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八章 病发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5 人气:
编辑按: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儿,又两个月过去啦!

    是夜,风清月朗,金星满天,不夜的都市,更是霓虹闪烁,华灯璀璨,劳碌了一天的人们早已下班归去,唯有萧可无家可归,手里抱着一大堆资料,津津有味的翻阅着儿,全神贯注,乐此不倦。

    不知何时,就在萧可聚精会神,浑然忘我之际,只听跟前突然转转一郎朗的声音道:“小伙子,这么晚啦,怎么还不下班呀?”话声一落,萧可立时举目望去,不觉目瞪口呆,大惊失色,这不是自个儿朝思暮盼的救命恩人又是谁?说着儿,顿时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只能脉脉含情,情不自己地注视着欧阳灏天,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欧阳灏天活了大半辈子,他又何曾见过这般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古怪神情,亦诧异不已,不知所措,但不知为何,自个儿对这个面色清秀,弱不禁风的年轻人,有一股莫名的好感与亲切,仿佛上辈子就相识一般儿。说着,只听萧可语无伦次道:“董事长,您日理万机,这么晚啦,该回家休息啦!”欧阳灏天和蔼道:“小伙子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也累了一天啦,早点儿休息吧!”萧可淡淡笑道:“董事长,我们还年轻,经得起折腾,这正是我们历练的时候,没事儿。”话声一落,欧阳灏天亦不觉淡淡感慨道:“年轻就是好呀!”说着儿,凝神静望,若有所思,不经意间儿,只瞧萧可跟前儿,正杂乱的堆放着公司的各类资料以及管理著作,心底虽不由微微一震,但依然不动声色,视若无睹。

    这时,萧可又手忙脚乱的拉出一张坐椅来,激动道:“董事长,您坐!”欧阳灏天意味深长道:“小伙子,好好努力吧,上天是公平的,绝不会亏待任何人。” 话声一落,便转身而去。萧可顿时愕然万分,不知所以,只能痴痴望着恩人萧索的身影消失在迷茫的夜色里。

    转眼儿,时光飞逝,冬天一走,春天就来啦!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希望的时节,万物复苏,春意盎然,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一眨眼儿,萧可已来艾豪集团大半年啦,在这不平凡的岁月里,萧可呕心沥血,殚精竭力,连续六个月保持最佳业绩,众同志只能望尘莫及,谈“可”色变。

    也许正如欧阳灏天之言,“上天是公平的,绝不会亏待任何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萧可的出色表现,很快就为他赢来了业务主管的职位。虽说平步直上,但萧可心底却没有半点儿的兴奋,倍感压力,诚惶诚恐。因此,他只能用拼命的工作方式来麻痹自己,充实自己。

    这夜,暮色垂临,天已大暗,白日里人声雀跃,热热闹闹的办公室,这会儿已冷冷清清,死寂一片。唯有萧可一人,一如既往,默默无闻的在岗位上奋斗着,坚持着,说着儿,只见其深深吸了口气,便徐徐站起身来,左右顾望一般,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往门外儿赶去。

    但不知为何儿,萧可只觉心神不宁,忐忑不安,似乎要有事情发生,没一会儿,待电梯一来,萧可便要箭步而入,谁知梯门一开,整个人顿时僵立在地,不知所措,原来这不是自个儿朝思墓想的救命恩人又是谁?说着,大半天方回过神来儿,激动道:“董事长,您好。”眼瞧半天过去啦,欧阳灏天依然言语不发,视若无睹一般儿,萧可一脸纳闷,只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往里头赶来。

    说着儿,萧可越想越是纳闷,暗暗心道:“自个儿这恩人,素日为人一向谦恭有礼,爽朗大方,怎么这会儿……?”就在萧可冥思苦想之际,又不觉斜眼回望,顿时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只见欧阳灏天双手抱胸,面色苍白,一脸痛楚,似乎快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儿千钧一发的时刻,萧可立时箭步上前,一把抓住欧阳灏天的肩膀,慌忙道:“董事长,您什么啦?哪里不舒服,……?”欧阳灏天咬着牙,挣扎了大半天,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断断续续道:“我心脏病……。”此刻,欧阳灏天早已气若游丝,奄奄一息,每一字都是生命的呐喊,说着,只觉天昏地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双腿一软,顿时瘫倒在地。

