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妈妈的情书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11-09 19:27:58
人气:

    秋日的阳光透过浅黄色的薄纱,暖洋洋地洒进房间,映照着妈妈熟睡的脸。无所事事的儿子把头贴在妈妈的胸口听了听心跳,然后半跪在地板上,研究似地看着妈妈清爽的脸。妈妈常说她自己长得不漂亮但是很清爽的,儿子就学会了清爽这个词。

    伸出小手在妈妈的鼻尖和脸蛋上轻轻地摸了摸,妈妈的眼睛跟着轻轻动了下。把自己的小脸慢慢地贴过去,快贴近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儿子看到妈妈的眼睛又动了一下,嘴角露出微笑的样子,妈妈一定是做好梦了,儿子不想惊了妈妈的好梦。

    妈妈睡觉总是不老实,这么大了却经常踢被子,冬天时常是冻醒了才发现被子在地板上,但是她却觉得很好玩。她说是故意踢下去的,目的是冻病了就可以不用去上班教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了。妈妈其实也很象小孩子一样。儿子暗暗地想。

    妈妈的小嘴真是好看,和别人家的妈妈化妆一样有着很好的线条。妈妈的眼睛也真是好看,长长的睫毛更似化妆装上去的。妈妈是个好妈妈,儿子在心中暗暗地对自己说。

    

    儿子想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放下这么好看的妈妈不要,而去和那个长得难看的女人鬼混呢?鬼混这个词语是听妈妈的朋友说的,妈妈从来没有说过。她只说是自己不好,怪不得爸爸的。她还说是自己不要爸爸,她要儿子喊那个和爸爸住在一起的女人为阿姨。要对那个女人有礼貌,不能让那个女人说妈妈当老师却没有教育好儿子。为了妈妈,儿子就礼貌地喊她阿姨,儿子本想骂阿姨是个坏女人,但是她看起来也是很和气的样子,而且她有一个女儿长得很可爱的,见到他就喊哥哥抱。妈妈说阿姨的女儿也是自己的妹妹,所以儿子就喜欢了这个妹妹,有时候带妹妹来玩,妈妈也会抱一抱这个妹妹亲亲。妈妈喜欢孩子。妈妈对她所教的每一个学生都很好。每年的教师节和春节,妈妈都可以收到很多的贺卡的。

    

    时针快指向十点了,妈妈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儿子不知道妈妈昨晚又是几点钟才睡觉的。妈妈把夜里读书比睡觉看得重要,把睡觉看得比吃饭重要。宁可通宵不睡觉也要看书,宁可整天不吃饭也要睡觉,很多的双休日都是看书到凌晨、睡觉到正午,就过去了。

    儿子是早就起床了,洗漱好后下楼去吃了早餐,也为妈妈买回来了煎饺,放在西餐桌上。煎饺可能快凉了吧?儿子离开妈妈的房间,快步跑到西餐桌前用手拿了个饺子咬了一小口,饺子已经凉了但依然还是很好吃。儿子又跑回来想喊妈妈起来吃饭,妈妈睡得很香甜,儿子犹豫了。

    让她睡吧!

    

    阳光已经偏移了位置,照在淡蓝色背景的玻璃柜子上,那是一组从日升到月落的大海画面,是妈妈精心设计让装修师傅们用四扇玻璃组合的一幅图。

    我拉开玻璃门躲到里面去,妈妈醒来看不见我一定会跑阳台上去找。儿子开心地想。她在阳台上看不到我会脸色吓得发白。儿子兴奋地又想。

    儿子拉开妈妈挂大衣的那扇玻璃,四件不同颜色的大衣重叠一下正可以把自己全部遮起来,儿子挪开衣柜板面上散放着的几件毛衣,往里面爬进去。柜子角落里还有一个纸盒子呢,比妈妈装皮鞋的盒子要大一些,用一条宽宽的红丝带捆着,红丝带已经褪色了,象洗过很多次的红领巾一样的颜色,盒子上面打着个蝴蝶结。

