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黄泉村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5-08-13 20:45:27
人气:

    

    我在我出生那年就已经死了,我妈说我来世上让她又死了一次,死了又生,生了又死,到我为止,浸死了16个哥哥姐姐,横大闯要把我丢米缸时来了个和尚,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村里人敬重给关二哥添油的和尚,我以后就在村北春宵楼长大了,做了个长工,长的矮小壮实,脸还算漂亮,和一群身强力壮的精壮猛男做哥么,要么被他们打,要么打别人,陈妈每个月给我10文钱,我妈在我10岁时就病死了,我不知道我爹是谁,村里人管我叫野菜,穷孩子听见我野菜的名字就害怕,哥么嗜赌,我嗜酒嗜女人,春宵楼的年轻的村妓我都尝过,我今年掐指一算,20有余。

    

    今早硬被陈老奶用水给泼醒了,今天本是跟陈老奶要钱的日子,看老奶一脸死相,只好先忍忍口。

    陈妈说:小挨砍的,给老娘到村口找破三香买2罐参水蒙憨酒。

    我说:钱

    陈妈说:小挨贼杀的,你先垫着,回来老娘少不了你。

    我光着脚就去了,慢了老奶又打又骂的。黄泉村小,东面临海,西面是山,听老人说出去以后是另一个世界,北面还是山,有个孟婆亭,常有陌生人来那,有时候是来自杀的,小的时候一听见有自杀的客人就去找尸体,找到后把尸体全身搜一遍,值钱的都拿走,南面有个关帝庙,有个老的话都说不清的和尚,村里的人都很尊重他,听说老和尚当年是个名震一方的诗人,还做过官,北面有个尼姑庵,里面也有个老的连话也说不清的老尼姑,还有个尼姑姐,人被毁了容,一脸的浓,村里的人都怕她,像个妖怪似的。

    到了村口,破三香还在睡男人,叫了半天,横大闯从裂开的木窗里探出像乌龟的脑袋来。

    横大闯说:小撇子,叫啥。

    我说:我来买东西。

    横大闯说:把钱拿过来。

    我说:你叫破三香先把酒拿出来。

    横大闯说:小杂种,连我也信不过?

    我摸了摸衣服,走的急,忘了拿钱。

    我说:你等着。

    横大闯说:你说什么?

    我望了望四下,刘福权正在旁边包子店摇头晃耳读书。

    我说:刘兄。

    刘福权说:俺没钱。

    我说:没钱买包子。

    刘福权说:那是买给俺爹的。

    我说:你给我哭穷,要出去赶考的人还哭穷?

    “吱”的一声,横大闯穿着裤衩酿酿跄跄走了出来,卖包子的王二看了看横大闯壮猛的体魄和摇头晃耳的龟头。

    王二说:福权,把包子你拿回去给你爹,老哥不要你的钱,你把钱给他们吧。

    横大闯说:干什么,干什么,爷是条汉子,不抢娃娃的钱。

    破三香裹着块肚兜穿了条红裤衩就跑了出来。

    破三香说:大闯,是陈老奶叫野菜来买酒吗,你拿给他就是。

    拿了酒我就往回走,晚了横大闯回来一说老奶又要大叫大嚷的,还没走到春宵楼就看见不少人看热闹,我跳了半天看不见。忽然从人群里飞出只手来,那条断肢上还戴着个银镯子,血从苍白的断臂里涌了一地,我认识这条手臂,是落兰的,呀的一声,看热闹的人四处乱跑,只见一黑一白两个道士打扮的人,白的手里拿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上面血迹斑斑,黑道士手里提着条铁链子,捆了四个春宵楼的女人往外拖,陈老奶坐在地上大哭大嚷,落兰的尸体是赤裸裸的,哥么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两个道士在众目睽睽下把四个女人拖到了海边的一条木船上,上面有一群矮小而凶悍的人,说着听不懂的话。

    陈老奶坐在春宵楼门口哭嚷着:呀呀呀,老生是老实厚道的生意人,祖上传了这家店,找谁惹谁了啊。

    旁边指手画脚,也有人吐唾沫,哥么们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我们在孟婆亭葬了落兰。

    一个哥么说:那黑道士好厉害啊,被他踩着影子就动不了了。

    我说:他们是坐船从海边来的。

    另一个哥么说:又是什么江湖上的人吧。

    回到春宵楼,陈老奶不知从哪里弄来些金银手饰,正在装箱,见到我们就大骂:老娘白养你们了,你们这些狗男人在床上那股狠劲呢,横大闯走了进来。

    横大闯说:听说有人来砸场,爷就往回赶。

    陈老奶说:大闯,你可算回来了,你要给老生做主啊。说着就朝横大闯怀里扑去。

    横大闯听了一会,把陈老奶推倒在地,哥么都知道他的脾气,20多岁时他家给衙门烧了,30多岁时他和北面山贼交了兄弟,赶走了衙门,成了黄泉村一霸,如今40多岁在黄泉村更是人见人怕。横大闯跑到他床铺下翻出一把铜斧,听说是他和北山贼从某镖局劫来的辟邪宝物,一脚把我揣翻在地,大叫了一声“让开”就往海边去了。

    一个哥么说:不得了,闯哥这是去送死,快去北山把他兄弟叫来,多带些人。

    另一个哥么去了,我提了根打穷嫖客的铁棍子跟着哥么们朝海边赶。

    跑到海边只见横大闯和一个黑大汉有说有笑。

    横大闯说:狗日的,你10多年前杀了人跑了害爹娘被官兵烧死了。

    黑大汉说:这些年为难兄弟了,那年我朝海边跑了,后来遇见了一条海盗船,一混10多年。”

    横大闯说:一回来就一鸣惊人?

    黑大汉说:兄弟这话不对,我不是不知道回来找官兵报仇吗,我船上这群水寇几年见不着女人,只好跟陈老奶先借几个用用。

    “哈哈哈。”“哈哈哈”

    横大闯说:你他妈的把那两个道士叫出来。

    黑大汉说:黑印白印,出来见我兄弟。

    两个道士手拿节杖从船仓里走了出来。

    横大闯说:谁是杀人的?

    白印说:在下是。

    横大闯猛一斧头砸过去,正中面门,白道士的头被砸作两半,血喷得到处都是。

    黑大汉说:兄弟你这是……

    横大闯说:我兄长一早就被官兵砍了,头都剁飞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着又一斧劈来。

    黑大汉躲过一斧,横大闯和船上的水寇杀做一团,哥么一哄而上,横大闯看了看我,一脚把我踢下船,“老子看着你长大的,你想再死一回啊,只见黑道士领了几个水寇进了船仓,船朝海里划走了。

    猛瞳带了四十多个山贼赶到海边,“不好。”山贼马上到附近渔民家借船,一个老人出来说:去不得,去不得,这海是通往死国的。“慢。”

    猛瞳说:什么是死国?

    老渔夫说:人死了通常以为自己还活着,哎!

    猛瞳说:何解?

