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三章 救危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3 人气:
编辑按:
    这日一早,又是正常的高层例会,各部门经理西装革履,兴致勃勃地往会议室赶来,就在众人谈笑风生之际,突然只见会议室门口躺着一个人,弯腰侧身,大汗淋漓,双手不住地捂着肚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神情极为痛苦。

    说着儿,众人立时跨步上前,俯身一瞧,这不是负责公司清洁卫生的黄阿姨又是谁?见其双手黝脏,满身臭味,无不望而却步,不敢靠近,只是装模作样问道:“黄阿姨,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要不要给你叫医生?”……,转眼半天过去啦,众人依然木立在地,相互观望,不肯相扶。

    这会儿,就在众人犹豫不定之际,萧可匆匆而至,见此情形,立时飞奔上前,单膝跪下,紧紧抓住阿姨的手,不住问道:“黄阿姨,你怎么啦,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眼看半天过去啦,黄阿姨咬着牙,挣扎忍痛道:“我这里疼得厉害。”说声一落,又呻吟不止。萧可立时喊道:“赶紧叫救护车,快!”说着儿,双膝跪下,张开手臂紧紧搂住阿姨的肩膀,不住安慰道:“阿姨,你再坚持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会儿,……。”说着儿,萧可亦忧心万分,激动不已。

    转眼儿,又半天过去啦,萧可见救护车迟迟未到,心急如焚,暴躁难耐,不住催促道:“救护车怎么还不到,再赶紧催催儿,……。”这时,一旁的欧阳灏天便安慰道:“小可呀,甭着急儿,也许路上堵车,再耐心等等儿。”没一会儿,救护车一来,萧可便匆匆将黄阿姨抱上担架,然后一同赶往医院,待其脱离生命危险方放心赶回公司。

    不知为何,一想萧可今日之举,欧阳灏天心底便有一股莫名感动与欣喜,不知不觉,他已迷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

    这一日早,又是正常的高层会议,一开始,欧阳灏天便兴致勃勃的道:“今天的会议,我们大家还是接着前面几次会议的内容,继续研讨关于那几个新项目的开发问题,希望今天能够拿出具体方案,贯彻落实,现在大家请各抒己见,直言不讳。”

    众人深知,欧阳灏天本就是一个深谋远虑,言行谨慎的人,所以他的任何计划可谓无懈可击,滴水不漏。即使发现有些许儿不妥,但为了顾忌他的颜面,众人也会睁一眼眯一只眼,也绝不会提出任何的疑义。

    话虽如此,但为了响应领导的号召,形式还是要走,众人依然装模作样的发表自己的独特意见,唯有萧可一人,始终沉默,一言不发。

    欧阳灏天亦不动声色,只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没一会儿,待众人一一发表完毕,便淡淡问道:“萧经理,难道你就没有什么高见?”话声一落,萧可不觉一愣,过了半天儿,方战战兢兢,吞吞吐吐道:“我的想法有些儿幼稚保守,还是不说了吧,免得大家笑话儿。”

    众人心知这是萧可的托词,欧阳灏天岂有不知之理,又淡淡笑道:“会前不说了嘛,要各抒己见,直言不讳嘛,萧经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儿,千万别客气儿,大不了就当说个笑话嘛!。”说着,众人又不觉淡淡一笑。

    这时,萧可深吸了口气儿,方道:“既然董事长都这么说了,那今儿我就胡说八道一回儿,大家就当听个儿笑话吧,左耳进右耳出,当什么都没说儿。”欧阳灏天又笑道:“好儿,那今儿我们就听萧总的笑话儿。”话声一落,萧可便意味深长道:“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啦,国外现在正在爆发金融危机,如果这场灾难一旦蔓延到亚洲,我们该什么办?俗话说有备方能无患,我认为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暂定新项目的开发,增加流动资金的储备,以应对这场随时都有可能降临的灾难。一句话,我建议以退为进,以防为主,先不要轻举妄动,等风头过了再说。”

    这时,萧可话声一落,整个会场顿时一片沸腾,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赞许有摇头,有讥讽也有沉默,总之,各种神情应有尽有,无所不用。也许,对他们来说,危机不可能蔓延到中国,萧可的看法简直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而此刻,雷傲雪心底不觉微微一震,默默地注视着萧可,暗暗心道:“想不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竟有这般魄力和勇气,在众目癸癸之下,竟敢公然否认董事长酝酿已久的计划。”

    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否认过欧阳灏天的计划,此刻,他茫然了,也迷糊了,犹豫不决,不知所措,没一会儿,只觉头晕目眩,胸闷难耐,便徐徐起身,忧心而去。

    数日来,萧可的话就像一个擎天警钟,时时刻刻提醒着欧阳灏天,如果危机一旦来临,他将怎么办儿,如何应付?突然之间儿,他发现萧可身上有一股魔力,一种别人无法比拟的东西,他越来越喜欢这个率真可爱的年轻人。虽然他公然否决了自己的计划,使自己颜面无存,但欧阳灏天心里却很高兴。

    而至此之后,这个计划就再也没有被提上议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所踪。

    不久,可怕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萧可的话应验啦!而不经意间,萧可亦成了艾豪上下众人心中的偶像。

    风暴之后,公司的问题层出不穷,接连不断,事事皆要欧阳灏天亲力亲为,而此刻,他只觉身体越发不好,胸口不时隐隐作痛,夜不能眠,食不甘味,许多事情已力不从心。

    数日来,深埋于欧阳灏天心底多年的隐痛更为强烈了,这个问题一直都是他的心病,多少夜晚之为之辗转反侧,坐卧不安——难道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真的要付之东流,后继无人吗?

    这日一早,又是正常的高层例会儿,各部门经理早早便到,谈笑风生,热热闹闹,正说着,只见欧阳灏天兄弟俩儿亦徐徐走了进来。

    众人立时匆匆起身,招呼问好,嘘寒问暖,说着儿,心底不觉暗暗嘀咕:“今儿什么日子呀,连欧阳副总也赶回来参加例会啦,不会是出什么大事了吧?”

    没一会儿,待众人一一坐好,欧阳灏天神情凝重,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大家,过了半天,方道:“自危机以来,公司的事情越来越多,可我的身体却越发不好,许多工作我已是力不从心。”话声一落儿,众人诧异不已,暗暗心道:“没听说董事长身体有恙呀,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跟大家说这些儿?”欧阳灏天又道:“为了配合大家的工作,让公司更好的运营,我决定任命一个特别行政总监,来分担我的工作,希望大家支持。”话声一落儿,众人顿时一阵躁动,摩拳擦掌,虎视眈眈。

    一听这话儿,欧阳灏威便暗暗气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呀?那么大的事情,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儿!自个儿家的事儿,偏偏叫一个外人插手!”雷傲雪亦暗暗郁闷:“好端端的,董事长怎么突然来这一出?那我不成摆设啦!”

    欧阳灏天意味深长道:“长期以来,我一直暗暗观察,再三考虑,这一人选,不论能力还是人品,大家都是有目可睹的。我相信他定能担此重任,不负众望,同时我也希望在今后工作中,大家能够紧密合作,团结一致。”说着,众人又不觉面面相觑,暗暗揣测。

    欧阳灏天又道:“想必大家现在一定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吧?那好,我正式宣布,这个最佳人选就萧可,萧经理。”一听这话,众人顿时一阵喧哗,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此刻,最难以置信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可。突然之间,他傻眼了,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儿,打死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这个会议室里,无论是资历还是经验,他都是最粗浅的人。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