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一尘世娇兰》第二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4:26 人气:52
  第二章

  天已大亮,你满怀心思起床,细细梳洗,去给父母请了安问好,在侧厅用完早膳,命丫鬟搬一软榻至于桃树下,你手执一《古风》将读,就要这般度日。只是你心思早在昨日的梦靥里,一字都不进脑中。你嘟啷着无趣时,家丁就来请你,说是潮源公子携了一个书生前来拜访,老爷允了他三人出去溜达。你本窝在家中了无生趣,咋听可以出府游玩,当下丢下《古风》急急追去,丫鬟们都以为你是听潮源公子来了,都是笑你恋幕公子心切,连古书也不要了。

  行至庭中,再见那熠熠生辉的双眸的主人,思起昨日他将婚期日子说你听,你当下顿步不肯上前,小女儿娇羞一览无余。今日潮源身穿月白袍子,月白衣袍上上细细绣着桂花,黄绿腰带卡腰,收得潮源上下极是匀称修长。他本是一七尺多高男儿,这衣袍量体裁衣,衬托潮源一身风度翩翩。头发束起,留下少许垂下,发髻用碧玉簪子簪着,温玉倾泻而下。如此风度,你看得就要发呆。

  潮源上前迎你,你才知庭中有客。

  潮源道:“你不认识他,他是陆吕,人称陆泼皮。“

  “陆大哥好。”福了福身,你打量起这位陆吕公子。

  远看陆吕身穿一件半旧不新的青灰儒衫,袖口洗的发白,白带束发,一派书生气质。细看,陆吕虽担任吏部侍郎掌管刑罚一职,身量矮小瘦削,高不过与潮渊比肩,一副皮包骨,身材精简,宽大衣袍空空荡荡,比身为女子的你还要弱不禁风。你想他是武官,怎么比你的渊哥哥还要像书生。不过他腰间别着一柄与他表象不太符合的朱红长剑,你才能将他与所谓武夫联系。然此人面黄肌瘦但两剑眉犹如利剑入鞘,锋利如斯,两眼炯炯有神大若铜铃,目光如炬,期间风起云涌寒光乍现,你是被他眼神吓到,然只是一顿,又觉看错意,陆吕看向你笑语盈盈,温如兄长。

  陆吕笑道:“原来妹妹生的这样貌美,怨不得潮渊天天心念念,为兄今儿瞧着,真是‘寒梅冷清纯,灵秀比无双’。”

  你料想这陆吕出口成诗更似文人。昨日解围之事他又功劳,你朝他又一福身,算是一礼。说到:“昨日解围之恩,暖儿在此谢过陆大哥。”

  “妹妹不必多礼,小事一桩,何足挂齿。何况将不久就是一家人,不必多礼。潮渊那斯面上喊我大哥,背地里唤我泼皮,你若不嫌弃就喊我大哥,要不就随你渊哥哥喊吧。”面上带笑,怎么看都是狡兔一只,哪有什么为人兄长的自重。

  你急道:“暖儿怎敢造次,大哥就是大哥。只是这谢大哥当是当的,家父有言,遇着大哥必须当面言谢,暖儿不敢越俎代庖。”

  陆吕心头一热,对你十分喜爱。他自以为富家千金要么是纤弱病死西子混混沌度日,要么就是娇纵飞扬跋扈居多,也有通情达理的女子但性情及其沉闷,不似你玲珑心思,天真大胆,心细如尘。又兼你一双水眸清澈无比,当下细细瞧你几分。

  今日你换下昨日的素白,取而代之的是润黄纱织百褶裙,一只寒冬白腊梅开在裙周,脚蹬粉白小鞋。绿带束腰,自有细细绿意流苏腰间垂下,飘飞周身。你似八月桂花飘香,又似杨柳纤细柳腰垂,腊梅皆为你折服,倾身愿为你争春。一头乌黑青丝简单发髻,两旁照样簪着珠花,不是昨日的紫色兰儿的幽芳而是几朵白丁香的娇小,在你发间隐隐娇笑。

  你两颊酡红朵朵,玫瑰也不过你等丽色,粉唇晶莹剔透犹如水晶。肌肤细腻颇佳。你最美之处莫过于你那波光水眸,空灵无尘,纯净如雪,一朵脱俗白莲隐在你的一波春水眼湖之间。只是见你这眼,便有静心安神,叫人提不起任何杂念。而拥有此等纯净之眼的人灵魂必是纯洁无比。

  陆吕当下为你那清新寡淡的眼折服,感叹道:“妹妹这双目不似人间之物,倒是像西天佛祖遗留在世间的青莲,世人的痴,贪,嗔,怒,欲等邪念尽显污浊。”