    老渔夫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去。

    山贼甲说:老拐好狂妄,见了大哥也不知道恭敬,等我把他揪出来问个究竟。

    猛瞳说:不,这话有道理,我们回去。

    船离开了,一天,两天,一年过去了,哥么和大闯始终没有回来,谁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这里的海一直都是平静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又变得不再平静,人们都怕水寇再来,只有破三香每天到海边等待着船,她是爱横大闯的,破三香是个30多岁的女人,长的有些姿色,谁也说不清她怎么到黄泉村来的,我还住在村北春宵楼,现在陈老奶脾气好多了,春宵楼只剩下我一个男人,矮矮小小的,村里的不少人恨透了陈老奶,常来砸店抢女人,村子里的妓女都被抢去了,只剩下落兰和陈老奶,村民都知道落兰死了,是鬼,而且是我和哥么们亲手埋葬的,而她现在又拖着断掉一只手的肉体回来了,这个从前妓院最漂亮的才女变得沉默寡言,显得非常诡异,最诡异的还是北山的猛瞳再也不到黄泉村来了,以前他每年都要下来要女人和粮食的。

    我还是照常给陈老奶打杂,现在不敢打人了,哥么们被水寇劫走了,他们是村子里最强壮的男人,有的倒是瘦男人来砸店抢女人,陈老奶就像以前被打走的嫖客,那苦苦哀求甚是可怜,最后妓院就改成客栈,落兰回来后闹事的人就不敢来了,常有客人到客栈落脚几个时辰的,听他们说自己是从西山外另一个世界来的,我们似乎也是从那个地方来过的,但谁也不愿意想起来,后来他们跟海边的老渔夫借条船飘走了。

    客人们不把我们这叫村,说是条道,通死国的道。今天来了个刀客,老奶照列叫我去破三香那买参水蒙憨酒。

    她憔悴了,误把水拿给我,于是我又去找她。

    破三香说:酒和水不一样吗。

    我说:你这叫骗人。

    破三香说:你能骗你自己吗?

    我叫她赔钱,她说以后不开了,我说不管,她说横大闯死了,就连一点酒也不参了。

    出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脸烂的尼姑姐被个黑道士带走了,我好奇的朝尼姑庵走去。那老尼姑看见我装模作样念起了经。

    我说:小尼姑被虏去了。

    老尼姑连看也不看我,敲得精精有味,嘴里还念着废话,人说她老的连话也说不清。大概也听不清。

    我把头凑过去,老尼姑还在念,我把耳朵帖过去。

    老尼姑说:人活着通常以为自己死了。

    我吓得浑身冷汗,跑出了尼姑庵,一惊一诧往客栈跑,这是我生到现在听到的最恐怖的一句话。

    陈老奶焦急等在门口,一见我就说客人要上路了,我说酒没买着,刀客看了看我。

    刀客说:黑印只给几个时辰歇脚,人说黄泉路上无旅店,我过去了。

    陈老奶说:客人好眼力,这里是没旅店,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妓院。

    刀客说:人死了还能嫖吗?

    我说:怎么都行。

    刀客说:你死不了。

    我说:你还带着刀?

    刀客说:我杀人了,这是脏物。

    刀客走了。落兰要我陪她下棋,我不干。

    落兰说:我以前可以自己跟自己下,现在只有一只手,不好下。

    我说:你不是人。

    落兰说:你是人,所以我找你下。

    我说:陈老奶也是人。

    落兰说:陈老奶是孟婆子,死不了活不成,回不去的。

    我说:回哪里去。

    落兰说: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我说我害怕。

    落兰说:我们逃避在黄泉路上,不承认自己的绝望和希望。

    我说我不会下棋,她说是五子棋,我记起我在学校不听课的时候玩过,可是学校在哪里呢,这里连私塾也没有。

    她黑棋,我白棋,我们都想捆绑住对方。

    黑棋陷阱,白棋沦陷,白棋陷阱,黑棋沦陷,双攻死的更快,下来下去,谁也没捆住谁,累了。

    陈老奶要我去做饭,说今晚要煮孟婆汤,我想起陈老奶最爱煮那东西,煮完后自己不喝也不给我们喝,我想一定是有人到孟婆亭自杀了,今晚去搜身。

    夜深我去了,孟婆亭里躺着刘福权,书呆子自杀了,我现在才明白陈老奶的汤是毒药,喝了就死了,刘书呆手里篡着录取通知书,上面写着清华大学,我好象有点印象。这小子真穷,搜了一遍身上连一文钱也没有,我只好空手而归。

    一进客栈就看见落兰缠着陈老奶要孟婆汤,陈老奶说落兰死了,喝了也没用。我问老奶这汤是毒药吗?老奶说还没到给我喝的时候。

    我说:你想杀我?

    陈老奶说:老娘嗜财不嗜命。

    我说:你把穷书生给害了,喝你汤的没活的。

    陈老奶说:小挨砍的,老娘不给他喝他怎么肯回去。

    我说:回哪里去?

    陈老奶说: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我想起刘书呆和他爹一起来黄泉村的,他爹来这里时就患着病,病了好多年,刘书呆每天除了照顾他爹就是看书,说要考什么重点高校。我又想起件事。

    刘福权准备去赶考了,他到关帝庙问老和尚怎么走,和尚告诉他,跟着脚走。

    老和尚说:读书人为了什么?

    刘福权说:报国家,取功名。

    老和尚说:与你何干?

    刘福权说:俺不知道。

    老和尚说:你吃什么?

    刘福权说:俺家穷,俺爹病死了,俺考起清华没钱上。

    老和尚说:然后你就吃了农药。

    刘福权说:俺就和爹一起来这里了。

    老和尚说:你爹昨天走完了黄泉,他是担心你才迟迟不走。

    刘福权说:俺是下了决心回去了,俺妈还在医院守着俺。俺知道有好心人捐了钱。

    老和尚说:如果没捐呢。

    刘福权说:俺就回来。

    我说:山外面的地方是什么?

    刘福权说他回来告诉我,叫我不要欺负村子里的穷孩子,我说不会。他说总要回来,60年,70年。或者早晚一些。

    不久后村里来个郎中,村民才想起自己身上都有病,只有病死的和没有病死的,病死的也来了,像落兰一样。

    郎中留了很长时间,后来就不走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生病就没生意了,也没意思了。

    我笑了,郎中也笑了,我们都没病死,可是都有病。我回客栈睡觉。

    心头一阵凉,我很快知道我又被泼醒了,自从春宵楼被改为黄泉客栈后陈老奶就不敢泼我了,我想不好,还不等老奶开口就往楼下跑。

    门口站着一年多前杀落兰的那个白道士,说是来带落兰走的,我马上想起白道士已经被横大闯劈死了,脑袋都砍坏了。

    我说:你死了。

    白印说:你没死。

    我说:你来干什么?

    白印说:我来带落兰走。

    我说:她死了。

    白印说:她很早就死了,只是不甘心。

    我说:你怎么知道。

    白印说:人不甘心自己死了,也不相信自己的绝望。

    我说:你被横大闯劈死了。

    白印说:他也一早就死了,只是不相信自己死掉,我让落兰找过尸首的回忆。也让他找过他哥的回忆。

    我无语。落兰走了,她是为了等某个人的。

    陈老奶说:大家都死了吗?

    我说:死了。

    陈老奶又问我:你看我死了吗?

    我说:不像。

    陈老奶打了我一把掌“小崽子,干活去。”

    夜了,我跑到海边找破三香。

    她站着,我坐着,她说她跟横大闯来的,我还是不知道我怎么来的,我说我想喝酒,就她家有,她说她酒精中毒,溺完了就要回去了,我说回哪里去,她说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落兰走了,只有空旷的棋盘,我想起某年的报纸上有个被社会男青年强奸后杀掉的女高中生,死者生前漂亮的照片和她简直一模一样。听说那个女孩死前拼命反抗,手都被削掉了。

    “小挨砍的,发什么呆,想落兰了?”我回过头看了看。

    “别叽叽喳喳的,现在你没人使了。我不干活你也奈何不了我。”

    “老娘习惯了,要不了多久,这里又有妓女和壮汉来打工了,周而复始,几千年了。”

    我说:我不怕她。

    陈老奶说:她本来就是好人,她来我这歇脚的,只陪客人下棋。横大闯都不敢动她身子。

    我说:她等仇人被法律制裁。

    陈老奶说:衙门靠不住的,几千年了,好人来的多,没几个几年就等到的。

    我说:你不给她喝汤,她不甘心。

    陈老奶说:她是以为自己还活着,喝了也没用,村子里的人都以为自己活着,大部分都死了,活的死的都赖在这里,就成了村落。

    我说:你死了吗?