    这里面装着什么呢?我打开来看看。儿子坐在柜子里面,小心翼翼地解开蝴蝶结,打开盒盖。呀!全是信,排得整整齐齐的信,分成了两捆用白色的带子系着。儿子解开左边的一捆,拿了上面的四封,看看信封上,全是妈妈的名字。儿子看看第一封上妈妈的名字,把信放下;又看看第二封上妈妈的名字,把信放下;再看看第三封上妈妈的名字,却放下了第四封信,然后把小手从第三封的封口往里面掏,快要抽出来了,好象听到妈妈在说:私人的信件之类没经人许可是不能擅自看的。探出头来看看妈妈,妈妈还没有醒。

    我就看一封可不可以呢?儿子在心里问自己。不可以,我的日记妈妈不是也让我自己锁着的?

    

    一缕阳光映照着坐在柜子里面的儿子脸上。

    他放下信,从柜子里面爬出来,一骨碌地跳到床上去。

    “妈妈醒醒,我想看你的情书。”

    “嗯?看什么?”妈妈迷糊地问了一句。

    “柜子里面有很多你的信件,是妈妈的情书吧?我想看。”

    妈妈惊讶地坐了起来,“我的情书?在哪儿?”

    “在柜子里,你看。”儿子边说边从床上跳下去,把那个解开的盒子抱出来。

    妈妈心惊了一下,迅速平静了下来。

    “这是妈妈的隐私,你不可以看。”

    “可是我想看。”

    “你现在看不懂啊。去看电视吧,我也要起床整理一下。”妈妈以异常温柔的声音说了句就不再看儿子。

    

    儿子带着好奇的心情,用好奇地目光看着妈妈,他感觉妈妈脸上有一瞬间散发着和太阳一样的光辉,然后妈妈陷入了沉思,儿子便悄悄地走出了妈妈的房间。

    儿子出去了一会儿又进来,妈妈坐在窗台上,面对着阳光在看信。儿子第二次悄悄地进来,妈妈坐在窗台上,一动不动望着阳光。她的长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儿子第三次悄悄地进来,妈妈坐在窗台上,低着头在看信,背似乎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好象还有鼻息声。儿子悄悄地走过去,用双手搂住妈妈的肩膀,把脸贴在妈妈闪亮的头发上小声问:“妈妈,你在哭吗?”

    妈妈头也没回地说:“妈妈没有哭,是感动。”

    儿子又问:“这些情书是爸爸写给你的吗?”

    “不全是爸爸的,多数是我认识爸爸之前的朋友写的。也有些是同学和女朋友的信件。”

    “我只看爸爸写给你的情书行吗?”“你现在还看不懂。”

    “我也想看别人写给妈妈的情书,从中间抽出一封看行不行?”“现在不行,等你长大了你想看可以让你看。”

    “别人写给妈妈的情书爸爸看过么?”

    “没有看过,这是妈妈的隐私。”

    “妈妈会好好保存吧?”

    “当然。”

    “我长大了你一定给我看吗?”

    “我保证,如果你长大了想看我全部给你看。”

    

    太阳移到了中天。

    拉开房间的窗户,迎面是一阵凉爽宜人的秋风,吹到脸上十分地惬意。窗外的高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深远的天空如雨洗过一般湛蓝湛蓝。

    妈妈和儿子一起把书信重新分成两包,用白色的带子捆好,再一起装进盒子里,用红色的丝带缠好,打上蝴蝶结。

    妈妈让儿子搬来一个凳子,把这些信件放到衣柜的顶端去。

    “我长大了你一定给我看啊。”

    “当然,等你自己不用凳子可以拿到这些信件了,你就可以看了。”停顿一下,妈妈问“可是你为什么这么想看妈妈的情书呢?”

    “我想知道别人对妈妈说了什么?”

    妈妈沉思了一会儿,淡淡地回答:“等你长成大男孩了,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喜欢到想和她结婚,你写给那女孩子的信就是别人对妈妈说的话。”

    

    二00五年十月七日夜于上海

  

责任编辑 河边漫步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