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伍小玲,笔名:蓝芝
    有且听风呤,发表过散文《三叶草之梦》、《灵魂不在痛苦》、《不选择离开》等等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07-09-23 17:22:44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云阳的精灵

作者: 蓝芝  发表时间 2007-09-24 17:44:33 人气:50962
主要内容
  我在书屋里穿梭着,游历在黄金屋与白如玉和千钟粟里,内心平静如水.真活中的真谛就在这白天与黑夜的交织中获得.
  伍丽说春节前,车和船才不挤。这个时候别人都想回家过年。听伍丽还说淡水有一个好厂《兆吉》皮鞋厂工资可高了。”“真的吗?太好了,好我们快到伍丽家报名去”怀着兴奋的心情,两人直奔群益伍丽的家。望着两人背影,......
  天快亮了,伍丽带着我们到候船室里休息,我猜想专门带大家到这儿来休息肯定上船的时间还有会儿。一放松才感到腹中胀得慌。于是邀了陈国平和容儿两个姐妹一起到厕所去,回来时发现人一个也没有了,身上只有10块钱的我......
  在车上呆了整整快24小时。终于挨到下了车。姑娘们焉不拉叽地从车上走下来。像一队打了败仗的队伍没精打采的从一个桥底下走过去。看到一个卖快餐的小店子,已经饿了快两天的饿鬼哪见得这个。走在前头的人看见有东西吃......
  我的心怦怦跳着,我们四个人被厂长带到地下室里,交给小组长张以胜“小张,这是新来的员工,刚从家里出来,你要多教教她们。我把她们交给你了哟。”张以胜笑嘻嘻的答应着:“您就放心交给我吧,哎哟,都是美女啊。美......
  留下来的几个人关系更近了,象一家人一样同吃同住,同厂的人跳厂的跳厂,回家的回家,朱琴莲留了下来而湖南小妹也走了。我看着小妹上车而去我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厂里原......
  我看了看这个厂,其实这个厂在同来的女伴口中已经听过无数次了,我感觉这个厂跟姑娘们谈论中《浩鹏》厂的有出入,这个厂也是一般般的并不很大,也很普通,在众多企业中毫不起眼,我想‘伍丽也是凡人,也是和众多的打......
  叁块钱的车程到的不是我们想要到的地方,这下子连昌兵都慌了:“我身上也没有多少的钱啊,这怎么办啊?”看着昌兵一脸的懊恼,我暗叫糟糕,这俩人真的是糊涂蛋蛋。我当初怎么就不问问啊,这个我也有责任。可是自责也......
  我没说太多的话因为我太累了,小徐送我加到宿舍,叮嘱我好好休息后,小徐才回去。我知道,小徐还有那么远的路程,我想‘自己欠了小徐的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来偿还他。’国平也跟我告辞:“我也要走了,我要到......
  我到金辉厂里退回了预缴的生活费用,和肖志刚、成安明一起回到了皮件厂,刘涛厂长又爱又恨:“出去混了几天,好了吧,钱跳出去了心里舒服吧,注意吸取教训呀孩子,快去拿你的工资吧!”温情的大男人象父亲一样的看着......
  老板连声称赞并悄悄叫我到另一边:“青儿,你回来吧,回来这儿做我很高兴。”我看了看远远的阿祥:“这不太好吧,这样跑来跑去的。”张老板说:“,没人会说你的。”我犹豫着:“我身份证压在厂里了,没身份证怎么办......
  仁英激动得语无论次:“我把开水泼到一个臭男人的脸上后,就跑了。”原来,仁英到外面招呼客人,有一个客人对她动手动脚步,仁英把开水泼到他的脸上后,撒腿就跑,小艳看见仁英跑了,自己糊里糊涂地也跟着跑了。这一......
  我这才明白了粘米和糯米的差别。于是这一顿汤元不光是没有吃成,反而让大家饿了一顿。 我燠恼的冲出门去,走进那满山遍野的‘林’中去。看到那些默默开放的花,闻着花的芬芳,我放松了全身的神经。陶醉在花从中。忘......
  老板点头答应了,然后派了他最小的儿子大概20岁左右吧,老板指着我:“你去把她送回厂里去,她厂离这儿不远。”那是我们告诉他的。腼腆的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赤着膊打头就走前面,我焉不拉叽地走在后面,看见前面的......
  “你叫我大海好吗,我要用我的真诚来感动你,真的,请给我机会,至于我的家乡,那不要紧,好男儿志在四方,虽说我家并没有住在城市里,如果在外面做生意回家的机会会非常的小,所以我会用双手改变我的生活,请你相信......
  只是中午到哪儿去吃饭啊,包里的钱一分都不能用了,而《兆吉》厂也还不敢保证一定会录用我啊。我想就这样饿一顿得了,反正下午就会出结果的嘛,如果通知出来了,晚上就有饭吃了。于是我晃晃荡荡地走着准备到杨妹宿舍......
  春节到了,我也存了快一千元钱了,我好高兴啊。我想把这种喜悦让家里的姐姐和妹妹一起来分享。于是我想让远在家乡的妹妹也来广东,那时小妹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如今,我有了固定的收入,就想让妹妹也来一起收获,......
  有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和尹红在公路边散步,一辆摩托车从身旁滑过,我听见一个孩子的叫声:“小姨,小姨”。回过头一看一辆摩托车上坐着两个像是非洲跑单的一大一小的俩个人。再定睛一看:“哎呀!这不是大姐夫刘国烔......
  到了武昌,我还没有出站,看见一列火车在站上停了下来车身写着武昌至宜昌,我想这个就是我想要坐的火车了,我跟着上车的人流上了车,在车上补票时,售票员问我:“有没有学生证,可以买半票。”我摇了摇头。心想:我......
  当时我和小妹都不太明白爸爸为什么不想让小妹出门打工这个原因,想着家中有妈妈,哥哥,嫂嫂和小侄女这么多人,以前都是非常空闲的。后来听了哥哥的话,爸爸也同意小妹跟我一起去打工了。那时候的小妹已经谈过两次恋......
  下船时,我找到黄一书,向他告辞,并送了两只水果给他:“麻烦你帮我我补一张船票。”可是小黄怎么也不要钱,他把我们带到下船处给剪票的船员说:“兄弟,这是我的朋友。”我感激地看着他:“谢谢你当我是你朋友。”......
  第二天我两人坐上火车直到金华,(后来才知道,坐车到金华,要多乘一站的路程)刚好有一个人是到温洲的,就这样姐妹俩沿着信封的地址走,到温洲后,吃了些饭,感觉这里的东西比广东还便宜些。心里还有些高兴心想:“......
耗时 2.36195898056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