    陈老奶说:老娘一觉从春秋就睡到现在,回去也是一粒尘了。黄泉道上本来什么也没有,老娘是第一个赖着不走的,死国对不该死的人不好定义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就由我赖着,后来赖着的人越来越多,赖成了黄泉村,尤其是你这个诱惑年代,每天都有来赖着不走的,大部分都是活人,害老娘每天煮汤。

    我说:我死了吗?

    陈老奶说:小崽子,死不了,可是回去又要来了,所以老娘等了好多年不给你喝汤。

    我说:能告诉我吗?

    陈老奶说:老娘不管命理,同情你才让你留这里,要不早让横大闯丢米缸彻底送死国了。

    我说:我不是这里的妓女生的吗,大家都叫我野菜。

    陈老奶说:你真想知道吗?

    我说:你这老奶瞒不了我,我并不是这里的人,我现在能想起很多另一个世界的事。你快告诉我。

    陈老奶说:好吧,可怜的娃娃,反正老娘迟早都会告诉你。

    陈老奶说:那个的确是你妈,你出生因为有病她就把你扔了,你是被领养的,你养父是个好人,省吃俭用给你治病,治好了身上的病,你却在孤僻的环境里得了心病,在大学里杀了侮辱你的同窗,然后吃了药,成了植物人。老娘按你的遭遇给你编了个故事,就是希望你不要回去,你是不该死的人。

    我说:我回去是要偿命的?

    陈老奶说:你不想看到你爹绝望的眼泪吧,那是个老实厚道的老男人,一辈子没娶妻,就你这一个养子,还上了大学。你在那里长期压抑着自己,所以老娘有意把你放在这群流氓堆里,治好你的病又舍不得放你回去了,回去杀人偿命,老娘没这么残忍。

    我想起来了,低下头,默默抽泣着。原来老尼姑说的是我,不,是一大群人,一大群都有病的活人,是谁逼我们来的,不知道。

    落兰说:我们逃避在黄泉路上,不承认自己的绝望和希望。

    破三香说:你能骗你自己吗?

    陈年朽木在晚风中摇摇欲坠,我忽然知道黄泉客栈是恐怖的,黄泉村是恐怖的,每个人都在逃,逃绝望,逃希望。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和孤独,这里是人的归宿,却又不是人的归宿,有血有肉的人贫血了,如此苍白。

    

    安魂曲

    我们歌颂太阳

    太阳的光芒孕育着我们

    我们凝望囚笼的野兽

    野兽把我们关在更大的笼子里

    地狱是人们给自己的

    龟裂的精神贫血的灵魂

    学会伤害驾驭无知和高傲

    希望是伪装的心与心就是最远的距离

    我们都是无情的人

    没有弑命的狂徒只有谋杀的人格

    红色的扭曲下即将消逝

    自甘堕落的生活比为生活所迫纯粹悲哀

    谁应该沉沦谁又得到了馈赠

    随红叶而俱去胡说

    宽容不是善良的代价我们根本没有希望

    人格已经死了不感到羞辱吗

    轨道已经混乱

    我们的灵魂落差有一光年

    

    陈老奶没有拦我,我们都在懊悔告知与明了,我想起了那个大学宿舍,想起了我最喜欢的哲学家萨特,“他人就是地狱。”是我亲手埋葬了地狱。

    “野菜,洗衣服去。”“我要出去给初中生补课。”“你他妈翅膀硬了,哥么不照你你能住这里?”

    “野菜,把你的钱借点给我用用。”“我要寄回去给我爹交房租的,他下岗了,另外我不叫野菜。”“狗日的,找打。”

    “童琴,找个电杆妹来宿舍里,顺便带几个套回来。”“你小心肾亏。”“明天没体育课。”“野菜,在看逻辑学?今晚你出去住。”

    “野菜,你该不是你爹单性繁殖出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野菜,过来打牌,我女朋友来了,他们不在,凑个人三P。”“我不玩钱。”“他妈的一块,2块?”“不玩。”“1角,2角?”“不玩”“你他妈的什么大学生,没出息。”

    “野菜,这个是你女朋友啊,借来哥么玩一下。”“他们在和你说话?你也能忍气吞声?”“算了,马上就要毕业了。”“你算什么男人。”

    “堂堂中文系的学生,居然作弊,传出去也不知道丢人。”“老师,是野菜弄来的题给我们的。”“谁是野菜?”“就是赵启。”“对,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赵启同学,老师一直以为你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取消你这次考试资格,等候处分。”

    鲁迅先生说“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说:你逃避什么?

    破三香说:我爱他。

    我说:他死了。

    破三香说:他是坏人,但是我愿意坠落。

    我说:他爱你吗?

    破三香说:我想也许吧。

    我说:能说说你自己的故事吗?

    破三香说:好。

    都市的夜生活如此活跃,我们常常让自己晕得意犹未尽,说不清是为了压力还是孤独,寻找邂逅的乐趣,不需要理由。

    “你喜欢慢摇?”“我喜欢你。”“却。”“和我去疯吗?”“你敢吗?”“我玩得起。”

    “你嗑药?”“他妈的,怎么,你怕了?”“没什么,挺疯狂的。”“你做什么的?”“急什么,我们不是陌生人吗?”

    “哦,开宝马的。”“我说过我玩得起。”“我还没玩够。”“我带你疯。”“美女,你叫什么名字。”“破三香。”“什么破名字。”“这是我晚上的名字,你好性感。”“想试试吗?”“挺快的。”

    “杨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的工作服呢?”“我……我昨天有点事,没回家。”

    “杨娟,下面有个开宝马的找你。”“啊。”

    “女人,上班族啊,还是个白领。”“你怎么找到我的。”“吃饭去。”

    “你昨晚把包忘我那了,里面有你的名片。”“请你别再来找我了,好不好?”

    “不好,我爱上你了。”“和你做爱的是破三香。”“你不就是破三香吗?”

    “我,我人格分裂。”“天马上就黑下来了。”“……”

    男人从来不告诉破三香自己叫什么,是做什么的,女人爱慕着奢华的生活,爱慕强壮与虚荣,男人每天都到公司接女人,后来给她买了房,买了汽车,买了钻石,有一段时间男人和她失去了联系,她到男人住的地方找他,看到的却是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不堪入目的交往。

    “你是个骗子。”“是你说要玩的,我说我玩得起,你开着我的车,住着我的房,穿着我买给你的衣服,你怎么报答我呢?”“你是个混蛋。我赔你。”“你能当街把衣服脱了?”女人哭了,哭倒在男人怀里。“看什么看,他妈的没见过我未婚妻啊”男人打开车门,把女人扔了进去。

    “你好坏。”“我只对一个女人坏,因为爱她。”“我们结婚吧。”“……”“你不是说我是你未婚妻。”曼森的《this is the new shit marilyn manson》响起了,男人接了电话,从抽屉里拿了把抢,跳上了车。

    “你还玩玩具啊。”“看好家。”男人连看也没看女人一眼,宝马消失在漆黑中。

    男人残废了,注定一生躺在床上,女人守在男人身边,这个游戏玩得太真,他们都哭了。

    “我不爱你,你走,给我滚。”“我不走,这辈子我照顾你。我爱你。”“我连性功能也丧失了,治疗把车和房都卖了,我一无所有了。你这么年轻漂亮。”“我现在不爱你的钱了,我爱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你这个傻瓜,白痴。”女人哭了,然后她擦干眼泪,去给男人做饭,男人不吃,把碗砸了,她又去做。

