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 【木子辉】情景剧《V乐笑》策划、编剧、导演。影视演员、网络作者、自由撰稿人。
    【代表作品】《李辉有话说》《给爱情兑点水》《走过青春路过你》《阳光总在疯语后》《插在牛粪上的鲜花》《小李飞刀之无情江湖有情人》《我们晃晃悠悠的青春》《看上去不美》《在同居的日子里》《插在牛粪上的鲜花》
    【剧本】《一件棉袄》《秘密》《衣锦还乡》《非城勿扰》
    【影视】《山那边海那边》《大追求》《暖冬》《爱在大饭店》《贤妻良母》
连载状态
连载完毕
最后更新
2016-03-30 21:36:16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我的兄弟叫别扭

作者: 木子辉  发表时间 2012-05-09 07:37:15 人气:46895
主要内容
  本书为木子辉首部军旅题材作品,不敢说有多强的故事性,因为木子辉的出发点是对军旅的回忆,也许当过兵的你会从书中找到一些过去的影子,或者没有当过兵的你能从中看到一个军人的成长历程,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的文字中可能出现记忆模糊的地方,请读到这部作品的朋友多多见谅,但请相信木子辉对作品的诚意,因为那是我曾经的某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开始发表这个作品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了一半的创作,其实创作的成分少,更多是写作,只是对曾经历的军旅生活做一个简短的回忆,里面有的东西可能带有很强的主观意识,那反映的只是当时我们那批兵的生活和心理状态,不......
  我一直活得并不快乐,常常觉得给家人带来了负担,同时我又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比方说快乐的童年和张扬的青春。因为顶着尖子生的光环,老师就要给开小灶,所以要被剥夺很多周六日,甚至各种假期,我还曾被剥夺上......
  至于捞政治资本,当然就是入党立功授勋之类的事情,这些多是一些原本有好单位,却没有提拔机会的人,或者说提拔条件不足的人,他们多半选择在单位体检入伍,然后到部队混上几年,弄个党员,几等功什么的,回到原单位......
  听父母亲的含辛茹苦多了,听他们说不好好学习就送我去部队的话也多了,我心里也就长草了,就深深的觉得,只要我去了部队,衣食住行都和家里脱离的关系,他们至少不用再在我的事情上含辛茹苦了,我也十七八了,这些年......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我得出一个结论,在这种层层把关的体检下通过的军人,身体一定是非常标准的,思想素质虽然看不出来,但是身体素质绝对是说得过去的。还有两件事有必要说一下,真正去部队的军人不一定是完全合格的......
  果然,我们再去办手续的时候,怎么就一切从简了,手续也不像从前那么繁琐了。负责人还一个劲的说这么点小事儿,干吗还要去惊动周科长,跟他提一下不就结了。他还问我父亲的年龄,然后就和父亲比年龄大小,再就是开始......
  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我和那个侄子是在一起的,就连在火车站候车室里,我们也离得不远,他总是打开他的密码箱往我这里送饮料之类的饮品,听说他父亲给他准备了三千块钱,让他路上用,或者到了部队的时候,和战友们打......
  深夜的广州正在下着沥沥细雨,行走在细雨里好像也冲洗掉了我们长途跋涉的疲惫。这一路我感觉像是经历了四季的交替,从枯树白雪中走入绿树小雨里,就连我的内心深处好像也在滋长着翠绿的嫩芽,正在朝气蓬勃的延伸和壮......
  班长在前面给我引路,我提着桶沿着小路一直走到厨房和餐厅,原来所有的新兵都来了这里,在一口大锅的旁边还有几个穿戴整齐的士兵,正在帮忙烧水,新兵们陆陆续续提着热水离开,我因为是十二班,所以排在最后一位。按......
  在部队最让我们有优越感的是,寄信再也不用花一分钱了,所有战友都是一买一打信封,然后就是拿过部队的三角印一顿狂盖,一下盖它个二十张信封,留着以后慢慢用。听说有的战友干脆把盖好印的信封给家里寄一些回去,以......
