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七章 欢聚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4 人气:
编辑按:
    这时,欧阳灏天不觉左顾右看,没见韵轩踪影,便问道:“你姐呢?”碧轩挖苦道:“坐飞机把她累坏啦,在楼上睡大觉呢,人家可再三吩咐,没什么大事千万不能去打扰她。”

    眼瞧欧阳碧轩冷嘲热讽的胡扯,欧阳老太不觉抢道:“二儿,不许这么说话,没大没小的,成什么样?”经奶奶这么一喝儿,欧阳碧轩亦不敢再作声,闷声道:“我去瞧瞧刘妈准备什么好吃的。”说着儿,便闷闷而去。

    欧阳灏天母子俩儿不觉面面相觑,只能无奈的摇头。

    这会儿,小女儿就像个木偶似的,默默把弄着欧阳韵轩从美国给她带回来的新鲜玩意儿,对其他事情始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放佛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跟外界完全隔绝。

    这时,瞧着客桌上满满一大堆的东西,五花八门,形形色色,欧阳灏天心想这定是宝贝女儿从美国给他们捎的小礼物,当然亦跟往日一般儿,人人有份,绝对少不了一直对她呵护备至,疼她有加的叔叔婶婶,不经意间儿,又不由暗暗心道:“女儿性子虽急,脾气虽爆,但对家人一直细心爱护,每每回来都给家人准备一些儿小惊喜,哪怕打小就一直与她抬扛的碧轩也不曾委屈。”

    这会儿,一想自个儿着俩个宝贝女儿,欧阳灏天的心就像被刀割般儿剧痛,越想越是迷糊:“这儿碧轩怎么一瞧她姐姐,就如猫儿撞上耗子似的,非死扑上去大咬一口才肯罢手,幸好韵轩乖巧懂事,一直忍让包容,要不非鸡飞狗跳不可。……,倘若家里有个人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的,韵轩这丫头总是嘘寒问暖,关心备至。前些日子,她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三天两头来电话,早晚叮嘱好好休息,按时吃药。”一想这些儿,欧阳灏天的紧甭心又不觉舒松了许多。

    这时,就在欧阳灏天神魂游离之际,突然发现身后有双温柔的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娇声道:“爸爸,你回来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想死你啦!”欧阳灏天徐徐回过身来,柔声道:“爸爸也想你啊,你倒时差,怕耽误我的宝贝女儿休息嘛。”欧阳韵轩突然闷闷道:“倒时差也不比被人撂机场累呀!”

    欧阳灏天心知女儿还为今天的事生闷气,悦色道:“今儿是爸爸不好,爸爸向你道歉,好不好?不要生啦,人家也不是有意的!”欧阳韵轩不想,爸爸竟然把这事儿揽在自个儿的头上,心底不觉暗暗又些气愤,说着儿,又娇声道:“既然欧阳董事长这么诚心,我欧阳韵轩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件事就这么过啦,但丑话我可说前头,如若再犯,决不轻饶。”说完,父女俩儿不觉搂在一块,呵呵大笑。

    没一会儿,欧阳韵轩又道:“爸爸,您最近身体好吗?现在金融风暴已经蔓延全球,公司的事情越发多了,您可一定要注意休息,不能太劳累了,有什么事情叫我去做就行了。”

    欧阳灏天笑道:“多谢宝贝女儿关心,爸爸没事儿,爸爸反倒担心你,最近还晕不晕呀?”欧阳韵轩道:“爸儿,我那只是有点儿贫血,不叫病儿,您就甭惦记啦!欧阳灏天道:“谁说贫血不叫病呀?”说着儿,众人又不觉一笑。

    这时,欧阳灏天意味深长道:“公司有萧可,我很放心。你刚回国,先好好休息,工作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再说!”不知为何,一提“萧可”这俩个字,欧阳韵轩心底便有一股莫名的不快与恨意,她认为爸爸对萧可的欣赏,无形中夺走了爸爸对自己的肯定和信任,甚至是父爱,说着儿,不知不觉,已对这位仅有一面之缘年轻人,产生一种无名的挑衅与嫉妒。

    瞧着欧阳父女俩儿亲亲搂搂的亲密劲儿,欧阳灏天老太不觉笑道:“你瞧瞧,这丫头儿一瞧见你啊,就像只馋猫抓到鱼儿似的,叼着不放,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话声一落,欧阳韵轩又撒娇道:“我是猫儿,爸爸是鱼儿,一会儿就把爸爸吃啦!”说着儿,众人又不觉呵呵一笑。

    这会儿,就在众人欢欢喜喜之际,突然只听身后朗朗转来一酸溜的声音道:“谁不知道呀,我们的欧大小姐就是天,我们一家老小都得围着你转。”话声一落,众人便知战争又要开始啦!

