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Chapter seven

作者: 辰萧  发表时间 2017-02-13 09:30:31 人气:
编辑按:
    Chapter Seven

    (一)

    李妍入院已经快有一周的时间了,可是我却无从下手。事实上在把李妍顺利接到医院后,我便打算再去找院长谈谈。为了更好地对李妍进行治疗,我需要了解更多,我想知道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最好的心理治疗必须建立在找到最初的根源之上,出于探秘的天性更出于治疗的必要性,我都必须知道这背后的一切。

    可是,有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想知道就可以知道的,尤其是当那背后的事情隐藏着更多背后的更多,而那些是我不被允许接触的秘境。我再也没能见到院长,我甚至也从没见过她来看望他的这个好友的女儿。

    一切都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得多,李妍的状况一直都很不稳定,从她第一次在镇定剂药效过后醒来,她便是一直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我根本无法接触到她,更不要谈和她好好地单独相处。李妍住院已经有六天了,在这六天里,她都是在镇定剂下生活的,醒来后她就像是一头失控的野兽。

    周五上午完成工作后,我把其他的一些简单的事情交给了方纯。中午我请了半天的假,因为下午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办。

    教授的那两个朋友已经去世差不多一个月了,前一天晚上,我接到了教授的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提到了去祭奠他那两位朋友的事情,并且邀我一同去,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不为别的也为了弥补我犯下的过错。尽管教授说一切都不是我的错,但我终究还是难逃自己内心的谴责。我一口答应了教授的邀请,我们约在今天下午一起去墓园。交代完方纯所有的事情后,我没有直接去墓园,而是抽空回了趟家,我想去把那幅画带给那对恋人。毕竟那是陆生特地为他们而画的,这份特殊的艺术礼物是属于他们的。

    与教授小别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还是像之前一样健康硬朗,希望朋友的离世不要给他的身体健康带来太大的影响。在去往墓园的路上,我在心里准备了很多要和教授说的话,我不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还能聚几次,我珍惜着拥有这样一位人生的导师。年轻的我有着太多的懵懂,太多的迷惑,虽然年近而立之年,但“不惑”的阶段离我还有些时间。在此之前,我需要像教授这样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导师的指引。

    (二)

    墓园离城市的距离还算挺远的,到达墓园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顺着墓园管理人员的指引找到了那对恋人的墓。我在远处就已经看到了教授,他穿得很正式,虽然年纪大了,但教授的背影依旧还是那样挺拔如松。我很高兴他的身体依旧如往常一样健康,结实。我抱着画框和鲜花缓缓朝教授走去,墓园很静,长眠于此的人们让这片土地更加清静。教授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微笑着看着我说道:

    “来了啊!”

    “您来得真早,还让你在这等我,真是失礼。”我连忙为我的晚到道歉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