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重返围城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8-02 21:00:42
人气:

    叶子独自在那个角落坐了五个小时了,她不记得手中的茉莉花茶兑了多少次水,只觉淡而无味已经没有了茶的清香。服务生过来问了三次“您需要吃点什么吗?”“谢谢。暂不需要。”尽管两天没有吃什么东西,却是一点儿饿的感觉也没有。她真想一直就饿下去,试一试自己的体能究竟能够承受到什么极限?只有腹中空空了,脑子想问题可能反而会清醒些。

    这个情感冷漠的女人终于开始疏理自己的情感了,终于开始将思考的注意力冷静地投向那个与之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身上。心态心态,所谓态度当是由心来决定的,心变了表现形态也会随之改变。

    四年的分居生活,他除了叹息,似乎没有给予她太多的怨言,不管他每天有多少应酬,他总是回家做好了饭菜再出去,只是担心不会做饭的她和喜欢吃快餐面的女儿又随便地将就一顿。对于这项属于丈夫的专务,叶子是从来没有心存感激的,因为这是家庭内务的分工,也因为她不喜欢吃外面的饭菜。想到这点,叶子露出一点笑意,她似乎就听到了丈夫的低声呵斥:你别对我笑,这一招对我是致命的。

    四年,有多少男人能够忍受无性的婚姻呢?对于这一点叶子以前是从来不去考虑的,她并不在乎他是不是去外面找情人,她希望她去外面找情人,这样子她可以获得良心的平衡,不会因为没有尽妻子的义务而对他有什么歉疚,尽管婚姻内分居是他自己同意的,谁让他执迷不悟地要求她不离开他的视线呢?为着女儿能在一个让人羡慕的所谓幸福家庭快乐成长,她也是必须要做出牺牲的。她似乎又听到他说:没有什么女人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女人只是我的老婆,可惜她是个傻瓜!从前听到或者想到傻瓜这个词语,她会很生气,现在她不生气了,她喜欢上了这个词。真的是个傻瓜,很傻!你这样子的男人不是更傻吗?为一个根本就不值得爱的女人甚至于抑制了作为男人的本能。

    男人的本能又让叶子想到网上的男人,他们的焦虑他们的孤独他们的压抑他们的咒骂他们的心灵独白他们的本能呐喊无一不是活生生的男人们心灵隐蔽角落之再现。这些人在生活的背景上都会是充满阳光的男人,也许有很多人的头上还闪烁着圈圈耀眼的光环。是他们的真诚、友谊和谐趣让叶子看到了生活中的男人潜藏的真实的一面——关注也许是淡然的,表情也许是僵硬的,心却是满怀着无限柔情的,甚至于有的男人坚强不屈或者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掩蔽的是异常脆弱的情感。自己的丈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他在情感方面太拙于言语表达罢了。

    叶子又想起了那次关于网恋的对话。饭桌上她和女儿谈上网听歌看动画片的事情正起劲,不知怎么女儿却突然问:妈妈你会不会网恋?叶子说:当然会,如果有一个人喜欢妈妈,妈妈也喜欢那个人,就会产生网恋了。女儿:那爸爸呢?叶子:爸爸哪?爸爸长得这么帅,他可以帮你找新妈妈。

    一直沉默不语的丈夫语气生硬地说:如果你真的网恋了,先问清楚那个人是不是离婚了娶你,然后把他带到我面前来,我会放你走;如果你们想私奔,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将所有的财产全部带走,出门的时候记得带足了钱也别忘了回家的路,但是女儿得给我留下。

    不知道是空调的温度太低,还是叶子突然明白了自己的语言对丈夫是多么地冷酷,她打了个寒颤, 握着茶杯的手也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那晚,他曾想硬闯她的房间,她冷冷地说:有一条法定的罪名是婚内强奸。

    丈夫摔门而去。

    叶子似乎听到了门的撞击声,又打了个寒颤,握着茶杯的手又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第二天,他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打电话叫醒她起床,她上班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叶子再次打了个寒颤。

    结婚以来不论是同居还是分居,每天早上都是他叫醒她起来上班的。同居时,是他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或者拖起来,有时候因为离上班时间太早,她会生气地踢他几脚。分居时,他是用电话作暗号的,虽然她一直没有接过电话,但知道每天早上的电话铃声是他从外面拔过来的。

    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呢?为一个不值得你爱的女人去付出真的是太傻了你!你实在是太傻了你!

