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三分钟医院

作者: 井底蛙梦  发表时间 2017-03-16 09:56:09 人气:
编辑按:
    一

    阿K认为,欲成大事者,应有天下事为己任的担当,敢为人先的勇气,百折不挠的毅力。他总感觉自己全身充满着用之不竭的力量,冥冥中,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敦促他不断向前,他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己经习惯了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做他该做的富有正义感的伟大事业。在阿K看来,当今社会处处生长着毒瘤,到处是需要改革的地方。他不该再这么面朝黄土背朝天做一辈子农民。时不我待,是该他出来清风正气,匡扶正义的时候了。

    阿K高速运转的思维告诉自己,要想匡扶正义,为老百姓发声,得有合适的身份和畅通的渠道。都说人民代表为人民,自己以人大代表的身份为人民发声应该名正言顺、水到渠成。对,这才是符合自己的身份名片。

    说干就干。阿K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流星乡政府。政府大院门口两旁贴着两幅醒目的标语,〝向代表学习〞〝向代表致敬〞。两幅标语像两只张开的巨手,迎接着阿k的到来。阿k深入骨髓的自豪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他似乎看到了一群谦卑的人们向他弯腰致敬,无数的麦克风和签名笔向他递过来。他用他长满老茧的十根手指把头发顺着额头往后梳了梳,随手掸掸裤脚上的泥土,正了正有些褪色的西装衣领,昂首阔步地走进政府大院。

    正对院门的办公楼前堂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立着一个用红纸糊好的三角锥体牌子,牌子上写着〝报到处〞三个大字。阿K发现,进来的人都会先到桌子前签上自己的姓名,然后拿上一个小文件袋子,径直往楼上走去。〝哦,明白了〞,阿K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是要签名啊,我差点忘了这事,不签名我做下惊天动地的大事,老百姓还不知道谁做的呢!〞阿K满脸自豪地走到桌子旁,拿起笔就想写自己的名字。

    〝您叫什么名字,请签在你的名字下面〞

    阿K这才发现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俊朗的年轻小伙,正是他面含微笑地在和自己说话。

    〝我叫阿K,我是人民代表,为老百姓讲实话的代表。〞

    〝好好,阿K!我帮你找找。〞

    年轻小伙双眼顺着手指在签到低上仔细地移动查找,他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晴,可能是因为昨晚加班赶材料,没有休息好,注意力难以集中,所以没有找到阿K的名字。年轻小伙手指在低上上下来回了三四趟,还是没有找到。这时他突然发生阿K胸前没有戴代表证。

    〝请问你的代表证呢?〞

    〝什么代表证?〞

    〝你是哪个代表团的代表,昨天由代表团团长把代表证发下去了,怎么你没拿到吗?〞

    〝我不知道什么代表营啊团啊的,也没人发证给我!〞阿K感到很无辜和迷惑,心里嘀咕:〝怎么就没人给我发证呢?难道是我昨天下地干活,发证的人没看到我?〞

    〝那谁通知你天来开会的?〞年轻小伙显的很诧异。

    〝没人通知我,我是人民代表,正好今天来乡政府反映反映老百姓的诉求,正好赶上开会,这不我就来签个名。〞

    年轻小伙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随即微微一笑:〝阿K啊,今天召开人大会,得凭代表证入会场,你没有代表证,没有资格开会,你也不用签名了!〞

    阿K非常震惊,我堂堂人民代表不能开会?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就因为我下地干活没领到证,岂有此礼!

