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八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08 11:37:08 人气:59
  第八章

  我本少年妄芳华,

  英雄气短红颜误;

  酔极梦里江湖行,

  仗剑一笑走天涯!

  不知行了几日,满目的苍翠,毫无方向。

  粉白鞋子污了,嫩黄的衣裙破了,汗渍和泥土浸染的苍白的皮肤。细白的柔荑布满许多小口,不复以前的娇嫩。

  “歆仙姐姐…”一七八岁的碧衫小公子,头发垂着,面色红润可爱,碧眼水眸大而灵动。小公子脸粉扑扑的,此时撅着小嘴,一脸疲惫。

  “你累了?”

  “恩。”小公子泪光点点,“脚疼…”小白靴子沁出朵朵血花。“歆仙姐姐,小龙饿…”小小秀气眉皱在一块,干脆一屁股坐在一小土堆上。

  你向怀中摸了摸,除了两枚铜钱久就剩下紫色玉佩了。

  紫色沉淀,入手润滑,清凉微暖,带着少许体温。

  “暖儿等我回来。”

  那句嘱咐还历历在耳,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如今潮渊哥哥会在四处找你吗?

  是了,你就是那庙会消失的暮府二千金,沐暖。那日天崩地裂,你昏昏沉沉,醒来就见七八岁的小男娃扑在你怀里哭,一边抽泣唤你歆仙姐姐,一边骂骂咧咧什么姬玄仙人骗他。你一片迷茫要小公子放手并说你不是他的娘亲,那小公子哭得更凶。说歆仙姐姐的气味他闻了几千年,绝对不会错,倒是你为何不认得他。他千辛万苦来下界来寻你,还是趁着天雷劫无人看守乾坤台才下界。未成年的龙神本来就弱,何况是将历天雷劫,电闪雷劈下来,法力尽失,化成凡人模样只有七八岁,在天上养尊处优的龙子着一路行来吃了不少苦头,而你一再不认他,那小龙一味哭,只有你应下你是歆仙姐姐,才喜笑颜开。

  “小龙。”你面露忧虑,“姐姐没有银两了,今日咱就在此歇息,明日进了城,将玉当了换了银子姐姐给你买糖葫芦,今天就暂且将就一下,你等着姐姐去抓鱼。”

  小公子青狄龙,小脸一沉,气鼓鼓道:“想我天上龙族,如今也会落得为食忧心的时候。”那口气似乎受了天大委屈。

  你更屈,想当初你也是衣食无忧让人伺候的主啊!现在却要伺候一个小主了。

  你无奈,让那小公子动手抓鱼已是不可能了。

  你挽起袖子,举足踏进湖里,湖水冰冷如刀割。

  四五条鱼下肚,天也擦黑,篝火烧得正旺,火光映着你的侧脸,明暗不明。青狄龙小公子趴在怀里半眯着眼,打了几个哈欠。

  “明日我们寻一处住处,再打听夕泽的下落,至于银两…”你摸出紫色玉佩,由红色福结系着,入手沉淀,温暖如斯,就像你渊哥哥的胸膛般。

  “歆仙姐姐很舍不得那块玉吗?”趴在腿上,小公子眨吧碧眼,打了个哈欠,就要入睡。

  “是家传玉,应该很值钱。小龙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将玉贴身收好,你下定决心垂下眼。

  夜更沉了,火堆发出霹雳巴拉的燃烧声,一切都如夜般寂静。你顺手扔了一根树枝到篝火,将压麻的腿挪了挪。湖面吹来的风有些凉,你用手圈了圈怀中熟睡的小家伙。

  哗哗——

  咚咚——

  “谁在那里?”你警觉道。

  空气中弥漫一种淡淡的清香,像海面吹来的风一样清爽。

  漆黑的湖水面,一对绿幽幽的荧光双眼,在夜空下说不出的诡异。

  “你是人是鬼?”虽然你对神鬼之事已经习以为常,自己本身就不是常人,但是天性怕妖魔鬼怪的你还是被结实下了一跳。

  “歆仙姐姐…”青狄龙小公子揉着睡眼醒了。

  咚——

  绿眼潜进水里,在不远处冒出来。青狄龙正了正眼,喝道:“大胆妖孽,见了本龙神还不快现身。”

  底气十足,龙神威望十足。

  “龙…龙神大人饶命,鲛人…梵…黎。”

  月光下水珠乱蹦,水面露出一颗美人首,水蓝色的头发散在水里,蓝眼生辉,周身沁香扑鼻。裸露着上半身,被海藻般的头发贴着,下身是一尾鱼。

  呃?怎么是条人鱼?

  恩?怎么是个小男娃?

