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五章 偶像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5 人气:
编辑按:
    转眼已至午后,母校门前,树荫底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这会儿,萧可众人正晃晃悠悠,漫不经心而来,亲切怡人的校园里,绿绿葱葱,草木繁茂,处处呈现着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此情此景,萧可心境澎湃,感概万千,历历往事涌上心间,四年前儿,一脸青涩,扛着行李,踏进了这个美丽校园,一眨眼儿四年过去啦!青涩不在,物是人非。

    说着,就在萧可心神游离之际,大熊一把拍住萧可的肩膀,感叹道:“四年的青春,欢声笑语,点点滴滴只能化成我们心底的记忆啦!”萧可淡淡道:“记忆才是最美的。”钉子亦道:“往日不曾注意,如今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我们的影子。”说着,只见大熊仰首眺望,如有所思,语重深长道:“可儿,你还记得这座小山吗?一下雨儿,你跟南子他们就跑到山上弹琴,别人都说你们是疯子,你们却自得其乐,洋洋得意,说雨中弹琴才俱滋味。”

    一听这话,萧可立时脸色骤片,冷冷道:“我说啦,南子这个名字已经在我的记忆里完全消失啦,任何人都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他。”钉子道:“小可,我们知道你是为青子不值儿,但不管怎么说儿,大家兄弟一场,事情都过去这么久啦!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不能放下。”萧可气道:“一提他我就来气,我萧可这辈子没有这么孬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青子,这个王八蛋,我见一次我打一次。”眼瞧萧可脸色铁青,愈说愈气,大熊钉子俩人会意,不再言语。

    这时,就在几人一脸晦涩,不知所言之际,只瞧眼前大会堂门口,人山人海,门庭若市,已排成一条长长巨龙,而且阶梯上下保安林立,手持警棍,神情肃然,枉如在保护国家元首一般。

    如此形情,萧可不觉纳闷道:“今儿是什么日子呀?闹这么大的动静。”大熊亦道:“就是,上回咱伟大的校长驾临,也没这么大的排场。”钉子道:“你们傻嘀咕有劲不?捡个美女来问问不就结啦!”话声一落,萧可俩人立时异口同声笑道:“你这贱货,有色心没色胆,像泡妹儿就直接说嘛,哪来那么多借口。”钉子气道:“你们这俩儿禽兽,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是很纯洁的。”

    正说着儿,只见不远处,有一秀气文雅,冰清玉洁的女孩儿飘然而来,娇花照水,弱柳扶风,钉子顿时热血沸腾,目瞪口呆,屏气静望,死死的盯着人家,犹如饿狼蓄意待发,捕食猎物一般儿。这时,未待萧可两人回过神来,钉子已人影全无,飞身而来,问道:“美女,瞧你们一个个火急火燎,匆匆忙忙的,是不是华仔来啦?”

    美女淡然笑道:“华仔没来,是欧阳灏天先生来啦!”话声一落,钉子以为自个儿听错啦,又难以置信问道:“你说谁?难道是咱宁海是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艾豪集团董事长欧阳灏天先生?”

    女孩儿不屑道:“那还有几个欧阳灏天呀?”话声一落,女孩儿便愤然而去,钉子又木立在地,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说着,眼前又依稀转来女孩儿的愤慨道:“无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此情此景,萧可两人不觉捂嘴大笑,大熊笑道:“可儿,你知道不?直到现在,我才真正领会“钉子”这儿绰号的深意——但凡是个女的,眼珠就死死的往人家身上“钉”。你起这名号,果然观察入微,用心良苦。”说着,俩人便打起哈哈来,萧可问道:“大熊儿,你还记得钉子的本名叫什么吗?”大熊得意道:“这么经典,这么深意的名字儿,当然记得啦,打死都不敢忘。”萧可道:“我酒喝多啦,没记性啦,你帮我回忆回忆。”

    大熊欣然道:“好,今儿我大熊就给你温习温习,咱儿这位纯洁如雪的钉子哥呀,本家姓韦,单名一硕字儿,韦硕。”萧可装腔急道:“你说什么?猥琐?哪有爹妈给自个儿子取这名的,没搞错吧!”大熊又道:“我没搞错,是你听错啦,不是猥琐,是韦硕,韦硕,韦硕,听清楚了吗?”萧可又装腔道:“哦,原来不是猥琐,是韦锁。”话声一落,又不觉顿时道:“可我觉得吧,还是猥琐这儿名更贴切儿,更适合他,可谓人如其名,名副其实。”

