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二十五)伤逝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10-01 17:09:24 人气:
编辑按:
    客栈里空荡荡的,我和陈老奶似乎刚刚习惯黄泉该有的死寂和寡欲,并且常常无话可说,不外乎我们斗嘴的功夫,还有快要腐烂的笑容……

    我常常想起春宵楼的那群女人,他们都被男人抢走了,后来又被死国拖去了。我也常常想起闯哥,落兰,刘书呆,还有三香姐。冥河里的水恶臭得像尸水一般,陈老奶开始有选择的庇护黄泉道上的客人,为什么他们都带着绝望朝死国去,亦或选择更低调的回去。

    “小挨砍的,下来。”远远听见陈老奶的声音,孟婆子似乎每天都如此消遣和乐观,其实他比我更厌倦这般极端的真实,并且数千年来一如既往。

    “就来。”我抓起外衣,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回去提了根打穷嫖客的棍子,别在腰上。

    “有新来给老娘打工的,过来见见人家。”

    “谁啊。”我伸了伸懒腰。只有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见了我也不搭话。我朝门外探了探头,再没别人了。

    “我叫戚大宝。”

    “戚大宝?”我想起这个名字有点印象,看那小子模样简直就是个小混混。

    “学着点,以后我就是你野菜哥了。”

    “小挨砍的,你耍什么威风。”陈老奶摸了我一把掌,我好不自在。

    “老奶,二十年了,整天打到晚,我好歹是你的长工,马上回去了,你得给我留点面子。”

    陈老奶说:小挨刀的,外面来客人了,你还愣着不去招呼?

    这回真来了个小胖子,他是飘着进来的,看看他的脸色,就知道已然不是活物。

    戚大宝说:哥,他是我兄弟,和我一起来的。

    我说:他也来这打杂?

    戚大宝说:他来歇脚,黑道士只给他几个时辰,还要上路的。

    我说:他叫什么名字?

    戚大宝说:叫张辉。

    张辉进了店陈老奶就不让他走了,可是老奶又拿不出钱,只能眼睁睁看着张辉被鬼使拖到船上去了。

    我说:你能救几个人?

    陈老奶说: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说:婆婆毛病不少,却是个好人。可惜黄泉村没人了解你。

    陈老奶说:你别跟老娘拍马屁,现在渡的人多了,瞒也瞒不住了,给我买菜去,叫大宝洗碗。

    我说:买菜?这里哪有菜卖?我们都是吃山上挖来的野菜野蘑菇。

    陈老奶说:昨天关帝庙前来了群卖菜的。

    我说:是死人?

    陈老奶说:半死不活的,该死该活的都有。

    我愣了下,抓起一打白钱走了。陈老奶嚷嚷着早点回来干活,我知道她又要熬汤。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