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一尘世娇兰》第六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7:06 人气:50
  第六章

  第一声雷响,陆吕的身子跃出,轻盈而迅速。是庙宇的方向。

  赶到的时候,庙宇已经坍塌,漫天飞灰,陆吕呛了几口,他强身上前。“可有人受伤?”掩住口鼻。

  “有人被压在下面了。”

  惨叫连连。

  “快救人!”

  “救命啊!”

  “天要塌了!”

  轰隆隆——

  天边黑云滚滚,漆黑一片,蓝光雷电在里间翻飞,一种压迫的气势在急剧膨胀。

  有东西要破云而来。

  “大家卧倒!”陆吕厉声喝道,闪开一尺卧倒,两米远的房舍被一个庞大的东西扫到,木屑和飞石盖了陆吕一脸。

  “何人在此撒野,我玉红绸在此!”一声娇喝,火红的一道光从头顶划过,陆吕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玉红绸一身火光立在一高处,骄傲的昂首,张狂之极明艳的容颜是不屑,张狂之极。

  “要罚就罚我玉红绸一人,毁人房屋作甚?我玉红绸一人做事一人当,与花神仙子无关。”玉红绸道,神态坦然,视及陆吕还在倒塌的房屋旁,极为不乐,“你等凡夫俗子下去躲躲,不要出来寻死。”

  陆吕心下想着女子可真是张狂至极,心下懒得跟她计较。

  视及玉红绸左侧突然出现的黑色旋涡当即拔剑。

  陆吕拔出朱红剑电闪窜到玉红绸面前,隔开虚空的一阵风,玉红绸没有站稳,从高处摔下,陆吕左臂揽下美人,足下轻点,稳稳落地。

  纤腰雪肌,女子沁香幽幽飘来。

  “放肆!”玉红绸怒极将陆吕打飞出去,“你等也敢碰我!”她乃天上神兽,骄傲之极,在天庭鲜有仙敢触她,如今被一凡人所救,恼羞成怒。

  恰是后来追来的潮渊赶到,接住陆吕的身子不至于他摔得太难看,但是胸前结实挨的一掌,陆吕脸色一白透出一口血来。

  那女人下手也真狠。

  陆吕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嬉笑道:“红姑娘女子该是文弱些好,你这样着实不可爱的紧。”

  “还能开玩笑,应该死不了了。”潮渊拍上陆吕的肩膀。陆吕环顾一下,没有见到你的身影,他道:“暖儿呢?”

  “我让她在原地等着,这里太危险了,你可有看出什么名堂?”

  “这里邪乎的紧,看不出是人为.”陆吕皱眉,骨感纤细的手指抚摸朱红剑身,那朱红的剑血光大胜。

  “陆兄非人为可是指的是…”潮渊脸色煞白。

  “妖么?斩妖剑还没喂过血呢。”陆吕冷哼一声,炯炯有神的眼里精光闪烁,是潮渊极为熟悉的杀气。

  “藏头露尾的,给我出来。”玉红绸又跳起来,这会潮渊和陆吕看的很清楚。云里探出一个脑袋,两眼大若星辰日月,触须张牙舞爪,口吐雷光。

  “是龙!”陆吕惊呼。

  玉红绸已经飞上空去。那半探的龙首见一红光迎上来,张牙舞爪扑上去,整个龙身出厚厚黑云里钻出来。青鳞波光粼粼,利爪带着寒光,向飞越而过抓去。

  “红姑娘小心!”陆吕大喝一声,就要上前相助,被潮渊一把拉了回来。

  红光和青光在空中相击,电石火光,青红交白,迅速分开,雷光又大胜。

  嗷——青龙哀鸣一声,又隐入云间。

  红光落下来,玉红绸将一片东西扔在地上,不屑道:“我道是什么神兵神将呢,原来是一条遭天劫的小虫,怪不得雷声阵阵。”

  “是龙鳞。”陆吕将那片泛着青光的龙鳞捧在手心神情激动。

  龙乃天上吉祥的象征,在人间极少出没,陆吕今天他们遇见的尽是一条遭受天劫的幼龙。

  幼龙一般历尽天劫后变身成天龙,与天齐寿,尊贵无比。而像这种罕见的青龙化身成天龙更为少见,得历尽九次天劫方可成正果。龙族在历天劫是最为虚弱,本应该自己躲起来,避开仇家,不知为何这只幼龙为什么在天劫将至的当口要来人间。

