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不该等待的人

作者: 独饮清秋  发表时间 2008-03-16 14:33:17 人气:
编辑按:
    这已经是第N次请我吃饭了,为了每一次顺利的找到拒绝的理由,我的脑细胞以10的N次方死亡,悲哀啊!早晨起床开机,天,难道他的手机发短信免费?1 2 3 4 5 条全是他的,他们像排列整齐的队伍,全都点头哈腰的谄媚:今天请你吃饭!本来像饭局,我等贫苦大众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巴望着呢。但对他盛情的邀请,我毛骨悚然。每一次像赴鸿门宴似的,心理七上八下直打鼓。对了,各位看官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补充一下,我的哥,没有血缘关系的,自从他知道俺有绿色的PASS ,他就没有停止过他执著的步伐,充分发挥他缠人的哈巴功,吓得我换手机,装糊涂,天天叨唠老母生病,孩子有事,实在迫不得已,就挺身而上,当然还带着我的秘密武器----闺中密友。每次在他要说到重点前,我就充分发挥自己胡搅蛮缠的功夫,东拉西扯,牛头不对马嘴,总之那些与我无关的字眼不能跳出来残害我这个孱弱的心灵。

    故意和朋友溜达了一下午,直到他等了两个小时,我们才慢吞吞的前去。看到我的出现,他居然脸红了,嘿,看来我可以做个调色盘了。有点手足无措的叫着服务员,朋友走在后面,当朋友的出现,他的脸部表情立刻打上:遗憾!我特意点了最贵的咖啡,反正他不让我安身,俺也用不着让他舒畅。不是俺的钱钱俺就发扬舍己为人的精神,帮他消费一下。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没有重点,漫无目的的瞎扯。偶尔还冷场,那感觉不比受审还压抑。他在努力的找到共同的话题,比如我的工作,我的孩子,我的老母亲。幸好我没有养狗,否则小狗狗不就够他叨唠三个小时了。就是两伊战争也有休战的时候啊,俺实在没有雅兴陪一个“ 心怀不轨”的危险人物开展这伟大的聊天事业。常常走神,想起曾经和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天南海北的神侃,常常为对方的一个妙语连珠而击掌扼腕,常常半个夜晚在心有戚戚蔫中悄然而逝。同样是聊天,南辕北辙!

    尽管在潜意识里,俺巴望着半夜翻身的时候,一伸手能摸到一个温馨的怀抱,软绵绵的凑上去,脑袋搭在他的胳膊上,头伸进他的胸膛,幸福的眯着眼睛到天明。但我知道绝不是我哥,尽管他曾经暗示过若干次,他不会让我很辛苦,他会在物质上让我这个老农民打个翻身仗。这是一种典型的商人意识,在他们的眼里,很多东西金钱都可以做载体,而我偏偏相信很多东西可以凌驾于金钱之上。当然我更推崇亦舒的话: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那么我要有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钱,最好还有健康。

    可是我有吗?

    每日里的笑脸仿佛在和阳光争灿烂。四季更迭毫无知觉。这年的春天更加暗淡,只看到田野的油菜花在孤独的到处招摇,多少文人墨客笔下的五颜六色竟然是虚构而来的。春天也不过如此而已。10年没有痛过的头痛病又犯了,生活从来都是这样,雪上要加霜。常常在夜半醒来,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聆听着风过云移的声音,思维进入某个飘忽的时段,远处机器轰鸣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怨气扑面而来。夜风带着寒意破窗而入。曾经若干次的强迫自己不要喝水,不要让它们变成泪水打湿心情,但,即使成了木乃伊,也许我依然会流泪,只是是红色的而已。

    孩子的电话及时的拯救了我。我一下子站起来,皮笑肉不笑的说:抱歉,家里有点事情,我先走了!哥没有挽留,说着一些吉利的话,终于散伙!我飞也似的离开小城故事。

    小城故事的外面车水马龙,天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昏黄的灯光渐渐隐入城市的末端,飘飞的细雨密密匝匝的压下来,压下来,直到我的头生生的痛,湿漉漉的地面倒映着我孑然孤立的身影,单调而渺小。翻开手机,按下那个熟悉的号码,通了,没人 。看着来往的车辆和闹哄哄的行人,我噙着泪,茫然失措的站在路中央,不知道何去何从。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