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七章 脱胎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5 人气:
编辑按:
    两个月后,艾豪集团广告部,众职工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其中,有一面色青涩的年轻小伙儿更是东跑西窜,焦头烂额。这会儿,忙活了大半天,小伙儿好不容易得喘口气,谁知这儿屁股还没坐热,身后又郎朗转来一刻薄的声音道:“小可儿,没水啦,赶紧打壶水来,渴死老娘啦!”原来这年轻小伙儿不是别人,正是萧可,自从那日得知恩人消息之后,便匆匆辞去原来的工作,转头艾豪麾下。话声一落,萧可欣然道:“好,好,好,马上就来。”话声未落,人已飞身而去儿。

    没一小会儿,待萧可满头大汗提水而归,角落又转来一命令的口吻道:“小可儿,甭傻站着儿,赶紧把这几份资料复印啦,我一会儿就要。”话声一落,“啪“的一声儿,资料已丢至萧可跟前。萧可亦不生气,依然一副若无其事,嬉皮笑脸的神情,一把拿起资料又匆匆而去。

    这时,待萧可手提资料,气喘而回,身后又依稀转来一风骚的声音道:“亲爱的小可呀,待会儿午饭出去儿,给我到东南街招杯奶茶回来,还是老样子啊,叫服务员多加点儿鲜奶儿,他们家那奶味我总是欲罢不能,爱死我啦!”

    话声一落,萧可又欣然应和道:“好,没问题,一会儿就给你买回来。”谁知这话声未落,身后便突然转来一女孩儿气愤的嘶吼道:“好,好,好,你就只会说好,能不能说点儿别的,脑子是不是坏啦,傻啦?人家明摆着欺负你,看不出来吗?从这儿到那破的店来回得转两次车,这大热天,你是不是犯贱?”话声一落,众人立时惭愧俯首,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萧可又嬉皮笑脸道:“小如,你甭瞎说,我也是正好有事经过那里,举手之劳而已,再说啦,我有小电驴,方便多啦!”原来这儿叫小如的女孩儿,本名叶晓茹,素日为人和善,义气直爽,嫉“恶”如仇,终日瞧众人欺负萧可,愤愤不平,痛心难耐,便直言痛斥。

    话声一落,叶晓茹又气道:“打你进公司那日起,端茶提水,抹桌拖地,里里外外,忙前忙后,一样不少,人家就是欺负你老实,吆五喝六,指手画脚。”萧可又嬉皮笑脸道:“你甭把我说得那么伟大,我就是好动,实在是停不下来,没有欺负不欺负的。”叶晓茹气急道:“小可,你······,你就是个傻子,彻头彻尾的傻子。”说着儿,便愤愤而去。萧可又笑眯眯道:“大家伙,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尽管吩咐,一会儿定给你们招回来。”一听这话,众人又不觉心花怒放,争先恐后,一人喊道:“我要汉堡,一定得街头那店儿。”话声一落,那人又道:“我要鸡翅,记得多拿点儿酱。”人又道:“我要咖喱鸡,······。”说着,一声未落,一声又起,接连不止。

    是夜,在某一KTV里,灯光闪烁,震耳欲聋,男男女女手舞足蹈,亢奋高歌,醉眼迷离,吞云吐雾。唯有角落一人,独自闲坐,静眼旁观,似乎与这气氛格格不入。说着,只见一面色清秀女孩儿徐徐来到此人跟前道:“小可,你东西不吃,歌儿也不唱,是不是这种地方不适合你呀?”原来此间男女不是别人,皆是萧可的同志,这女孩儿便是白日里为萧可不平的叶晓茹。说着儿,萧可青涩道:“我不会唱歌儿。”叶晓茹又道:“你什么都不玩,就一个人干坐着,有什么劲呀?”萧可笑道:“瞧你们玩得高兴,我也很开心呀!”

    叶晓茹喃喃道:“可儿呀,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若说真傻吧,你一新来的,这两月来儿,业务水平顶我们俩,让我们这些个老油条脸往哪搁。”萧可不好意思道:“我是笨鸟先飞,勤以补拙。”一听这话,叶晓茹不觉哀声道:“这话倒一点儿不假,天还没亮就赶来公司,晚上最后一个下班,起早摸黑,没日没夜,你到底图什么呀,值得你这么玩命?”萧可又淡淡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儿。”叶晓茹又打趣道:“所以你整天任人使唤,给人跑腿,一样不落是吧?”萧可笑道:“举手之劳嘛,你甭一惊一乍,大惊小怪的。”

    正说着儿,只瞧一已喝得宁酊大醉的同志,歪歪斜斜坐到萧可身旁,语无伦次道:“小·····可儿,你这小子······不错,实在不错,勤快·····厚道,踏实谦和,来儿,哥我敬你两杯,·······。”说着,歪歪扭扭拿起酒杯来,硬要与萧可同饮。萧可为难道:“马哥,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不会喝酒,我以茶带酒好不好?”马哥不依不饶道:“男人哪有不会喝酒的,张嘴一灌就下去啦,来,干啦!”说着儿,一饮而尽。

    这时,眼瞧萧可只是手举酒杯,不肯下咽,马哥有些气急道:“小可,哥得说你两句啦,你小子有些不懂事啊,哪有庆酒不喝的理。”萧可又问难道:“我是真不能喝,一喝准醉。”马哥又道:“好,哥原谅你啦,酒不受,这烟总得来一根吧?”说着,已然掏出一根烟来,硬塞至萧可手里,醉醺醺道:“来,哥给你点上。”

    萧可不好意思道:“马哥,烟我也不会呀!”话声一落,马哥立时急眼道:“你小子怎么意思呀,敬酒酒不喝儿,给烟烟不抽,是不是瞧不起马哥我呀?”萧可亦急道:“马哥,您消消气,打我进公司那日起,您就一直照顾我,关心我,早就是我亲哥啦,我打心眼里敬你爱你,可烟酒这玩意儿,小弟实在不会呀,请马哥儿多多包涵。”

    马哥又不依不饶道:“少拿老子开来,你要任老子这个哥哥,就赶紧把这酒喝啦!”说着,叶晓茹亦劝说道:“哎呀,马哥,人家小可真不会喝酒,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勉强人家呢?”马哥又醉醺醺道:“不行,我马哥敬的酒,从来没有给人挡回来的,今儿这酒,你小子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此形此景,萧可心知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啦,说着,便顺手抓起一大瓶饮料,直言道:“马哥儿,这酒儿我是真不会喝,今儿这饮料我干啦,就放我一马可以吗?”话声一落儿,萧可一把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去。众人不觉拍手称快,大喝不止道:“好,小可好样的,有种。”没一会儿,待萧可一饮而尽,叶晓茹关心道:“你傻呀,人家喝多啦,你较什么劲呀?”

    萧可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淡淡道:“大家出来玩嘛,高兴就好,干嘛把气氛搞得那么僵呢!”说着儿,又嬉皮笑脸道:“你甭担心啦,虽说酒我喝不了,但要说汽水,我这儿肚子可谓是无底洞哦。”这时,叶晓茹不觉纳闷道:“小可,我总觉得你怪怪的,哪不对劲儿。”萧可又淡淡笑道:“我就是我呀,哪怪啦,难道我还是变性人不成?”

    叶晓茹道:“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上来,总感觉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影子,一个虚壳而已,根本不是原来真实本然的你。”萧可不觉淡淡笑道:“晓茹,你谍战片看多了吧!”叶晓茹又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这就是原来的你。”萧可淡淡道:“我就是我,难道还有假的不成?”说着,俩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热聊起来。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