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红色的海1·冰封诅咒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4-12-05 20:13:45
人气:

    耶释默先生是瑞士的富豪,风度翩翩,头脑灵活,可他40岁那年,因厌倦烦杂的社交和复杂的尘世,出巨资要求对其进行冰封,一世纪后解冻,获得超越世纪的生命……

    耶释默先生冰封后被送到美国旧金山人体冰封保存仓库,在这里同耶释默先生一起冰封的还有美国首富比尔,约布得,中国哲学家于青蓝,德国拳王阿道夫,都在一个世纪后解冻……

    时光飞逝,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能感到血液的流动,光,耶释默许久睁开了双眼,天,和100年前一样瑕蓝,“您终于醒了!”耶释默坐起身,身边还有三个裸体的男子,“快看啊,什么都没有。”约布得用英语大叫道,四周是空旷焦黑的大地和无数大小的坑,海,不,是血,血红色的海在前方平静浮动着。“天啊,这是哪?”耶释默惊呆了,一只血红色的飞鸟从天空垂直坠落,一头扎进血红色的海水里,再也没有飞起来。“在失去生命以前,我们只能彼此合作。”于青蓝用英语说道。“别无选择。”啊道夫答道,四人都精通英语,这是值得庆幸的地方,在这个荒诞的空间,没有食物,饮用水,四人如此无助。从废墟中找到的单薄衣服抵挡不住变异的气候,夜间,气温降到0度,四人相互依偎在一堵废弃的墙角边……

    “嘘;嘘,好冷,真的好冷。”约布得一遍遍重复着。

    “看来……很难……活下去了。”阿道夫抱怨到。

    “不要放弃……”于青蓝给大家信心。

    “听……那红色的海水,似乎涨潮了!”耶释默好象发现了什么……

    四人一回头,只见血红的海水朝四人涌来。“快跑!”阿道夫反印极快,大叫一声,四人发疯朝前逃去……

    天亮了,四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再也站不起来了。”“一百年没吃东西了,我只想喝水,哪怕是血水。”“地球也许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或被外星生物袭击,人全死绝了……”约布得分析道……

    太阳从血红色的海平面上升起,温度开始回升,刺眼的光迎面射来;“有救了!”耶释默高兴的大叫起来,原来旁边有两株小树,“你是说吃树叶?”耶布得问道,“应该是树皮或树根吧!”于青蓝也说道。“我饿的可以吃头大象。”阿道夫抱怨道,耶释默什么都不说,吃力的爬起身,将缠在身体上在废墟里找到的塑料纸用树枝绑在树的枝叶上,叶片开始蒸发水气,几个小时后,系在枝叶上的塑料纸满是水珠,聚在一起,就成了一兜兜食用水,有了水,四人暂且缓过气来……

    后来四人找到了一小片树林,从树林里取得水、植物果实和许多废铁,始终被血红色的海水所隔,而食物水源有限,四人便将树木和废铁做成一艘小船,想飘过红海去……

    “20多天了吧,我们活像野人,希望明天能离开这鬼地方。飘过这恶心的海……”四人坐在海边,难得悠闲谈论着……

    “也许地球只剩下我们所处的这点空间了,两极融化,经过大规模核战争……”

    “我一直奇怪,我们怎么没有死去,而苏醒在这里,这海为什么是红色的?”于青蓝突然问道。

    “谁知道呢!”耶释默回答道,一旁的比尔,约布得眼神诡异,一言不发……

    “不好了!”木头搭成的小木屋里传出喊声,耶释默睁开眼睛“怎么了?”约布得驾着小船和事物溜了,阿道夫惊叫道,“别急,我事先预料到,偷偷造了一艘小船,藏了一些食物,现在去追他!”于青蓝不慌不忙的说道,于青蓝一生花了20年研究人性,的确有收获,之后3人乘上小船,朝红海驶去,“遇上便一拳打死他!”阿道夫不停念道。“他为什么抛弃我们 独自冒险?”耶释默不解,“说实话,这次存活的机率并不高,要是全部水源和事物供给一个人,不起大风浪的话可以多活几天,希望便更大一些,他抛弃我们并不奇怪,怪当初出钱做冰封的我们……”于青蓝答道,小船在海面上顺风前进,速度很快,不一会四周已经全是血红的海水,“这水不像是矿物质染红的,像动物的血,但……”“快看,约布得。”阿道夫打短了于青蓝的疑问,只见约布得已经死亡,漂浮在海面上,胸前像被魔鬼掏了心,一个大窟窿,三人大惊,只听惊天动地一阵从未听过的吼声,从血海里蹦出一条血红色的龙,龙一跃升空,不一会飞的无影踪“笑……笑话,任世界再荒唐,也不会有龙!定是我们身体虚弱,产生了幻觉……”于青蓝呆呆的说道,只听见又是一阵水的爆破声,伴随水花浮出一条巨大无比的的蜈蚣,蜈蚣口吐火焰,尾喷毒汁,遥遥晃晃浮在水面上,“逃啊!”三人拼命猛划,蜈蚣早知觉,尾随其后追来,阿道夫举桨击打蜈蚣头部,却被蜈蚣吞入腹中,正当耶释默绝望之即,蜈蚣忽然哀嘶着沉入海水中,被吞入蜈蚣肚中的阿道夫浮出水面,原来阿道夫被蜈蚣吞食时,抽出用废铁做的匕首,拼命从蜈蚣腹部开口逃生,捡回一条命,两人惊的无话可说,之后三人继续心惊肉跳的漂流,一天过去了,好在海上没起风浪,前方出现了一个岛,三人决定先上岛再谋后事,船靠近岸时,三人极度发怵,只见古希腊传说中的九头龙正在和海边一只石头颜色的巨龟搏斗,两兽双双滚入红海中,半天没浮起来,三人商议后,还是决定冒险上这个岛……

