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一个面目平静的男子.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08-07-18 20:11:34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役亡师

作者: 倾覆  发表时间 2008-03-23 21:46:04 人气:69452
主要内容
  生命如此漫长,生命如此短暂,一些在你生之旅途中暧昧不明的困惑,也许只有到那现世背面的冥土之上才能找到答案。
当亡者离开了黑墨冥河,离开了满布了冥土的幽冷雾气和那九道紧闭的门,当通往现世的路被亡者寻到,他们满含怨恨和不甘的脚步震碎了生与死之间那本就脆弱的拦遮,无数人类先辈与这个世界上所有有着生之气息的生灵带着勇气,决绝和回归第九道门的荣光迎上了亡者们汹涌的死亡召唤----为了古国,为了他们身后那一抹生的希望。
而自从亡者被一道凝聚了无数人类和生之生灵鲜血的界墙阻在现世之外,古国的平静延续了数千年之后,如今,他们将要归来。古国,和古国的所有生灵,再一次面临着先辈们所曾经受的残酷考验。
这里是役亡师的世界。
万事万物,必有其终。
向给我灵感的前辈作家们致敬。
  冥者之王的声音慢悠悠的响在血月平原上,完全不受烈烈风声的影响和干扰:“阿亚克雷,投降吧,为了一座装满了死人的空城,你何必丧命。真不知道这城里的生者是怎么想的,自杀然后留下尸体,不是更方便了我们?呵呵。......
  看着身前已经渐渐消散的高等亡者身体,库格伸手抹去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不仅仅是因为左肘碎裂的疼痛,还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后怕。虽然方才双方交手只有两招,但生死仅有一线之隔,如果不是高等亡者的开战时的疏忽,他绝......
  阿亚克雷终于说完,天空中纠缠的电光更加狂暴的游走。他转过身面对身后的血月城,刺鼻的血腥气仍旧在血月平原的风中飘荡,向着血月城遥遥施了一礼。然后他取下役亡师串铃上的冷酷者摩衍那多,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冥......
  只有最优秀的咒契师才有可能修习成为役亡师,役亡师是人类对抗亡者的精英力量。在帝国军事学校所通行的役亡师专用教材,铸墙者之一阿贝多大师的著作《役亡者》的扉页上有这么一句话:彼界九道黑墨冥门,皆为我等敞开......
  洛与艾娜在箭塔上不停的画着咒印并将其挥洒出去,咒印闪着光芒飞落到人类士兵阵中,每次都会使咒契魔法灯灯光骤然明亮,随之便有一批亡者倒下。被击中咒契盲点的亡者的身躯倒在地上,身上的咒契阵列会慢慢消散,空中......
  艾娜取出那只昨夜战斗中曾经使用过的铃铛,那是班戈尔家族的独特铃铛。古国的每一个咒契师和役亡师家族都会有一只和咒契师们普遍应用的铃铛不同的专属之铃。这只铃铛蕴涵的是家族所偏重的独特咒契力量。古国现今绝大......
  古国弃地的天空和冥界的天空是一样的鸽灰色,但这里的天空却比冥界的天空稍显明亮,毕竟这里也是现世。洛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地近南狂暴之海,这片原本属于古国的海域自从数千年之前第一次界墙之战之后就远离了古国的......
  一个纤细的身影自大门里款款行出。一袭宽大的黑色人类咒契师袍松松的罩在身上,却怎么也掩不住她一步步安静走来尚未执意做作便已摄人心魄的媚。她的手腕和脚腕上都各系有一束小小的铃铛,清脆悦耳的铃音在她的悄然无......
  洛的神情突然有些落寞,他语气萧索的道:“马贼也不全是坏人,你说的那样的也有,但我的那些兄弟,不过是些走投无路的可怜人罢了。十年了,他们也不知怎么样了。这十年都在古国与咒契和亡者打交道了,张口吟咒闭口画......
  “那岁青山老,一阕昔人笑。只余了青锋剑脊,偏瘦了沈鬓潘腰。萧瑟归去,萧瑟中泪满长桥;零落转来,零落间啸起九霄。你执了鱼肠刃,你缚了红叶镖,你游遍了三山五岳览尽了九州十岛。到头来终是要江湖少年江湖老,悲......
  骨笛声使尽浑身解数,却仍旧不能阻挡低等亡者们的一个接一个的覆灭。就如一个讪笑着的退出厅堂的小厮,凄厉的骨笛声展转几次,音调反复,重新恢复了方才出现时的悲伤柔缓,在最后一个低等亡者被逐遣的身体扭曲声中,......
