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文科院校的工科生一名。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梦想,无论它是平淡无奇还是五彩旖旎,它都是你独有的一颗希望的种子。
    信仰是有瑕疵的,但正因为人是不完美的。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11-02-12 09:38:48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重生

作者: 安亦  发表时间 2010-06-09 16:04:43 人气:60196
主要内容
  我是谁?你呢?她摸着镜中的那张熟悉而遥远的脸庞。
作为殡仪馆优秀化妆师的季云泽在工作中接触到因拒婚而自杀的富家小姐刘心蓝,逝者的未婚夫周元方突然成为好友唐莹的男朋友,多年毫无音讯的小姨成为富家遗孀从国外回来,云泽无意中成为小姨万贯家财继承人,刘心蓝真心爱人张显扬亦出现。她多年平淡的生活被击出了点点涟漪。
梦境还是现实,她不知不觉中陷入一种迷蒙的状态,周元方的有意接近,张显扬的默默帮助,都让她显然手足无措,多年前背弃她的初恋男友也冲着她的继承权而来,伤心的好友唐莹不告而别,种种事情让她的生活一团糟,母亲病逝前吐露出一个巨大的秘密,让她其实脆弱不堪的心灵更加走向了边缘........
发表时间:2010-04-01 第 1 章 入殓室的初识
  来来往往的没有一个人走过她的身旁时看她一眼,也许这样的状况在医院的各个角落早已司空见惯而麻木了神经,这里本来就是生离死别发生率最高的地方。窗外射进的阳光将地上的影子拉的很长,给她有些孤单和苍凉的背影更......
发表时间:2010-04-03 第 2 章 福兮祸兮?
  快中午了,云泽趁着人少了些便赶紧给馆长打了个招呼,带着那枚指环去了。路上顺便给唐莹买了盒她爱吃的巧克力。唐莹那厮怎么吃都不发胖,这是最让云泽羡慕的了,她可不敢吃甜食,吃多少长多少。胖了多难看,她到底是......
发表时间:2010-04-08 第 3 章 重生:尘缘起
  云泽面带微笑的退了出来,待门关上后才缓缓输出一口气。有些客人的气场真的太强了,她都有些招架不住。她也一向不喜欢正式的交际场合,连母亲也经常劝她应该多一些交际,二三十岁的人了,还天天晚上下了班就回家休息......
发表时间:2010-04-08 第 4 章 重生:心生异
  云泽叹了口气,没有追问下去。她一向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如果别人愿意说她是很愿意听的,若不愿意,她也不会强求。就如她从来不太过问唐莹的私生活一样,虽然偶尔开玩笑的相互叱问:“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跟我联系,是不......
  挂了电话,云泽心里乱成一片。这个本来就让她产生不祥预感的男子此刻的身份更加复杂,唐莹选择他会有怎样的结局?女人的命运终归是靠感情维系,无论她们再独立,再坚强,再能独当一面,可终究是咬牙挺下来的,在没有......
  那簪子是她十八岁生日那年母亲送给她的。母亲说是一位故人送的,她也用不上它,给年轻人戴吧。奇怪的是云泽从小到大未见母亲用过这支簪,她没管那么多,那时刚上大学首饰又少,能带得出来的就更少了。这只簪子样式大......
  抛下热闹的舞场,她特意先拈了些点心,端着大盘的食物,和一杯香槟酒,偷偷的溜到了会场的一角稍阴暗处坐下来,慢慢享用。此刻她有些顾不上给自己定的不能吃太多甜食的戒律,大口的嚼了起来。黑森林蛋糕、意大利提拉......
  已经好多年没跳舞了,云泽想。大学那时候她可是很爱跳舞的,只是后来没有机会罢了。这样的场景和音乐,很容易让她想起了大学里拥拥挤挤的会堂。他拥着她,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旁人,没有声音,没有明天,那是......
  这下云泽倒是愣住了,那确是有可能的。有一段时间没跟唐莹联系了,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她知道唐莹一向是外刚内柔的性子,有多少事都自己扛着不愿意让她担心,都是报喜不报忧的。“那好吧,我也很久没见她了。”她打......
  回到家的云泽换下高跟鞋,双脚踏踏实实踩在地上的感觉真好,可人为着美丽,不得不牺牲另外一些,平底鞋只有在家里时才能穿的出那样舒心的效果。裙子也是,这一身漂亮的晚礼服实在是美丽至极,可它不属于我,她想,这......
  可再看向唐莹时,她才知道她高估了唐莹对感情的控制力。随着看向周元方他们的时间的增长,唐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终于,她冷哼了一声,“哼,这个女人可真是脸皮够可以的,缠着别人的男朋友,我倒要看看你这妖精怎......
