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十六)梦魇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10-01 17:09:18 人气:
编辑按: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有一段时间,毛毛很少来上课,她有意疏远我。我渐渐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妆的淤痕,毛毛是个清纯的女孩子,她从来不化妆。

    有一天我看到赵垒开了一辆日本车来,把毛毛从校园中接走了……

    王兴带了一个外面的女人到宿舍里拍写真,黄伟听着摇滚,两条退搭拉在我的书桌上,嘴里咬着一支香烟,见我进来后,狞笑起来,一手把烟按灭在我的书桌了,一口烟痰啐来。

    我说:赵垒把毛毛接到哪里去了?

    王兴看了我一眼“滚你妈的,她又不是你女朋友。”

    黄伟“哼”了一声“傻逼,为个臭婊子来找打啊,就是你女朋友又怎样,我哥么几个看中了是你的福气。”

    我忍无可忍,一把扯住黄伟,把他从凳子上提了起来“你狗日的把话说清楚。”

    黄伟吃了一惊“小样,长本事了是不?”他和我拧打起来,王兴扔下相机,一把揪住黄伟“他不就想要点钱么,你和他打什么,打伤了狗脏了手。”

    黄伟“呸”了一句“穷扫地的,一家狗东西。”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浑身是血,呆坐在大街上。

    我说:毛毛,你为什么和赵垒在一起?

    大雨淋去了毛毛脸上的艳妆,露出她稚嫩朴质的脸,那才是我认识的毛毛,可我认识的毛毛不会露着脊背,穿着短裤,在夜场里陪公子哥。

    毛毛说:对不起,我们认识有三年了吧。

    我说:你在我心目中是如此美丽的女孩,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

    毛毛说:你不要管我,我爸赌钱把房子卖了,我需要钱。

    我说:我们不是有双手吗,不是有知识吗……

    毛毛用指尖阻止我说下去“你是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可我已经和赵垒上过床了。”

    “你从顾城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穿过隧道的忧伤。”

    穿过黑夜的隧道,我只剩下袒露在白昼里的忧伤,壮如一柄腐烂的葵花。

    “小样,不服是不?告诉你,你还没接近老子老子就能粉碎你!”在任人踢打的成长中,在弱肉强食的苦难中,在丧失正义感的校园中,我的坚强和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静静呆在图书馆里看书。看萨特的书,开始喜欢上萨特,喜欢他说过的那句话“他人就是地狱!”

    一个晴朗的早晨,我走过一片建筑工地,看到一群在太阳下辛勤工作的农民工,遭到黑心老板的冷嘲热讽,他们用手里的石工锤猛砸铁钉,像要把所有人生的不满发泄出来。我想用这把锤砸烂那三个人脑袋的感觉一定很痛快。

    我上网查了很多案例,很多偏僻的地方,很多城市交通路线和银行布局,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去见了毛毛最后一面。

    他人就是地狱,是我亲手毁灭了地狱。

    老和尚说:你杀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爹?

    我说:我的脑袋当时一片空白。

    老和尚说:你砸开同学的脑袋时,还是一片空白吗?

    我说:我看见他们的脑浆从碎裂的颅骨和血肉中流淌出来,原来杀人没有我想象中困难和可怕。我把他们的尸体装进衣柜里,整个人像洗了澡一样。

    老和尚闭上眼睛,数落佛珠“罪过,罪过啊。”

    我说:大师,我最近也开始害怕起来,杀了人之后,我逃亡在外。大概是饿晕了,才到这里来。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你这个大学生,甚至不能处理好自己的人际关系。

    我失语了,老和尚把草药给了我,长叹一声,转到关爷雕像后面看书去了。

    回到黄泉客栈后,我就睡不下去。以后每晚都做噩梦,我想老和尚应该是活人吧,和我一样在逃避某些绝望和可怕的东西,他并没有老得话也说不清,而是在说人话。难道这样的人也会绝望……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