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关羽雌伏志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4-07-05 22:33:33
人气: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董桌暴政,荼毒生灵,诸侯互相攻伐,民有饥色,野有饿俘,战争也残酷到血流成河的地步……

    益州城内有一户人家,祖居在此,房主姓高,生有一子,姓高名恢,身高8尺,腰细膀宽,少年英俊,两臂似有千斤之力,益州城内,无人不晓,高恢自小爱使枪弄棒,儿时拜皇觉寺慧净大师为师,习得青龙刀法和《心静咒》,后在家为父亲打理农活,闲时专心苦读《春秋》,高恢为人挚诚、憨厚,常帮助别人,公元185年,诸侯韩馥部将潘凤率徒步兵20万攻打益州,益州守将张动弃城而逃,潘凤进驻益州,增收粮税,百姓苦不堪言!

    一天,高恢被父亲叫到身边,父亲对其说“高恢,人说18岁一条汉子,你如今已20出头,难道不想去闯闯天下吗?”高恢跪倒在父亲身旁“吾走父母如之奈何,儿安敢不尽孝道,愿终身为一硬汉,守护父母身旁!”父亲看了看高恢,早已泪两行,“男儿志在四方,如今天下大乱,诸侯互相吞并攻伐,百姓疾苦,大丈夫当平乱报国,安可在此荒废终身,你快走吧!”说罢,将盘缠交给高恢“这是我和你娘的积蓄,放在这里,迟早被官兵抢去,你带着去吧!”高恢跪在父亲身旁,连拜三拜,拜过,只说了一声“父亲保重,吾誓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而后来接父母享福!”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高恢走了一天,来到皇觉寺,忽然想起师父慧尽大师,便登门拜访,发现寺庙空无一人,原来官兵任意抢劫,寺里的和尚都跑去避难了,突然一股血腥扑鼻而来,高恢冲进去一看,只见慧尽大师倒在血泊中,恢大惊,忙上前探察,原来慧尽大师早已死了多时,高恢心绪杂乱,把师父葬了后,忽然想回家看看,便朝家赶去……

    回到家后,高恢惊得动弹不得,只见父母和姐姐早已被杀,尸首被砍得四分五裂,恢顿时昏倒在地,不知何时,恢被一阵奸笑声惊醒,朝外看去,只见一群劫得钱财的官兵正在调戏邻居朱某人的女儿,恢大怒,赤手空拳杀出去,直打得官兵抱头鼠窜,四散逃去,救下少女,这女子姓朱名熏,当下跪倒在地“若非使君,今日必受淋辱;大恩大德无以为报!”高恢苦笑道“可怜我父母姐姐,却不得这么幸运!你快走吧!”少女任跪地不起,恢又问道“令尊何在?”“早已不知去向,如今我只能去投奔在济县为官的叔叔,请恩人与我一起同往,仗恩人一身武艺,不失封官之日!”少女请求道;恢不语,转身走去,忽一杆长矛迎面飞来,高恢将身体一侧,顺势接下长矛,只见树林里冲出一百多号人,个个手持利刃,凶神恶煞,原来是刚才被打的官兵带来的人“此刁民妄想起乱造次,快给我杀了他!”领头官兵大声嚷道!“哼!我放你生路,你却不知悔改,我现在就为死去的父母姐姐、和师父报仇!”说罢,高恢大步冲去,奋起神威,力敌百人,一场恶战,长矛在血雨里穿梭,惨叫声惊天动地,不多时,已挑死几十人,余党早逃得不知踪影,高恢也不追赶,仍下长矛,只见自己一身血迹,不由心中凄凉,躲在一旁的朱熏跑了出来,“恩人杀了官兵,必遭缉杀,不如求助于叔叔,还有一条生路!”高恢思索片刻“也只有这样了!”两人跨过横七竖八的尸体,高恢葬了家人,连夜朝小路逃去,一路风餐露宿,只十日便赶到了济县!

