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章 爱妻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43 人气:
编辑按:
    且说这时,欧阳灏天意味深长道:“俗话说得好,众人拾柴火焰高,要没有大家的精心竭力,不辞辛劳,艾豪也绝不会有今天的发展,艾豪的明天还得仰仗诸位精诚团结,鼎力相助。”一人道:“董事长您太客气啦,艾豪之所以有今天,全靠董事长的英明领导,果敢魄力。”说着,众人又不住附和。

    欧阳灏天淡淡笑道:“好啦,不能聊着聊着儿,就把今儿的正事的给忘啦,现在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的萧经理给我们大家说几句话!”话声一落儿,掌声雷鸣,多少期盼的目光汹涌而来。

    此时此刻,萧可只觉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激动不已,痴痴的站起身来,凝神静望,不知所言。转眼,半天过去啦,萧可依然一言不发,木讷在地,众人疑惑不已,不知所为。

    说着儿,就在众人不解之余,只见萧可深深吸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对不起儿,大家!我太激动啦,不知从何说起。首先,我想感谢我生命最重要的一个人,我们的董事长欧阳灏天先生,是他给了我这个机会站在这里。”话声一落,便给欧阳灏天深深鞠了一躬。说着儿,又深沉道:“也许,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难以预料,此时此刻,我依然昏昏噩噩,恍恍惚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只是一初出校门,少不经事的黄毛小子,我不知道我何德何能站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共事,一起奋斗,千言万语,我只想说声谢谢,谢谢大家的关怀,谢谢公司的信任。”话声一落儿,顿时掌声雷鸣,一片沸腾。

    这几日来儿,亦不知为何,欧阳灏天总是心神不宁,彷徨不定,种种莫名的不祥之感袭涌而来,正说着,就在其临窗眺远,神魂游离之际,突然只听电话嘟嘟作响儿,欧阳灏天不觉心道:“这大清早的,肯定是出什么事啦!”说着儿,便匆匆接过电话,只听秘书火急火燎道:“董事长,张经理有急事找您。”原来这儿姓张的经理乃艾豪旗下一楼盘项目的总负责人,公司元老,为人谨慎,颇受欧阳灏天赏识。这时,话声一落儿,欧阳灏天便已会意:“一定是工地那边儿出事啦!”说着儿,亦着急道:“马上接进来。”

    这时,只听电话那边儿,一中年男子着急万分道:“董事长,刚才工地这边儿发生了坍塌事故,……。”一听这话,便如晴天霹雳,欧阳灏天立时着急道:“有没有人受伤?”张经理颤抖道:“有五个工人正在医院抢救,现在我已赶到了医院,一会儿再给您详细汇报。”

    欧阳灏天郑重其事道:“通知医院,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一定要把人给我救活儿。”说着儿,又顿声道:“医院那边儿有什么新情况,务必第一时间给我报告,然后,立马组织相关人员,把这次事故的原因给我调查清楚,尽快作一份详细具体的报告给我。”话声一落,只听张经理唯唯诺诺道:“是,是,是,明白,董事长您放心,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一定把人救活。”

           这时,电话一挂,欧阳灏天便通知秘书取消今天所有的会议,而且特别嘱咐跟这件事无关所有来电拒接接听。说着儿,待一切安排完毕,欧阳灏天只觉天昏地暗,头晕目眩,便一脑瘫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欧阳灏天一直是一个喜欢跟时间赛跑的人,可是今天,他觉得特别的漫长。等待是痛苦的,就像一个恐惧黑夜的孩子被无情的丢弃于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牵动人心的电话终于来啦!欧阳灏天一把抓起话筒,便急切道:“那几位员工怎么样啦?”张经理紧张道:“董事长,医生说有三位伤员已经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其余两位还在危险期,只要熬过今晚就没事了。董事长您也不要过于着急,要注意保重身体,我已再三嘱咐医生,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一定要竭尽全力,绝不放弃。”欧阳灏天稍稍松了口气,又严厉道:“回头儿你给我好好反省,吸取教训,务必要防微杜渐,如若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自个儿看着办!”话声一落儿,便“啩”的一声挂下电话。