    后来女人感动了男人,他们还睡在一起,男人的确需要一个人在身边照顾自己。

    “我把你给害了。”“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是不干不净的人。”“这个世界有谁是干净的呢?”“我爹是贪官,我哥也是,我10岁时就失去了他们,我妈被我叔叔给侮辱了,我做了那撇子,就走上了这条道。”“我想哭,其实你一直都是个好人,是吧。”“我杀人,像是替天行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该死。”“……”“我想看《无间道》”“好,我去放。”

    “碟坏了,我出去买一盘。”

    “多少钱?”“一套90。”“好的。”女人转过身,只听见“砰!砰!”两声,门口停满了警车。

    “横大闯持枪反抗,已被击弊。”

    女人跪在地上,耳边一便又一遍播放着那个噩梦,音像店里也正在放《无间道》,梁朝伟饰演的角色正好被击毙了。

    “我杀人,像是替天行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该死。”

    女人倒在了酒吧里。

    “怎么有客人带着白酒来喝……”

    我说:这是你的故事。

    破三香说:是的。

    我说:你还愿意回去吗?

    破三香说:愿意,我在这里和横大闯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已经满足了,他一直叫我回去,我不走,他也不肯走,就被鬼使带走了。

    我说:你回去是你看到了希望?

    破三香说:是的,你呢?

    我说:我回去是绝望。

    破三香说:即使是绝望,也是属于你的,这是我们欠下造物主的,逃不了。

    我沉默了,然后又说:我可以叫你一声姐姐吗?横哥在这里时一直把我当弟弟照顾。我想起横大闯把我一脚踢下鬼船。

    破三香说:回去都可以做你姐姐,即使你还要来这,我不赞成你逃避。

    我说:那可不行,喝了孟婆汤以后在这里的记忆就没了。

    破三香说:我们迟早要在这个世界见面的,无论天堂还是地狱。

    我笑了,她也笑了,我们恐惧,却非常舒服。

    我去找陈老奶,我要回去,陈老奶问我考虑清楚了吗,我说没有,陈老奶让我再等等,破三香喝了孟婆汤,她回去的样子是那么安详。

    我说:以后没酒卖了。

    陈老奶说:黄泉路上本来就什么也没有。

    我说:你不是说店是你祖上传下来的。

    陈老奶说:老娘生前也是个悲剧。

    早上,我去找王二买包子,他问我要好人包还是坏人包,我问他有区别吗?他说好人包的是草馅包,坏人包是肉馅包,我问他价钱呢,草馅包比肉陷包要贵,我摸出身上的钱,不够买草馅包,摇了摇头。

    王二说:吃草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说:老哥吃什么包子?

    王二说:我卖包子,不吃包子。

    我说:来买草包子的人多还是肉包子的人多。

    王二说:当然是物美价廉。

    我说:买肉包子的都是坏人?

    王二说:不是。

    这时郎中来了,把店里全部肉包子都买走了,我问他一个人怎么吃得了那么多,他说吃不完也不能便宜了别人。

    来来往往的小道,晨曦的黄泉路上一片死寂,有人怀着希望朝死国去,有人怀着绝望朝孟婆亭走,现在陈老奶像个巫婆一样,每天都要熬汤,我感到一阵痉挛。

    黄泉村没有月亮,可是这里的人每年都要过十五,老和尚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离开关帝庙,朝尼姑庵去。村民们说老尼姑是老和尚的红颜知己,那个烂脸尼姑是他俩生的。

    陈老奶问我:小挨砍的,那边的月亮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想起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和养父一起下棋,爹总说,家里要再有个人就好了。这阴晴圆缺似乎都与我们无关。

    陈老奶又问:听以前来的人说月亮上有兔子。

    我说:那是骗娃娃的,上面只有冰冷和死寂。

    陈老奶打了我一把掌:你是说老娘见少识薄?那上面有是另一世界,听说后来人飞了上去,把旗插在了那。上过月亮的人还走过我们黄泉道呢。

    我说:那是宇航员,为了人类文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陈老奶说:别跟老娘扯些听不懂的话,你们能飞到上面找兔子去,能下黄泉来救救这些活着的人嘛?老娘几千岁了,还每天给你们熬汤。

    “呵呵呵。”“呵呵呵”

    我笑了吗?其实我是想哭的。

    “水寇来了。”“水寇来了。”

    村民们马上想到那两个黑白道士,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死国的使者,来带魂灵走的,村民们都怕被带走,能躲的都躲起来了。

    白印走到黄泉客栈门口,朝里面看了看。

    陈老奶说:看什么,人都被你们带走了,没带走的也抢走了。

    白印说:孟婆子,你疯了几千年不肯走,我带走你了吗?

    陈老奶说:老娘改姓陈了,不是什么孟婆子。

    白印说:你孟婆汤的配方却改不了。

    陈老奶说:你想干什么?

    白印说:老不活的,你好大的胆子,瞒着死国送了不少黄泉道的人回去。

    陈老奶说:他们都是不该死的人。

    白印说:是非公道,自有天堂地狱决定。

    陈老奶说:我要代天行道。

    白印说: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老办法,拿不出钱来我就把野菜带走。

    陈老奶说:我上次就准备好了。

    陈老奶进屋去,把上次那几个装满手饰的箱子拖了出来,我忽然明白陈老奶在这里开妓院是为了救人。

    我冲了过去。“使节,我跟你走。”“不行,你还没死。”陈老奶又把我拉了回去。

    我说:我一回去马上就死了,你留着救其他人吧。

    陈老奶说:千百年来,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尘世之上,小人得志,物欲让人丧尽天良,伦理败坏,魑魅魍魉。只要老娘还在黄泉道一天,就不许好人走过去。

    白印说:疯婆子少有如此气节啊,钱我收下了,你安息吧。

    我说:可是好人也会死的。

    陈老奶笑了,那笑容好慈祥。

    她说:他们该自然的死去。

    那个郎中被带走了,一路上大叫着“我有钱。我有钱。”黑印告诉我他是个奸医,收不到钱就利用做手术杀人,被人打晕了,不能让他回去害人。

    我去了关帝庙,我读过四大名著,深知关羽是个武艺和忠义都令人尊敬的历史人物,他对兄弟,对君王,对国家,对嫂子,对朋友可谓仁之义尽,做人如此,难怪千百年来受人敬仰,能给关公守庙的人,自然不是泛泛。

    我进去了,老和尚不在,我只好在门口等着。里面那尊关老爷子的雕像栩栩如生,像随时要斩人蛀,杀鬼赖。我想自己也是有罪的,就进去拜了拜。

    关公说:何人?

    我说:黄泉道上迷惘人。

    关公说:何事?

    我说:我找守庙人,没想到惊动了您。

    关公说:你是读书人?

    我说:是,可是我杀了人。

    关公说:杀人偿命。

    我说:可是您一生也杀人无数。

    关公说:兴汉室,报国家,救无数百姓于水火之中,岂能说杀人无数。

    我说:我们读书人却为了自己,可是不为自己我们无法生存。

    关公说:读书人不为了自己的骨气和志气吗?

    我说:老爷子,时代不同了,我生活在一个委曲求全的世界。

    关公说:玉可碎而不可夺其白,竹可破而不可毁其节,这本是炎皇子孙不因朝代更替而丢失的品格和骄傲。

    我说:如果代价是生命呢。

    “现在的学生问题很多啊。”老和尚从关羽的雕像后面走了出来。

    我说:原来您一直都在。

    老和尚说:我做过老师,虽然不是教大学生。

    我说:您听到我做的事怎么想?