    朱熏的叔叔名叫朱泰,是济州县令,两人换了洁净衣服,便去见朱泰,朱泰见高恢一表人才,甚是喜欢,便把高恢留在身边。

    一日,朱熏对朱泰说起高恢武艺超群,朱泰不信,便叫手下武士与高恢比试,谁知全不是高恢对手,朱泰大惊,更是喜欢,便问高恢练就的是什么武艺,高恢答道,自己练的是战国廉颇毕生心血所创古武术——青龙刀法,朱泰又想,这青龙刀法如此了得,他日篡夺江山,若高恢反对闹将起来,难以应付,忙问道“青龙刀法可有敌手。高恢不知是计,便老实详细的说道“当今古武术共有4类,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其中都含有古武术及兵书,巫术、阵法、幻术,谋略、都是古人智慧的结晶。青龙刀法并不厉害,而刀法中蕴涵的做人道理才真深不可测,任何武术都要修炼者灌输有力量的信念才能使武术产生不同属性强弱的效果,所以古武术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的!”“那你还有其他师兄弟吗?”朱泰又问道“青龙刀法每代只能收一个传人,我有幸习得,如今青龙传人也只剩我一人了。”高恢想到师父不免有些悲伤。“那其他古武术的传人呢?”朱泰急迫想知道答案。“诸侯丁原喜欢收集古书,传闻其收到一本项羽所注的《白虎方天戟》,其有一匈奴养子名日吕布;体形异常魁梧,匈奴人习得白虎古武术后把书烧了,变得天下无敌,西凉马腾藏有《秦史皇——朱雀古书》其子马超被称为西凉神勇天将军,在西凉无人能敌,大概学了朱雀古武术,姜子牙、周文王所创玄武流以阵法、箭术、幻术、巫术、谋术、仙术、谋略为主,听闻当今天下众多谋士都学了一点,张角就是学到其中的一点巫术而揭竿起义,其精华被谁习得恢实不知,其中的武术被三个年青人学得。其中一个是杀猪的,另一个是四处漂泊的侠士,还有一个叫典韦;而箭术被刘表帐下一老将习得……”朱泰听后消除了心中的顾虑,想让高恢为自己所用,便叫人拉来一匹马,只见这匹马毛色黝黑,又高又壮,口吐粗气,霸气凛然,像一匹活着的麒麟,朱泰说道“此马名曰绝影,可与匈奴名驹赤兔相媲美,是一个名叫阿瞒的少年托我送给我主的,我主不识马,说这是一匹桀骜不训的野马,就把马送给了我,我不会骑马,留着也是留着,现在把马送给你!”高恢起先不肯收,朱熏在一旁再三相劝,也就收下了,以后的日子里,高恢为朱泰跑腿办事,不辞辛劳,朱熏每天都做好饭,等待高恢回来,他们是儿时的玩伴,又是患难的挚交;一年过去了……

    却说朱泰在诸侯公孙瓒手下为官,当时韩馥一心想吞并公孙瓒土地,暗地里收买人心,这朱泰是个贪财之人,收了一些钱财,便劝诱济州太守降了韩馥,韩馥恐怕有变,就派人杀了济洲太守,另换手下部将来驻守,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差点被高恢杀了的官兵头头——程太守,朱泰一心想讨好程太守,马屁送礼不在话下,一日,朱泰把高恢领去见程太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程太守知高恢武艺超群,不敢发作,见罢,程太守咬牙切齿,暗地里叫朱泰杀了高恢,提人头来见,朱泰是个狡猾的人,把高恢叫到身边说道“当初我不听你言,降了韩馥,如今程太守要我杀了你,否则杀我全家,如之奈何?”高恢听罢说道“就请县令将我首级送去,免遭灭门!”朱泰长叹一声“我怎会如此绝情,我今晚给你500刀斧手杀了程太守重投旧主!”高恢起先不从,再三劝诱,也就答应了,当晚便杀了程太守,正当高恢手提程太守首级回去复命时,五百刀斧手忽然全数倒戈,高恢措手不及,摔倒在地,刀斧手准备上前将高恢剁成肉泥,忽一声长嘶,震耳欲聋,绝影冲入阵中,刀斧手被撞倒踏飞,后面是朱熏带着一队骑兵冲入阵中,刀斧手同样被打得措手不济,高恢飞身击倒身旁吓呆的刀斧手,越上绝影,和朱熏一起冲出阵去,冲到城门前,只见灯火通明,四周围满了精锐的黑盔徒步兵,只听人群中传来朱泰声音“此人杀了程太守,妄想谋反,杀此无义之徒,前去领功!”