  周元方低下身查看,他皱着眉头有些责怪的制止住唐莹的无用功:“别瞎忙了,都烫成这样了得送医院。”唐莹呐呐的停了下来,周元方继续说:“我的车在外面,得送医院去,你如果愿意就一起去。刘总监,今天的讨论到此为......
  周元方似乎猜到云泽诧异的缘由,他解释:“那个刘总监是负责我们两家公司很多业务往来的交涉对象,她还是刘董的近亲,我当然不好说她,至于唐莹,我以为以她的为人作风一定会处理的很好,所以就想干脆做个路人甲,等......
  人一辈子永远踏在一条不归的荆棘路上,如童话中的一架天梯,不停的往上往上,每上一级台阶,下一级随即散落开去,没有回头路。不管被划伤多少,伤口会随着岁月渐渐结痂,脱落,长出新的皮肤。人是世上最有韧性的生物......
  张显扬不在意,仍是善意的看了看半低着头的云泽,可他的眼神变的异常柔和,没有如在公司里对待同事的那份理智和冷然,没有在老板面前的恭谨和顺从,更没有一个人独处时,看到桌上那一副镜框里巧笑嫣然的人时流露出来......
  云泽心理突然有些虚,她一早知道这种状况会随时出现,也做好准备随时上战场,可真正到来还是没有把握。如张显扬所说,她躲在另一处角落多时,斗志丧失的差不多了,完全没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魄力,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
发表时间:2010-09-09 第 17 章 十七.记忆齿轮
  把家里从里到外的收拾的一干二净,连墙角,柜子缝都不放过,把父亲的所有东西全部收拾出来打包扔到一个大箱子里,包括他的毛巾,他在家里屐着的拖鞋。她企图把他残留下来的东西,他的气息统统打包扔到未知的角落,永......
发表时间:2010-09-09 第 18 章 十八.云门县之行
  和自然比起来,没有什么是真正存在于世的。我们创造各种各样的物质享受,各种各样的新奇物什,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加丰富和舒适,能够任由肉体的放纵和心理的游弋,可那终究是皮囊和表象,繁华过后,享受过后,什么才......
  徐淼马上回答:“是的。”然后又有点忍不住的笑道:“他们公司跟我们一样,也以为合约一签就完事了,全派了些负责设计施工的人来,那些所谓的工程师还真跟你开始想的一样,一色儿的中年人。咱们说了半天他们都挤不出......
  “叮叮”的声音是从烤箱上发出来的。点心已经做好了。女人带上手套打开烤箱,顿时只觉香气扑鼻,那奶香味让人的心都变酥了。女人麻利的把点心收拾打包,云泽付完钱后提着袋子走出了小店。那夫妻俩抱着孩子一直把她送......
  自来了云门县之后,云泽常会有点错觉,仿佛负责这事的是徐淼,她只是来装点装点门面的。徐淼打通各个关节,在她与那些个建筑精英之间沟通调节,该做的事她全都替自己想到,甚至安排好,连与天辰集团的商务谈判她也参......
  街上来往的人们没有注意到这个站在路旁的年轻女子,她看起来已经不再如花季少女那般的稚嫩和脸色红润,但依然处在青春年华,她周身恍惚有另外一种让人内心能产生共鸣的东西。那是我们曾经有过的青春抑或是早已在岁月......
  “有您帮忙,那肯定事半功倍。”云泽提前摸清楚了情况,这程汉兴一口一个上级,其实他自己目前在天辰集团的地位已经不小了,既是元老级的人物,帮着现任老板打拼了好多年,一步一步爬到这个位置,还投资了自己的公司......
  云泽似乎没有从梦中睡醒,她看着周从意与周元方亲密的说笑,间或转过头来看云泽,路旁的草丛里昆虫不停的鸣叫,风刮动草木的声音,身体里血液流动的滚滚之声,心脏不紧不慢的跳动之声。它们全部都井然有序的一一钻入......
  风和日丽,气温适度,今日最适合出游,且把烦恼统统抛开,享受才是。她心下宽广,欲容纳自然的怀抱。周元方是最佳导游,没有多余的话,更与这风景一般赏心悦目,云泽十分享受,没有再将周某与唐某的关系再积于心中,......
  身后伸出一双有力双手,将她慢慢环抱,背贴在一堵似墙壁般坚实有力的胸膛,她十分沉醉,那是她渴求多年的有力臂膀。那臂膀将她紧紧箍住,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至她终于觉察,她被箍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刚才那种舒适......
  同在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同看一个老板颜色,靠薪水生活,何必相互为难,做好自己本分就是,年轻人太心高气傲,不是好事。她只不动声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徐淼大概早已看出二人之间不友善,她叹口气,悄悄......