    阿K越想越气,〝什么破证,什么破会,我还不希罕,这会我不开了,要做我也要做县代表,我上县里开更高级的会去〞。

    如此一想,阿K气消了不少。走出流星乡政府大院,阿K径直坐上了通往县城的公共汽车。在阿K看来,但凡干大事者,必须有屡败屡战的勇气和愈锉愈强的韧性。瞬间,强烈的群众使命感和时代责任感油然而生。

    二

    今天的公共汽车有些挤,阿k在半途终于坐上了座位。他下意识起翘起了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感觉这样才是一位名符其实人民代表的架式。阿K用充满自豪的眼神再次认真地扫视了一下车上的乘客,这群人叽叽喳喳各自聊着各自的生活里短,有数落婆婆不帮带小孩的,有报怨小孩不争气的,还有骂这鬼天气都好些天没下雨了。

    突然,一个六十左右男人的话引起了阿K的注意。

    〝现在政府太腐败了,我祖孙三代住的好好的房子,说拆就要拆了〞

    高度膨胀的使命感让阿K具有超强的敏锐性,叽叽喳喳嘈嘈杂杂的音声里,阿K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他感觉人民需要自己发声的时候到了。由于他离开座位,站到那人身边。

    〝老爷子,你刚才说的拆迁是咋回事啊,我是县人民代表,有什么问题跟我说,我帮你们做主。〞

    〝你真能帮我做主?〞

    〝当然了,人民代表为人民嘛!你耍相信我,如果有什么冤,我一定帮你伸。〞

    〝那就好,我总算遇上青天了!是这样,我家住在半山村,县上说是搞旅游开发,要征用我家的土地,还要拆我家房子,你说我家几辈子都是种田的,这田没了,我吃什么啊?我家房子虽破,但一家人也能凑和着住,这一拆,虽然说一比一面积换商品房给我,但我家没有闲钱去装修啊!你说这不是官逼民反吗?〞

    〝这还得了,老哥,你别怕,遇上我你算是找对人了,我今日个就去帮你讨个说法去。〞

    〝那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包青天再世啊!〞

    啊K谦逊而又自豪地安抚老人,他感觉眉间额头忽然间多了些什么异样的感觉。

    车终于到站了,在众人景仰的眼神和谢谢声中,阿K昂首挺胸向黄垅县政府走去。

    一阵风过,阿K打了个寒战。他突然想到在流星乡签名时的那一幕,着实有失体面。〝不就一代表证吗?要不先去做个证件,对就这么办。〞……

    戴上刚从广告店里花二十元钱制作的代表证的阿K神采奕奕,那证件中央清晰地刻着他的名字。此刻的阿K,从未有过地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他清楚地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一位真正的人民代表,再也没有人会轻视潮讽他这个有证的代表了!

    踏着自信的八字步,阿K走进了黄垅县政府一楼信访局办公室,那还散发着墨香的代表证在他胸前格外显眼。

    一位40来岁的中午男子打量了一会阿K,示意他坐下。

    〝我是黄垅县人民代表〞,阿K提高了几分贝嗓音,用手正了正戴在胸口的证件:〝我是应半山村全体村民的请求来向政府表达诉求的,政府为什么不顾老百姓死活,强征田地强拆民房,党中央是叫你们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

    〝你叫阿K?〞

    〝对,黄垅县人民代表阿K!〞,阿K用右手拾指刻意地点了点挂在胸口的〝代表证〞,语气坚定地说。

    信访局干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阿K的胸前,眉头微窘,嘴角滑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轻声问道:〝阿K啊,你是半山村人吗?你了解这个项目吗?〞

    〝我不是半山村人,我是人民代表,有权利代表半山村人民,我知道这项目,不就是征田拆房把老百姓赶出老家,你们好搞旅游赚钱嘛!太腐败了,这不摆明官逼民反吗?〞阿K有些义愤填膺。

    〝阿K,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半山村旅游开发可是经村民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同意才批准启动实施的哦,政府发巨资把曾经交通不便,地质灾害频发的半山村迁出大山,在公路边拿出一块地帮他们建成一个旅游特色小镇,怎么到你这成了官逼民反的腐败项目呢?你是不是偏听偏信了?还有,你这代表证好像做大了点,你看,我这正好有一个县人大代表出席证,上面可没名字哦!〞

    说话的同时,信访局干部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代表出席证。阿K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开始纳闷,没有名字的代表证能代表是自己的吗?要是这证别人捡去了,不就别人成了人民代表?那我替老百姓申了冤又有谁知道是我阿K做的呢?更重要的是如果代表证上没名字,那些原本不看好我的狗剩、石滚等人不是更不相信我是人民代表?阿K百思不得其解,他的脑子转的比陀螺还快。特别是他转身走出信访局时,他的余光瞄到那个信访干部讥讽的笑让他的自信心很受打击。

