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三章 威吓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4 人气:
编辑按:
    金碧豪华的舞池里,灯光耀闪,音乐劲爆,震天动地,男男女女尽情舞动,激情四射,动感十足。萧可更是有过失而无不及,手舞足蹈,忘情狂舞,酣畅淋漓,不知是在表演还是在宣泄内心苦闷与压抑。

    不知何时,一旁男女已停止了舞动,完全沉浸在美妙绝伦的表演之中,似乎从未欣赏过如此曼妙潇洒,行云流水的舞姿,刹那间,已被萧可这股忘我的激情给深深的感染啦,折服啦!说着,顿时掌声雷鸣,尖叫不止,无不投来钦佩赞叹的目光。

    一时的激情总是令人尖叫与振奋,只可惜太过于虚幻与短暂。这时,萧可一激情谢幕,众伙伴不觉蜂拥而来,狂热庆贺,寒暄不歇,一女孩子兴奋道:“我的天呀,小可儿,你太帅啦!你舞跳的这么好,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呀?”大熊得意道:“这算什么呀,小菜一叠儿,更帅的你们还没见过呢!”钉子亦附和道:“傻眼了吧,咱儿可儿不仅舞跳得帅儿,那歌儿唱得更棒,可谓多才多艺,就是平日里深藏不露,喜欢低调。”

    话声一落,一女孩儿立时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问道:“你说小可还会唱歌?可每次出来,我瞧他连麦儿都不敢碰。”一女孩儿亦附和道:“就是呀,骗鬼的吧!”一女孩儿玩笑又道:“谁不知道咱这位大熊哥哥,尽喜欢瞎掰呀!”

    一听这话,大熊立时急道:“谁说我瞎掰啦,说出来就怕把你们给惊啦,咱儿可儿当年可是玩过······。”谁知话刚一半,萧可立时喝道:“哎呀,甭听他俩儿胡扯儿,我哪会唱什么歌呀,杀猪声都比我唱得好听。”说着,又顿声道:“我口都干啦,咱儿还是喝酒去吧,不醉不归。”这时,大熊俩人不觉面面相觑,心照不宣,深知萧可素日里虽放荡不羁,无所羁绊,但历历往事一直是他的死结,一道无法逾越的坎。

    这时,就在众人嘻哈耍笑之际,突然只听角落冷冷转来一不屑的声音道:“小子,你摇头晃脑,摸爬打滚的伎俩真是不错,像个神经病。”话声一落,众人立时举目望去,只见一昏暗的角落处,大摇大摆的坐着六个壮汉,一身邪气,满脸的挑衅与嫉妒之色。

    说着,萧可已凛然来到六汉跟前,淡淡道:“不知哥们儿刚才这话什么意思呀?”一大汉不屑道:“没什么意思,老子就是瞧不惯你那得瑟样儿,怎么啦?”萧可又淡淡道:“瞧不爽你老子大可以把眼儿闭上,没人拦你。”大汉怒吼道:“你小子骂谁呢?”萧可依然一副不屑的神色,淡淡道:“原来听不懂人话呀,当然是骂那些儿挑事的狗东西。”一听这话儿,那大汉顿时脸色铁青,火冒三丈,说着儿,已然跃起身来,若不是其同伴死拉硬拦,人已往萧可身上恶狠扑来。

    虽说形势万般危急,一触即发,但萧可始终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黄河决于口而心不惊慌的神色。说着,众大汉眼瞧萧可始终镇定自若,面不改色,不觉有些儿心有余悸,暗暗吃惊,一人突然变色道:“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儿哥们儿喝多啦,胡说八道,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兄弟您宰相肚里好撑船,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话声一落,一人亦附和道:“我这兄弟就这臭毛病,一沾上酒就口无遮拦,胡说八道,您千万不别往心里去,我这儿就让他给你赔礼道歉,你说怎样?”说着,众大汉不觉暗使眼色,一脸得意。

    萧可心瞧对方面目伪善,口蜜腹剑,毫无诚意,心底早已暗暗提防,其一言一行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始终视若无睹,不动声色。正说着,没三两下,对方已然倒好满满两桌酒,一人又一脸得意道:“俗话说,茶满欺人,酒满敬人,我兄弟真诚致歉,就不知哥们给不给面子啦?”