  动作并不快,可洛却没有躲。乳白色的咒契火焰被他抓在手上,整个火焰团突然像疯了一样,咒印在其上狂乱的游动,转眼间他的白皙的充满生机的手就被咒契火焰包裹住。艾娜忽然想到了他们在普林镇界墙守军军营里面,洛给......
  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说道:“好。我答应你了。为了让利亚莎安心,一个月后我还是去第八道门赴约,这一个月内我回古国准备一下,你也知道该怎么做。若是亡者不遵守一年之约一个月后就发动进攻,我们也好......
  小白六个组件嘴里都塞满了肉,含糊不清的说:“你笑得可真龌龊,你这些天怎么变得跟你当马贼时一样了,老想着这些。对了,今天你说的那些话真带劲,我都快被鼓动起来了。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啊,你的声音里哪来的蛊惑力......
  玉儿没有说话。艾娜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洛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帝都大街上,声音清脆坚硬,艾娜跟在他的身后,月光照射下,洛的影子长长的投在地上,她一步步的在他的影子里面走。她可以想像得到这个男子此时......
  又一个画面。那小男孩自一个马贼的尸体下缓缓醒来,他挣扎着爬起,看向四周。四周是马贼们横七竖八的尸体。那女人躺在帐篷口,胸口一个深深的伤口,那个大胡子男人单腿跪在那女人身边,一手握着女人的手,一手用弯刀......
  正如这次洛通过第二道门,眼看就要到达豁口,第二道门就毫无预兆的给洛下了一个圈套。其实影手卒的阵列本就没有愈合,第二道门只是如前面一样在洛的面前布了个幻象,如果洛屈从于心底探究真相的贪婪欲望而真的让手握......
  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洛已经收回了匕首,此时他的身体还在殁地坎上方的空中未曾落下。洛的双足轻轻一点殁地坎那小得可怜的脑袋,再次腾身而起,随后轻飘飘的落在第三道黑墨冥河的另一侧河岸。踏上了被第四道门的力......
  就是这个时候!洛感到第四道门的第一波浪的势头劲力已经耗尽,他自冥水中一跃而起,右手上的放逐者阿斯塔睿尔让人难以忍受的沉闷铃声和禁锢者撒拉奈斯深沉的铃声混在一起短促的一响,那青色和灰白色纠缠着的铃声力量......
  艾娜也已经被第五道门耗尽了力量,方才摇响忆往者贝尔基已经是尽了最后的力量。被洛有力的肩膀抱住让第五道门残存在她身体里的力量也一瞬间爆发,她看见洛的淡紫色的眼,看见那张让她日夜思念的脸,心内一松,也同时......
  她挥手画了个符印,那符印旋转着落在洛的衣服上,乳白色的光芒绽起,仿若一朵正羞涩开放的冰魄花。然后她狠狠的捏随了指间的一枚紫玉——这紫玉上早就刻好了回到现世的咒契,她早已将其捏在指间——紫玉碎裂的光芒一......
  好好尝尝三铃合一的味道吧,第六道门。阿亚克雷恶狠狠的想着,面上露出的表情若是被草原上的马贼们看见,一定会亲切的搂着阿亚克雷的肩膀,对他说上一句:兄弟,一看你就是道上的!来来来,今天刚抢的酒,咱兄弟喝个......
  想到这里,洛微微一笑。将肩上扛着的咒契长刀收起在左手的咒契火焰中,覆了全身的乳白色咒契也随之融入其中。将三铃重新系束在役亡师铃带之上,这三只酷烈的铃一回到他们的四个兄弟姐妹之间,马上温顺起来,不复方才......
  过了许久,洛的神色才慢慢平静下来,他突然看见站在不远处望着他的冥者之王利亚莎,浑身一震,面上的软弱一瞬间消隐无踪,戒备的神色闪了一下,又消失不见。但随即他便轻叹了一口气,伸手取出那个禁锢着昔日冥者之王......
  与亚里德说完话后洛就低下头看着青羽。眼前的形势青羽也已经了解,但她丝毫也不在意,虽然十年沉睡今朝醒来却不过几息便要死去,虽然自己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问他,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为他做,虽然,虽然有那么多的......
  作者注:备注①:流转魂解是一种高等亡者必修的秘术,其主要原理就是用外界强暴的力量激发自身灵魂识印内的力量,从而能够以自身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力量来杀伤敌人,杀伤力主要取决于施法者灵魂识印的强度和所蕴涵力量......
耗时 1.783071994781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