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二章 本色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3 人气:
编辑按:
    此刻,欧阳灏天突然发现萧可完全变了个人,变得几乎不认识啦,他已不再是那个弱不禁风,一脸羞涩的毛头小子。

    一人又叫嚣道:“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今儿爷就成全你。”说着儿,众恶徒已将萧可团团围住,萧可又不觉冷冷一笑,如无其事道:“我奉劝哥几个儿还是整点儿力气吧,现在走还来得及。”一人急道:“你小子什么意思?”萧可又淡淡道:“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哥几个儿,打一来我就报了警,我估摸着警察叔叔现在也应该差不多到了吧!”一听这话,众人顿时大惊失色,面面相觑。

    这时,这位老大又故作镇定道:“你小子唬谁呢,我告儿你,兄弟我是吓大的。”话声一落,一人又吞吞吐吐道:“哥几个儿就是来讨个说法,警察来了又能怎样?”萧可又不觉冷笑道:“兄弟呀,你这话儿可真够透,讨一说法就把人伤成这样,皮开肉绽,半死不活,一会儿,你们自个儿跟警察叔叔解释吧!”话声一落,众人顿时面如土灰,咬牙切齿道:“小子,算你狠儿。”萧可又淡淡道:“兄弟儿,你客气啦!”说着,又顿声道:“哥几个儿是不是还想陪我吃宵夜呀?”众人会意,这头目立时道:“哥几个儿,咱走儿。”说着儿,众人便匆匆而去,谁知没几步,其头目又回身道:“小子,甭特意得太早,咱等着瞧。”萧可依然淡淡道:“不送!”

    眼瞧众恶徒匆匆而去,欧阳灏天不觉松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定了下来。这时,萧可又关心道:“董事长,您还好!”欧阳灏天感激道:“今儿多亏有你,要不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萧可道:“董事长,你别客气,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吴师傅送去医院吧!”说着儿,人已飞奔而来,一把抱起吴师傅往车里送去。

    瞧着人事不省,遍体鳞伤的吴师傅,欧阳灏天心底惭愧不已,暗暗心道:“要不是因为我,事情也不会弄成这样。”

    这时,萧可又道:“董事长,您已累了一天啦,先回家休息吧,有什么情况明天再给您汇报。”

    欧阳灏天急道:“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吴师傅是因为我才弄成这样儿,于情于理我都得亲自去医院看看,要不我一辈子都不能安心。”说着儿,一把拉开车门,往车里穿来。萧可无法,待其坐好,便匆匆往医院赶来。

    一到医院,欧阳灏天又千叮咛万嘱咐,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一定要保证吴师傅的生命安全。

    急诊室外,欧阳灏天心急如焚,满脸愧色,萧可安慰道:“董事长,您不要太担心啦,吴师傅会没事的。”欧阳灏天哀声道:“吴师傅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他的家人呀!”萧可又道:“医生会尽力的,您放心吧!”没一会儿,欧阳灏天不觉喃喃道:“真是祸不单行呀,……。”萧可疑惑道:“董事长,今儿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呀,这会儿我还云里雾里,弄不明白。”欧阳灏天道:“他们说是前几天意外事故的伤员家属。”萧可迟疑道:“我觉得这件儿没那么简单。”

    话声一落,欧阳灏天不觉疑惑道:“你倒说说,哪不对劲儿?”萧可深沉道:“第一,他们太专业啦,我观察了一下,那个地方相对阴暗儿,恰好没有摄像头,这也太巧啦;第二,他们开的车儿,档次不低,而且连车牌号都没有,普通农民工根本买不起这样的车;第三,他们左手边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龙纹刺青,普通农民工绝不会纹些东西,倒像街头混混儿;第四,瞧他们对吴师傅的手段,普通农民工干不出来。”

    欧阳灏天沉默不语,暗暗心道:“想不到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却能明察秋毫,洞悉全局,而且分析得合情合理,无可辩驳。许多自个儿都未曾注意的细节,他却看得一清二楚,一目了然。再想他面对那伙儿凶神恶煞的歹徒时,显现出来的的那股逼人气势和勇气,实在让人钦佩之至。”

    说着儿,欧阳灏天不由笑道:“小可,其实你根本没有报警,只是吓唬他们而已。”萧可不好意思道:“姜还是老的辣,终究瞒不过你的法眼。”欧阳灏天又道:“小可儿,你给我说说,你凭什么断定,这么一唬就能把那帮人给唬走?”

    萧可道:“我就知道做坏事的人都心虚,心里没底。”欧阳灏天意味深长道:“但我觉得不仅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你身上有一股不畏强权,无所畏惧的精神与勇气。”萧可惭愧道:“董事长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没那么伟大。”欧阳灏天感激道:“不管什么说,今晚你又救了我一命。”萧可道:“董事长您言重啦,这都是举手之劳,再说啦,您福泽康寿,吉人自有天相,万事儿定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说着,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不知几时,急诊室的门徐徐开啦,俩人立时飞扑而来,问道:“医生,吴师傅怎么样?”医生亦庆幸道:“欧阳先生,请您放心吧,病人已完全脱离了什么危险,但由于病人左臂骨折,内脏出血,伤势严重,还需要好好疗养一段时间。”一听这话,欧阳灏天又千恩万谢道:“谢谢您,医生,您辛苦啦!”医生亦道:“欧阳先生,您客气啦,这儿都是我的本职工作。”说着,又顿声道:“夜深啦,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儿,便徐徐而去。

    这会儿,吴师傅有惊无险,转危为安,欧阳灏天悬着的心也有了着落儿。说着儿,两人又闲坐了一会儿,萧可便道:“董事长,夜深啦,我送您回去休息吧!”话声一落儿,欧阳灏天不觉凝神静望,只见屋外漆黑一片,寂静无人,喃喃道:“是啊,很晚了,该回家了。”说着儿,便起身而去。

    没一会儿,两人来至车前儿,欧阳灏天感激道;“小可啊,今晚辛苦你啦,你住哪儿,我送你吧!”萧可苦笑道:“董事长您日理万机,而且都这么晚啦,还是我送你吧!”欧阳灏天笑道:“你这是什么话儿,还真瞧我是不中用的糟老头啦?来,赶紧的,上车!”萧可无奈,又笑道:“董事长,要不这样儿,好不好?您自个儿开车小心,我打车回去,谁都不麻烦。”说着,未待欧阳灏天回过神来,萧可人已飞身而去。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