    老和尚说:那是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事情。

    我说:我考上了大学,学的是应试教育。

    老和尚说:你几乎丧失了生存和思考的能力,你逆来顺受,遵从于鼻子思想。

    我说:可是我学习很好。

    老和尚说:你所学的知识在考试结束后还有多少寿命,你甚至都不能处理好你的人际关系。

    我说:是啊,来到黄泉村似乎很长的时间,我才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价值,可是已经晚了。

    老和尚说:只许遵从,不许反抗。桀骜的孩子走向叛逆,温顺的孩子走向极端,这也正是我们教育的悲哀,换句话说,你是牺牲品。也许也是祭品。被你杀掉的也是。

    我说:为什么是我呢。

    老和尚说:你杀了几个人?

    我说:三个,宿舍里那三个。

    老和尚说:你杀人的时候怎么想的。

    我说:没怎么想,一片空白,发现人的生命很脆弱,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可怕和困难,我把他们的尸体装在衣柜里以后,像游了泳一样,直到最近我才开始害怕和恐惧。

    回黄泉客栈以后我就睡不了,以后每晚都是噩梦,我想老和尚应该是活人吧,和我一样在逃避某些可怕的绝望,他并没有老得话也说不清,而是在说人话。这样的人也会有绝望吗?

    天亮了,我带够了钱,去找王二。

    我说:我要草包。

    王二说:你是草包。

    我说:你是草包吗?

    王二说:我是比你聪明的草包。

    我咬了一口,非常难吃,老和尚也来买包子,他也要草包。

    我说:老师,您因为是出家人才吃草吗?

    老和尚说:我不是出家人,只是想的和别人不一样就落伍脱俗了,来这就成了和尚。

    王二说:草包和肉包蒸到了一起,谁能分辨里面呢?

    我说:那不是还有你吗?

    王二说:我只是个狱警,能分辨又怎样。

    老和尚说:我们凝望囚笼的野兽,野兽把我们关在更大的囚笼里。

    王二说:我们凝望罪恶,罪恶把我们关在更大的囚笼里。

    我说:你们都是活着的人,为什么不回去?

    王二说:回去?回哪里去?

    我说: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王二说:回到罪恶中去?

    老和尚摇了摇头走了。

    我想听监狱警察的故事,我说我杀了人,还有救吗?

    王晨是司法警官学校毕业的,像他的名字一样,他冷静,清爽,理智,抖擞,他被分到市里二监,那里主要关一些少年犯,大多是暴力犯罪。

    “戚大宝,你爹来看你。”

    “戚大宝,向后转,回去。”

    “王管教,我家做生意,没时间管儿子,儿子犯了错误,在这里还要管教多多照料,多多照料。”

    “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信任,这个我不能收,你拿回去。”

    “管教,你看,虽然是少了点,但是……”

    “不行,时间到了,请你相信我们。”

    “管教,管教……”

    每天早晨,王晨把屋子打扫干净,又把椅子后的党旗和国旗拉称,退后两步,敬礼。然后开始每天的工作。

    “王管教,新来的七龙和戚大宝打架了。”

    “什么七龙?”“就是那个申毅。”“走。”

    “妈个逼的,老子在外面混的时候你还在吃奶。”

    “小杂种,你再叫一遍试试,这里我说的算,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老子管你跟谁混的。”

    “妈妈的,虎落平阳遭犬欺,爷今天就杀杀你的犬威。”

    “吓不得拉,你们都别动手,老子今天让他变病猫。”

    “住手!”王晨打开门。

    “王管教,是他小子惹起来的。”“管教,我才来他们欺负我,叫我给他们擦屁股。”

    “都别说了,进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定,你们不觉得惭愧吗,你们父母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你们该在学校里上学,不该在这里。”

    “张辉,你哭什么啊。”“没有,管教说的好,我想我妈了。”

    “申毅戚大宝隔开床位,张辉,把你的床位和戚大宝换一下。”

    “你们要学会沟通,不是用嘴和力气沟通,是用脑和心沟通,你们也不要旁观者轻,更不要挑起是非,我一旦发现有这样的人罚打扫厕所一个星期。”

    王晨点起香烟,松了松衣领,叹出一口烟,站在楼上看一群少年犯打球。

    “王晨啊,你真是耐心好啊。”“是吴管教啊,来抽烟。”

    “犯人送的都抽不完,还抽你的。”王晨摇了摇头。

    “看这些小憋三打球啊,你看一个个贼头贼脑,一副贼骨头,生来做贼的。”

    “小吴啊,你这话不对,每个人本性都是善良的,只是环境铸造了灵魂,他们的家庭和周遭的环境都很恶劣。”

    “这话啊,留着说给领导听,我是没你这耐心,该打就打,不打能管下来?”

    “不是的,要感化他们,否则他们出去还是这样,周而复始。”

    “畜生也能感化?你把他们当人看,我可不把,走了,你忙着。”

    王晨还是摇了摇头。踩熄了烟头,索性走到篮球架旁。

    “王管教来了。”“是啊,是王管教。”“王管教好,王管教好。”“你们好,哎,继续打球啊。”王晨脱下外套。“来,传个球给我。”

    “王管教投篮很准啊,简直就是灌蓝高手上的三井寿。”“什么啊,我看是科比。”“哈哈哈,我以前在警校是校队的嘛。”“王管教抽烟吗。”“来抽我的吧。”“来,王管教,我给你点上。”王晨笑了笑“呵呵,你小子。”“你们啊,烟少抽,年轻小伙要有朝气。”“呵呵,王管教说的是,都外面学的丑脾气嘛。”

    “王晨,你上来。”王晨抬头看了看,吴管教和监狱长站在一起。脸嘴也扭在了一起。

    “进来。”“监狱长,吴管教!”“坐。”

    “小王啊,我是打算把你调到女子监狱那边去。”“不用了,我在这边挺好的,再说那边女管教不是更好吗。”“也行,不过你要改改你的作风,我们怀疑你思想有问题。”“监狱长指的是?”“你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管教,作为一个监狱警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的生活作风,注意自己的工作作风。”“监狱长,我认为我没有任何思想和作风问题。”“你别跟我抬杠,你要多向吴管教学习,把我们的任务完成好,这里不是学校,你也不是老师,不需要你陪他们玩。”“我这是和他们沟通嘛,再说我们即管理他们也该做他们的老师,教他们做人。”“你……你,你,气死我了。小吴,给我备车。”吴管教拍了拍王晨的肩膀。

    “王管教,王管教。”“什么事。”“张辉要自杀了。”“走!”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张辉!”“王管教,我睡不着,我想我妈。”“你过来,你们接着睡。”王晨轻轻关上门。

    “王管教,我想我妈。”“你来多久了?”“1年多了。”“你妈我去看过她,挺好的,你不用担心。”“可是我每天都在做噩梦。”“孩子,别多想,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王晨摸了摸张辉的头,“我一做那个梦就想自杀。”“你梦见什么?”“我梦见我妈被杀了。”“那是你想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嘛。”王晨知道不能把张辉母亲被杀的事告诉孩子,否则这个孩子就再也没有救了。

    王晨把孩子送回去后,怎么也睡不着,他开始写起了日记。

    12月1日晴

    最近来了很多少年犯,工作压力也更大了,我开始思考什么是造成青少年犯罪的根源,原因有很多,但不可否定的一点是孩子们单纯的眼睛蒙上了社会阴影,是成人给他们的世界带来负荷,折断了他们的翅膀,引导他们错误的价值取向,我是狱警,却不是医生,我能洞察误区的根源,却不能去拯救,我感到这份工作的渺小与神圣。

    “小王,你过来会。”王晨看了看吴管教,扔了手里的烟头。

    “坐。”“什么事?”“你看。”吴管教掏出一块看起来很名贵的手表放在桌上。

    “收下。”王晨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今天你生日,忘了吗?”