       今夜又是不眠之夜。

    次日一早,欧阳灏天又马不停蹄地往公司赶来,这前脚刚迈进办公室,办公室的门便 “咚,咚,咚”的响啦!欧阳灏天便淡淡道:“请进!”这儿话声一落儿,门便轻轻地开啦,然后又轻轻地合上人,然后便见一身材高挑,相貌端庄的女孩儿,优雅娴静的来到欧阳灏天跟前,恭敬道:“董事长,张经理已经把报告作好啦,请您过目。”说着儿,又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将报告递至欧阳灏天手里。欧阳灏天一把接过报告,边儿翻阅,边儿说道:“好,辛苦你了,忙去吧!”话声一落,女孩儿便悄无声息而去。 

           原来这女孩儿,姓冷名惠,乃欧阳灏天的秘书,由于其素日行事干练,果断内敛,所以深得欧阳灏天赏识与信赖。

      正说着儿,突然只听“啪“的一巨响,欧阳灏天一手拍在桌子上,满脸黝青,咬牙切齿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咎由自取,……。”说着,满眼血色,怒不可当。

    原来事故报告写明: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是没有严格按照安全管理制度的相关规定,侥幸冒险,违规违章施工。

    此刻,欧阳灏天突然觉得好累儿,好想躺一会儿,亦不知过了几时,当这位老人再次睁开疲惫的眼睛,墙上的挂钟已是九点整。而这个点儿,对一个年迈体衰,疾病缠身的老人来说已经不早啦,该回家坐享天伦,作伴家人啦!说着儿,双目凝神,痴痴望着眼前的家人照片呆呆出神。

    这时,思绪穿梭,时光飞逆,历历往事不觉袭涌而来。

    病床前,一副面容憔悴,体竭力乏的妇人,紧紧的抓着欧阳灏天的手,奄奄一息道:“天哥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给你生个大胖儿子,好给我们欧阳家香火延续,你一辈子的心血也能后继有人。也许真是天意弄人,不想一连三个儿都是女儿。”

    话声一落,欧阳灏天痛心道:“蕊儿,你千万别这么说儿,我天生就喜欢女儿,女儿多好呀,多贴心呀!”蕊儿又微微道:“我知道你从来的都没有怪过我,咱家儿的三千金就是你的心头肉,你的命,我就要走啦,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欧阳灏天急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一定好起来的。”蕊儿不觉苦笑道:“天哥,你就不要再安慰我啦,我自个儿的身子我清楚。”欧阳灏天泪流满面道:“相信我,你一定好起来的。”

    蕊儿又微弱道:“你不答应我,我死不瞑目。”过了半响,欧阳灏天泣不成声道:“你说儿,无论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这时,蕊儿深吸了口气,用尽最后的一丝气力,奄奄一息道:“咱家这儿三千金,虽说是金枝玉叶,但各有各的性子,各有各的脾气,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她们,知道吗?贝轩最小,现在刚五岁,你要最用心;碧轩这孩子自小少人陪,最叛逆,整天不着家儿;韵轩虽最像你,要强儿优秀,但自小被咱儿宠坏啦,喜欢耍小姐脾气,你一定要多用点心。”

    欧阳灏天又泪流满面道:“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照顾她们,不让她们有半点儿委屈。”过了半响,蕊儿亦泪如雨下道:“俗话说得好,女大不中留,等过些年儿,她们都长大啦,你一定要替我给他妈好好找个婆家,知道吗?不能让她们受一点儿委屈。”说着,欧阳灏天早已泣不成声,痛心欲绝,不住点头道:“好,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蕊儿又吃力道:“咱家儿情况特殊,你一定要吸取教训,前车之鉴,不要重滔爸爸的老路儿,不能为难她们,只要她们喜欢乐意就好,知道吗?你一定要答应我。”欧阳灏天又撕心裂肺道:“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说着,没一会儿,蕊儿便永远闭上了双眼。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