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寒风萧萧人不寂寥

作者: 庐溪  发表时间 2017-02-13 12:01:32 人气:
编辑按:
    冬日腊月,寒风呼呼作响,夹杂着“刀片”,割在行人的脸上,疼的他们时不时用手遮挡。

    山村幽谷,一片萧条模样。农田空荡荡,桃李光秃秃,狗儿懒洋洋。

    一轮残阳西下,归家的人,却还在远方。

    老丈赶着一群羊羔,慢慢地行走在羊肠小道上。时而吆喝,时而歌唱。歌声里有沧桑,有惆怅,有思念的远方。

    老丈虽已年过六旬,身体却还很健朗。一只受伤的羊羔抱在身上,他也没有喘息、累的模样。羊羔们很听话,走在前方,就像是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里山峦叠嶂,岩石陡峭,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把命丧。老丈与他的羊羔们,却不慌也不忙。这条路他们不知走过多少趟,哪里有峭壁,哪里有沟壑,他们都了如指掌。此时走在路上,背着夕阳,迎着寒风,心里依然暖洋洋。

    夕阳射出它仅存的光芒,照向那深谷里的村庄。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位老妇,在时不时的张望,望向那条回家必须经过的路上。手里抱着猫咪,嘴上念叨着:“夕阳就要落山,未见老伴回家乡。”

    本在屋檐下躺着的大黄狗从地上爬起,走到老妇身旁,摇尾仰望,“汪汪汪••••••”老妇摸了一下狗儿的头说:“小黄啊小黄,我知道你饿了,再等等,你的主人在回家的路上。”

    狗儿像是知道了什么,跑向了那条它非常熟悉的路上,越过山峰,消失在老妇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

    老丈赶着羊群,继续向前。前方的羊群有点骚动,“咩••••••咩••••••咩••••••”地叫着。只见大黄狗穿出羊群,来到了身旁。老丈用手抚摸着狗儿的头说:“小黄啊小黄,你每天都会在这个地方,等我回家,为我护航。”狗儿像是听懂了主人的话语,不断摇着尾巴,又是一阵“汪汪”,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在了羊群的最前方。

    寒风呼啸的声音又大了,像是酒足饭饱后在肆意的吹着,又跳又唱。老丈整了整斗篷,紧紧地抱着怀里受伤的羊羔,继续时而吆喝,时而歌唱。歌声换了模样,有了高昂,有了祝福,有了爱的方向。

    “汪••••••汪••••••汪••••••”远处传来狗吠的声音。微笑露在了老妇的脸上。本来还在老妇怀里睡觉的猫咪,睁开了双眼,抖擞了精神,一跃跳到不远的石头上,“喵••••••喵••••••喵••••••”的叫着,像是在互和着远方。

    老丈看到了那个在熟悉不过的身影,依然站在那等他归来的地方。老丈眼含泪花,高昂地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那优美的歌声在山谷里飘荡。

    温志清

    2017年1月18日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