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孟铃凯,2007年毕业于西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现为吉林农工学院英语教师,擅长诗歌与散文创作,长篇连载《先知》为拙笔转型作品。本篇仍在连载中,希望广大读者多提宝贵意见。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08-04-26 20:56:47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先知

作者: 慧铃清风  发表时间 2008-03-11 19:27:38 人气:67369
主要内容
  先知说,会雨!不久雨便从天而降。
先知说,会晴朗!不久天边出现了初霁的彩虹。
先知说,会花开!我睁开双眼,花便开了……
我问,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先知很沉默,但他知道,我会自己找到答案。
我抬起头,先知说,你会看到的,其实只是我已经看到过的。
……
我们的村子是一个罐子,很多人的房子是灰暗的,只有先知的墙涂满色彩。我于是很向往成为先知。
但父亲说,你必须找到那个眼睛,在螺旋的路上行走。
父亲是先知……
发表时间:2008-02-13 第 1 章 先知(一)
  醒来时候,天色已深沉,三个橘黄的太阳落在了苹果树林的后面,我不想走,只想沉睡在这片碧绿的草地上,看着中天的红色行星,父亲之前的先知在我小的时候曾说,那颗行星也在注视着我们,也在和我们一起被三个太阳普照......
发表时间:2008-02-13 第 2 章 先知(二)
  风巫,父亲说,她是风之国的先知,先知中的恶人,她偷饮了神的泪水,于是得到了学习魔法的天赋,她成为了所有先知中最邪恶的一个,也是最强大的一个。她的恶名远扬,连刚懂事的小孩子,每每听到她的名字时都会大哭不......
发表时间:2008-02-13 第 3 章 先知(三)
  索尔河延绵遥远,傍晚的时候,远山埋没在黑夜的衣襟之下,我还不知疲倦,决定继续走下去。我不断在风中追寻枝也花的香味,忽然我感到这种味道开始潮湿,开始混乱,开始夹杂些泥土的味道,我抬头看了看天,星星迷失在......
发表时间:2008-02-13 第 4 章 先知(四)
  毛鲁族?我惊恐起来,听父亲说,毛鲁族原是风国之中一支温顺的民族,后来被风巫施下了诅咒,被抽取了善良温和的心,于是变得野蛮,毛鲁族行踪不定,经常袭击其他的村子,抢走粮食和牲畜,他们会把战利品全部焚烧,祭......
发表时间:2008-02-13 第 5 章 先知(五)
  其努把我拦在一旁,义正言辞的对毛鲁头领说,“斯里安鲁,斯里齐齐拉安鲁,卡里米沙乌呀”,我听懂了其努的话,‘他是兄弟,他是齐齐拉的朋友,他不是偷盗者’。毛鲁头领开始愤怒了,举起象牙匕首,大吼,“安鲁,库......
  他们主宰者神的世界,由于征战不休,四系空间破败不堪,他们于是聚齐神邸,膜拜苏里拉的泪水。他们分派了寻找九代神的责任,风之隆隆福在四系空间里寻找准神,兽之齐齐拉维护四系和平,迷之度度部继承蓝色琥珀,花之......
发表时间:2008-02-21 第 7 章 先知(七)
  “很好,传说大神苏里拉在没有成为八代神的时候,曾经来到元素融解空间,把一块萤石变成了一座冰山,然后让这座冰山在太阳的照耀下融化,于是融水变成了索尔河,你若能拿到萤石,把它再变成一座冰山,那我就放了他们......
  四方智者和谈之后,齐齐拉带领着族人维持着和平,在一次与生命繁华界的灵鸦族的战斗中,齐齐拉不慎中了埋伏被封印在阿米牙苏利山脚下的一块巨大钻石之中,为了打开钻石,拯救齐齐拉,青牙族的族人请来了迷之度度部,......
发表时间:2008-02-23 第 9 章 先知(九)
  元素融解空间很宁静,没有阳光却有发光的水石晶体林立,没有花鸟,却有温泉与地热蒸汽的景致。路上,我问乌历,这里没有食物,怎么办?乌历笑笑说,蒂春牙是嫡系的齐齐拉世孙女,齐齐拉的母亲蓝是花之族的智者,所以......