  然后才想到,还好自己窝在一个小角落,且她睡觉一向老老实实,基本没有动静,如此才躲过一劫。要不然,那歹徒还不知会如此对她。在这样的黑夜,周围没有人,若想将她扼死在这无人问津的角落,几乎是百分百的成功率。......
  如今看着这年轻女子依然架势十足的在现场指挥,眼神依旧坚定,真不知她那单薄身体如何支撑起来。他的圈子里,小姐们无不妆饰精致,见着一直蟑螂老鼠都要大呼小叫,就差晕倒了。如果遭遇打劫偷窃,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这小子来本地已近一年,居所并没有在这附近,不过常常下午踩单车过来,一窝一个下午,与他们天南地北的海侃。熟的不能再熟,而且他十分喜欢小孩,常在店里忙的时候帮他们夫妇照看孩子。虽然并不知他底细,可明眼人看......
  十几岁时已经生的英俊挺拔,家境又好,能有名车接送,且出手大方,故身边女友从不缺乏,日日都有不同类型女孩子等在教室门口,为着能看清他一副尊容。有些女孩子十分知趣,能约会一次便觉幸运,不会苦苦纠缠,另外一......
  她转过身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虚无缥缈中向她招手呼唤。可无论如何看不清对方的脸。她往前探身想看透过层层迷雾看清楚,不料船陡然一晃,她一不小心歪倒落入水中。冰冷刺骨的水刺入皮肤骨髓,她惊恐万分,不停扑......
  云泽没想到世界这样小,只谋过一次面的人可以这么快的再次相遇。她这才想起给自己做检查是他露出那股莫名笑容的含义。这个人,如果早点说,也不至于让云泽起误会。二人还没有来得及继续聊下去,就看见徐淼走了过来。......
  他却自嘲的摇摇头,“从学校毕业出来,父亲知道将来产业得有人继承,便让我在天辰最底层做起,甚至做过搬运工,跑销售,了解公司业务。幸而我好学,不出三年便爬上了中高层,父亲才敢放手让我处理许多大客户业务。云......
  门外有一双关切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这个坐在夕阳余晖中的女子。坐在轮椅上的她虽然穿着肥大的病服,手脚还包扎着石膏,可整个人显得恬淡而柔和,尤其是那一双黑亮的眼睛在片刻绽放出一阵光彩,似乎想起了最最快乐......
  在偏远小镇待久了真不习惯大都市的快节奏,到处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霓虹灯广告牌亦无处不在。她回到离开了几个月的家中,桌上尚有基本杂质,冰箱里也居然还有若干水果和饮料。许是唐莹时常过来照看,顺便抹抹灰尘。她......
  他们踩着脚踏车去郊外踏青,他们一起在电影院的门口舔着美味的甜筒,他们在路上人流穿梭中仍然紧紧握着对方的双手,他们做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那些甜蜜的幸福感时刻充斥这她小小的心,二人甚至都已经见过家长。他们......
  云泽看表情就知道,她们把外面的工作想的太容易了。叹一口气,她接着说到:“凡事都有得失。你们看,在这里,人员关系简单,大家利益均等,能和和睦睦的相处。在外面,人员复杂,得跟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天天得笑脸......
发表时间:2011-01-30 第 39 章 三十九
  这是例行公事,每个部门经理都备有秘书帮忙打理。她亦不例外。唯一让她心里疙瘩的是,她到底隶属那个部门,外贸部?销售部?还是采购部?小姨从来没有明示,她曾经问过张显扬,张的解释是:“不用担心,蓝小姐一早跟......
发表时间:2011-02-01 第 40 章 重生(四十)
  云泽在办公室直坐到六时多,同事们陆续走光了才离开。还有半个多时辰才到聚会时间,此时的她无处可去,她站在公司门口的落地玻璃窗前检视自己一番,简单的套装,单板的面孔,适才升职的新鲜劲儿也已经散去,尚可见人......
发表时间:2011-02-02 第 41 章 重生(四十一)
  她没有意识,亦不知所措,只是紧紧抓住一个人的衣襟不放,就这样跟着这个人远远的走到天涯海角也不失为一条路。她不知道这是否是一条生路,已经无暇顾及,她现在热切的盼望能有一副坚实的胸膛让她靠着,将她的不安和......
发表时间:2011-02-03 第 42 章 重生(四十二)
  昨晚心情欠佳,晕头转向,直到这时她才略略放松下来。真可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整晚,居然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惋惜。云泽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稍作整理,大眼袋黑眼圈加一副素脸,也难怪没有人会对她......
耗时 0.630713939666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