  似乎被玉红绸激怒,幼龙在黑云里怒吼,被扯掉龙鳞的地方隐隐作痛。

  “小虫,快出来受死,姐姐看你娇弱的份上让你三百招,呵呵!”玉红绸迎风而笑,声音刺耳极了。

  “红姑娘还是放了那条小龙吧,他不是你的对手。”潮渊开口道。

  玉红绸冷眼扫过来,冷冷笑道:“我记得你这个白面公子,是那小丫头的哥哥么?花涧语宁可为一小丫头跳一只舞也不肯应我约,本姑娘本来极为不爽,我与花涧语即将分出胜负,这条小龙出来打乱,你说它该不该死呢?今天我就当着你们俩面扒了了这畜生的龙皮,抽了它的龙筋!看你们耐我何?”

  面上一沉,潮渊大公子再不答话。

  听到玉红绸的话,幼龙在云间又是翻滚不已,呜呜低鸣,对玉红绸颇为忌惮,恨得牙痒痒,又不敢离开那厚厚的云层,一张龙首在缝隙间探来探去。

  玉红绸见那幼龙躲在云里不出,素手在空中一扬,一把琵琶出现在她手上。琵琶通体血红,晶莹透明泛着血光,是名贵的晶石打造,价值不菲。做工与一般的琵琶相似,只是调音部分是四根凤凰的尾羽。“你不出来,那姐姐就请你出来吧。”玉手拨弄琴弦,水波一样的音波荡漾开来。

  铮铮——

  潮渊和陆吕耳中刺耳难当,气血翻涌,周围的百姓有的已经抱头在地上滚。

  “红姑娘住手。”陆吕剑尖支地,及其艰难得稳住身形。

  玉红绸非但不停手,反而加快拨弹的动作。在云间的幼龙哀号不已,扭动身躯,在云间翻滚。狂风大作雷电打闪更加剧烈。

  “红姑娘…”陆吕嘴角沁血,一旁的潮渊已经晕过去了。

  狂风大作,逃窜的百姓上的伤的伤,晕的晕,场面惨烈,而玉红绸,红着一双眼,火红的头发散在空中,猎猎飞扬。

  “火凤凰,不可伤人性命!”

  绿葫芦击向玉红绸,绿色结界当头笼罩下来,将玉红绸困在里面,玉红绸试了几次也无法将绿色结界撞开。

  “何人是寻衅?出来!”玉红绸怒道,柳眉一立,盛怒。

  “火凤凰,火爆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啊。”青光落下,姬玄仙人飘然而去,脸带微笑,扶起昏倒的潮渊,喂了一颗丹药交与陆吕,同样也交给他一颗丹药,那丹药承绿色,入口清凉。

  “原来是姬玄大仙,别来无恙。”玉红绸收起怒容,对姬玄颇为尊敬。

  “火凤凰越发美丽了,呵呵…”姬玄笑道,望向天空那哀鸣的幼龙,幼龙知道是姬玄来了,呜呜低泣,但仍不敢上前来,姬玄然脸色一变阴沉道:“火凤凰,小狄龙多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姬某代小狄龙向你卖了面子,小狄龙将历天劫,身负重伤,还望火凤凰高抬贵手,放了他。”

  玉红绸脸上笑容很不自然,诚惶诚恐道:“姬玄大仙人言重了,大仙人只要一句话,红绸不追究便是,还望仙人不要治红绸无礼之罪。”

  “无碍无碍。”姬玄又恢复笑意,陆吕总觉得那笑极为阴森。姬玄挥手招来绿葫芦,“小小惩戒一下也无妨。”语罢绿色结界急骤收紧,要将玉红绸勒住。

  “姬玄大仙饶命!红绸知错了。”玉红绸大骇,慌忙现出原形,跪在结界中。

  玉红绸的原形是一只巨大的金红色的凤凰,通体的燃烧的火羽翼,尾翼是金色的,在黑压压的空中,美得炫目,妖异非常。在于幼龙斗法时,陆吕见玉红绸身手不凡,想不到她尽是一只神兽,而且是只火凤凰,看向结界中的凤凰尽有几分痴呆。