  一个照面,已经交换彼此的惊异。

  “您是…龙神?”美人鱼游近点,趴在岸边。

  “是法力尽失的龙神,不过货真价实。”你补充道。

  “大胆!”青狄龙粗着嗓子,脸色涨红。

  “原来前几日雷声大作原来是龙神大人历劫,”青狄龙小公子一听天雷劫,脸由红转黑,美人鱼梵黎忙行了个礼,道:“鲛人梵黎,见过龙神。”

  “免礼。”青狄龙小公子神色才稍微缓解,他老气横秋道:“本龙神今日历天劫法力尽失不可外传,否则等本龙神恢复过来非扒了你的鱼鳞不可。”

  龙神乃万物之主,神兽之王,虽法力尽失,压迫力仍在。梵黎冷冷抖了抖,毕恭毕敬起来:“原为龙神大人鞍前马后,任其差遣。”“这位是…?”蓝眸看着你,梵黎目光寻问小公子。

  “我是…”你正要答话,小公子碧眼大放光辉,自豪道:“歆仙姐姐是天上的音律仙子,不可怠慢歆仙姐姐。”

  “你就是千年前轰动上界的音律仙子?”梵黎欣喜非常,拖着鱼尾就要上岸,“梵黎真是三生有幸能得以见得仙子真容。您可是在音律方面的翘楚,我等鲛人虽擅歌,却不及仙子您的一曲《琵琶语》一分,太好了梵黎能听闻传说中轰动上界的仙曲,也不枉此生了。不,此等旷世神曲怎么是我等妖类能听的呢?还仙子不要生梵黎的气。梵黎愿为仙子高歌一曲,可惜没有琴音…翰林公子…”美鲛人时而兴奋时而苦恼,一会说要听你认弹琵琶,一会又说要自己唱歌给你听,最后不知为何竟低低哭泣起来。绕是你心思玲珑,也赶不上这美鲛人的心绪起伏。

  只见晶莹剔透的珠子有美鲛人的眼中掉落,你心下道,原来人们说的是真的,鲛人貌美擅歌,落泪成珠。

  “那个梵黎姑娘…”是劝呢,还是说实话呢?你是歆仙,但是那是你的前世,你并不会弹琵琶,更别说是《琵琶语》。

  “仙子帮帮梵黎吧…翰林公子已经十几天没来了…呜呜…”那条美人鱼爬上岸,手指拉住你的衣摆,梨花带雨,泪水涟涟,明珠砸在沙子中。璀璨的明珠在夜空下熠熠生辉,差点晃花你的眼。

  “帮?”你舔舔唇,目光粘着明珠,据说鲛人的眼泪价值不菲。“怎么帮?”

  梵黎凄楚看向小公子,小公子扔给她一记不屑白眼,梵黎更加确定的望着你,眼神深情,你差点误以为她看上你了,鸡皮当下在衣服底下立起。

  “仙子只要帮梵黎找到翰林公子,告诉他云溪湖的梵黎再等他便可。”

  “那个翰林公子有什么特征码?”

  “翰林公子…我听他的小童喊他王公子,他们是花在镇的人,说要去花在溪的花涧宫。翰林公子他长得极为俊俏,他经常抱着一把古琴,翰林公子的琴声最美了…”美鲛人梵黎神色向往。

  “咳咳——”你打断那个深有太虚的人,“那个,梵黎姑娘我和小龙并不识得路。”

  “我住在这里五百年了,这里一草一木梵黎都熟于心中,明日梵黎为仙子和龙神指路。”

  “那有劳梵黎姑娘了。”

  “仙子…”梵黎泪光点点,感动似要落泪,你有点无语,这美鲛人怎么这么爱哭啊。

  “慢着——”一旁冷着眼的小公子忽然探出手,“既然是托人办事,也该有些表示吧。”

  意思就是,怎么也得拿些东西孝敬他老人家。

  “那个…是自然…龙神大人…”美鲛人神情极不自然,掏出几颗珍珠递过去。珍珠有四颗,颗颗大如鹅卵石,泛着清光,是上好的南海珍珠。“这是梵黎孝敬给龙神大人和仙子的。”

  青狄龙小公子将珍珠在手中掂了掂,偏头不悦,似乎在说就这些。美鲛人梵黎又颤颤巍巍从怀中掏出一个鸡蛋大小的明珠,那明珠将黑夜照得如白昼。梵黎不舍道:“这是定水神珠…是梵黎的内丹,能避水…”还没等她说完,小公子将珠子拿过去端详一阵随手递给你道:“这个珠子歆仙姐姐戴着甚好。”你欢喜接下左右端详,小心揣入怀中。

  梵黎见你欢喜也就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你的眼神怎么看都带着一丝丝幽怨。

  “不够。”青狄龙小公子冷冷的两字将刚刚送了一口气的美鲛人彻底打入谷底。

  “我…我…什么也没有了…”梵黎已经哭了,这回真是伤心。

  “如果你在哭久一点的话,我和歆仙姐姐就应允了你,并将王翰林带来与你。你看可好?”青狄龙小公子眼冒精光道。

  可怜的美鲛人,就这么被榨干,连眼泪也得榨干。你有点怀疑青狄龙小公子的真实年龄,他真的只有七八岁吗?其实龙族的寿命很长,长的令你咋舌,他日你有兴致问了小公子这个问题,小公子板着手指说九千岁时,你惊得差点没呆掉。果然青狄龙小公子绝非我类。

责任编辑 发炎
耗时 0.52693605422974 seconds