  “陆兄为何作此感想?”潮渊来了心思。他知陆吕虽办案如神,但为人放荡不羁,不近女色。

  “天机不可泄露。”说罢一笑,朝你看来。

  你是皮薄,脸红如朱砂,绯红爬至脖颈。

  潮渊假装嗔怒:“你这泼皮,又在故弄玄虚。”

  “是啦!我陆泼皮羡慕你有妹妹良人,羡慕不已,不可?”陆吕叫道,你哭笑不得。此人在当真是不拘小节,放荡不羁。

  “暖儿不用理他,一会儿罚他喝酒。”

  你俏皮道:“大哥风趣幽默当是天下无敌了。”

  二人听了都是哈哈大笑,结伴出府。

  你们三人西行而去,一路聊得颇为欢愉。陆吕赞赏你的机智,又见你妙语连珠,当下收你做义妹,你也甚是乐意,一口一个大哥喊得陆吕快要喜上天去。

  街道人流憧憧,热闹非凡。你一妙龄女郎迎来不少男子爱慕眼神,而潮渊则是吸引不少美貌女子的热辣追随,不少女子只为上前打声招呼。你渊哥哥为人亲厚胜颇有人缘,你心下欢喜自豪。相对一旁冷清的陆吕公子则是不知从那摸来的一把折扇,风流倜傥的扇着也不见有人靠近他半尺,但此人似乎是落得轻松自在不以为然。

  行了半响,人影重重,周身善男善女皆朝一个地方涌去,朗着什么花神庙会就要奔走。

  你道:“他们是去干什么?为何都如此慌张。”

  陆吕接道:“暖儿妹妹错了,他们是欣喜,何以见得慌张,待拦下一人问之便晓。”

  潮渊拦下一位十七八妙龄女子,说道:“姑娘可是将要前往庙会?这庙会有什么消息么?为何这般热闹。”

  女子心焦,急道:“花神仙子要来庙会,大家都赶着去看呢。”

  “花神仙子为何人?她很美吗?为何大家都去看她?”

  令有人插道:“妹妹有所不知,这花神仙子乃天下第一美人,传说她是谪仙下凡,美得妙不可言,总之世人文人雅客,就算是白居山公子在世,也无法用文墨描述她的美,韩都裘一代画师也无法画下她的神韵来。”

  白居山你认识,你素爱他的“风流倜傥”文章,虽不曾听说过韩都裘,估计也是个名人。既然两代英杰皆不能将她的美表达出来,这个花神仙子定是美极,你本爱热闹,心弦一动就要看之所以。

  你渊哥哥不喜人多,他肯定不愿前往,你见他神色中不以为然,不为所动,心里焦急。

  “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天黑,误了时辰,回府晚了可就不好了。”潮渊当然是说给你听的,你撅着小嘴,不乐道:“渊哥哥不想去看吗?花神仙子这么美,不去看看吗?”你心念着那花神仙子,不知你渊哥哥心下神伤。下月初九你们就要成亲了,身上有一份责任。他爱你疼你入骨,自然不愿见你受半点伤害。只是你天真烂漫,毫无心机,不知你渊哥哥的心疼而已。

  潮渊喜你纯净性子,怕你受到拘束,平日里对你溺爱有加,有放纵之心,但是出门在外,难免担心你受伤。现在你甚是委屈的表情就如细针一样扎在他胸口,闷得你潮渊哥哥闷不作声。

  “既然暖儿想看,那就一道去吧。”陆吕说道,收了折扇,手放置到腰间的朱色长剑上,“有我堂堂吏部侍郎在,谁敢造次,潮兄就放一万个心好了。”拔剑就要作势。

  “罢了,去瞧瞧吧,只是暖儿切不可离开渊哥哥半尺,免得走丢。”

  你乖巧答应。

  潮渊这才放心,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竟是离别,他就此与你分离,三年之后再见白发紫眸的你又是另一番光景,姻缘红线从此断裂。情浓情浅皆成如烟往事。

  情伤一世。

  《月中天》

  绿纱裙 白羽扇

  珍珠帘开明月满

  长驱赤火入珠帘

  无穷大漠 似雾非雾 似烟非烟

  静夜思 驱不散

  风声细碎烛影乱

  相思浓时心转淡

  一天青辉 浮光照入水晶链

  意绵绵 心有相思弦

  指纤纤 衷曲复牵连

  从来良宵短 只恨青丝长

  青丝长 多牵伴 坐看月中天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320780277252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