    士兵如潮水一般四面八方涌来,高恢仰天长叹,就在徒步兵杀到绝影跟前的一刹那,高恢大喝一声,随绝影蹄声扬起迷漫的尘土,身旁的士兵全数吓倒,高恢夺过一把钢刀,绝影疾驰如飞,所到之处,手起刀落,成排被剁翻的士兵,绝影蹄声如雷,被撞飞的士兵不计其数,朱熏紧随其后,远远听到朱泰丧心裂狂的辱骂!高恢杀出一条缺口,和朱熏朝城外奔去……

    奔了十几里路,来到一片森林,高恢等人才停下来“听闻叔叔要害使君,遂赶来相助!”朱熏说道。“我为县令跑腿办事,披星戴月;忠心不二!县令为何欲加害于我?”高恢问道。熏不语,高恢又说道“你救了我,回去县令必不轻饶你,不如跟我走吧!”“昔日使君救我,我自当保之,恩已报,我该回到叔叔身边去!”朱熏答道。“县令会原谅你吗?还是和我一起走吧!”“谢谢使君的好意,我很想和使君一起走,但朱泰再坏毕竟是我叔叔,父亲不知去向后叔叔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供我吃穿,吃其食而弃其而去,是不义也,都是朱熏害了使君;使君还年轻,身怀绝技,现在又得绝影,总会有用武之地的,我得先走了,追兵将至,使君却莫在这逗留!希望还有缘相见!”说完后,朱熏头也不回的朝回奔去……

    此刻的朱泰已经做了济州太守,掌了兵权,为他夺取天下的野心迈出了宏伟的一步。他正在谋划如何将高恢这个隐患斩草除根。

    高恢从马上跌落下来,静静的躺着,一动不想动,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然后浪迹乱世江湖……

    晨曦刺破消沉的夜,阳光照在高恢的脸上,绝影吃够了草,喝够了泉水,又把水袋接满了水,才把高恢摇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短歌行》

    修罗结界

    高恢正在喝水,忽闻马蹄渐近,以为追兵将至,提刀上马,树林里冲出一束人马,领头的是一个女子,女子见到高恢就大叫“不好了,并说自己是朱熏的丫环,朱熏回去后被朱泰拷打,并扬言若今天太阳落山前高恢不出现,就要杀掉朱熏!”高恢没有多想,独自一人朝回狂奔而去……