    如果说性冷感是一种以无爱的名义存在于夫妻之间羞于启齿的生理隐疾,那么有意无意间对本应该亲密的人进行伤害是不是一种潜在的心理隐疾呢?叶子不知道在这种矛盾的婚姻生活中,自己还是不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

    身心健康?今天应该是他去医院作每周一次检查身体的日子,他可能早就回去了吧?她知道他恢复的很好,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但是她是不会主动问的,他也是不会主动说的。主持医生已经说过他的恢复有点象奇迹,比预期的要好得多,也许不用治疗一年。

    半年的时间他终于站起来了,终于象个男人一样自己站起来了,她总算松了一口气。也许在他心里他对自己是充满着仇恨的。要仇恨就让他仇恨去吧,反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叶子明白他是不能理解他躺在病床上的三个月内她每天去医院对他说的那些近乎刻薄的话的。

    当医生告诉她说如果不能很好的恢复,他就会失去信心,失去信心,他就很难恢复到和以前一样地正常。那么他就会从心理上自我摧毁。这样就需要医生、患者和家属相互配合。

    叶子说我不会让他从心理上跨掉,也许我的方式会很残忍,但是我一定会坚持做的,不只是为他更是为我自己。医生说:你是一个冷静而理性的女人,很多家属站在病人疼痛的角度是不忍心去刺激病人的。叶子问:那么你认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医生说:我们就这样先试吧!

    他初始听到自己的病况时,情绪很是低落,在女儿去看望他时他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叶子却狠心地说:你哭什么?有的人身患癌症都能笑对死亡呢?你最坏的结果也只会是残疾,并不是不能痊愈。你要给我站起来,和从前一个样子,如果你站不起来,躺在床上象个孩子一样,我一定会离开你的。我说到做到,我没有办法长期照顾一个病人。所以如果你不想我离开,你就给我站起来。

    小叔子也跟着在旁边哭,叶子对小叔子说:如果再来这儿哭,就给我出去,以后也不要来探视了。

    带着孩子离开医院时叶子在他的耳边小声说:医院的氛围本来很郁闷,我每天会给你带一束花来,如果每天都带着失望回去,我就不要再来了。

    有时去探视,正看到护理员去帮他翻身,叶子便制止说:让他自己来,有一丝儿力气也得让他自己来。身体不能动腿不能动,他的胳膊和手还可以支撑着动吧。叶子对躺在病床上的他说:我不管你能不能动,你也必须要动,再痛再累你也必须要自己运动。我知道你痛知道你累但是没有人代替你,你只能自己承受。挺过去了就一切都好了!

    看着他艰难地移动自己的身体脸色变得煞白时,叶子移开视线不去看;看着他自己吃饭喝汤时手不稳而渗漏时,叶子移开视线不去看;看着医生从他身上取下三个管子时,血也随之溅了出来,叶子移开视线不去看;看着他开始下地走路在看护员的帮助下头上的汗珠依然滑落时,叶子移开视线不去看……

    每晚离开医院时,叶子总是精神疲惫茫然无措地望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夜色。

    江两岸的夜色很美,她无心去感受。每当的士从江北驶向江南,看着大桥下流淌的江水她便在心里重复一句话:我要越过这道沟壑!一定!

    ……

    我要越过这道沟壑!一定!叶子把思绪收回来,又在心里对自己说。

    一切终于过去了。

    生的希望与死的威胁终于回归到正常的轨道。那条横亘在希望与失望间的沟壑终于消失了。

    可是,可是,可是心里那道看不见的沟壑呢?是不是那么轻易地就可以越过去?

    叶子清醒地知道那道看不见的沟壑正因为无法触摸,也许永远会在那儿漠然的存在着。她憎恨自己的清醒,一直憎恨着自己的清醒,但是除了憎恨自己的清醒她似乎很久以来没有尝试着去做一下自我改变。

    尝试着作一下改变会怎么样呢?会怎么样呢?会怎么样昵?叶子反反复复地问自己。

    又喝了一口淡而无味的茉莉花茶,叶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夜色已深。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宁静。

    餐厅内的音乐是温馨的,窗外的灯火也是温馨的,也许这其间蕴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但一切都会成为过去,都会成为过去……

    “您一直还没有吃东西,要来点什么吗?”服务生第四次又来问了。

    “不,我什么也不吃,我要回家!”叶子微笑着对服务生说。

    仿佛间她听到了丈夫轻声地呵斥:“别对我笑,这一招对我是致命的!”

  

责任编辑 星钻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