  我记得开始那几天,我们真的没做过什么事情,除了吃饭,大部分时间就是对着被子使劲,好像跟被子有多大仇似的。如果今天有人问我对这事儿有什么看法,我会说我完全不认同这种做法,整理内务虽然很有必要,但被子是拿......
  还有一件事我也一直觉得好笑,我习惯把纸巾称卫生纸,而部队里很多南方人习惯称纸巾,问题就出在这上面。初来乍到,总是有一样学一样,也可以说是为了入乡随俗吧,我也尽量学着广东的一些习惯生活,有一次我大便没有......
  但规定这玩意永远都是死的,所以规定靠谱的时候很少,比方说各个班长在一起交流,他们如果是老乡,他们就会用家乡话交流,如果看谁不顺眼,可能还会边聊边看谁两眼,于是被看上的这位就得天天心惊胆战,直到雷终于打......
  大报复不敢,小报复还是有的,那是在部队组织紧急集合的时候,前面我说过我们的挎包水壶都在班长床后的墙上挂着,紧急集合哨一经吹响,我们便在黑暗中蜂拥而至,趁乱的时候揣他两脚,也算是出口恶气,事后他也曾把全......
  其实我在部队做过一些文职性质的事情,例如出板报,这对缓解我的训练压力很有帮助,我们那个时候是直接用毛笔蘸广告色写在黑板上,而我是我们排出板报的主力,虽然我的字还不敢自夸什么书法之类,但在战友中还是名列......
  所谓冲凉休息的时间是九点半到十点左右,因为作息表上写的是十点熄灯,但实际情况不同,实际情况是熄灯分两种,大灯指顶管,小灯指灯泡,熄灯往往是熄灭大灯,亮起小灯,新的科目继续进行,都是些能在床上进行的,例......
  小值日的风险指数很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十二个班隶属于三个排,每四个班一个排,每个排在一个餐厅,但是十二个班的菜都在一个房间里放着,在班长们的眼里大盆里的菜应该是多的,所以小值日们被集合整队带到饭堂,......
  我还是说那个笑话,也就是方言,班长有时候把“吃饭”说成“逮饭”,忘记是上海还是哪里的语言了,好像不逮饭,那饭就会跑了。后来他又改成他们家乡汕头的方言,还有客家话之类的,我不记得是哪一种方言了,好像说得......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那是在下连队之后,碰巧新兵的洗衣粉用完了,新兵又不能外出购物,老兵也不能说出去就出去,可是老兵的衣服又急着洗,只好拿自己的香皂给老兵洗衣服,等衣服干的时候收回来叠好放在老兵的床头柜里......
  那个时候,在部队出现一种怪现象,新兵们连排长的命令都不听,只听班长的,这虽然看起来不合理,但实际上很合理。例如在训练场上,值班班长在指挥全排进行训练站军姿,大家都已经站了三个小时,排长想和新兵沟通一下......
  有时候我们训练踢正步也在紫荆花的附近,踢正步是有分解动作的,踢出去是一动,收回来是第二动。所以分开训练是为了保证在队列里的兵,无论身材高矮胖瘦,出腿的速度以及定位后的高度都能保持一致,踢正步的没见过此......
  为什么看电影我们也不快乐,那是因为即使看电影,我们也放松不下来,两个电影好几个小时,我们坐在那里要纹丝不动,屁股给坐得生疼。尽管班长可以走来走去,甚至躲在后面抽烟,可我们不能和班长比。而且一旦我们中的......
  我们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照些照片寄给远在家乡的父母,一直以来,我们拍照用的相机都是从其他班里借的,班长提议我们全班一人出五十块钱合伙买一个,以后想什么时候照就什么时候照,通常班长提议跟班长决议没有什么差......
  我们发了很多的年货,大家可以大吃特吃,记得好像放了三天假,大家可以暂时逃开训练场。年三十晚上大家集合起来看春节联欢晚会,领导特许我们可以不用像平时看电影那样纹丝不动,大家可以在较放松的情况下看晚会,而......
