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一尘世娇兰》第四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4:27 人气:77
  第四章

  “斗舞!”

  花涧语轻蹙眉头,似有不悦,道:“我本无意与你纠缠,为何你要步步紧逼?”

  “姐姐是怕舞技不如人吧。”

  “你何必激我,早在那是我就表明过我的心迹,花涧语此生不会再舞。”

  “姐姐的意思我早耳闻,只是妹妹我心中一直为此事揪心,姐姐何不从了我,成了之美不是一直是姐姐你的拿手么?不过姐姐今天不答应我的要求,恐怕这庙会…”

  花涧语静静立着,雪颜寒光四起。

  “这位姐姐太强人所难了,花神仙子姐姐说了不愿比你何必强人所难。花神仙子姐姐就跟她比吧。你一定能赢。”青莺出谷,清脆有力,出声的是你,娇嫩的脸颊绯红一片,眼中是倔强。

  一阵光闪过,没人看见花涧语是怎么移动的,花涧语就出现在你面前,你惊呼:“花神…”手差点从潮渊手里挣脱出来。

  “妹妹是…”花涧语的眼神如暖阳在你身上转。

  “还请仙子见谅,舍妹唐突了。在下潮渊,舍妹沐暖,友人陆吕,听说仙子来庙会,敬仰仙子已久。”潮渊将你拦在身后,花涧语这才发现你身边的另外二人。你清凡脱俗,一双水眸波光粼粼。拦在你身前是白衣翩翩,俊秀非凡的是潮渊,另有一灰衣儒衫的公子,左手持扇,右手按在剑柄上。

  花涧语朝潮渊一倾身道:“公子有礼,我看公子的妹妹真是可爱的紧,怎忍心责怪呢。只是妹妹刚才可说过让姐姐斗舞。”

  “花神仙子姐姐你可真漂亮,”你从潮渊后探出头来,一脸真诚道,“花神仙子姐姐就跟那位姐姐比吧,你一定比她跳得美。”

  花涧语盯着你的眼睛看,怎么会有和那人如此相似的眼神呢,花涧语半响道:“妹妹想看姐姐跳舞么?”明晰一笑,倾国倾城。

  “恩。”你愣愣点头,随即有怯生生问:“可以么?”

  美目一转,又是一笑;“如果是妹妹想看,姐姐便跳与你看。这舞我本是为友人所作,如今她生死不明下落难寻,花涧语曾许誓一生只为她舞一场。妹妹虽不是她,却有友人的眼神,如今姐姐把你当作

  是她,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你不知道花涧语还有这等缘由,对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你急道:“花神姐姐可以告诉妹妹她(他)是谁,妹妹替姐姐找到她(他),姐姐不是有意违背誓言的。”

  花涧语手指攀上你的脸颊,你只觉触手一片清凉。

  “一舞惊尘仙音不觉于天宇,昔时伊人影淡茫茫人海绝;为君寻遍天涯神伤几世寂寥,可忆瑶台琵琶语里诉衷肠。”花涧语低低清吟,转身回到轿里。“姐姐的友人是能作《琵琶语》的人。”

  “花涧语你婆婆妈妈干嘛,比还是不比,痛快一点。”玉红绸已经等得不耐烦。

  “罢了,玉红绸我答应你便是,今日之事并非我情愿,日后怪罪下来…”

  “我一并担当,自是不会连累仙子。”

  “好,红绸妹妹快人快语,请!”说罢飞越而出:“红绸妹妹用何曲?”

  “《踏古》!”玉红绸话语铿锵有力与她的妩媚格格不入。

  “ 琵琶暮鼓,引古踏来,花涧语便用《指间飞纱》来会你。”

  花涧语飞跃而出,漂在空中,手结兰花,白发四处飞扬,许多紫纱自身后飞散开来,形成一个紫色的海波,海波上百花花瓣翻飞。花涧语垂眸,宛如天女。

  玉红绸亮丽旋转一圈,将琵琶反手交贴于后背,手拨琴弦,是准备姿势。

  你屏住呼吸,望向那火红的女子,又看看浮在空中宛如天人的女子,心思汹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落点厚重鼓声响起,有一股空旷而悠远的气势响起,气吞山河,有什么破空而来。红衣女子们或扬或顿,变化队形,大鼓未在中间。落珠般的琵琶声响起,玉红绸在大鼓上或点或踏,身如轻燕飞跃,手中琵琶或激或慢,倾身,转身,反弹琵琶,各种犹抱琵琶的姿势变化。

