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枫之影(上)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3-14 20:56:36
人气:

    枫之影(小说)

    

    (1)

    

    寂寂的夜,没有一丝儿风,冬日的寒冷给沉重的夜色涂抹上了浓浓的神秘。

    

    清荷一叶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滚动的彩屏,带着梦幻的笑容品味着歌词,用深深地呼吸嗅着那些陌生人送给歌手们的鲜花散发的清香、、、、、那清香渐渐地弥漫到空气中,充满了整个的房间,她恍恍惚惚地听到那个声音低低地在耳畔回响、、、、、、“你是尖尖?”“不是”“尖尖好啊!”“不好!”“不好就换啊?小荷才露尖尖角!”“不换怎么样?偏不听你的,要你管!”“不换就不换吧,呵呵!!”、、、、、她一向对陌生人客气而有礼貌地,却在“看”到他的那一瞬有一种熟悉了几百年的亲切感,而且她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她”在笑,所以她说话的语气虽咄咄心里也在笑!她相信他能感应到她话里藏着的那么点任性的娇气!对的,就是某种娇气,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面前表现出娇气!而他却很温存在包容着她。不错,那个晚上她和他的“对白”中她想到的那个词语就是温存!

    

    枫舞玄冰按照往日的习惯写完随感,发完贴,仰靠着转椅,闭目,用手轻轻按按太阳穴,然后站起来伸伸胳膊,出去泡了一杯苦丁茶回到电脑前、、、、、他一直喜欢喝苦丁茶,品味浓浓的或淡淡的苦味就如同品味自己的落寞!他把自己的思想封闭在强健的体内,不让任何人去触摸。自二十年前他在冰层上醒来看到那片枫叶飘拂过他的脸上,他感觉他生命中深藏的一种情感随之被沉淀了。他不知道那片枫叶来自何处。那似乎是唤醒他冻僵的意志的一种源泉。可奇怪的是醒来的他却对一切充满淡漠包括对他的家人,似乎他不是这个现实世界的人。他只是凭借一份责任和义务数着岁月的年轮。当他借助于网络这个虚实的空间把自己真实的情感以一种心路历程表述出来的时候,他轻松了许多,也似乎感受到了一点美好,一种在过去的岁月中失却已久的热情在慢慢地回归。

    推开语音聊天室的门,枫舞玄冰的心又怦然地动了一下,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尖尖”的座位和他静静地立在一起,他有一种直觉“尖尖”在这儿等的就是他,他不是喜欢找人聊天的人,也并不擅长聊天,可是一个月前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从未见过的名字时,心头涌上了一种温柔的情怀。便主动地向她打了招呼,尽管被“尖尖”不太友好的语气“呛”了几句,不过从她的语气中他却听到了一种说不出什么缘由的某种情愫。对的,就是某种情愫!那种情愫让情感冷漠的他心里感到丝丝的温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奇妙的感受,研究过心理学的他迷惑片刻后淡淡地笑了。

    

    清荷一叶已经是第五次在这个歌室守候那个名字了,凭着敏锐的第六感,她知道那个微笑着喊她尖尖的人一定会出现的。因为她一直在等他,她认为她的等一定会让他感应到,当他的座位和她静静地立在一起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他露出了迷茫的微笑。她相信他感应到了她的等待。他问“尖尖?”她答:“谁是尖尖?”他回:“尖尖是一个任性的小孩子”她复: “这里只有漠漠的人”“默默的人是你吗?”“漠漠的人是你!”然后她批评他的文章掉了标点错了字当别人白痴啊,他笑着说网文就是这样的错了字掉了标点很正常的而且别有趣味你玩论坛时间久了就会知道其间的奥妙,她说不懂不懂你太固执了别找理由。他说好吧好吧接受批评改正改正。

    