    岛上四处可见血红的鸟,还有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像一个大教堂,只是陈旧不堪,三人毫不忧郁,进入了这座神秘的建筑……

    “人,有人!”只见前方有一大群人走来,“不,那不是人!”只见一群面目全非满身恶臭烂肉的活死尸歪歪斜斜朝三人拥来,“我已经忍无可忍。”阿道夫抄起匕首,与活死尸搏斗起来,很快阿道夫就被活死尸撕成几段,内脏撒得到处都是,耶释默和于青蓝在逃走中走散,于青蓝在大教堂中迷了路,不知觉走到一尊石膏雕塑前,坐下小憩,忽然有湿淋淋的液体打在肩上,于青蓝抬头一看,只见石膏正望着自己哭泣,而眼泪全是血水,于青蓝瞬间被吓晕过去。

    于青蓝再次醒来时已经处于疯狂状态,他举起身边的椅子,将石膏像砸个粉碎,这时已经死亡的阿道夫的上半个身体朝门口爬了进来,肠子拖出一条血红的地毯,表情狰狞般诡笑,于青蓝大叫一声,,举起身旁的凳子就砸,凳子被砸个粉碎,阿道夫也不动了,房间里的蜡烛忽然熄灭了,整个屋子成了幽蓝色的,只听见缓慢的脚步声……“魔鬼出来,我要把你们全部杀光!”于青蓝疯狂的叫喊着,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却,一双滴血的拖鞋出现在门口……

    耶释默也没有走出大教堂,四处乱窜,途中看到不少巨大的人面蜘蛛,蜘蛛的脸全都是耶释默认识的人,其中也有阿道夫和约布得的,耶释默吓得面色铁青,见门就进,终于也绕到了蓝色的屋子里,只见头顶上有一个吊死的人,正是于青蓝,耶释默呆了;滴血的拖鞋又一次出现在门口。

    一个面色青紫头发凌乱的女人站在门口“你为什么害死我朋友,你又是什么怪物?”耶释默即愤怒又恐惧的嚷道“是他自己自杀的……”女人缓缓抬起头,却看不清她的五官。“骗人,他没有理由自杀的,你又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是人类内心世界的主宰——红海幽灵!”

    “内心世界,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空间人类无法介入,高科技的冰封术可以让人进入这个世界,不过只是你的灵魂。”

    女人相貌诡异恐怖,且声音颤抖,可是说起话来有条有理,耶释默才有一丝放松,将所有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你们为什么要杀戮恐吓灵魂,那些怪物难道也是人的内心世界该有的?”

    “我的职责只是守护在这里,很久以前,这里有蓝蓝的大海,自由的海鸥,美丽的群岛和各种动物,这里的人和动物自然友好相处,就像天堂,自从有了文明后,人类内心的欲望开始膨胀,人性开始麻木,扭曲、抽象;外表的虚伪掩盖不了内心的歹毒,阴险,贪婪,孤独、嫉妒、算计、痛苦……充斥着人类的内心,你们一味追求所谓幸福生活,心灵的世界大战却打的不可开交,恣行无忌的修罗纷至踏来内心世界,使这里魑魅魍魉,海水也变成了血红色……”

    “这不是所有人,你看法有些极端!”

    “不要再自欺欺人,为自己找寻开脱的借口,先前吊死的这个家伙说了许多你这样的大道理,最后也因为接受不了事实自杀了,看看这片红海吧!还有这里的怪物,活死尸,九头龙,巨蜈蚣……这些都是你们这群自已为是人类的杰作……”

    “一死了知不如尽力面对,人可以毁灭世界,也可以保卫世界建造世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自我心灵的拯救……”

    “你和以前死在这里的所有人还有所不同,若那边多一些你这样的人,我们的世界或许有救。”女人走上前来,只见女人早已没有了眼珠!

    “啊!”耶释默吓得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耶释默先生,耶释默先生!”耶释默睁开双眼,旁边围满了穿白衣服的人,几十台摄像机似的机器对着他……

    “耶释默先生,你终于醒了,恭喜你,你是所有冰封人体中存活下来的唯一一个,你的苏醒使你快倒闭的公司得到国际组织救济扶持,你下辈子吃用不尽了……”一个穿白大衣的老头握着耶释默的手说道……

    “100年,整整100年,我却似乎过了1000年,能带我去看看海吗?”耶释默坐在轮椅上,在医院的花园里对护士说道……

    “刚恢复3个月,恐怕吹不得风,不过您放心,再过几个月您能走路,我就像院长申请带你去看海!”

    耶释默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鸽子滑过眼帘,“梦,一却都是可怕的梦。”“护士小姐,请问当年和我一起冰封的有没有一个叫于青蓝的中国人?”

    “耶释默先生,对不起;我不太清楚,只听说和你一起解冻的三个人,一个拳击手,一个富豪,一个哲学家,都已死去,您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我不过问问而已……”

    “对了,先生,您叫我带你去看海,恐怕你会吃惊的!”

    “为什么?”

    “等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半年过去了,耶释默在许多人的陪同下来到海滩,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

    “这海水,怎么会有些泛红?”耶释默不安的问道……

    “这……这些年全世界的海水不知道为什么都常生了异变。科学家也没有分析出具体原因,科学家初步断定是污染所致,却惊人发现海水中夹杂着血的元素……”院长在一旁说道。

    耶释默呆呆望着大海,隐约看见一个女人站在海边,蓬头垢面,耶释默定神一看,竟是……

    (2000年秋)

  

责任编辑 浅紫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