家有,她说她酒精中毒,溺完就要回去了,我说回哪里去,她说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落兰走了,只有棋盘上的残局,像要暗示我一些什么,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报纸上有个被社会男青年强奸后杀掉的女高中生,死者生前的漂亮照片简直和落兰长得一模一样。听说那个女孩死前拼命反抗,手都被削掉了。

    女高中生是被自己的初恋男友杀掉的,据说她的男友长得很英俊,有个做钦差大臣的爹。整天只会嗑药和做爱。

    “小挨砍的,发什么呆,想落兰了?”我回头看了看陈老奶。

    “别叽叽喳喳的,现在你没人使了。我不干活你也奈何不了。”

    “老娘习惯了,要不了多久,这里又有妓女和壮汉来打工了,周而复始,几千年了。”

    我说:我不怕她。

    陈老奶说:她本来就是好人,她来我这歇脚的,只陪客人下棋。横大闯都不敢动她身子。

    我说:她等那个男人被法律制裁。

    陈老奶说:衙门靠不住的,几千年了,没几个几年就等到的。

    我说:你不给她喝汤,她不甘心。

    陈老奶说:她是以为自己还活着,喝了也没用。村子里的人都以为自己活着,很多都死了,活的死的都赖在这里,赖成了村落。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