    她没有其他的人聊,一边听歌一边快速地打字,她打好几句话才见到他一句话,他总是慢她三拍。她有点受伤感,三比一的对话不公平啊,三心二意的谈话很有趣吗?“过了”近一个世纪,他挤出一句话来在看坛坛罐罐。不好,怎么每次都如此呢?聊天就聊天,看坛坛就看坛坛,说一声啊,让别人久等有礼貌吗?我们玩比赛看谁打字快好不好?他说你打出的话我打我打出的话你打。可是她打出来几句话后没见到他跟字,是不是断线了呢?又“过了”近一个世纪,他俩几乎同时打出:

    “我看到一片枫叶”“在哪?”“在遥远的山上!”

    “我看到一颗枫树!”“在哪?”“在前世的梦里!”

    

    枫舞玄冰真真切切地又看到了那片枫叶,不过那片枫叶不是在遥远的山上,而是在他的记忆中,二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昏倒在并不算太厚的冰层上的,如果是用力倒下去,冰块会破碎,当他感觉到脸上痒痒的、耳畔有轻柔地声音呼唤,他睁开沉沉的眼睛,看到了落日的余辉和一片银白的世界,周围的一切蒙上了一层淡红的晕圈,他以为自己进入了天堂,正要重新睡去,似乎冰凉的唇上印上了什么热力,他费力地将手抬起移到嘴上,一片红透的枫叶进入视线,它象一把火炬顷刻将他的生命照亮、、、、、、

    清荷一叶真真切切地又看到了那棵枫树,不过那棵枫树不是在前世的梦里,而是在二十年前那次严重失眠时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梦幻中,她感到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暴风雪中她在天上飘飞,她不知道将要飞往何处,她感觉不到寒冷,快要从天上掉下去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棵高高大大的枫树,在皑皑白雪中一片片火红的枫叶随风摆动,她脚尖轻轻点到树梢,摘下最上边的一片红枫,然后继续飞。暴风雪停息,她轻飘的落到一个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冰层上,她看到了一个躺在冰面上熟睡的人,她轻轻地吻了他一下,将那片枫叶放在他的唇上、、、、、、

    

    相对无言。

    他陷入沉思,她陷入默想,沉思默想中他们打开各自的QQ,在各自的恍惚中,他的QQ上出现了“漠漠好!枫叶”他心中一惊,她怎么知道我的QQ号?她的QQ中出现了“尖尖好!枫叶!”她心中一颤,他怎么进入我的QQ号?

    

    某工业大学学生公寓的六楼,临窗的一台电脑前,一双年青的狡黠的眼睛,带着天真的梦幻的笑注视着、、、、“枫叶回来,十二点了,睡觉去啦!”

    清荷一叶的屏幕上:“枫叶回来,十二点了,睡觉去啦!”

    枫舞玄冰的屏幕上:“枫叶回来,十二点了,睡觉去啦!”

    

    (2)

    

    “枫叶回来,十二点了,睡觉去啦!”那双年青的狡黠的眼睛带着天真的梦幻般的笑再次看了看显示屏,身子向后仰了仰,将瘦长的双臂举过头顶,双手收回紧贴在后脑勺靠着的转椅上,轻轻一个倒翻,人就轻灵得象片叶子飘落在地上,象树一样秀挺地站立,他身穿一套雪白的运动服,脚蹬一双雪白的运动鞋,大约身高一米七七左右,无论从正面还是背影看都略显清瘦,配上他那英俊瘦削的脸,有一种飘逸之感,再加上那双梦幻般幽深的眼睛,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思想到底飘向何处、、、、、、

    倚着窗户,望了望深邃的夜空,他的眼睛渐渐地蒙上一层迷雾,透过迷雾,他仿佛看到了相隔在遥远的两地那两个依然发呆的人------体魄强健的枫舞玄冰和秀美柔弱的清荷一叶。他们已分别的关掉眺望对方的QQ窗口,却还依然静静地呆坐着陷入在沉思里。

    

