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我的心里总有那么一个世界,常年下着积雪,白皑皑一片,一望无际的白,悉悉簌簌落雪的声。我喜欢抱腿蜷着取暖,任雪落我一身,虽然我不怕冷,因为我的指尖比雪还冷。我也喜欢立在白雪中,看雪慢慢覆盖我足际,白衣与白雪天容为一体,就像我不存在那片白中,只是一片飘零的雪。鲜红如血的枫叶在风中打着转子,如飘飞的红蝶,我执起一片,盯着它发呆。这里没有枫树,什么都没有,一望无际的荒芜,为什么会有枫叶呢?它从哪里来呢?我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从我睁开眼的那一天,我就在这一片白中,很安静,很平静的世界,就如我的心一般,空旷辽远。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___枫雪荒漠­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1-07-31 19:35:36 人气:77436
主要内容
  琵琶语里声声呢,
白衣轻舞生死情;
红尘眸紫白鲜依,
一曲共赴几世寻。
白发紫眸,寥寥仙雾,水榭阁楼,青山紫瓦,繁花飘扬。琵琶语如丝丝明珠落入玉盘,清脆飘渺,丽喉轻吟,幽远空灵。白衣紫带翻飞,玉手拈兰欲醉,舞姿倾国倾城,天厥仙景尽失颜色。素手截取一片彩云绕与腕间,你笑语戏道:“天帝道,靡靡之音九天之上不可吟,莺莺之舞清寡之仙不可舞,废之。”
琵琶语声声不断,白玉公子轻笑道:“歆仙爱之,夕泽永世奏之。”白衣玉面,谦谦君子是也。你又道:“夕泽今许我万世以奏仙音,他日红尘游历,我定寻你,还你几世情缘。”白玉公子笑而不语。
他日红尘碧落,痴怨纠缠已是后话,只有这誓言,永不背弃。
  你玉目对上一片虚无,尽是眼前无一物,入目皆虚白,什么仙人楼阁不知哪去了。前方有人影舞动,似有歌声传来,琵琶声断续飘来。你虽是个富家千金平常也是书画皆通,只是这音律你素不喜沾染,尤见不得琵琶。但也奇了,......
  “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天黑,误了时辰,回府晚了可就不好了。”潮渊当然是说给你听的,你撅着小嘴,不乐道:“渊哥哥不想去看吗?花神仙子这么美,不去看看吗?”你心念着那花神仙子,不知你渊哥哥心下神伤。下月初......
  你就是罚下凡间的音律仙子歆仙,只是你现在混沌不开,投入凡胎被人抹去记忆,神魂几乎散去,不知前因后果。他日你找回神识回想今日之事苦笑不已,你戏谑道区区一曲《琵琶语》惹来多少风波。 一曲《琵琶语》你天涯妄......
  飞花起舞,紫纱飘渺,花涧语水袖轻展,身后如孔雀开屏一样生出无数双玉臂,兰花捏指,仿若千手观音。众人一叹,接着花涧语微闭的蓝眸一开,凡尘倾笑,舞袖转身,无数个花涧语在出现在花海间,随着各种舞步和舞姿收拢......
  你叫歆仙,是天上的仙么?刚刚那个人是仙这么叫你,昨晚梦中的白头老翁也这么叫你,你以为他们唤错人认错了,其实是你忘了。忘了?还有什么事情被遗忘呢?昨晚梦中还有一人唤你歆仙你却看不 清他的容貌。那是一个白......
  陆吕哪知道姬玄大仙人阴晴不定,做事不安常理出牌,天庭也就音律仙子与他交情盛密,受得了他的变化多端。玉红绸这么怕他也是有原因的。当年天庭玉红绸玉花涧语在天庭斗法,众仙劝不住,有擒拿不住,适时姬玄大仙人一......
  你是歆仙?你是沐暖也,沐府的二千金。你终于在万千思绪中找回你的清明。是了,你是歆仙,是沐暖。你的姐姐生死不明,你只有三年阳寿,你要找的人在四海何方?怎样才能回到最初的源头,何方又是尽头?一曲《琵琶语》......
  可怜的美鲛人,就这么被榨干,连眼泪也得榨干。你有点怀疑青狄龙小公子的真实年龄,他真的只有七八岁吗?其实龙族的寿命很长,长的令你咋舌,他日你有兴致问了小公子这个问题,小公子板着手指说九千岁时,你惊得差点......
  可怜早已昏迷的从文域就要被抬走,你心想从文域成这样子你有一半责任,当下拦上去。那沈玥崖似乎早已知道你的打算,上前一步抢在你前头。你以为沈玥崖要伤从文域,挺身便拦住沈玥崖的去路。沈玥崖嘴角上扬,双手一围......