    王晨没有回头。“小王。下班一起吃顿饭怎样?”

    “你在喧哗什么?”监狱长阔步走了进来。“您来了啊,其实是这样的,今天是王晨的生日,我想帮他庆祝下。”“那是,总不能忙工作不要自己吧,你的想法非常好,这个是……”监狱长弯下肥大的腰。直盯着桌子上的名贵手表。

    “哦,这个是我家亲戚出差从国外带回来的,带了2块给我,我一个人带不了两块,正打算送一块给您,您日里万机我怕遇空了打算叫小王转交给您。”说着就拿起手表往监狱长手上戴。“您试试,一定合手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放心让别人转给我?你怎么阔气了不少?”

    “您见笑了,我家那亲戚是做大生意的,住别墅开奔驰。”

    “那我就拿回去研究研究,这屋子怎么每天都这么干净。”

    “哦,是我叫小王今早打扫的,平时都是我打扫。”

    “你这就不对了,他今天过生日怎么能让他打扫。”

    “说的是,说的是。”

    吴海见监狱长出去后,一阵狞笑。

    “吴海吗?过来一趟。”“等着!”

    “怎么说。”“那个王晨没想象那么简单,他是死脑筋,不会收的,倒是可以动大脑筋,看看监狱长那边。”“钱没问题,你要把这事瞒住,我亏不了你,啊。”“那个王晨不好对付。”“我去找他,跟他先礼后兵。”

    王晨自然拒绝了行贿,同时他敏锐的直觉也洞察到了身边恶心的秘密。他找张辉谈了很久,孩子的眼瞳深出装满了诚实与恐惧。

    12月2日阴

    张辉的案列疑点很多,他为什么要杀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嗜赌,欠下了大批赌债,又与一群来历不明的赌客交往密切,张辉只是个初中生。在学校性格开朗,不像有心理疾病的孩子,况且从他母亲口里得知他和父亲一直感情不错,仅是家庭暴力造成这样的惨剧吗?一开始就觉得蹊跷,那个陌生人为什么凭白无故送我东西,他说话软硬皆施,不像是单为巴结而来,我是警察,这事我得查,得管。

    “小王,早。”“早。”“我和你谈个事行吗?”王晨抬头看了看吴海。“工作上的事可以谈。”“那就是工作上的事。”“你说吧。”

    “张辉那孩子挺可怜的,爹妈都死了。”“是啊,对了,这个事你可不要告诉孩子。”

    “怎么会,我是看你最近老找那孩子谈话。”“他有心理压力,不得不谈。”

    “那孩子精神上和心理上有毛病,经常疯言疯语,你可别相信他说的话,他以前经常和我撒谎。”

    “是吗,好的,我会注意的。”王晨站起来走了出去。

    吴海怎么会这么怕我和张辉谈话呢,他在担心什么,他平时就有受贿的习惯,难道张辉的的事情真的有蹊跷。

    王晨拿起电话,拨了过去。“我们重新谈谈。”“好啊,我就等着你这句话。”

    王晨和陌生的男人约在一家快餐店见面,王晨的表弟在那家快餐店里打工。

    “你小子的电话可以照相吗?”“行。”“等会我来你们快餐店你装做不认识我,找准机会照几张我旁边那个男人的照片,发到我邮箱里。”“NP。”“记住要小心点,别被他发现了,做好我买游戏点卡给你。”

    “你来了。”“我不能不来。”“想透了?”“想过就是了。”

    “呵呵,公务员,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一套房,一辆车,你们的一生就完了。”

    “你要我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该说的吴海会说的。”

    “吴海?你们是认识的。”“我们现在同一条船,谁想下就得被淹死。这是给你的。”

    “慢,无功不受禄,办好再收也不迟。”“好,那就依你。”

    王晨点起香烟,摇了摇头,叹出烟笑了笑。

    “天越来越凉了啊。”

    12月7日小雨

    张辉是认识照片上那个男人的,孩子的眼睛里只有恐惧和灵魂的抽搐,当他看见照片的时候又像他刚进来那样,也许这个人唤醒了他可怕的回忆,能令孩子窒息的人,他的手段会是怎样残忍。

    “张辉,你有事瞒着我,也瞒着整个善恶的底线,而且我知道是很重要的事。”“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怕,把你知道的说出来,自有人间公道给你做主,自有国家法律给你做主,自有王叔给你做主。”“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王晨踩灭了烟头,“你的软弱和妥协使凶恶的真相逍遥法外,使善良的人遭受本不该的罪责。”“王管教,你斗不过他们的,什么都不要问了,求您了。”

    “怎么,你在逼供啊?”王晨抬头看了看,“你不是回去了?”“我现在改住宿舍了,也好跟你沟通沟通,杂俩共事一场不容易,缺乏理解。”“是那个人叫你来旁边监视我吧。”

    12月15日大雨

    张辉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由于吴海的偷窥,使我的调查无法顺利进行,我去了那时的案发现场,询问了很多人,也探返了张辉的亲戚,他的亲戚都很忌讳谈论这件事,那个男人的背景一定非常了不得,他该不是简单的赌徒。

    “王晨那小子还是不老实,他还在查,似乎要纠缠到底了。”

    “他就像匹狼,我欣赏他,可惜和我作对,只有一个结局,像张辉他父母一样。”

    “做了他?”“我会亲自去。”

    12月23日暴雨

    吴海那混蛋把张辉的母亲被杀害的事情告诉了孩子,孩子瞬间精神就崩溃了,我该怎么做,现在张辉已经疯了,什么证据都没有了,上帝啊,你对这孩子太残忍了。

    “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後悔也无路可退,以父之名判决那感觉没有适合字汇,就像边笑边掉泪凝视著完全的黑,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沈醉,低头亲吻我的左手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王晨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聆听着周杰伦的《以父之名》,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和烟灰。

    “王管教。”王晨睁开眼睛看了看。“戚大宝啊,太晚了,回去睡觉吧,有什么明天说。”

    “我全都知道。”“你知道什么?”“我说我全都知道,张辉是我的好兄弟,他的事他只跟我一个人说过。”“你说什么?”“我说张辉的事我全知道。”

    杀他爹的人叫猛瞳,是省长的儿子,也是黑道上鼎鼎有名的猛虎,嗜赌,经常带着公款去赌,也放高利贷,听说他杀了很多人,也造了很多假案错案,张辉是和他爹去KTV唱歌时遇到猛瞳的,听说那里的场子就是猛瞳照的,他们谈了一会,张辉去上了厕所回来父亲就倒在血泊中了,手里还拿着棍子。“不想让你妈死就安分点。”张辉被打晕了,当他醒过来后满身是血,手里还握着刀,他父亲嗜赌,赌输了回家就打他妈。但他爹不是他杀的。他害怕他妈被杀就说是自己杀了父亲。

    “可是他妈还是被杀了,真不知道这些警察是干什么的,漏洞这么大的案子。”

    “猛瞳黑白两道都有人,我们这些小混混都知道,没人敢惹他。”

    “真是无法无天,你回去吧。”“恩,王管教,千万别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我还小,我还不想死。”

    “我一向守口如瓶,你放心吧。”王晨一把把烟灰缸砸在墙上。

    “什么省长的儿子,什么黑道猛虎,我就是不当这个监狱警察,也不能让你这人渣为非作歹,我王晨活着,就是为了清除你们这些人渣败类的。”

    暴雨天,一栋废弃的建筑楼上。

    “你很守时。”“我不能不来。”

    “你知道了?”“我不能不知道。”

    “你知道了又能怎样,你没证据,即使你有证据又能怎样?”

