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七)破三香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30 22:08:42 人气:
编辑按:
    我和破三香都在等,她等男人,我等未知的东西。

    我说:你逃避什么?

    破三香说:我爱他。

    我说:他死了。

    破三香说:他是坏人,但是我愿意坠落。

    我说:他爱你吗?

    破三香说:我想是。

    我说:能说说你自己的故事吗?

    破三香说:好。

    都市的夜生活如此频繁,我们常常让自己的形骸放荡如酒水,说不清是为了释放压力还是害怕孤独。寻找暧昧中邂逅的乐趣,激情,危险,欲罢不能。

    吹开啤酒的浮沫,每个人都在玩弄光线,垂涎若可。

    “你喜欢这家慢摇吧吗?”

    杨娟的假睫毛差点脱落,伸出黑色歌特风的纹甲,用纤长的玉指挡住,刻意露出蕾丝胸罩下的乳沟,男人是老手,安然吹着手中的香烟。三十多岁的脸嘴,像悍马一样的男人。

    男人说:我喜欢你。

    杨娟退开手指,沙哑的笑声“又来。”

    “和我去疯吗?”男人的表情在暧昧中透着自信和坚定。杨娟只是笑。

    杨娟说:低度酒是自慰用的。

    男人立刻就火了:妈的,拿两瓶伏特加来。

    破三香邂逅横大闯的时候,破三香是夜场里的陪酒小姐,已不再夜场年华,小姐妹都叫她香姐。除此之外,她还有另一个身份。

    “你嗑药?”“他妈的,怎么,你怕了?”杨娟感到意外,抽出一根香烟,面无表情叼在嘴上“没什么,挺疯狂的。”

    男人说:你白天做什么的?

    杨娟打着火机,点燃香烟“急什么,我们不是陌生人吗?”

    那时的破三香爱着她的拜金梦,玩过太多男人,有钱的,漂亮的。公差的,平庸的。还没有稀罕过横大闯的臭皮囊。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血性,和自己所有的男人都不一样。

    “哦,开别摸我的。”杨娟脱下高根鞋,提在手上,她改变了主意,接受被猎。

    男人说:我说过我玩得起。

    杨娟说:切,我还没玩够。踢了一脚宝马车,跳进车去。

    男人发动汽车,一路狂飑,横冲直撞。

    男人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扬娟说:破三香。

    男人笑了,笑起来像个孩子“什么破名字。”

    杨娟说:她是晚上的我。

    男人说:想试试吗?

    宝马撞碎了报亭,熄了引擎,两人在车里疯狂的做爱

    疲惫的彼此,更容易产生倚赖的错觉,壮如液体和酒水。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