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二十六)文人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10-01 17:09:25 人气:
编辑按:
    有人卖,就有人去买,有人做,就有人去吃。我想吃,我有二十年没吃人间的东西了,去买菜的人很多,堵得像在阳间坐公交,连气也透不了。

    “挤什么挤,小憋三。”一个瘦男人突然横了我一眼。

    “妈妈的,时过境迁,咸鱼翻身变王八了。闯哥猛老大在你敢这么说吗?”

    “算了算了,我们就让他站在前面吧。”“可是这个位置是我的。”老和尚拉了拉我,摇了摇头说“你在那个世界就该这样。”

    我不清楚老和尚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他大概还是犯谗了,尽管我们吃惯了毒菌子和死鱼,却再也病不死了。

    “大师,您也想吃阳间的东西?”

    “恩,我经常想起那边的美味。”“您生前吃过不少好东西吧。”“那是,我是云游四方的诗人。”

    老和尚模样显得贪婪,讲起美食来像个破戒僧那样得意洋洋。我越来越不觉得他是个老糊涂,而是心中和我们一样有隐隐的剧烈,欲言又止。

    我说:您认识尼姑庵里的那个烂脸尼姑姐吗?

    老和尚说:认识。

    我说:她是怎么死的?

    老和尚说:她太凄惨,她是我女儿。

    老和尚忽然老泪纵横,我知道我说错话了。

    我说:对不起。

    老和尚说:该说对不起的是那些禽兽。

    我说:您说什么。

    老和尚说:孩子,你找到希望了吗?

    我说:也许是吧。

    老和尚说:老纳见卖包子的王二回去了,忽然感伤。

    我说:我们客栈新来了个叫戚大宝的,是……

    老和尚忽然发笑“老纳也常常分不清楚本性善恶,到底黄泉村西面大山曼珠沙华道外,北村口奈河桥,还有死海的尽头,却都是界界梦魇无间地狱相连。”

    我说:不懂。

    老和尚说:我们的希望如此疯狂!

    徐志摩随归西的飞机悄悄的走了。老舍像屈原那样沉溺在绝望的水中。海子被残酷的工业机械碾过身躯。食指在精神病院里解脱着清醒的疼痛,文字却没有绝望。

    雪莱说“诗人是未经认可的立法者。”夏尔说“我崇拜我心里不存在的神。”

    文人,用自己渺小的生命构造起人性的象牙塔。

    《太阳花》

    ——写给梵高

    贫穷的画匠呵,你为何只是画匠

    我看见你毫不吝啬生命的涂料

    大柄抹上扭曲的星辰

    不,那是太阳

    寂寞得快要开花的太阳

    可是你的生命却没有开花

    只有一次,你选择在发了疯的太阳下

    亲手抹掉生命的葵花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