    只要长眼儿的人都知道这是蓄意挑衅,意让萧可当众出丑,下不来台。萧可身旁众女孩子哪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阵仗,这会儿已如惊弓之鸟,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大熊俩人虽深知萧可酒量,但毕竟今晚已喝了不少,左思右想,不觉为萧可暗暗担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身后又突然转来一郎朗的声音道:“打早起儿,我眼皮就跳个不停,方才我还纳闷不知怎么回事,闹了半天,敢情是有人请喝酒呀!”一听这儿熟悉而又威严的声音,众人骤然回首,只见吵杂昏暗人群中,一高大魁梧大汉徐徐而出,从容不迫,镇定自若,大熊等人惊喜万分,这不是段强又是谁?

    这时,众人眼瞧段强赶到,心底不由松了口气,底气亦十足起来,一女孩子气急道:“你死哪去啦,关键时刻掉链子。”一女孩子又附和道:“我们都快急死啦!”段强淡淡笑道:“有小可在,天塌不下来。”一听这话,萧可不觉淡淡一笑。

    正说着儿,只听对方一人又得意道:“哥们,先干为敬,我兄弟酒后失言,请您多担待,千万别往心里去儿。”说着儿,便与那叫嚣之人使了个眼色,此人亦甚得意,又不屑的瞅了萧可两眼,一把抓起酒杯,咕咚咕咚往嘴里灌去。萧可淡淡笑道:“既然兄弟一片赤诚,款款盛情,在下绝不能不识抬举,驳了兄弟的面儿,定然舍命陪君子,奉陪到底。”

    话声一落,段强徐徐道:“各位兄弟,你们诚意我哥们心领啦,今儿他实在喝多啦,兄弟们这份盛情,就由我带劳吧!”一听这话,萧可立时抢道:“强子,兄弟我现在馋得很,就愁这酒不够喝呢?你还跟自家兄弟抢儿,实在不厚道呀!”话声一落,萧可又顿了顿声道:“再说啦,人家兄弟可是亲兵点将,就算你有这份心,人家也未必准呀!”话声一落,亦一把抓来杯子,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去。

    如此盛景,有人喝彩亦有人担忧,众人无不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可最为吃惊的莫过于这些个儿挑事小丑啦,眼看满满的一桌酒儿刚喝一半,自个儿这兄弟已有些力不从心,难以下咽,而对方一消瘦小子竟然面不改色,悠然自若,张嘴就是一杯,越喝越是顺畅,眨眼间儿便后来居上,整整一桌子的酒已咕咚下肚,说着,顿时掌声雷鸣,叫荷不止。

    俗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众小丑本想令萧可当众出糗,下不来台,不料竟捅了马蜂窝,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儿,自找难堪,自取其辱,顿时面如土灰,不知所措。

    转眼儿,漫长煎熬的等待过去啦,伴随众人的冷嘲热讽,这高头大汉桌子上最后的一杯酒儿终于下肚,其同伴亦彻底松了口气,以为这事从此了结,雨后彩虹,云淡风轻。

    不想就在众人惊喜之际,萧可又淡淡道:“咱儿中国人讲究的是礼尚往来,刚才这位兄弟的诚意我已领受啦,现在到我回礼啦!”一听这话,众人无不大惊失色,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一会儿,萧可已然又满上满满两桌酒,神色自若道:“刚才这兄弟说啦,先干为敬,今儿兄弟我借花献佛,不客气啦!”众小丑眼瞧萧可泰然自若,深不可测的神色,早已胆破心寒,如惊弓之鸟,俯首称臣,方才那股叫嚣之色更消失殆尽,荡然无存。

    过了半响,方有一人敢展露头目,含含糊糊道:“兄弟这份心意咱哥几个心领啦,但酒多伤身,意思意思就够啦,没必要闹那么大的动静,您说好不好?”萧可依然淡淡道:“兄弟这话就见外啦,俗话说礼多人不怪,自家兄弟甭客气,我先干为敬。”话声一落,又一把抓起杯子,咕咚而下。

    眼看半天过去啦,萧可一口一杯,杯杯见底,桌上的酒已去了一大半,可那大汉依然龟缩待望,毫无动静。这时,大熊等人不由异口同声,挖苦叫喝道:“喝下,喝下,喝下······。” 毕竟众口铄金,人言可畏,那高头汉子终究按捺不住,愤然起身道:“喝就喝还怕你呀!”说着,已然抓起酒杯,狠狠往肚子里咽去。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