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一尘世娇兰》第三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4:26 人气:68
  第三章

  你们三人随着人群而上,你和陆大公子兴致勃勃,你渊哥哥心事重重。

  忽闻一阵花香,沁人心脾。

  你奇道;“有花香,难道是那位花神仙子到了么?”

  “花香?为何我没闻到?”陆吕接道,做出一副猛吸空气的样子,样子滑稽可爱。

  “你陆大公子又不是马匹,为何要像学它们吸气。”潮渊打趣。

  “暖儿说有花香,那便是有。潮兄闻着了没?”

  恰是,有人道;“快看天上!”

  众人闻之仰首,天际有隐隐紫云涌现,似有似无的花香越发浓郁。

  众人喊来了来了,屏气敛声。

  天际紫云飘来,层层云雾见有一仙轿出没,细看那团紫雾乃围着仙轿的紫色轻纱,众人以为那是祥云。少顷,紫纱轿子已跃入人们眼前。那轿子四角是厥楼飞檐的式的,由四位绿衣女子抬着,眨眼飘至众人跟前。花雨纷飞,紫气东来。不知何处何处涌出许多粉衣的妙龄女子,拿着花篮,漫天撒,雨花纷纷飞落,或辗转飘飞。

  “恭迎花神仙子。”粉衣女子们齐齐跪下,毕恭毕敬。

  那些女子都是些美人,你不禁心下道:这花神仙子的排场够大,单单那四个抬轿子的绿衣女子唇红齿白清丽可人,容貌比富家的千金还要娇艳三分,而那散花的女子们也等是美色。如此说来,花神当是极美了,你心更加期盼能一睹风采。奈何那紫纱美轿层层绕着,密不透风,众人只觉那轿子中有丽影倾卧,徐徐花香飘来,不知是何种花香。

  “起罢。”天籁之音轻轻缓缓,悠悠长长,只是两字,宛如花开,闻之欲醉。

  “花神仙子!”

  “花神仙子!”

  “花神仙子!”

  善男信女才从那沉醉中醒来,体肤灌顶般呼喊那花神仙子,情绪高涨,你心道世人皆爱美,犹更爱美人,善男信女就罢,你瞧还有不少奶奶伯伯和小童躲在人群,也是为着花神么?

  “美!美!美!”陆吕摇头晃首连叹三字没了下文。

  “花神仙子自是美人,大哥为何连叹三下。”你说道。

  “暖儿有所不之,大哥这三字字字在叹美,字字美不同。”

  “何解?美即使美,何来如此多意义?”你兴致勃勃,两眼晶晶朝你渊哥哥道:“渊哥哥也觉得花神仙子美么?”

  潮渊道:“美是美,只是亦真亦幻,虚造声势白罢了。”

  “潮兄只说对一点,这世间美丽之物万千,清凡脱俗之美,娇弱浮柳之美,西子病靥之美各自仪态万千;何况还有妖娆魅惑之美,孤高傲洁之美,英姿飒爽之美,决绝凄然之美,沐浴暖阳之美,邪魅阴冷也是一美;空欲淡水是美,灵秀逼人也是美;一波春水是美,绿意黯然是美,秋风瑟调是美,白雪皑皑是美;空渺虚幻是美,逍遥醉极是美,中规中肯也是美。这花神虽在轿也只够得三美。”

  “照此说来,陆兄的眼界还非比常人”潮渊不以为然,当那泼皮又在故弄玄虚,示意你不去理会。

  陆吕重开折扇,笑得风流倜傥,他道:“花神仙子美美在空渺虚幻,孤高傲洁,逍遥醉极也。而暖儿妹妹之美,美在灵秀逼人,空欲淡水,清凡脱俗,似乎还有暖暖徐阳,这我可有说错。”

  潮渊自是爱你那几点,陆吕面上点破,当下害起羞,潮大公子面上通红,别过头去不去看你,握着你的柔荑的大掌微微颤抖,拉着你寻着花神仙子轿子。

  “整天只会故弄玄虚,你算什么花神仙子!”

  一声娇喝从空中传来,一束火红快如流星,击在人流,随之鼓声震天,花神仙子的轿子就此被拦下。

  你顿步,思量何等女子如此大胆,竟要拦花神仙子的轿子。寻声望去就要看所以。

  眼前着实有人,入目火红,你以为那是燃烧炽热的火海,势要燃尽天下。一群红衣女子降在前头拦了去路。一干红衣女子身着鲜红舞衣舞裤,腰间别小红鼓,全身玲玲当当。其中几位红衣女子抬这一面巨大的红鼓,大鼓中央立着刚才发声的女子。

  女子十六七八,肌肤胜雪,红绸血带猎猎飞扬,丝带羽裳洋洋洒洒,融融烈焰,灼人双目。她有一头红如骄阳的红发,用银饰高挽发髻,一双玉臂半抱琵琶。她肌肤如羊脂凝膏,冰清玉洁,眉翘妩媚多情,热情如火。身材凹凸有致,蛇腰丰胸,妖娆多姿。众人呼吸皆被夺去,目光粘着那妖娆身姿,不愿放开。

  红衣红发女子静立鼓中央,一双利目寒光四射,扫向紫轿。

  “红绸妹妹这是何意?”