    三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阿K觉得,社会的毒瘤太大,以他一人之力可能难以根除。但他可以治病救人,为广大人民割除长在肉体上的毒瘤。没错,阿K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说干

    就干,阿K开始张罗起他的〝三分钟〞医院。为什么叫〝三分钟〞医院呢?阿K也想了很久。开始他想取名〝人民代表〞医院,经上次信访局那事后,他深感不妥。而三分钟,突出他的医术贵在神速,刀起瘤落,药到病除!

    医院名是取好了,但名声不大,没人知晓还是不行的。宣传工作很重要!阿K的脑子又在飞快地转动,比陀螺还快,一连三天三夜阿K都没合眼。一个品牌的噱头很重要,〝三分钟〞体现医术,代表证体现信誉,但还缺乏权威。对,就是权威!阿K脑洞大开,说干就干,随后的十来天,阿K提个石灰水筒,一个刷墙用的刷子,走村串户,日夜兼程,一时间,流星乡的大街小巷突然冒出这样一句广告词:〝中共中央国务院认证,中央军委授权,人民代表阿K首创,三分钟医院,解医院不解之瘤〞。

    你还别说,阿K的〝三分钟〞医院一夜之间传遍大街小巷,一时议论纷纷。自古以来,瞎猫与死耗子的故事从未间断过,何况还有病急乱投医的无奈之人。

    阿离就是这么一主。阿离自小体弱多病,五十多岁了,也没人敢嫁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对生活也没多大期望。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阿离的左眼角长出一疮瘤,将左眼都快挤出眼框,那痛啊,只能用千虫噬咬万箭钻心来形容。阿离访遍了黄垅县周边所有医院,要么天文数字治疗费用,要么直接辞医,说治不好。平时里靠低保救济渡日的 阿离几近绝望,很多次都难以忍受噬骨巨痛想一死了之。那日,见墙上白色石灰书写的〝三分钟〞医院,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找到了阿K。

    〝找我算你找对人了!我阿K可不是吹的,我这三分钟医院可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认证,中央军委授权,由我阿K首创的先进疗法,你这毒瘤是绝症,去大医院花了钱还不一定治得好,我这三分钟一付药三十块钱搞定,而且保证不会复发〞

    〝但愿如你所说,我这条践命就交给你了!〞阿离双手捂着脑袋,咧着嘴痛苦地呻吟着。

    〝放心吧,治病要治根,只要快准狠,将病灶彻底切除,必定不久痊愈。这就像对一贪官,就地正法他就不能再为害百姓了〞

    阿K边聊边点燃一支蜡烛,从抽屉里取出一把理发刀,在火苗上反复烧烤。

    〝好了,你嘴里咬到这块毛巾,我要开始手术了,忍一忍,一会就好〞

    阿K双眼圆睁,手起刀落,血水伴着浓水溅了两人全身都是。阿K拿块沙布把浓头一一清理,然后上了些紫汞,便包扎起来。阿离早己痛晕过去,半个时辰后,方才逐渐清醒。……

    一个星期后,阿离敲锣打鼓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阿K三分钟医院,药到病除,妙手回春〞。从此,阿K的〝三分钟〞医院名噪一时,无人不晓。

    成名后的阿K在心里盘算,黄垅县人民代表的称谓可能与他的身份不相称,至少也得是个全国人民代表吧!对,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全国人民代表,我得关注国家大事啊,得准时参加每年中央两会。

    之后两年,信访局干部成了阿K的老熟人,每年得去北京接阿K回来。阿K认为全国人民代表理应享受这种待遇。

    再后来,阿K被信访局工作人员送进了精神病院。入院的第一天,阿K给院长写了个纸条:〝望中央军委见此条速拨款五百万给〝三分钟〞医院,以扶持其割除人间毒瘤〞。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