  鼓声做铺垫,震天直冲入云霄,琵琶声声玉击,急急缓缓,密密疏疏,时缓时急,清脆婉转,低低缓缓,似喃喃低语倾诉,又似高声瞻仰。你知觉眼前一晃,红光破空而来。眼前长虹贯日,漫天黄沙飞石走砾,明月长河月下寂冷。忽然铁马兵骑,踏破银湖而来,刀光剑影。或血染战场,英雄人物问鼎天下,俯瞰苍生,睥睨天下。亘古交替,日月星辰轮换,旷古淹没,烟沙半城。然而壮士魂归故里,哀歌雄雄壮志不不灭,破空而去。

  众人沉浸在《踏古》的气势山河壮士挽剑万古枯荣半城烟沙中,花涧语的《指间飞纱》在一片云雾花海中开始倾城而舞。

  飞花起舞,紫纱飘渺,花涧语水袖轻展,身后如孔雀开屏一样生出无数双玉臂,兰花捏指,仿若千手观音。众人一叹,接着花涧语微闭的蓝眸一开,凡尘倾笑,舞袖转身,无数个花涧语在出现在花海间,随着各种舞步和舞姿收拢扩散。裙裾飞扬,花涧语旋转起来,白丝蓝裙在雾中隐隐传动,在花涧语飞旋的周身出现许多繁花花蕾,在花涧语的舞姿中徐徐开放,花开有声。你几乎听到那写花开的声音,心颤不已,要流泪却微笑着,悲悯而又欢喜忧伤。

  感觉似乎不在人间,而是随着花开随着飘花在虚幻的天尽头遨游。

  每个兰花指,每个倾城的回眸一笑,悲悯垂眼都倾尽了舞者的灵魂。

  舞的境界是什么?是将看舞的人感动还震撼?你根本说不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想哭又想笑,是感动是狂喜更是震撼。

  一曲《踏古》通旷古。

  一舞《指间飞纱》红尘与天同游。

  在场的众人眼神迷离,紫纱盖天,无一人在此间醒来。

  哄隆——

  一声炸雷,震耳欲聋。“暖儿…”急呼尽在咫尺,潮渊白色的身子扑向你,天空飞石和走砾铺天盖来。舞就此被打断。

  在恍惚中醒来的百姓抱头逃窜,一时人影重重的花街混乱一片。

  有人喊道:“庙塌了!”接着又是几声雷响。炸在不远,地动山摇。

  “想不道天罚这么快就来了。红姐儿们快到鼓下。”玉红绸喃喃而语命令那群红衣的少女躲到大鼓之下,自己依然立在鼓上。

  “玉红绸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他日不要再来寻衅与我。花涧宫的弟子听命,速速散开,助于百姓,此事平息后,在花在湖集合。”花涧语飞回紫纱轿中,绿衣侍女起飞,顷刻间没入云中。

  “好一个花涧语,跑的到快。红姐儿速离此地,等红花的信号。”发号完司令,足尖一点朝庙宇的方向飞跃而去。“我到要看看谁敢来罚我玉红绸!”

  潮渊扶起你,把你上下检查了便,确定你没有损伤才放心,他:“暖儿就在此等候,渊哥哥去去就来。”你这才发现你的陆吕大哥已不知去向,想必事发一舜就赶去事发的地点。

  有好多百姓被砸伤,花涧宫的女弟子们在帮忙救助。

  你眼中是不舍,惊吓是你心神不宁,感觉潮渊此去就不会回来一样,娇躯投入潮渊怀中。你低低哭泣:“渊哥哥不可丢下暖儿,渊哥哥一定要回来,暖儿等你回来。”

  潮渊心疼不已,将随身的紫玉解下系在你的腰间道:“这是家传之物,暖儿要保管好。”语罢吻上你的秀额,“暖儿等我回来。”

  依依不舍潮渊身向人群逃逸的反方向跑。那个白色身影离你越来越远,你心口纠疼,抚摸上那还带有潮渊体香的紫玉,泪水汹涌而出。

  你心思如何的敏感细腻也无法将现在的悲痛和怅然若失分清楚,有什么东西失去了,就在潮渊哥哥转身那一刻,就在潮渊放开的那一刻,哪个还有余温吻的深深落在心房。

  潮渊哥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325219631195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