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十)包子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30 22:08:53 人气:
编辑按:
    回到黄泉客栈,我说要回去。陈老奶问我考虑清楚了吗,我说没有。陈老奶让我再等等,躲在灶房里熬汤。陈老奶的汤料是千年秘方,从来没有人知道孟婆汤的做法,每次熬完汤陈老奶的眼睛都是红肿的。

    破三香喝了孟婆汤,她回去的样子是那么安详,知足。

    我说:以后没酒卖了。

    陈老奶说:黄泉路上本来就什么也没有。

    我说:你不是说店是你祖上传下来的。

    陈老奶说:老娘生前也是个悲剧。

    早晨,我去找王二买包子,他问我要好人包还是坏人包。我问他有区别吗?他说好人包的是草馅的,坏人包是肉馅的。我问他价钱,草馅包比肉陷包要贵,我摸出身上的钱,不够买好人包,摇了摇头。

    王二说:吃草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说:老哥吃什么包子?

    王二说:我卖包子,不吃包子。

    我说:来买草包子的人多还是肉包子的人多。

    王二说:当然是物美价廉。

    我说:买肉包子的都是坏人?

    王二说:不是。

    郎中也来了,把店里全部肉包子都买走了,我问他一个人怎么吃得了那么多?他说吃不完也不能便宜了别人。

    来来往往的小道,晨曦的黄泉路上一片死寂,有人怀着希望朝死国去,有人怀着绝望朝奈何桥走,现在陈老奶像个巫婆一样,黯淡的眼睛熬得通红。每天都要煮汤,我感到一阵痉挛。

    黄泉村没有月亮,可是这里的人每年都要过十五,老和尚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离开关帝庙,朝尼姑庵去。村民们说老尼姑是老和尚的红颜知己,那个烂脸尼姑是他俩生的。

    陈老奶问我:小挨砍的,那边的月亮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想起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和养父一起下棋,爹总说,家里要再有个人就好了。这阴晴圆缺似乎都与我们无关。

    陈老奶又问:听以前来的人说月亮上有兔子。

    我说:还广寒宫呢。那是骗娃娃的,上面只有冰冷和死寂。

    陈老奶打了我一把掌:你是说老娘见少识寡?那上面有另一个世界,听说后来有人飞了上去,把战旗插在了那。上过月亮的人还走过我们黄泉道呢。

    我说:那是宇航员,为了科学与人类的文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陈老奶说:别跟老娘扯些听不懂的话,你们能飞到上面找兔子去,能下来救救这些活着的人嘛?老娘几千岁了,还要每天给你们熬汤。

    “呵呵呵。”“哈哈哈。”

    我笑了吗?其实我是想哭的。

    这里没有月饼,我们吃着王二的包子,想象着那个世界的月亮。

    陈老奶说:老娘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我说:草包子贵,只能吃肉包子。

    陈老奶瞅了我一眼:小没良心的,你想给老娘吃草啊。

    我说:我错了。

    我想起王二没来之前,我们只能到山上挖野菜蘑菇吃,或者到死海里偷鱼。陈老奶每天都叫我去挖野菜,后来村里人都叫我野菜。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