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枫之影(中)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3-14 20:56:39
人气:

    枫之影(小说)(中)

    

    (3)

    

    枫舞玄冰又完成了一篇抨击“神会”积弊的评论文章---《黑洞还要埋葬多少冤魂》,打开银河山庄的网址,点击发贴,输入笔名和密码,粘贴文字,选择楷形的字体和蓝色的墨迹,正待上传时,忽然想起了尖尖不客气的“批评”,心理掠过一丝暖意,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将鼠标拖到文章的标题,从头至尾认真地审核了一遍,然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没有错一个字和一个标点,点击,发送、、、、、

    发完了贴,他揉了揉有点酸涩的眼睛,又揉了揉麻木的太阳穴,近日实在太累了,忙不完的琐事,仔细想想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做,除了眼前所写的几个字是真切的,其他都是那样的虚无飘渺,他沉思了片刻,从电脑桌上拿起那盒只剩下三支的北斗星[香烟],抽出一支,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袅袅的烟圈、、、、、他不知道他吐出的烟雾迷蒙住了一双一直观望着他的视线、、、、、

    

    枫叶在六楼临窗的那台电脑前,依然身着纯白的运动服在无边的暗夜里闪着亮光,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仰靠着椅背,眼睛似专注又似若有所思地看着显示屏上枫舞玄冰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他也捕捉到了,当漠漠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的时候,枫叶的眼里也随之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漠漠吸烟了,那缭绕的清烟向上升腾,象云雾一样,枫叶闻到了烟草散发的清香,也深深地吸了一口、、、、、、

    

    尖尖此刻在做什么呢?枫舞玄冰在袅袅轻烟中淡淡地想。

    尖尖此刻在做什么呢?枫叶在漠漠的缭绕轻烟中随着漠漠淡淡地想。

    我打开QQ看看,她不会不在线吧?漠漠在不敢确认的思虑中淡淡地期待着。

    我先去看看,她会不会不在线!枫叶在漠漠的期待中迫切地想知道。

    

    枫舞玄冰的QQ上,尖尖的长发披散着,眼睛低垂着,脸色是暗淡的。几许失落悄悄地在心头袭来,他仿佛听到她顽皮的声音:“要你管?”“既然是写文章当然要尽量讲求字词句不出差错了,这是对编者和读者的双向尊重呢!懂不懂啊?除非你有特别的故意错的含义!”

    枫叶的[“]窗口[”]已经收进了隐身在QQ上的尖尖,他同时感受到了来自漠漠淡淡地失落,可是突然间一种浓厚的伤感向他的大脑轰然一击,胸口一阵紧缩的痛,他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因为尖尖正无声地流着泪,满脸的绝望、、、、、

    她的显示屏上是一篇正在创作的文章,标题是《折断了翅膀的天使》,只写了两个片断,泪眼朦胧中,枫叶看到了几行字:折断了翅膀的天使,已经没有了方向,已经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只能在无边的黑暗中仰望天上的星光,看那昔日的幻影是否依然会在午夜时分潜进梦的故乡、、、、、黑夜给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用它找寻着光明,白昼散去了,更深的黑暗浸透着我更加黑亮的眼睛、、、、

    

    她在擦拭眼泪了,她在打字了,她端着白色的小瓷杯喝了一小口水,她抬起小手理了理一缕遮住眼睛的头发,她又陷入沉思了,不好,好象又要流泪了,得要去掉她的隐身符号,让漠漠看到她是在线的才行。

    漠漠?漠漠?尖尖是在线的。漠漠听到了?听到了吗?是的,他好象听到了枫叶传送过去的心理信息。他似乎真的听到有个声音在对他说:漠漠!漠漠!尖尖在线!他仔细倾听又没有什么声音,是自己的思想出故障了吧?周围看了看,一切正常!枫舞玄冰伸出手来“抚摸”尖尖“没有光彩”的脸,然后发送着一句“尖尖可好?”

    

    “不用你管!”枫舞玄冰看着显示屏上出现的信息,暖暖的感觉涌了上来,嘴角微露出类似笑容的形状、、、、、

    清荷一叶反反复复地写着“尖尖可好?”几个字,写了删除,删除了再写,再写再删,删了再写、、、、、

    枫叶轻击健盘:快十二点了,应该睡觉了罗!

