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桂花酒(中)

作者: 呑舟  发表时间 2017-02-13 09:30:31 人气:
编辑按:
    [肆]

    杨仲睁开了眼。

    他的瞳孔猛然收缩,因为,他所站之处,是杨家后院。

    目光所及,是棵六尺来高的桂花树。正是八月桂花香的时节,那一树桂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微风拂来,朵朵桂花落下,撒一地的风华。

    杨仲低头,只见自己身着一身红衣,格外喜庆。

    他想起来了,这是与玉枹成婚前几日,父亲非让他穿的,说是冲喜。

    自己竟真回来了?!

    杨仲心里又是惊奇又是开心,左右盘算着怎么改变玉枹的命数。

    当初玉枹死活闹着不嫁给他,说是要去参军,再加上听闻那个人的死讯......总之,让玉枹如愿就行了吧,就不会被逼着跳河了。

    可为什么,心里有些难过

    罢了,玉枹能平安便是最大的幸福了。

    杨仲握紧了拳,转身往里屋走去。

    (一年前)

    柳玉枹随着父亲气鼓鼓地回到家中,父女俩的脸色都不好看。

    父亲怎能随意将自己嫁与他人虽然小时与阿仲哥哥一起长大,但若是真说起情啊爱,自己是半分没想过的。况且......也不知夫子怎样了,那样儒雅的男子,真想不出上阵杀敌是个什么模样。

    反正,都是一样的英俊吧。

    柳玉枹这么想着,脸颊抹上微红。

    “玉枹!”柳北冥怒气冲冲,“你方才怎可那般无理!”

    “爹!”柳玉枹也不甘示弱,“我说了我不会嫁,死也不会嫁!”

    柳北冥气得差点儿没顺过气来,抬手抚了抚胸膛。半晌,才开口道:“傻丫头,你是惦记阿澈那小子吧,他只是区区一介书生,门不当户不对。现如今上了战场,指不定哪天......”

    “不会的!”柳玉枹红了眼,“夫子他一定,一定会平安归来。”说罢嘴角扯出一丝苦涩的微笑。

    “就算他回来我也不会将你嫁他,宋千澈可长你六岁!玉枹,杨氏可是天下名门,嫁过去定不会给你苦吃,阿仲是个好孩子......”他犹豫了一会儿,“就算是为了柳家。”

    柳玉枹使劲咬住嘴唇才使眼泪不掉下来,为了柳家就要牺牲自己吗?

    见她不吭声,柳北冥继续道:“明日起便将你送去杨家,好好和阿仲培养培养感情。”说完冷哼一声,甩甩袖子走了。

    柳玉枹这才落下泪,跌坐在地。

    那可是伴她十三年的夫子啊!那可是从小教她执笔认字的人啊!他多好啊......

    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地上,柳玉枹的思绪竟飘忽回很久以前,那温润如玉的男子握着她胖乎乎的小手,一笔一划的写下一个“国”字,用好听的声音对她说:“小枹要记着,这是国字,指的就是我们所生活的土地,我们的国家,”又顿了顿,声音低了些,“也是我毕生要守护的东西。”

    柳玉枹那时年幼,懵懂地听着,也不知是何意。

    等大些了,夫子便常与她讲那些历史名将,眼里是毫不遮掩的崇敬之情。当她向夫子询问将来的志向时,夫子笑着告诉她,若是有机会,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上战场杀敌,为国效力。

    平日里温文儒雅的夫子,此时眼底全是豪情壮志。

    那时她的心中的某个位置,就开始悸动了。

    柳玉枹十八岁生辰时,宋千澈送她的礼是一把短刀。

    那刀约莫五寸来长,刀柄刻着精致的雕花,柳玉枹喜欢得紧,整天带着从不离身。

    不过几天,夫子便来找她,神色郑重。

    “小枹......我要去参军了。”

    柳玉枹一顿,嘴角刚扬起的笑一点一点冷下去。

    “当真?那,那是好事啊,夫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说着说着,眼角却泛出泪来。

    止也止不住。

    宋千澈一看也是满心难过,连忙过去帮她擦掉眼泪,又连声安慰:“小枹不哭,我定会回来的,你若是想我,写信便是。”

    这一听就是哄人的话,如今这年头,战乱纷飞要有书信来往可是难于上青天的事。

    柳玉枹只是抿着唇不说话,只觉得心中很难过,很难过。

    夫子走时,她没有出去送,只将自己关在房里,闷头痛哭了好几天。

    她不知道从今该怎么办了。

    但她也不知道,此时手里那把短刀是宋千澈用手上不知攒了多久的银两,寻了多少日子才买来的。

    ————

    杨仲向下人打听柳玉枹的住处后,便快步往一间小院走。

    之前玉枹过来时三番五次想逃,自己还帮过她一回,结果后来被捉回来连着自己也是一顿打,还把玉枹关起来不让他知晓,这下人只怕是想着过不了几日他们便成婚才告诉的吧。

    无妨,只要让玉枹逃走了就无事了。

    那间小院,偏僻不起眼,只有两三个丫鬟婆子守着,说到底还是怕柳玉枹逃了。

    见杨仲来了,一个丫鬟迎上了拦住他,有些为难道:“少爷,老爷说了不让你去......”

    杨仲只叹口气,说:“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玉枹都快是我的妻了,我就进去看看也不成?”

    丫鬟也不知如何是好,便被一个婆子拉到一处,那婆子冲周围使了几个眼色,便松了口让他进去。等杨仲走进去后还不忘说:“还不好好盯着,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可担不起。”

    几个丫鬟诺诺应道:“是......”

    杨仲进到屋里才觉有些失礼,连忙往外退了几步,这才小声喊:“玉枹妹妹?”

    柳玉枹本是抱着身子缩在床上的,一听这声音赶忙抬起头,见外面有个人影估摸着是杨仲,有些防备地回答:“杨仲?你来做什么?”

    上次逃跑失败后两人就少有再见面,如今快到日子了,谁知他来怀的是个什么心思?

    杨仲听柳玉枹这称呼,不免的心一凉,但要事当头,他也没管这么多,直接走进去对柳玉枹说:“玉枹妹妹,你可想离开?”

    柳玉枹眼睛一亮,赶忙点点头。

    杨仲又道:“那今夜子时我送你离开可好?”

    柳玉枹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心里想有人帮忙总是好的,便应了下来。

    杨仲还要说些什么,只听外面传来那婆子的催促:“少爷,可聊好了?”他便只嘱咐几句,转身走了。

    (未完待续)

    ①枹[fú]:战鼓,鼓槌。《九歌·国殇》:“霾两轮援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②涘(sì):水边。《诗经·蒹葭》:“所谓伊人,在水之涘。”閤(gě):同“阁”。

    注释就打在这里了,免得小天使们不认识,更得比较慢感谢米娜桑的谅解O(∩_∩)O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