  妙音入耳,一根白嫩玉葱挑开紫纱帐,你惊鸿一瞥,雪白白发倾泻而出。

  花神仙子道:“停轿吧。”每一声每一字如花开轻颤。

  “请仙子。”

  隐隐紫云间露出蓝韵晶鞋,冰清玉足卧在里间。接着一片光华从紫云间暖暖泻下,暖如春阳,白皑一片。

  花神仙子她:

  皙白生香肌,临照花无颜。

  丝滑比苏秀,小荷欲露尖。

  眉如远黛青山,烟笼寒水秋眸。

  唇启桃红半开,贝齿盈盈吐兰。

  对云成髻双飞翼,耳中碧波明珠还。

  清辉浮光水晶链,九千白丝月中天。

  三阳雨雪雾飞花,如尘烟语露深深。

  身与彩霞舞云间,风来结缘伴身前

  恐美坐化羽登仙,身前人后魂周旋。

  渺渺弦歌闻空谷,亦真亦幻亦思凡。

  “雪发倾城飘然立,自有蓝眸揽春秋。”说得就是那位白发蓝眸的花神仙子,那是后人给她的评价,可你自认为这两句与她贴切,单单她有白发蓝眼而已。若白居山在应有大好文章颂之。

  见过花神仙子的都言花神有仙光护体,祥云围绕。那寒光细细白发有淡淡冰蓝,不纯不诟。视及那白发,你心思涌动,胸膛有呼之欲出言语,丝丝惆怅填胸。耳旁有人轻轻细语,如情人温柔缠绵:“歆仙三千白发纯白无暇,当真是无垢银丝。”你左顾右盼,近身是你的渊哥哥,并无他人。而刚才细语却历历在心,反复低吟。

  三千白发。

  三千白发。

  “花涧语,你终于肯见我了。”那红衣红发的玉红绸道。

  “红绸妹妹仙临凡尘,姐姐哪敢不见。”花涧语蓝湖眸子流光波转,顾盼星飞。

  “姐姐还是那般巧言利辩,美貌似乎更似嫡仙。”玉红绸娇笑。

  那花涧语本是天上花仙子,因犯了天条贬入凡间,玉红绸笑她像仙其实是讥笑她如今落入凡尘,不如昔日。

  “红绸妹妹也一样光彩照人。”

  众人先前已被两位美人的美貌镇住,如今幽幽还魂,两位美人你言我语,无人知其言是何。

  你对花神仙子花涧语神驰不以,只听陆吕道:“美则美,就是烟尘味太重。”他虽爱美人,但此人更爱美人的神韵乎,刚瞧还误以为是真仙,现在两位美人出口一番巧言智辩,与凡间女子无二般。

  又闻玉红绸道:“今儿妹妹不与姐姐绕舌,就问姐姐一句,敢不敢与妹妹一决高下,让世人做个见证。”

  花涧语轻蹙柳眉,道:“你想做什么?”

  “斗舞!”

  轻轻两字重如千斤。

  话说花涧语与玉红绸本都是天上仙娥,只不过花涧语是花中成仙的精灵,而玉红绸则是火凤凰浴火后重生的神兽。仙与神兽在天庭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直至天庭千年之前天帝的天炎公主寿辰上,天庭的音律仙子歆仙一曲《琵琶语》舞姿惊动九天。天庭的仙子荷仙人纷纷效仿,一时间天庭仙人乐不思蜀,荒废其职,虽作出许多天籁之音,皆不及歆仙的《琵琶语》。天帝大怒,罚歆仙下界人间历劫命人毁其《琵琶语》。

  歆仙被罚下界,天庭回复清明。仙娥们不敢再作乐曲。偏偏花神仙子即是倾慕音律仙子歆仙,为仙子将自己一头水蓝发染白,效仿她的神韵来。玉红绸善琵琶,飞天琵琶舞震今神兽佛界,她学的乃是佛主西天塔里的群佛中的反弹琵琶,她闻天庭音律仙子所作《琵琶语》当世无双,寻之要与她一决高下,只是她匆匆从佛界去到天庭,音律仙子已被罚下界。

  当时天庭仙子中,花神仙子的舞姿最为出众,玉红绸是个骄傲性子,要与花神比舞。花神心伤音律仙子下界历劫历难,毫无心思比斗。玉红绸误以为花神不屑,竟有嘲讽之意,当即发怒。口不遮掩诋毁天庭只会作平乏之乐,连着一并诋毁音律仙子。花神被恼不已,一仙一神兽大打出手,毁坏仙阁,误伤众仙家。花神仙子就此被罚下人间思过,玉红绸也被押回佛界。事情本该就此打住,偏偏玉红绸还惦记那一舞之约,偷偷从佛界下道凡间,找寻花神仙子的转世,誓要与她再续一舞之约。于是便有今日的一幕。

  你就是罚下凡间的音律仙子歆仙,只是你现在混沌不开,投入凡胎被人抹去记忆,神魂几乎散去,不知前因后果。他日你找回神识回想今日之事苦笑不已,你戏谑道区区一曲《琵琶语》惹来多少风波。 一曲《琵琶语》你天涯妄断肠,行遍大江南北,赴你一曲之约。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33339023590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