    萧可不时喊道:“董事长,您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要放弃,医生马上就到啦,……。”说着,边儿抓出手机,火急火燎拨去急救。这时,梯门一开,萧可立时将欧阳灏天抱至走廊,徐徐放好,然后掌根重叠,手指相扣,边儿做相应的急救措施,边儿不住鼓励,喊道:“董事长,您一定要坚持住,您不可以有事儿,艾豪不能没有你,……您多少大风大浪都挺过来啦,这点儿小毛病根本不值一提,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医生一会儿就到啦,……。”此刻,萧可已是心急如焚,越说越是激动,泪水不觉夺眶而出。

    急诊室外,萧可焦急的等待着,汗流浃背,面如死灰,两只手死死的握着,整个人几乎就快崩溃啦!斗转星移,此般疼痛,放佛又回到当年父亲离逝的形情。说着,萧可不觉暗暗祈祷:“董事长,您千万不能有事儿,您一定要挺过去,我的命儿是您救的,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还没有好好报答您呢!你一定要醒过来,只要您能好好的,我萧可什么都愿意,哪怕上刀山下油锅亦在所不辞。”

    等待是煎熬的,更是漫长的,不知何时,急诊室这扇希望之门徐徐开啦!萧可立时飞身上前,火急火燎问道:“医生,我们董事长怎么样啦!”话声一落儿,医生庆幸道:“小伙儿,放心吧,欧阳先生已经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说着儿,又不觉顿时道:“幸亏你发现得及时,要再晚来一会儿,后果就不堪设想啦!”一听这话儿,萧可如获大赦,顿时欣喜若狂,千恩万谢道:“谢谢您,医生!您辛苦啦!”医生淡淡道:“ 救死扶伤本就是我们医生的天职,小伙子不必客气。”说着儿,又顿声道:“欧阳先生仁慈宽厚,热心慈善事业,为社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萧可又激动:“无论如何,请允许我代表我们董事长谢谢您。”医生淡淡笑道:“欧阳先生需要好好休息,先不要进去打扰他,等他醒了再去看他吧!”话声一落,便徐徐而去,萧可又不住千恩万谢,娓娓应和。

            转眼儿又是下半夜,萧可依然不离不弃,默默守于病房门口,不曾离开半步儿,但不知为何,始终心绪难耐,惴惴不安,便徐徐起身,往病房走来。

    病榻上,欧阳灏天面如土色,神容憔悴,当年那身舍命救己的英伟神姿已消失殆尽,说着儿,萧可只觉心如刀割,疼痛不已。没一会儿,就在萧可神魂游离,浑然不知之际儿,只听跟前突然转来一微弱的声音道:“小伙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呀?”话声一落,萧可顿时欣喜若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比兴奋道:“董事长,您醒啦!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没事的。”欧阳灏天又欣慰道:“谢谢你,小伙子,你辛苦啦!”萧可亦激动道:“只要您没事,我做什么都高兴。”

    说着,一回想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欧阳灏天不觉感慨道:“小伙子,今晚多亏有你呀,要不我老头子打定是回不来啦!”萧可急道:“董事长壮志千里,千万别这么说儿,艾豪不能没有您呀!“欧阳灏天无奈道:“小伙子,你就甭安慰我啦,我自个儿的身体我清楚。”萧可又道:“董事长您乐善好施,仁慈宽厚,吉人自有天相,必能逢凶化吉。”欧阳灏天不觉淡淡笑道:“那我老头子就借你吉言啦!”话声一落,又顿声道:“小伙子,你叫萧可是吧?”萧可又激动道:“董事长您怎么知道我……。”说着,欧阳灏天又神秘一笑。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