    欧阳韵轩亦不生气,如没听见一般儿,关心道:“碧轩,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是不是没去上课了?”碧轩冷冷道:“知道了还问。”欧阳韵轩顿时哑口无言,欧阳灏天气道:“你姐姐关心你,你还有理啦?”欧阳碧轩又懒懒道:“吃饭啦。”说着儿,便径直牵着妹妹的手道:“贝轩,先别玩了,跟姐吃饭去!”说着,两两便往饭厅走来,欧阳韵轩亦晚欧阳老太的手随后便到。

    豪华的饭厅里,一家人分主次入座。没一会儿,待一家人一一坐好,欧阳灏天便朗朗道:“大家吃饭吧!”说着儿,众人方津津有味的用餐。

    今天,欧阳韵轩学成归来,对于欧阳家来说儿,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这几年来,聚少离多,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高兴啦!今晚,借女儿归来之机,一家人欢聚一堂,共享天伦,欧阳灏天激动不已,感概万千。

    没一会儿,欧阳灏天便兴奋道:“我们一家人难得团聚,喝一杯,好不好?”话声一落,欧阳碧轩立时大喝道:“好啊,这话儿我等得花都谢啦!”欧阳韵轩关心道:“爸爸,您身体不好,高兴就行好,不能喝太多,多了我可不给。”欧阳灏天笑道:“韵轩,放心吧,爸爸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没事的。”欧阳碧轩埋怨道:“爸儿难得高兴一回儿,你就给他敞开的喝儿,他那酒量,放倒我们俩儿不成问题,你还瞎担心什么?”欧阳韵轩斩钉截铁道:“不行,要出了事儿怎么办?你想high就到外边儿喝去,我管不着。”话声一落,欧阳碧轩便直眉瞪眼,便要发作。欧阳老太立时抢道:“趁今儿高兴,我们大家就喝点,乐呵,乐呵!”欧阳碧轩兴奋道:“奶奶,您才是最可爱的人。”欧阳韵轩吃惊道:“奶奶您……。”欧阳老太道:“丫头儿啊,放心啊,奶奶没事儿,奶奶就是高兴。”

    这时,欧阳贝轩突然说道:“奶奶,你也喝了,我得喝吗?”一听这话,众人不觉哈哈大笑。欧阳碧轩又轻抚着贝轩的头,柔声道:“我们的贝轩还小,不能喝酒,只能喝饮料儿,等咱儿贝轩长大啦,姐姐陪你喝。”欧阳灏天玩笑道:“不久的将来,我们家又要出一个酒鬼啦!”说着,众人又呵呵一笑。

    说着儿,欧阳灏天便道:“刘妈,帮我把酒柜里珍藏多年的酒拿来。”没一会儿,刘妈便小心翼翼拿过瓶来,欧阳韵轩一把接道:“刘妈,给我吧!”说着儿,先给欧阳老太小心斟上,关心道:“奶奶您年纪大了,高兴就好少喝点吧。”欧阳老太满口应道:“好,好,我听孙女的。”说着儿,给欧阳灏天斟时亦是如此。

    欧阳灏天待斟好酒儿,便高兴道:“来,今晚大家高兴,先干了这杯。”话毕,便一饮而尽。欧阳韵轩急道:“爸儿,先吃点菜,不要急了,慢点喝。”说着儿,一家人边喝边聊起来。

    没一会儿,就在一家人津津用餐之际,欧阳韵轩的手机突然响啦,匆匆一瞧儿,顿时满脸羞涩,两腮通红,羞答答道:“我接个电话。”众人一瞧她那羞答之色,皆不言而解,心照不宣。

    俗话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当然也只有情郎的电话才能让女人如此幸福。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