  “大仙,红姑娘既有悔意,您就饶了她吧。”陆吕道。

  “你这公子道是会怜香惜玉,适才,她还想杀你呢。”姬玄笑咪咪的看着陆吕,陆吕一身灰色儒衫,瘦削笔挺。

  “红姑娘当时也是无意的,而且在下现在也无大碍。”陆吕极为罕见的把脸红了。

  “火凤凰想不到你还挺有魅力,这为公子竟然不计前嫌为你求情,恩恩…啧啧…要不本大仙就成人之美。”姬玄调笑道。

  果然玉红绸怒道,朝陆吕骂道:“谁要你这凡夫俗子替我求情,你等下作东西,替本神兽提鞋都不配。”

  陆吕不怒反笑,摸摸鼻头笑很是无奈。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火凤凰人家替你求情你不领情也罢,还怒羞成怒,既然你这么讨厌凡人,本仙今天就收了你的法力让你做一回凡人罢。”说罢就要做法。

  “大仙!”

  “姬玄大仙人!”

  两声疾呼也制止不住姬玄的术法的速度,只见姬玄大仙人快速结印画符,一个绿色的的符印飞向玉红绸。

  “红姑娘!”

  玉红绸在符印的攻击下,庞大的神兽身躯急剧缩小,一直缩道人一般高,化成人形倒在结界中。

  “公子莫要担心,本仙只是小小惩戒她一下而已。”姬玄将一绿色玉笛交到陆吕手中,“这是招魂笛,只要公子一吹,火凤凰既是身在千里之外也会立即赶来,公子可好好利用。”姬玄笑得如沐春风。

  陆吕哪知道姬玄大仙人阴晴不定,做事不安常理出牌,天庭也就音律仙子与他交情盛密,受得了他的变化多端。玉红绸这么怕他也是有原因的。当年天庭玉红绸玉花涧语在天庭斗法,众仙劝不住,有擒拿不住,适时姬玄大仙人一出马,一仙一兽手到擒来。

  从此玉红绸见到姬玄大仙人就跟见了瘟神似得。

  姬玄给陆吕招魂笛就是要让玉红绸在毫无术法之下还要受制于人,可见用心极为阴险。

  “这…”陆吕正犹豫不决,姬玄一把将笛子塞到他怀中,手一扬,在空中的昏迷的玉红绸从高空坠落,宛如星辰陨落。

  “你去接她吧。”姬玄道。

  陆吕慌忙发反应过来,姬玄不见身影,他足下运功,顾不得潮渊,朝那坠落的红色流星飞去。

  在即将落地的那一刻,陆吕伸手接住了玉红绸,受到巨大的冲击力,陆吕一脚踩踏的地面,双臂震得发麻,被玉红绸击了一掌的地方再度疼痛,胸膛气血翻涌,将要吐出的鲜血生生咽回去。

  玉红绸神色红润,睡的极为甜美,火红的发,精雕细琢的玉颜。陆吕在玉红绸额头温柔抚摸了一把,当下深深吐了一口气。还好,她没受伤。真希望这个女人一直睡下去,只有这样她才安静,纯净婉如婴儿。

  陆吕抱着玉红绸,将昏迷的潮渊弄醒。

  潮渊悠悠转醒,神色恍然,抓住陆吕的手喊焦急道:“暖儿快跑!”噩梦里醒来的人力气之大,差点将陆吕怀中的拽出来。

  “潮兄——陆某不是你的暖儿妹妹。”

  潮渊从地上爬起,环顾,抓抓头:“这是…”见到陆吕怀中的女子一楞,“陆泼皮你怎么抱着她,这个女子心眼极小,手段狠辣,你还是将她放下吧,以免以后她要杀你灭口。”

  “这个你不用担心,为兄还死不了。”陆吕极为温柔小心给怀中的人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让她继续沉睡,小心翼翼,仿佛怀中的是易碎的珍宝。

  睡的恬静的玉红绸和柔情似水的陆吕,潮渊大公子华丽的石化当场。

  轰——

  一声巨响,黑夜的天空被照亮。

  “不好!小狄龙!”空中传来一声喝。青光大胜。

  一条长影从长空跌落,托着长长的灰烟的尾巴。

  潮源和陆吕就站在火光垂暮的底下,火光映得他们脸色发白。

  啪——

  地动山摇。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289919376373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