    “我能怎样?我今天不当这个监狱警察也要废了你。”

    “公务员一辈子能赚几个钱?这个世界很现实,法律是有钱人和强者的公正,我这样的强者就是真理。”

    “我呸,恬不知耻的狂徒,你以为善良的人都是好欺的吗?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会为利益和安全放弃自己的信仰吗?”

    “至少大部分是,你是例外,值得我亲自动手。”

    “不能将你绳之以法,我就替天行道。”

    “你只是个狱警,我再问你一次,是什么促使你这样固执?”

    “我对正义的信仰,对人民的忠诚,还有我的愤怒都促使我这样做。”

    “这就是你的人生哲学和原则?我也有我的原则。”猛瞳把枪扔了。

    “我从来没有错杀过一个好人,被我杀的,都是社会蛀虫,世道混沌,我也有我的正义,只是和你走的不一样而已,我欺负弱者,这个世界强食弱肉,弱者有必要成为强者的粮食,至于连粮食都做不了的垃圾,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猛瞳兴奋得站了起来。

    “你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张辉他母亲根本就不该死。”

    “那是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就像你一样,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最可靠,没有出生的和死了的。”

    “多说无益。”“你是强者,有资格和我徒手分胜负,为了我们的坚持只有两条路可走,生或者死。”蒙瞳指了指旁边坏了的窗子。

    “你输了,我就会把你扔下去。”“你也一样。”

    12月25日暴雨

    这是我最后一次去教堂,夜里雨还是下个不停,但似乎不影响街道上狂欢圣诞节的孩子们,多么希望快乐的孩子中有一个是张辉,不,还有戚大宝,还有更多更多的孩子。

    “主啊,请拯救我们的心灵,不再迷途彷徨。”

    猛瞳是条汉子,他没有捡起枪,否则我已经倒地不起,在他滑倒跌出去的一刹那,我拉住了他,他笑了笑说“我很公平。”甩开我的手,微笑着坠了下去。

    我点燃香烟,笑了笑,嘴角还很痛,猛瞳似乎在我身边问我“你能将你的信仰履行到什么时候?”我看了看帽子上的国徽,又抬头看了看十字架,然后对他说:“当然是到死为止。”

    我说:后来呢?

    王二说:后来我入狱了。

    我说:再后来呢?

    王二说:里面的人都非常恨警察,我常被打,他们叫我王小二,使我给他们做事,我不愿意,就被打伤了,昏迷中就来到了这里。

    我说: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卖包子呢。

    王二说:卖包子,也卖真理。

    我说:你看得到希望吗?

    王二说:我坐在地狱仰望天堂,但我相信天堂。

    我说:我有救吗?

    王二说:即使没有救也要抬起自己的头,绝不屈膝,绝不妥协。

    我说:我又想起了萨特、鲁迅那样的的人。

    王二笑了笑,进去了。

    回客栈的路上,我下了最后的决心,可是陈老奶说孟婆汤被喝完了,是猛瞳一伙人下山来要的。

    我说:他不是死人吗?也能喝?

    陈老奶说:卖包子的王二是不该死的人,他说他不回去,王二就没救了,其实他一直在医院处于病危昏迷状态,听说是摔了下来,但没摔死。

    黄泉村人越来越少了,活着的人愿意喝下梦婆汤,愿意勇敢回去,这是希望。也有几百岁的富老头歇斯底里叫着还没死,被黑白印拖着走,为什么要活得像鳖一样无奈呢,这是绝望。

    陈老奶说:最近回去的人很多,你就等等吧,你走了老娘一个人也怪孤独的。

    我说:我来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陈老奶说:也许二、三十年,只是你们那的一刹那。

    我居然逃了二、三十年,逃了这么久。

    陈老奶说:小挨砍的,发什么呆,你以为你长啊?秦朝时有个叫孟江女的过来逃了五百多年,早前还有个叫屈原的文人,逃了一千年,晋朝来了个陶渊明,逃了一千五百年。后来西方来了两个,一个叫什么尼采,还有个叫梵高,一值逃到你来的前一个月才被死国送走了,这样的人有很多。

    我说:他们都是一些孤独的人呵。

    陈老奶说:逃到这里的人没有不孤独的。老娘倒是看出了点门道。

    我说:什么?

    陈老奶说:我这孟婆汤在你们那肯定好卖。

    “……”

    来来往往的人带着怨恨和罪责,他们不是自然死去的,我又去了关帝庙,老和尚说被我杀害的三个人也来过这,带着怨恨,不承认自己的绝望,就被黑印带走了。尽管受过教育,他们心灵却非常污垢,我要听老和尚的故事,老和尚拒绝了。这里没有故事,只有活人和死人。

    王二也回去了,他在这里写了最后一篇日记。

    黄泉年黄泉日百年阴沉

    我做在地狱与天堂的边缘,仰望着黄泉从不晴朗的天空,混沌的云后面是一个同样离天堂和地狱很近的世界,我们都是从那里来的,这里该是恐惧的,我感到一种久违的清新,像新生的皮肤,有关痛痒却不断确定是自己的。回去也是恐惧的,却有一种久违的熟悉,像死去的茧,如此麻木。

    “小挨砍的,店里有打工的来了,过来和人家打个招呼。”“就来。”我既惊喜又烦恼回答道。

    “谁啊。”我伸了伸懒腰。“我叫戚大宝。”“戚大宝?”我想起这个名字有点印象,看他那样子简直像个小混混,还是个孩子。“那好,学着点,以后就是哥么了。”

    “小挨砍的,你耍什么威风。”陈老奶打了我一把头。“老奶,别一天打到晚,我好歹是你的长工,马上回去了,给我点面子。”“小挨贼杀的,外面还有个客人呢,你还不去招呼?”

    戚大宝说:哥,他是我兄弟,和我一起来的。

    我说:他也来这打杂?

    戚大宝说:他来歇脚,黑道士只给他几个时辰,还要上路的。

    我说:他叫什么名字?

    戚大宝说:叫张辉。

    张辉进了店陈老奶就不让他走了,可是老奶又拿不出钱,只能眼睁睁看着张辉被鬼使拖走。

    我说:你能救几个人?

    陈老奶说: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说:孟婆子毛病不少,却很伟大,可惜黄泉村没人了解你。

    陈老奶说:你别跟老娘拍马屁,老娘过去做这些事都是背着人做的,给我买菜去,叫大宝洗碗。

    我说:买菜?这里哪有菜卖?我们都是吃山上挖来的野菜野蘑菇。

    陈老奶说:最近来了群卖菜的。

    我说:是死人?

    陈老奶说:半死不活的,该死该活的都有。

    有人卖,就有人去买,有人做,就有人去吃,我想吃,我有二十年没吃人间的东西了,去买菜的人很多,堵得连气也透不了。

    “挤什么挤,小憋三。”“妈妈的,是以前你敢这么说吗?”“算了算了,我们就让他站在前面吧。”“可是这个位置是我的。”老和尚拉了拉我,摇了摇头说“你在那个世界就该这样。”

    “老师,您也想吃那个世界的东西?”“恩,我经常怀念那里的美味。”“您生前吃过不少好东西吧。”“那是,我是云游四方的诗人。”“您不是老师吗?”“学校领导说我思想有问题,教出的学生太智慧也太个性,不好统治,我就失业了,好在我和几家出版社关系不错,还可以写写东西。这关系啊,太重要了。”

    我说:您认识尼姑庵里的那个烂脸尼姑吗?