    

    (4)

    

    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下了一场又一场的大雪,上一次雪还没有融化一半,第二场雪又密密的蒙蒙的纷纷扬扬地飘洒起来。

    

    枫舞玄冰的大脑中一次又一次随着飞舞的雪花闪现冰面上的一幕,他对尖尖谈写作谈感想谈人生谈网络,唯独不涉及自己的生活。

    清荷一叶在与漠漠的友好交谈中,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的喜悦,她感觉到自己对生活的热情开始复苏,心灵深处潜藏的那份孤寂在慢慢地散去。

    她对漠漠谈小说、谈散文、谈诗歌、谈对现实世界人事的看法,唯独不谈自己的境况。

    

    在他们彼此的感觉中,他们仿佛已经了解对方的过去,他们正享受着走向未来的快乐,心灵相融的快乐,在这份真切的快乐里,身外的一切已经不复存在!

    尽管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凌,枯树上结满透亮的冰枝,地面上厚厚的冰层滑倒下去就会青紫一片甚至骨折,但是这样的冬天却并没有让漠漠和尖尖感觉到丝毫的寒冷。

    

    季节在它们自己的领域瑟瑟地发抖着。

    

    他们聊什么来着?谈小说?谈一篇什么《谎言与真情的较量》情节的真实性。

    枫舞玄冰认为小说很另类,清荷一叶反驳说:什么叫另类,不能用正常的逻辑思维来思考的问题都可以称之谓另类吗?

    枫舞玄冰说小说对男主人翁在四个女人面前欲罢不能的心理描写及本能欲望刻划得很细腻,清荷一叶批评说细腻的刻划固然不错,但是你没感觉到情节虚假得离奇吧?把自己置身于那种伸手即可以触到死亡的影子看看你是什么感受,你就会知道那样的描写纯属无稽之谈。

    

    沉默、、、沉默、、、沉默、、、

    沉默中枫舞玄冰看到了在冰面上死亡的影子曾经走近,还有那片枫叶。、、、、

    窗外的雪花在枫叶的注视中和着夜色沉默着飘下、、、、、

    

    他们又聊什么来着?谈什么小说《长夜未央》中意识流手法的娴熟运用。

    清荷一叶对枫舞玄冰介绍着这部长篇连载,认为小说真实地刻划了现代社会人性的复杂与痛苦的挣扎,主人翁双面的性格很有感染力,揭示了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情与爱在多变中坚守着一份貌似游戏实则真挚的情怀。

    枫舞玄冰边看着小说,边回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伏在体内的另一个自己的确可以飞出去,坐在天花板上或者悬浮在半空中静静地注视着你,两个分离的自己在无声无息中用目光交流着语言。他们赤裸着身躯,坦荡着欲求,没有一丝一毫浮世的功利,在完全的不自觉中自觉地展示真实的自我!

    

    枫叶似懂非懂地听着尖尖说话,随着漠漠看小说,抬头望望天花板看看另一个自己是不是也坐在上面或者悬浮在半空中?

    窗外的寒风随冷冷的气流在夜幕下悄悄地穿梭、、、、、、

    

    真是令人头痛啊!

    为了一首晦涩难懂的诗歌他们发生了争论,还争得生气了!而且是越争越气!

    清荷一叶白净的脸气得泛红了,说什么曲高和寡????诗写出来就是让人产生共鸣的,没有人能够看懂的文字就是高深?故弄玄虚吧!

    枫舞玄冰说每个人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和崇尚的风格,有的人写诗只想抒写一种情怀,表达一种意象,不希求大家都能看明白的。

    不敢苟同!不论什么情怀和意象总是能让不同的读者从中品尝出不同的味道吧?什么味道也品不出的诗歌能说品尝者的味觉迟钝?我看是制造者制造出的产品缺少了灵魂才对!

    屏幕一片寂黑!

    

    枫叶伫立窗口,望着窗外清冷的月,稀疏的星,树枝上残留的雪、、、、、

  

责任编辑 浅紫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