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六章 重逢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5 人气:
编辑按:
    且说,钉子又顿了顿声,目光炯炯道:“可听好了呀,一定得听好啦,他就是咱儿澜海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艾豪集团董事长欧阳灏天先生,白手起家,呕心沥血,短短二十年,荣膺本市第一房地产公司的宝座,·······。”钉子津津乐道,越说越起劲儿,可萧可俩人依然一副若无其事,视若无睹的神情,不由问道:“这么了不起的大人物,难道不值得我们敬仰崇拜吗?”萧可淡淡道:“值得,非常值得,太值得啦!”话声一落,又坏笑道:“这比崇拜苍老师强多啦!”一听这话儿,钉子不由气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萧可你虽然活着,但已经死啦,没得救啦!”说着,萧可不由呵呵大笑。

    大熊纳闷道:“不声不响的,这爷儿怎么就跑我们这来?”钉子道:“ 听说这老爷子素日为人低调,深居简出,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无论是教育机构力邀讲座,还是著名电视栏目邀请专访,皆被他老人家一一拒于门外,如今若不是咱儿校长与他是世交,只怕也得吃闭门羹。”

    萧可不觉动容道:“瞧你把人家说得这般莫测高深,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钉子钦佩道:“是不是世外高人我不知道,但前几天那场激烈无比,惊心动魄的拍卖盛宴,艾豪确实势如破竹,出手不凡。”大熊疑惑道:“啥意思呀?”话声一落,钉子便脉脉含情的注视着萧可,似乎有所示意,萧可亦疑惑道:“甭瞧我,这些个儿国家大事跟老子沾不上边,你要问哥儿哪儿的酒顺口,我倒能帮得上忙!”

    钉子无奈道:“哎呀,酒鬼呀,这可是你们圈内爆炸性新闻,怎么一问三不知呀?”萧可不耐烦道:“爆个屁呀,要说赶紧说,甭耽误爷儿的时间。”钉子无奈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儿一提正事你准急儿,那哥儿就简单给你们说说。”萧可又不耐烦道:“你接着废话啊,我先走啦!”说着,便要拔腿而去。钉子立时飞奔上前,一把拉住萧可胳膊,哀求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大熊道:“这小子就是欠凑儿。”钉子得意笑道:“那你们哥俩可听好啦,听仔细啦,甭给吓着啦!”

    说着,钉子便倒吸了口气,意味深长道:“话说,当日,在咱澜海市最豪华最奢侈的酒店里,人山人海,噪声震天,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场空前盛大的土地拍卖会。为了拿下绿柳山庄这个项目,各大公司势在必得,孤注一掷,正激烈残酷的角逐着,你死我活,惊心动魄。转眼儿,半天过去啦,在历经数轮残酷无比的“厮杀”之后,一些儿实力弱小的公司已有些儿力不从心,只能偃旗息鼓,一旁观望。纵观局势,能嗷嗷再战,死磕坚持的公司已寥寥无几,仅剩下艾豪,威特,金氏,和信远这儿四个大集团公司。

    说着儿,整个拍卖会已进入白热化,热血沸腾,惊心动魄,拍卖师激动道:“八点五亿,金氏集团八点五亿!”话说未落,拍卖师又大喝道:“八点六亿,威特集团八点六亿!”紧接着儿,又立时叫喝道:“九亿,本次拍卖会最大的一匹黑马信远集团九亿;九点二亿,艾豪集团九点二亿,还没有?艾豪集团九点二亿;九点五亿,信远集团九点五亿,信远集团确实出手不凡,不愧为本次拍卖会最大的一匹黑马。”这话声一落儿,拍卖商又大喝道:“九点七亿,艾豪集团九点七亿,还有没有公司愿意出价?九点八亿,信远集团九点八亿,······。”紧接着,便是死一般儿的沉默,死一般儿的寂静,在众人无比煎熬漫长的等待中,拍卖师又再次疯狂啦,放佛一颗流星划破漆黑的夜空,大喝道:“十亿,艾豪集团十亿,十亿,还有没有公司愿意出价,······。”转眼,大半天过去啦,其他公司皆已有心无力,只能面面相觑,望尘莫及。这时,拍卖师徐徐提起定鼎之锤儿,郑重其事道:“十亿一次,十亿两次,······。”此刻,空气凝结,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啦!说着,就在众人殷切期盼之际,拍卖师神情肃然,一锤定鼎,全场顿时轰然起立,掌声雷鸣,一片沸腾。”