    高恢行至城门前,忽乱箭如雨,绝影嘶叫一声,快步如飞,在箭雨里穿梭自如,冲到护城河,绝影一跃飞驰而过,高恢鼓足万斤气力,一击孤月斩,气浪爆开城门,只见迎面有一将拦住去路,金盔金甲,异常高大强壮,手持方天画戟,骑一匹火红色马匹,威风凛凛,高恢心想,这该不会就是传闻中万人斩天下无敌的吕步吧,他应该在匈奴边境才对,高恢摇了摇头,再不多想,不击败他就过不去,抖擞精神,拍马而去,一场恶战,斗上了千合,难分胜负;吕布武艺精湛,毫无破绽,怎奈高恢信念更强,从早晨战至中午,吕布体力不支,被高恢一刀斩下,吕步惨叫着倒下,化为一只白虎哀叫着死去,原来不是真的吕布,是用幻术幻化而来的,威力却足以以假乱真,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道人。“来者何人?”高恢喝道,“我是太守请来把你送入地狱的使者,也是太守未来的军师——紫虚道人!你方才斩了平道爱骑,平道要让你负出代价。”“你就为了功名而屈从权势?你所使的幻术,来源于玄武流古武术,其宗旨主张修身养性,维持公道!玄武流古武术传人还没出过你这么丢脸的妖道!”“哼!与玄武流的正派精华继承者卧龙相比,平道的手段是卑劣了些,但我玄武传人从来就与你青龙传人不和,听闻慧净为保护和尚而用身体挡刀而死,青龙古武术终身只传一人,凭你小辈功力,难成气候,今可以轻易除去青龙古武术,这也是平道毕生的一个理想!”说罢,念动咒语,天空乌云密布,闪电穿梭,从天上降下无数天将,地上冒出无数恶鬼修罗;不知从那里传来紫虚道人的奸笑“此乃玄武亡魂阵,你必死无疑!”高恢大喝一声,舞刀拍马迎去,力战恶鬼天将,这一战厮杀了3天3夜,高恢渐渐在无数的血肉横飞中绝望,他身上多处负伤,力气也将用尽,而恶鬼天将还源源不断杀来,一想朱熏大概已死,悲泣下马,对绝影说道“若不是此马,我早已死了数次,今遭此劫。必身死于此,不忍连累,待我引开魔头,凭你的灵气,一定可以走出此阵!”绝影不肯走,流下了眼泪。这时魔头又至。“真是一匹绝世好马,快走,好好活下去!”高恢徒步迎上去;绝影突然凄嘶一声,化作一条黑龙,呼啸而上,冲入乌云,天空突劈下万道黑色闪电,将阵内无数魔头劈成粉末,高恢隐约在此刻看见自己的师父慧净,慧净对其说道“高恢,你生命中还有很多使命要去完成,不可在此轻生,绝影是上苍派来助你和一位叫阿瞒的少年完成使命的神骑,他对你的最后使命就是助你杀出此阵,阵内三日,阵外三个时辰,朱熏还活着,万不可轻生;师父得走了,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多杀生!”高恢从幻觉中醒来,只见亡魂阵已被黑闪电劈散,紫虚道人见罢,吓得驾着黑乌云逃去,黑龙追来一声吼,紫虚道人被吓得跌落下来,高恢徒步提刀上前,紫虚道人大叫饶命,高恢大喝一声“滚!”紫虚道人连滚带爬不见了,黑龙又化回绝影,高恢抚摩着绝影的鬃毛,“真舍不得这样的好马,去吧,去找你的主人完成你生命中另外的使命吧!”绝影似乎听懂了高恢的意思,嘶叫一声以做告别,朝城外奔去,高恢徒步进城。

    刚进城,见城里有一家酒馆,此刻高恢大战过后,疲乏中又饥又渴,叫了两壶酒几斤肉,刚下肚,只觉不对劲,头昏昏沉沉,原来是肉里放了麻药,这时店里冲出数个手拿大刀彪悍的侩子手,高恢心知中计,忙将酒浇在伤口上,剧烈的疼痛把体内的麻药随汗排出,高恢异常清醒,数合内杀退了侩子手,此刻高恢伤口血流不至,无法再使出青龙刀法,把伤口做了简易处理后,撇下钢刀,捡起一把大刀,又一路奔去!

    又行了几里路,高恢被一红色盔甲女将挡住去路,女将手持锁链,矗立桥头,好不威风,高恢定神一看,尽是自称是朱熏丫环的那个女子,“我乃马超之妹马琴,朱雀古武术第二继承人,游荡江湖只为一战高手,听闻青龙传人在此,遂赶来只为一战!”说罢,飞身朝高恢奔来,这时高恢身后又杀来一队骑兵,已无法使出青龙刀法的高恢极为绝望,马琴行至高恢前方,掷出锁链,击中的却是高恢身后的骑兵,高恢大吃一惊,这时又杀出一个蓝盔蓝甲的英俊侠士,侠士手持玄武矛,以马琴杀成一路,骑兵抵挡不住朱雀、玄武古武术的突袭,全数败走,高恢疑惑不解,这时马琴向高恢解释道,自己14岁就离开西凉,浪迹江湖,救赎乱世中被鱼肉的百姓,杀贪官,斩暴徒,途中认识了另一位侠士,两人一起浪迹乱世江湖,行至益州,听闻青龙传人在此,本想登门拜访,却得知益州县令欲害你,遂赶往营救,谁知去晚一步,又得知县令以一女子要挟你来犯,步好陷阱,遂假装投奔朱泰,暗中帮你。英雄相间,格外激动,三人搭成一致,救出朱熏后一起寻明主,兴汉室,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一旁的英俊侠士也报名道,玄武流古武术传人常山赵云。