  当一轮儿打靶结束,打靶的新兵起立归队,号声会再次响起,提醒报靶兵此刻出来是安全的。报靶兵才会爬到坑上,站在靶旁逐个开始报靶,通常这样说“一号靶报靶,中靶四发,两个10环、一个9环、一个8环”,因为是五发子......
  被别的班长打了,班长还会说你不对,你要是鞋子一晒干就马上收回,就不至于发生这种事了,谁让你不及时收呢。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当兵的那个年代比比皆是。所以排长找我谈话的时候,我的状态非常不好,他问我对班长......
  令我奇怪的是我们班长突然变得很怪异,他把我们集合起来,然后问九班长好不好,九班长就在我们班长床上坐着,我们能说什么,纷纷异口同声说“好”,他又问我们觉得他怎么样,我们也是说“好”,他挨个揪我们的衣领,......
  我前面说过他和十班长是老乡,所以肥仔去就问了十班的新兵,十班的新兵说不关成绩好坏的事儿,他就是想要钱了,于是我们经过一番商议,为了我们能在部队有个好的发展,我们按照十班的规矩,一人五十块钱,凑在一起四......
  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都是老兵在问我们这个,问我们那个,然后是聊天一样的闲扯,还会扯到各自有什么爱好、特长,有没有男女朋友等等。还有我们班长在新兵连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害不害怕?有没有逃兵?有没有傻乎乎......
  但在新兵们眼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意识,老兵欺负新兵,新兵一定充满气恼和怨恨,可是老兵如果什么都亲力亲为,和新兵和平共处了,新兵可能觉得这个老兵在以前的队伍里一定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一定是干什么什么不行,......
  白天的训练里有让我们觉得快乐的事情,那天是郝运来值班,他指挥大家训练的时候,带领大家喊完“一二三四”,又突发奇想带我们喊了“一一二二三三四”,结果他正得意的时候,指导员从办公室冲出来对他狠批了一顿,说......
  老兵只陪同上岗了一段时间,我们就改为单独上岗,没有老兵在身边,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终于可以想笑就笑、想乐就乐了。消防队、看守所、戒毒所和公安局,大家都是邻居,职能上又比较接近,所以可被视为同仁,彼此经......
  四月底的时候,新一届的军械员培训时间到了,我被派往广州参加总队军械员培训,培训地点安排在广州的一个武警军械仓库,在那里我们所有参训的新兵将见识到很多枪支,像五六半自动,五六冲锋枪、八一冲锋枪、七九轻型......
  我是睡在上铺的,同样和我睡上铺的还有广东韶关的战友,他说了很多他的故事给我听,以及他在学校的时候如何搞大了一个女同学的肚子,那个女同学的妈妈如何找到学校,如何拿着扫把追得他满校园里跑,而那个时候他也才......
  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要说一说,在我离开的时间里,刘宝忠的女朋友给他寄来了一套睡衣,结果被郝运来霸占了。刘宝忠一打开包裹,郝运来就说睡衣挺漂亮,然后穿起来试了试,说他穿起来还真挺合身的,刘宝忠当然学会了“......
  我只能说尽管我们已经是军人,但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些毛头小伙子,正是假装牛逼的时候,但我依然可以非常肯定的说,我是连队里最遵守军纪的几个人之一。可有的战友就不同了,别人看他两眼都要问人家看什么看,妈的不......
  就是在这个时候,部队给了我们新的希望,说可以安排所有新兵参加成人高考,前提是我们必须支付一部分的书本费用两百块,然后可以利用在部队的时间慢慢学习,将来在退伍前由部队安排参加统一的成人高考(具体情况留待......
  另一件事,有的山上老百姓种植着果园,我们救火回来往往口干舌燥,就会冲入果园摘果子,有些战友还会把裤子脱下来,在两个裤腿处打死结,然后背着一裤子水果上车回中队,这些水果最常见的就是“皇帝柑”,回中队的时......
  和周伟超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队又重新进行分班,我被分入了二班,新的班长是湖北人,是第三年兵,虽然比周伟超下手狠点儿,但对我们班里的兵也挺好,如果被其他班的老兵欺负了,他会帮忙出头平息,如果有其他......