    转眼儿,大半天过去啦,萧可俩人却神情木然,呆木在地,不知所措。不知何时,大熊又惊叹道:“也就是说,这老头子人不惜血本,花了十个亿投下了绿柳山庄这块地。”钉子亦激动道:“他也成就了咱儿澜海市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次交易。”萧可似乎不以为然,疑惑道:“方才你说那信远······什么黑马,到底怎么回事呀?”

    一听这话,钉子又不觉叹服道:“也许,这次盛会,最令人意想不到,不可思议的,不是竞标人的繁盛,亦不是角逐的空前激烈,而是信远集团这匹黑马,不动声色,凭地而起,多少业内人士瞠目结舌,大惊失色。无人敢信,实力这般儿雄厚,敢傲视群雄的公司,成立至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而且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信远集团董事长一时神龙见首不见尾,飘忽不定,至今无人知晓。”

    话声一落,萧可不觉喃喃道:“看不见的才是最可怕的,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儿,从此地产界可要热闹啦!”说着儿,突然只听会场之内顿时掌声雷鸣,一片沸腾,钉子道:“甭嘀咕啦,演说都开始啦,咱赶紧进去吧!”大熊道:“你有票吗,没票怎么进去?”

    萧可淡淡道:“你们忧啥呀,跟威儿打声招呼不就结啦!”大熊大喝道:“嘿,差点儿把这小子给忘啦!”说着儿,钉子俩人便要欣然而去,眼瞧萧可依然呆立在地,一动不动的神情,钉子急道:“什么情况呀?赶紧的,人家都开始啦!”萧可淡淡道:“得了吧,我就是一没心没肺的人,这样的大人物八辈子跟我也沾不上边,哥儿就不凑这热闹啦!我还是找个凉快地儿吞云吐雾去吧!”钉子无奈道:“I服了YOU。”话声一落,俩人便欣然而去。

    会堂门前,树荫底下,萧可烟已抽了半包,不知为何,他从未有过这般心神不宁,躁动不安,伴随着会堂之内的阵阵掌声,萧可的心被莫名的触动啦,仿佛被魔力一般召唤着,激励着,也许真是上苍安排,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萧可终究按捺不住,一把甩开手里的烟头,鬼使神差往大堂走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当萧可踏进会堂那一刻儿,顿时目瞪口呆,大惊失色,打死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仿佛梦境一般儿。这十几年来,自个儿日思夜想,苦苦觅寻的救命恩人终于出现啦!只可惜光阴易逝,岁月无情,当年那魁梧伟岸,英俊潇洒的身影如今已是颓老臃肿,满目皱纹,说着儿,不觉热泪盈眶,满眼泪痕。

    此刻,萧可心潮澎湃,此起彼伏,历历往事涌上心头,十几年前,在那水势凶急的河里,有一位好心人奋不顾身,从天而降,将男孩儿搂在怀里,鼓励道:“小朋友,不要慌,不要怕,一定要抱紧叔叔,·······。”昏暗潮湿的河边,男孩儿意味深长道:“叔叔,我爸爸从小就教导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等我长大啦,我一定要报答您的救命之恩。”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一晃十几年过去啦,萧可感慨万分,昔日的调皮小孩儿,如今已长大成人,而自己的救命恩人,却成了满脸皱纹的老人。

    从此刻起,萧可的生命突然有了方向,有了意义,有一股尝试新生活的冲动。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