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黄泉村(二十九)终章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10-01 17:09:25 人气:
编辑按:
    我漫无目的走过血腥市场,路过了一个很像破三香的女人,只是老得变了形。

    她的地摊上放着两件血淋淋的器官,我问她是什么。

    女人说:胎盘四十张黄钱,处女膜半打白钱。

    我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三香姐,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女人抬起头,她的确是破三香,她的确是三香姐。

    女人用不屑的眼神瞅了我一眼“你是谁?不买滚。”

    她喝过孟婆汤,什么都不记得了。绝望中,我们守护着彼此的怜悯,奢望天堂。希望中,我们用最为唾弃的方式彼此湮灭伤害,一无所有的我们活着,只是活着。

    没买到菜,我回去见陈老奶,说自己不回去了。陈老奶说不行,她已经把汤煮了。

    陈年朽木摇晃了几千年,陈老奶也守了几千年,在罪与生的边缘救赎了几千年,煮了几千年的孟婆汤,哭了几千年,也遗忘了几千年……

    夜,无月,寒风,撕咬着数千年的春宵楼。发出比鬼妓更凄厉的惨叫声。生是伟大的歌颂,无关希望与绝望。

    我歇斯底里的喊叫着“我不需要孟婆汤,我要做为人醒来!”

    陈老奶把我送到奈何桥,我第一次看清孟婆汤并不是什么美味汤料,而是一碗水。

    陈老奶说:你现在可以喝了。

    我说:我会再来,早晚一点。

    陈老奶说:死国等着你。

    我喝下去了,孟婆汤是咸的,像人的眼泪,从良知里涌出的眼泪,恍惚中我见到刘书呆。我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说答应过告诉我山外面有什么。

    我问他:有什么?

    他说:有来来往往的绝望与希望。

    我问他:你是绝望还是希望?

    他说:俺醒了,是希望。

    陈老奶站在奈何桥上目送着我的身体慢慢消失,她捡起碗,把剩下的半碗眼泪喝了下去。忽然狂笑起来,吓得前来捉拿孟婆的鬼使神差无人敢踏上奈何桥……

    “再也没有孟婆了,也再也不需要孟婆汤了。”

    落兰说:我们逃避在黄泉路上,不承认自己的绝望与希望。

    杨娟说:你能骗自己吗?

    孟婆说:你们能上月亮找兔子,能下来救救这些活人吗?

    王晨说:我做在地狱与天堂的边缘,仰望着黄泉从不晴朗的天空,混沌的云后面是一个同样离天堂和地狱很近的世界。

    沈然说:没有答案,我们要做的只是思考。

    我说:我不需要孟婆汤,我要做为人醒来!

    《那些烟花》

    像烟花一样

    我知道我再也无法抵达

    心,是否交给璀璨的刺青

    能不能用些许遗憾的双手

    挽住天空的花火

    花火在下一秒绽放

    心海转瞬即逝的小雨

    和烟花一起洒向沉没的星辰

    散开,没在安静的黑海里

    花火在下一秒沉没

    海盗也找不到痕迹

    没有遗憾,花火生来只为绽放

    绽放,横空而逝的浪花

    花火在下一秒遗忘

    遗下心情的碎片

    悄无声息刹那芳华

    我的心不再歌唱

    《黄泉村第一部•孟婆汤》终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