    老和尚说:认识。

    我说:她是怎么死的?

    老和尚说:她太凄惨,她是我女儿。

    老和尚哭了,我知道我说错话了。

    我说:对不起。

    老和尚说:该说对不起的是那些禽兽。

    徐志摩随归西的飞机悄悄的走了。老舍像屈原那样沉溺在绝望的水中。海子被残酷的工业机械碾过身躯。食指在精神病院里解脱着清醒的疼痛,文字却没有绝望。

    雪莱说“诗人是未经认可的立法者。”夏尔说“我崇拜我心里不存在的神。”

    文人,用自己渺小的生命构造起人性的象牙塔。

    “鲁迅,鲁迅,不就是奴性吗?周先生追求一生的真理,无非是根治中国人深入骨髓的癌症,他把自己比作精神战士,横眉冷对千夫指,在严峻的的历史观和价值观中找寻民族的出路。”

    “老师?”“请说。”

    “孔子说,大同社会,天下为公,您认为这样社会离我们还有多远?”

    “物质文明也许会走到这天,精神文明则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有人说文革中错死了不少文化人,如果这些文人活着的话,中国要比现在文明提前二,三十年,您怎样看待这个话题?”

    “我非常赞同这样的观点,还好这个话题是在今天讨论。”

    “没有作业,你们准备高考,记住应试教育的毛病,不要问为什么,少思考,多照标准答案背。好了,下课。”

    “老师,您的才华可以做校长。”“是吗?那谁来做老师呢?”“我认为当权的人往往无能,只要凭着良心用人得当,就可以所向披靡。”“莫言啊,你这个年龄是最可贵的年龄,敢于思考的年龄,可是有些话知道就行了,不该说的就不说。”“老师不是也经常说不该说的话吗?年轻人做错事一定不要去改,这才是年轻人。”“呵呵,我没白教你这个学生啊,有个性。”

    莫言说:我喜欢韩寒关于真理的那段话。

    沈然说:那么谁去改变多数人的盲从呢?

    莫言说:我能改变。

    沈然说:有志气,可是做人不能只有伟大的精神而没有伟大的方向,否则至多只是个诗人。

    莫言说:谁都说不可以,谁又知道自己可以呢?谁都沉默,谁知道自己可以不沉默呢?

    沈然点了点头。

    “沈然老师,校长叫你过去一趟。”“叫他等着。”

    莫言说:老贼又要给您讲进化论了。

    沈然说:我倒好奇什么支撑他直立行走的。

    校长抖了抖皮带,像要把肚子上的脂肪全抖到地上一样。“姗姗来迟。”沈然笑了笑,“不守株待兔怎么做办公室呢?”

    “沈然,你是目中无人。”“好过沐猴而冠吧。”

    “什么意思?”“说正题,什么事?”

    “市里准备分流,我认为不错,可以提高我校的升学率。”说完抓了抓半秃顶上的黄绒毛。

    “叛刑呢,这里的学费可比职高贵得多。”“少说废话,你什么时候能站在学校立场说话。”“你要我准备分流名单?”“每个老师都在准备,你是迟迟没有动静,对了,你们班那个莫言,太不像话,敢和我顶嘴,是我儿子我一嘴巴,把他给我分了。”

    我说:后来呢?

    老和尚说:莫言辍学了,我离开了学校。

    我说:又少了一个好老师。

    老和尚说:我女儿在省外一所大学上学,遇到了禽兽教师,禽兽用毕业证威胁她,她毁了自己的容貌,就在我收到邮件那天,她自杀了。

    我说:我那也有女学生被强奸,比较幸运,得到了学校和社会的关注。

    老和尚说:你现在一定也是焦点人物。

    我说:是在关注怎么审判我这个恶魔吧。

    老和尚冷笑了一声:噩梦也怕恶魔?他比我更绝望。

    沈然告诉我自己因为说了人话,在文坛里很臭,遭受了丧女的痛苦和社会的舆论,他的妻子恨他对自己和家庭的自私,受不了舆论,吃了安眠药,就来到了尼姑庵,他也和老舍一样从湖里沉了下去,沉到了这里。

    我说:您把您的悲剧告诉了我,彻底改变了我的决定。

    老和尚说:我明天上路,去死国。我妻子回去做寡妇。

    我说:她没有原谅您?

    老和尚说:她不相信自己的绝望,她是活着的人。

    黄泉村只有黄昏的时候才有太阳,其实并没有太阳,那太阳是希望人的幻觉。

    我说:您看到太阳了吗?

    老和尚说:看到了。

    我说:要是我能遇到您,就有救了。

    老和尚说:救不了的,我现在很担心我那个学生。

    我想要答案,老和尚说没有答案,我们要做的只是思考。

    人越来越少,其实那并没有卖菜的,只有野生动物的肢体,有冰冻的和才割下的,血淋淋的,也有把自己的血抽出来卖的,还有个女人把自己的胎盘和处女膜拿出来卖,那个女人很像破三香,只是老得变了型。

    老和尚摇了摇头,“我现在就去死国。”

    没买到菜,我回去见陈老奶,说自己不回去了。陈老奶说不行,他已经把汤煮了。

    黄泉客栈的陈年朽木摇晃了几千年,陈老奶也守了几千年,在罪与生的边缘救赎了几千年,煮了几千年的孟婆汤,遗忘了几千年。

    夜,无月,风,咬过千年的木版。生是伟大的歌颂,无关希望与绝望。

    我愤怒了“我们不需要孟婆汤,我们要做为人醒过来。”

    陈老奶把我送到孟婆亭,我第一次看清这汤其实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碗水。

    陈老奶说:你现在可以喝了。

    我说:我会再来,早晚一点。

    陈老奶说:死国等着你。

    我喝下去了,那汤是咸的,像人的眼泪,从良知里涌出的眼泪,恍惚中我见到刘书呆。我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说答应过告诉我山外面有什么。

    我问他:有什么?

    他说:有来来往往的绝望与希望。

    我问他:你是绝望还是希望?

    他说:俺醒了,是希望。

    陈老奶站在孟婆亭看着我的身体慢慢消失,她捡起碗,把剩下的半碗眼泪喝下去。

    “再也没有孟婆了,也再也不需要孟婆汤了。”

    落兰说:我们逃避在黄泉路上,不承认自己的绝望与希望。

    杨娟说:你能骗自己吗?

    孟婆说:你们能上月亮找兔子,能下来救救这些活人吗?

    王晨说:我做在地狱与天堂的边缘,仰望着黄泉从不晴朗的天空,混沌的云后面是一个同样离天堂和地狱很近的世界。

    沈然说:没有答案,我们要做的只是思考。

    我说:我们不需要孟婆汤,我们要做为人醒来!

    

    那些烟花

    像烟花一样我知道我再也无法抵达

    心是否交给璀璨的刺青

    能不能用遗憾

    挽住天空的花火

    

    花火在下一秒绽放

    心里转瞬即逝的小雨

    和烟花一起洒向沉没的星尘

    散开没在安静的黑海里

    

    花火在下一秒沉没

    海盗也找不到痕迹

    没有遗憾因为它只为绽放

    绽放横空而逝的浪花

    

    花火在下一秒凝结

    留给百年沉淀

    悄无声息刹那永恒

    我的心不再歌唱

    

    花火在下一秒遗忘

    遗下心情的碎片

    似流星却不滑坠

    似回忆却不填色

    和生命一样绚烂

    

    ——END——

    2005年8月10日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 浅紫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