发表时间:2008-02-24 第 10 章 先知(十)
  摘罢了白玫花,我们再次回到山口外,蟒蛇爬回了石牙盆地。不久他又回来了,他张开嘴,在腹中吐出四个包裹。我们打开包裹,里面是四件蛇皮风舞,这种风舞极薄,极轻。我们披上风物马上变了模样。起初我们还不适应这种......
发表时间:2008-03-11 第 11 章 先知(十一)
  我们和长牙的族人一起回了村子。他们的村子离山口不远,很快的就到了。他们的房屋很特别,全部建在一座山上,而这座山是一整块钟乳石,确切的说是石笋。长牙族把这座山雕刻成了一件艺术品,规则的镂空,是一处处的住......
  “大神,您的勇气让人敬畏,但是,这山水水源的暗涌河水源是很奇特的,能化顽石如水,能凝清泉成晶,能变覆土入风,是山石水元界的初始,所有生命的繁华与智慧的语法沉浸其中都会恢复本原,也就是说,您的身体和智慧......
  水面,有微微的光亮,我想如飞鱼般越出水面,于是踩水而上,出水的时候,我低下头,想借这微弱的光线,看看我这具躯壳,可是,水面没有涟漪,身上也没有沾下一滴清水。我站在水面上,我站在空气中,我站在空间的冥想......
  苏里拉的神职一路顺风顺水,忽然想起了青牙与蓝,于是去智慧的语法寻找,当来到青牙族时,得知了这个事情,开始有些愤怒,后来渐渐的理解了七代的用心,那时候的苏里拉野心还未膨胀,但终有些不悦,于是苏里拉来到了......
  我忽然念起了平静的索尔河,家乡彩色的,灰色的陶罐似的房屋,想起了坐在屋顶的父亲,邻居耶桑大叔的红胡子。想起了多情的枝也花在风中摇曳,芬芳指引着曾经迷茫的年轻人。又仿佛看见了青牙族无数的牛群,耳畔回响起......
发表时间:2008-03-15 第 16 章 先知(十六)
  我抬眼看了看这个人,虽然样子老了些,但眉宇之间的邪气恰如他的祖先申古疾风,我还认得,他头上的大碗,正是申古疾风遗物,当年疾风因为害了传染病被长牙遗弃,每天把这个碗放在石笋山外,族人送来吃食,再取走。憎......
发表时间:2008-03-18 第 17 章 先知(十七)
  “你们是四个人,那我们就来玩四个游戏,你们可以商议,然后随便派人出来,如果你们全部胜出,那么我就解除对长牙的诅咒。但,若要一场输掉,你们就要受到诅咒,你们的灵魂会永世被我奴役。”说着他从背后拿出一条皮......
  申古纳恶狠狠的望着我们,然后说,这次算你们走运,但马上你们就会知道什么是恐怖了。说着,他把手杖一横,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双眼死死的盯住哈喳,哈喳一下子惨叫了一声,他很痛苦的挣扎起来,躺在地上翻滚,我看......
发表时间:2008-03-28 第 19 章 先知(十九)
  刀,锋利的牛股匕首,兽之齐齐拉的遗物,深深的插在了蒂春牙的腹部,血从匕首的血槽中流出来,大量的殷红的蒂春牙的血。蒂春牙和哈喳离得很近,从未如此靠近。蒂春牙伸出颤抖的右手,那只变异的手,轻轻的抚摸哈喳的......
  望着哈喳狰狞的脸,蒂春牙下定了决心,她把藤之种撒在了地上,摆出了雷蛟封印,她把哈喳引到了封印中央,漏出破绽,当哈喳的匕首刺中蒂春牙时,蒂春牙的左手力量暴走,手指变成长根植入土壤,地上的藤之种开始萌发,......
  爱情的力量,连神明都无从超越,也许正是因为他们不曾感受到吧,但,偏偏是这种神奇的无法超越的力量,才注定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即便是你毁掉了所有的情感的载体,关于爱情的一切,也都那样真实的存在着,无法泯灭,......
  我这样对哈喳说,一切仿佛都是不可能的,但哈喳还是毅然决然的要去,临行前他说:“忘记我吧,在您看见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注定会忘记我,虽然这并不重要,但我仍以你为荣,不仅是因为您是我们的神,还因为你是我们的......
耗时 1.86541604995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