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一尘世娇兰》第五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4:27 人气:57
  第五章

  啪——轰隆隆——

  又一个天雷打下来,近在身边,来不及的百姓有两个被劈成焦灰,弯曲的指,临死前那恐惧的神情可怖。

  人群更加混乱。

  “渊哥哥——”你撰著紫玉,被急冲的人群撞飞。

  丝丝腥甜充斥在口腔,你来不及爬起,背上挨了几脚,火辣辣的疼。

  扶手站起又被人群冲撞几回,你晕头转向,眼前黑白交替,好不容易奔走的人群少了,你也不知被人流冲到何地。

  扶着一颗槐树,全身酸痛,嫩黄的衣裙污迹斑斑,有许多血花在裙上,你掏出锦帕擦拭唇边的腥味,查看周边环境。

  抚摸腰间的紫玉,玉还在。潮渊的话语还在耳边。

  “暖儿等我回来。”

  你心才平静。下月初九,你们要成亲了,你扯出一抹笑。将玉放好。

  “世人他言我情痴,我道世人皆愚痴,凡尘俗世身后名,一曲一誓几世寻。琵琶语里声声呢,白衣轻舞生死情;红尘眸紫白鲜依,一曲共赴几世寻…一曲一誓几世寻…”

  一个全身破烂蓬头垢面乞丐向你走来,结块的头发盖住面容,一股刺鼻的熏臭味扑鼻而来,你以帕捂鼻干咳起来。

  有人轻轻拍着你的背,缓解了胃部少许不适。

  “丫头可好?”

  你识声抬头,灰白凌乱的发丝下一张溃烂的脸,灰败的浊眼直楞楞勾住你。

  “啊——”

  你挣脱,后退几步,道:“你是人是鬼。”

  “丫头以为老朽是人是鬼。”

  你颤身再次看向那张惨不忍睹的人,虽面目可怖确实是个人。全身破破烂烂,腰间却别着一个绿色的葫芦。

  “你是人。”

  “老朽虽丑陋,但自然是人。呵呵…”沙哑的声阴笑起来,你一身鸡皮爬满。

  虽然心下恐惧,但素来素养让你安静下来。你福了一下身,道:“小女无礼了,还望老先生不要生气。”

  “不生气不生气。天雷降至,老朽是特地来找丫头的。”那个奇怪的乞丐道,伸手要拉你,你忙躲开。

  “找我?”你疑惑道,“老先生为何找我,我与你素不相识。”

  “你不识得我不要紧,老朽使得你便可。你名沐暖,年方十七,是沐府的二千金,待嫁闺中,你的未来夫婿叫潮渊乃是堂堂礼部尚书,年二十,你们下月初九成亲。老朽可有说错?”你惊得目瞪口呆。那老者又道:“你的姐姐沐玉本来昨日该成亲,不知何故弃婚而走,你是不是神伤不已啊?”

  说道家姐,你已经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家姐现在何处?”

  “你姐姐现在安好,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你急道。

  “你家姐将有一劫,关乎她的生死。”

  “什么?家姐…”你惊道,转念一想,来人不清不楚,为何自己要轻信他。

  “姑娘对老朽不信任,老朽不再言了,只是令姐性命攸关,别怪老朽没提点。“说罢就要离去。

  家姐性命要紧,万一那个疯人说的是真的岂不害了家姐,这疯子疯言疯语。偏偏在这是出现,莫不是高人前来提点,你唤道:“老先生请留步。”

  “小丫头可是要信。”

  “小女信。”你站直身,纤手摸住那块紫玉。

  “哈哈哈——”那怪人一笑道:“小丫头对令姐如此关心,难道对自己的命数不感兴趣么?”

  “自己命数?命命有则无需求,命中无来何须问,小女命恐怕老天早已注定,知不知又何防。”你淡淡道。

  “好一个通透的丫头!”他又是哈哈大笑,声音接着一转,是清爽的嗓音不复刚才的沙哑难听。“歆仙总是不会让为兄失望,虽已经历劫九世,还是那么聪颖过人。”光华过后,一位身量修长,仙风道骨的清军男子立在老乞丐刚刚站的地方。此人一身青衣,腰间别者一个绿葫芦,周身有七彩光华流动,面目慈善,你有几分熟悉,似乎在那见过。

  “歆仙,近日可安好?”

  那人言语带笑,你忆起昨晚那荒唐的梦境,面目与梦中握酒杯的人重叠在一起。“我想起你来了,我认得,你在梦中唤我歆仙,可是我并不是歆仙啊。对了,亭台楼阁,你是仙人是不是?仙人有很多术法,那你一定知道家姐身在何处?”

  那仙人听你说你认得他欣喜之情溢于表,然而你的一串问题仙人不笑了,满怜悯得望着你,道:“歆仙已经不记得姬玄兄,那歆仙可记得夕泽?”

  “夕泽是何人?”你两眼清澈毫无迷茫之色。

  那叫姬玄的仙人一顿,果然全都忘记了,元神尽散啊,现在已经不是天上那个音律仙子了,而只是普通的凡人沐暖而已。

  在姬玄一顿的当口,天雷有降下一个,在很远处,雷光在天空划过。

  “不好!狄龙有难!”姬玄仙人拧眉,对你急急道:“天雷劫要来了,为兄时间不多了。你听好丫头,不管你记不记得夕泽,你这世的命数不长了,还有三年的阳寿,三年过后,你必油尽灯枯有死。在你死之前你必须找到夕泽投胎转世的人,还他一世情缘了解你们的孽缘,否则你和夕泽将永不得回到天庭,永受轮回之苦。切记切记!”青影华做青光消失天边。

  “家姐在何方?”你忽然意识再不问就没有机会了。

  “找那人你便可知道你家姐的下落。”虽没有人影,但空中还是传来那个仙人的声音,不过穿得久远,已不清晰,几不可闻。应该是彻底走了。

  雷声轰轰隆隆,一个皆一个炸响,落在远处,将天空映得十分可怖。你抱膝蹲下,轻轻低唤:“渊哥哥…”

  你叫歆仙,是天上的仙么?刚刚那个人是仙这么叫你,昨晚梦中的白头老翁也这么叫你,你以为他们唤错人认错了,其实是你忘了。忘了?还有什么事情被遗忘呢?昨晚梦中还有一人唤你歆仙你却看不 清他的容貌。那是一个白玉公子,嗓音清晰温如陈玉,手中似乎弹着琵琶。

  琵琶语里声声呢,

  白衣轻舞生死情;

  红尘眸紫白鲜依,

  一曲共赴几世寻…一曲一誓几世寻…

  姬玄仙人哼唱的歌谣还历历在耳,有什么忘记了。

  夕泽?

  他会是谁呢?

  你这世的命数不长了,还有三年的阳寿,三年过后,你必油尽灯枯有死。

  三年?

  自己将要死了么?还有三年可活。渊哥哥…下月初九…不,你下月初九要和潮渊成亲,你们就要成亲了。可是如果你死了,潮渊会很伤心吧,他个白衣公子,眼里每次看向你都是柔情,如果你死了…不,渊哥哥会随你而去?

  不!

  在你死之前你必须找到夕泽投胎转世的人,还他一世情缘了解你们的孽缘,否则你和夕泽将永不得回到天庭,永受轮回之苦。

  找那人你便可知道你家姐的下落。

  如果你死了潮渊会殉情,那么你离开潮渊会不会就此把你忘了,他会伤心难过,难过后他然会娶妻生子,虽然陪在他身边的人将不会是你。

  离开渊哥哥!

  你悚然,为什么你有这种想法。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6506509780883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