    五分钟前这个梦幻般的男孩看到了漠漠二十年前的记忆和尖尖二十年前的梦境。尽管他知道自己从小就可以潜进别人的思想,但是那是近距离的接触和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提前感知,象今夜透过遥远的距离看到两个成年人如此清晰的影像和封存的记忆还是第一次。他在回想他们是如何进入自己的视线,似乎是他任意点击时曾有一个瞬间的闪念:两个同一星座不同性别的名字首尾相连等于自己。

    枫舞玄冰清荷一叶的缩写不就是等于枫叶?!他们的星座也正是他最喜欢的天秤座!

    

    枫叶与生俱来就知道自己是和其他的孩子有着某种差异的,所以他一直独来独往,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差异。

    二十年前那个冬雪的黄昏当他的母亲经历了一次生死离别的抢救产下他时,发现在他的右肩上有个红色的胎记-----那是一片清晰的枫叶。

    身为教师的母亲对他的父亲说:这孩子带着一片枫叶来,就取名枫叶吧!因枫叶二字与其父母亲的姓氏笔名均无一个相同的字,所以在枫叶成长的过程中,一直被人疑是捡来的孩子!再加上他一脸无邪的纯真,时常梦幻般的微笑、总是遥遥领先的成绩令那些同龄的孩子感觉和他有一“道”难以逾越的距离。

    枫叶确实与同龄的孩子有一“道”难以逾越的距离,那是一种差异,一种枫叶自己也不清楚原因的差异。最初明了自己与他人的差异是因为他的记忆,对任何看过的数据,他均过目不忘,对任何复杂的运算题,他只用三秒钟就可以准确地知道答案,对任何孩子玩的游戏他总能无师自通,后来他又发现对于任何体育运动他都没有一点累的感觉,无论是借助器械还是跑步运动他均感到自己的身体很轻很轻轻得如飞,所以无论他如何运动都不会渗出汗珠,再后来他发现老师讲课的时候他总能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和同学说话的时候他总能知道同学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奇怪的是他竟然很坦然,没有害怕没有恐惧没有喜悦没有惊奇,他把这一切只当作是自己的秘密,用那天真的梦幻的笑一个人独自体味其间的乐趣!

    

    已经是大三了,他依然是独来独往。

    周围美眉们发射过来的电波总被他挡在三米之外。

    将近三年,他以物我两忘的境界来收集研究所学的计算机专业知识,并把各种技能运用于网络实践,现在他感到自己可以在网络上任意穿行。

    白天的功课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顺利获取高分,晚上他自由游走在网络世界。他乘着夜风、沐着夜色,穿过一户又一户门,走过一扇又一扇窗,带着几许“探奇”欣赏一幕又一幕的活剧。他以孩子的顽皮拦截修改情人们发送的话语,或制造误解,或营造爱意;他以恶作剧却并非诡计的机智删除一些虚假的数字和信息;他以不厌其烦的耐心引导那些独自在家无人看管的小孩玩星球大战和大话西游的游戏。每晚的时间他规定是十二点,十二点的秒针一到,再有趣的话剧他也自己谢幕,退出,关机,进入梦乡!

    

    今晚,他却无法安然地入眠,那两个等同于他的名字的人被他偷偷地看到了。尽管他偷偷地看过很多的人,都只是看看而已,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看了他就让自己忘记,今晚的这两个人让他感到如此的熟悉,熟悉得充满了亲切感。

    枫舞玄冰是那么强健而多才的一个男人,却竞然有那么深的孤独,他很想象孩子一样去靠一靠他的肩膀;清荷一叶是那么秀美而多感的一个女人,却竟然有那么深的寂寞,他很想象个孩子一样去摸摸她的长发。

    就明晚吧,明晚,我要再看看他们谈些什么?!

    深邃的眸子中隐藏起几分狡黠的笑意、、、、、、

  

责任编辑 浅紫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