  这只是小小一幕,有时候班长提议老兵出去买点甜啤喝喝,每人一瓶,三块钱一瓶,那简直成了割高佬的肉了,他那儿哪是在喝,分明是在舔,还口口声声“贵了贵了”,往往负责买甜啤的老兵就会说让高佬去买,其实小卖部就......
  有一次,我在整理领导的备课,战友们都去华侨中学训练了,他刚从岗位上下来,见只有我一个人就问他们去哪里了,我告诉他华侨中学训练战术,班长让他下哨后就赶紧过去,他说他站岗怪累的,先睡一会儿再去,然后躺在他......
  中午吃饭的时候,高佬还没有写检讨,躲在屋里也没有到饭堂,班长命一名新兵给高佬送饭,被司务长制止了。高佬在上面没等到饭就自己来了饭堂,然后坐在本班准备吃饭,司务长问他错没错,他说没错,司务长问有没有检讨......
  我一直觉得每个人的爱好各有不同,我们可以不喜欢,但无权诋毁别人的爱好,更不能肆意的侮辱别人。那是我在部队里第一次接触写作,也是在部队的唯一一次。后来,我经常遇到一些说风凉话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他们都不......
  另外,执行枪决是有钱拿的,我们那个时候主枪手五十块,福枪手二十块,其他现场执勤和在中队留守值班的每人十块,但这些钱也有说法,杀人的钱不能留着过夜,最好马上花出去,所以每次执行枪决后,我们单位都会组织加......
  说起来,我们那个时候挺糟蹋粮食的,新兵虽然可以吃饱了,却不敢在哪里磨磨蹭蹭,老兵往往不愁吃喝了,对吃喝也就多了挑剔,结果常常是剩下鸡腿鸭腿之类的都倒桶里喂猪了,那个时候我充分感受到了“部队就是不缺钱”......
  节日期间,我和詹国彪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事情是这样的,詹国彪是我同年兵,为人很是嚣张,别看个子不高,老乡观念很重,除了他自己的老乡外,看谁都没顺眼过,就是同年兵他也看不顺眼,常说人坏话,但我们之间素无瓜......
  大概一些了解我作品的朋友,也会了解我这个人,我是个平凡人,但我不甘于平庸,我常说可以不是第一名,但一定要独一无二,有自己的特色,我讨厌和别人保持一致,我支持团结,但提倡自我,一个团队应该是趋同存异的,......
  程阳在我们科室里的人缘特别好,和那些护士们关系也非常好,有时候晚上熄灯,护士们总是在关了其他病房的灯后,留下我们的灯,告诉程阳赶紧组织大家休息,然后熄灯,否则护士长会骂她们。我问程阳怎么跟她们那么熟悉......
  我沿路走出月台,迎面却遇上了风尘仆仆的程阳,他焦急的问我发车了吗?我说没有。他让我带他到蔡晓芳的位置,尽管只剩下不多的一点点时间,他总算还是赶来亲自送了他的女朋友,我想当时蔡晓芳一定非常感动。火车出发......
  想想他的名字桑天恩,都说天恩浩荡,难道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恩德?还是像某些老一辈人说得那样,前世做了太多的孽事,报应到今世身上了?再后来,我和周怡平去过重病区,看到了很多武警的植物人,有的父母已经在医院里......
  在武警医院的时候,每天傍晚都会有个十七八岁小姑娘,拿着个饭卡到每个军人病房里,让大家点第二天的伙食,第二天的时候,她会和一个阿婆一起送来。大家熟悉了就经常开开玩笑,说阿婆不给做好吃的,害得我们都瘦了,......
  我们四人纠着笨贼到楼下的花园,立刻上下其手的一顿结结实实的暴揍,犯到武警手里了还想好,公园里有些没睡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我们也不管这些,也没人敢过问,等拳打脚踢了一阵,我们才联系了负责的警卫人员,并叫来......
  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能耐下性子搞创作,为什么能抵抗吃喝玩乐的诱惑,我并不认为我有多强的能力来抵抗诱惑,只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面对各式各样的诱惑,况且我会花大量的时间在写作上,也许写作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与众......
耗时 0.5177681446075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