    钉子气道:“你个王八蛋,笑够没?不隔三差五拿我开刷,就浑身不自在是不?”萧可挖苦道:“谁叫你纯洁如雪,洁白无暇呀,不笑你笑谁?”大熊又道:“就是,瞧你刚才口水直流的猥琐样儿,往后逢人甭提我跟你老乡,丢人知道不?”钉子道:“人家一大美女儿扶柳而来,我钉子也是一健康的大老爷们,瞧两眼怎么啦?我承认在下的表情是不什么含蓄,但那是对人家美貌的肯定与尊重,知道不?甭小题大做,没事找事。”

    萧可又玩笑道:“狗日的,猥琐就猥琐了呗,你一大老爷们,敢作就应该敢认,还在这振振有词,强词狡辩,丟我们男人的脸。”

    大熊道:“瞧你方才眼都看直啦,怎么不跟着人家屁股后头去呀?没准人家瞧你痴情可爱,这会儿位子都给你留好啦,乞求着儿给你投怀送抱呢!”钉子急道:“嘿,你还别说,今儿这会儿我们仨儿还真得非去不可!俗话说得好,可遇不可求,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啦,后悔都来不及。”萧可气急道:“嘿,你走火入魔了你,真当人家等你投怀送抱哪?“

    话声一落,又坏笑道:“还是你里头有俩儿表妹等哥们认识。”钉子亦急道:“可儿,你个禽兽,不要那么龌龊,正经点儿,行不?”萧可淡淡道:“禽兽本就跟龌龊一家。”话声一落,又顿声道:“打我来这儿学校四年啦,这鬼地方我就从没进过,今儿都拿本啦,还屁颠屁颠往里闯,这不有病吗?”大熊道:“这么严肃的场合,咱可儿确实不什么习惯,上回咱儿校长来,可儿都没有档期。”

    钉子无奈道:“朽木不可雕也,你们没得救啦!”萧可又挖苦道:“瞧把你兴奋的,今儿莅临的是风韵犹存的少妇还是真空出阵美女呀?”钉子气道:“可儿,你知道慕子为什么走吗?”萧可若无其事问道:“为什么?”钉子道:“因为你混蛋儿,你没品,你低俗。”萧可哈哈笑道:“这我喜欢。”大熊叹息道:“哎呀,得啦,嘀咕了半天,到底谁耍嘴皮子来啦?”钉子气道:“你们不是不感兴趣吗?干嘛要知道,反正又不是真空美女。”

    萧可和颜道:“哎呀,到底谁呀?”钉子又道:“这可是你们死乞白赖求我,我才说的。”萧可俩人异口同声道:“好,是我们死乞白赖求你,说吧!”钉子又道:“那我真的说啦,说啦!”萧可气道:“你妈的,快点说,不说我回去啦!”说着,便要转身而去。

    钉子急道:“好,好,好,我说我说。”说着,又深吸了口气,目光炯炯,神情凝重道:“今儿莅临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钉子-----韦硕平生最崇拜最敬仰的偶像,······。”话刚一半儿,萧可不觉哀声叹气,挖苦道:“我道谁呢?一惊一乍闹了半天儿,敢情是自个儿偶像,难道蹬鼻子上脸,急红了眼。”

    钉子咬牙切齿,胸口都快气炸啦,狠不得一脚把萧可踩扁,愤愤道:“你这王八蛋,你不说话你会死呀,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萧可道:“好,好,好,你说你说,瞧你急成这样儿,我们要再拦着,你非杀人不可。”大熊道:“咱多少年兄弟啦,真没听说你还有个偶像,今儿我就瞧瞧你这儿偶像到底长啥样,是不是长三头六臂,火眼金睛。”钉子道:“肤浅,真正的偶像要放在心里,哪能给人轻易洞察。”萧可道:“赶紧的,瞧你得瑟了大半天,你不憋死,我们哥俩儿也得急死。”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