    三人一路冲去,余下的路障根本不是青龙、朱雀、玄武的对手,一路打听朱泰下落,最后冲出西城门,在一座山顶上找到了朱泰,朱泰坐在一把紫藤木的大椅子上,身旁站满了12位魁梧威风的大将,6个身着天罡为代表的金甲猛将,6个身着地煞为代表的紫黑甲猛将;朱熏被朱泰扭住,朱泰冷笑道“我就知道你能活到这里,遂招募了12位朝廷下野的猛将,想你已元气大伤,必能亲眼看到你被诛杀,只是没料到我招募的玄武、朱雀传人竟背叛了我!”“呸,我是不会为你此等小人效力的!”一旁的赵云说道。“我为大人效力,忠心不二,大人为何欲害我?”高恢还是不解的问道。“乱世中要成就大业就得懂得必要的牺牲,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朱泰答到“那朱熏呢,她是你侄女啊,若我中途阵亡,你仍打算杀她?”“违背我意志的人都得死,不管是谁,你也必须死,我才能消除隐患!”说罢,将手一指赵云、马琴,天罡围住赵云,地煞围住马琴开始厮杀,朱泰提起身边的一把开山大斧,砍向高恢,高恢举刀来挡,溅起阵阵火花,刀被大斧劈断,高恢跌倒在地,伤口绷裂,一时难以爬起,朱泰武艺并不怎样,但高恢身负重伤,元气耗尽,又无法使用青龙刀法,难以抵挡朱泰穷凶极恶的攻势。“哈哈哈,天下知名的青龙古武术尽败于我手!”朱泰狂叫着,举斧砍高恢,就在斧头砍下的一刹那,一个人影冲了进来,人影被拦腰劈做两段,高恢定神一看,尽是朱熏,高恢大怒,忘记了剧痛飞身而起用短刀使出满月斩,大斧被强大的剑气震碎,朱泰往后退了数步,高恢杀红了眼,发了疯似的追杀去,段刀急速在风中旋转,摩擦空气而产生青色火炎,高恢整个身体在气流中旋转,朱泰被旋流剑气扯住,动弹不得,高恢使出青龙刀法最高招数——青龙偃月斩,朱泰当即毙命……

    夜,无月,虽是六月,天空却下起了雪,高恢抱着朱熏残缺的尸首伤心欲绝,两个驱壳的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大地,一动不动,像一幅血腥凄美的水墨画,少时,高恢起身,朝悬崖上跳了下去,马琴和赵云被天罡地煞缠住,来不及救他……

    天罡和地煞被全数杀败,马琴和赵云也负了伤,两人呆呆望着寂静的山崖,随后帮高恢葬了朱熏,却立了两个碑,马琴摇了摇头走了,继续浪迹江湖,赵云则投奔了公孙瓒,开始了他的理想抱负和政治生涯,他总觉得高恢没死,还能再遇上高恢,另一个高恢……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需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

    ——曹植《野田黄雀行》

    劫后余生

    这一摔并没有把高恢摔死,他挂住树枝,跌落在水潭里,他艰难的爬起身,只见自己身在一片无边际的密林里,他艰难的活了下去,几年后,终于走出了深山,此时,长长的胡须改变了他的面容,又走了几天,终于有了一户人家,一个猎人救了高恢,并送了他一顶斗笠和一件蓑衣,高恢在此呆了数日,恢复体力后,又继续过者流浪逃难的生活。

    一日,走到渭水关,渭水关守将张辽见来者斗笠蓑衣,形同隐士,便大声喝道“来者何人?”高恢缓缓抬起头,只见“渭水关”三个大字伫立眼前,此时正属深秋,秋风夹杂着羽毛从字旁吹过,高恢忽然答道“我姓关名羽,是个猎户!”张辽听后,便开关放行!又走了几日,来到一个小镇上,只听见一个算命先生喊道“我是隐士荀或,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猜字、卜卦、算命;无所不能!”关羽上前卜卦,算命先生问其姓名,答日关羽,只见卦图显示罡星正北,其有两颗天罡在旁,算命先生道:“北方有两位命中注定的英雄在等你,你可沿路做些小买卖,便可和他们相遇,切记,定要独往!”

    关羽谢过算命先生,又继续上路了……

    ——END-(琉璃姬作)

  

责任编辑 浅紫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