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十五)大学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9-30 22:09:09 人气:
编辑按:
    那年我熬过了应试教育,考上了市里的重点,当环卫工人的爹把肾卖了,把我送进了大学,离开养父那一晚,我躲在被窝里失声痛苦,我是自私的。

    “狗日,哭你妈的,吵得老子看不了爽片。”

    “哥么,别跟傻逼废话,他爸是扫大街的。”

    “倒霉,和扫大街的傻逼住一块。”

    我和王兴,赵垒,黄伟三个纨绔子弟住在一间宿舍里,我不明白这群粪青是怎样考进大学的,他们好吃懒做,玩世不恭。歧视家境贫穷的同学,攀比吃穿,用品和女人。整天磕药,凶酒,赌博,打架,到酒店里开房间。过着奢华淫威的颓靡生活。

    “傻逼,你不是你爹单性繁殖出来的吧?”“哈哈哈……”

    我摸了摸面颊上的肿块,露出苦涩的笑脸。

    这里并不是我理想中的校园,每当我与他们争执受到三人的虐待和殴打时,我学会了让自己平静下来,一笑置之。面对成长,生活,理想的压力。穷学生付出比同学更苦难和坚强的努力。为了报答养父的养育之恩,我每天都用功念书。当穷学生取得优异的成绩时,也会遭受同学的冷眼和殴打,我无法想象我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

    毛毛说:他们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呢?他们狗眼看人底。

    我说:如果狗咬了你一口,你会俯下身子去咬它一口吗?

    毛毛哭了,我擦去她的眼泪“没关系的,还有一年我们就毕业了。”

    和毛毛的相识,是我考入中文系的第一年,孤僻而且自卑。这里和我理想中的高校相去甚远,像一座商业化的贵族学校,表里不一的校训体制,有钱人的子女用货币买学分。高大的围城内外,物是人非……

    校园里有一溏寡绿的死水,早吹不起点点涟漪,和我一样黑白,沉默。

    我把水草勾起来,塞到黑色的塑料袋里。整个下午,我修剪校园中的花草,清除水溏里寡绿腐臭的水草。

    女孩说:你为什么这么卖力?

    我喘着粗气,看了看女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女孩说:我们应该到校园外面找一份能赚更多钱的工作。

    毛毛是个干净的女孩子,常常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衣,洗旧的牛仔裤,白色的球鞋,平庸的脸上透着朴质乐观的表情,和所有中文系的女孩子都不一样。我们在一起上课,打工,吃食堂。

    我说:我家里穷,只能勤工俭学。

    毛毛说:我父母离异了,我有一个嗜赌的爹。

    是相同的命运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时常感到对面前的整个世界力不从心,恍若隔世活在生活的边缘,一却都无所抗争。

    那天,写字楼里人走楼空。我们再一次一起失业,

    一整天,我和毛毛呆在学校图书馆里,我们都彼此处于一个畸形的群体环境中生活,成长。除了养父,这个女孩子是我的生命中最美好的人。

    毛毛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我说:我也喜欢顾城的诗?

    毛毛说:你从顾城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我说:穿过隧道的忧伤。

    轻风微拂着我们的脸庞,我们没有穿越隧道,带着淡淡的感伤。相同的怜悯会把并不在乎的两个人连在一起,并不在乎的两个人因为怜悯渴望懂得彼此……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