  “不可。”沈玥崖一笑,也收剑入鞘。你没看见他的剑鞘在何处,沈玥崖就此将剑当做腰带别入腰中。“简兄乃正人君子,可沈某不是。歆仙姑娘沈某留下,至于解药,等简兄取了项尚远的人头,沈某自然将人和解药一并奉上。......
  你想起你做过千万次的梦境,梦境中是寥寥仙雾,水榭阁楼,青山紫瓦,繁花飘扬。琵琶语如丝丝明珠落入玉盘,清脆飘渺,丽喉轻吟,幽远空灵。白衣紫带翻飞,玉手拈兰欲醉,舞姿倾国倾城,天厥仙景尽失颜色。素手截取一......
  场面太混乱了。叫的,奔走的人,乱舞的花,惊起水波的湖面,一如你不能平复的心。发狂的花涧语,落入湖中的玉红绸,失了魂的沈玥崖,没有法力的青狄龙,还有随着玉红绸而来的陆吕,不再是沐暖的你,到处寻找你的潮渊......
  “好了好,都不要吵。”陆吕做和事佬。玉红绸顿足,别过脸去。都怪姬玄那个烂仙人,现在不仅法力尽失,还要受制于一个凡人。说来也怪,虽然玉红绸怕陆吕用招魂笛对付她,偏偏陆吕一次也没有用过。每次玉红绸偷偷离开......
  血——血——你要更多的血,要更多的杀戮。血液在叫嚣,万马在血管里奔腾,折磨着你的心智。血红一片的世界里,你看见自己的右手中凝结的紫光。那是一把利剑,可以杀人的利剑。你很想杀,很想去恨。举起右手,要去砍......
  水声哗哗响,原溪已经站起来。你本欲离开突然被人拉住,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原溪及时扶住了你。你站稳就被眼前眼前沟壑般大大小小的伤口惊呆了。纵横交错的伤口有的翻着红肉,十分可怖,丑恶的伤口吐着蛇形星子,欲扑......
  你似乎看见血染江海,白鸥低低盘旋在海上,为死去的碧珠岛民哀号不已。仙气围绕,隐在苍绿间的碧珠岛岛民死横遍野,满目苍夷。蓬莱仙境的岛屿犹如被人翻开的腐土,散发着浓浓的死气,大刺刺暴晒在阳光之下。白衣玉面......
  “你们都在欺骗钱我啊。”你一字一句说道,人像个飘飞的蝴蝶,白色的衣裙在阳光下洁白无暇。离你最近的原溪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他现在看不见你已经离开船面的绣鞋和你绚丽的笑容。但是在你要闭上眼投入那一江已经染毒......
  “歆仙,他是青狄龙,你连他也要伤吗?他从没有害过你,你可认清楚了他?”红衣的玉红绸一手拉过陆吕恨恨道:“姬玄给你的绿笛呢?快拿出来。”惊魂未定的陆吕被玉红绸一吼被你吓去的三魂又拉回身体,他手里的斩妖剑......
  “那日我被江水冲走,身中剧毒,是他路过将我捞了起来。他见我身怀武功,救活之后求我留下当他的保镖。既然他有恩与我,我不杀他。”单誉救人,还真是难得,不过要求简况当保镖你到不稀奇,单誉是那种随时随地都会有......
  女子黑发黑眸,虽然不是绝色,但让人感觉很舒服。你终于明白陆吕‘寒梅冷清纯,灵秀比无双’形容是怎么一回事。你全身僵硬,冷着一双手,按住帽沿,极力把自己掩盖。可是觉得还是藏不住,你觉得你暴露在明晃晃眼光下......
  眼前人影晃晃,厅上十分热闹,张灯结彩,一派喜气。你张着你迷蒙的双眼,眼光落在红得发紫的宫灯上。臂弯有些沉重,你低头看你你怀抱着包裹着精细的婴孩。潮渊就在的你左边,拿了一个筷子醮一点酒,小婴儿皱了小脸,......
  花涧语颇为安静,她没有放过朝渊的一丝一毫举动。她看见朝渊将你留的字条小心折叠好,和紫玉一块放入怀中,然后冲她一点头。做完这些以后,长身玉立的公子将背挺得笔直,整个人威严起来。朝渊掏出一明黄物件,正声朗......
  花涧语道:“花涧语不过是一介花中精灵,初有灵体也不过茫然一片。花涧语的剑,花涧语的舞都是那个人教的啊!我寻着歆仙,希望能再见到她,姬玄仙人却告诉我她被歆仙吞噬了。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我观察歆仙七千年......
  朝渊目光打量过来,他对这个小公子不是很熟悉,对方常用敌视的态度对他,他只当小孩子心性。这会儿青狄龙碧眼和朝渊对视,青狄龙哼一声傲慢扭头,十足对朝大公子的讨厌。青狄龙对花涧语依依不舍,对朝渊却不留恋,他......
耗时 0.511133193969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